第九百零七章:嫂子最美 - 神兵奶爸

第九百零七章:嫂子最美

第九百零七章:嫂子最美 夜灯下,中港市这座海滨城市依旧妩媚的令人陶醉…… ‘夜来香’酒吧里,dj在台上尽情演绎,那一段段精美而又激颤人心的电音,撩拨着在场每一位的内心,或是疯狂在舞池中央摇摆,或是尽情的对饮,将白天的外套褪掉,每一个人都是夜晚的狂魔。 林昆挤过了喧嚣杂乱的人群,来到了吧台前,手指头在吧台的桌面上敲了敲,“啤酒,谢谢!” 吧台后的女服务员穿着性感,脸上妆容精致,频频闪烁的灯光下,小模样说不出的妖媚,胸前一对饱满的蜜桃玉兔,时不时的也随着节奏摇颤。 有肉欲…… 百凤门名下的夜场,甭管是酒吧还是舞厅,目前在中港市的生意都是最好的,这一切都要得力于夜场的正规化与多元化的管理,每一个场子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夜夜都有新花样,保证让每一位来夜场里寻醉、寻艳遇、寻堕落的男男女女得到满足。 吧台后的女服务员刚要给林昆倒酒,看清楚林昆的模样后,脸上的表情瞬间一颤,眼神里闪过一抹紧张。 “怎么了妹妹,我太帅了,让你心跳加速了?”林昆吊儿郎当的开玩笑道。 “大哥,你真会开玩笑。”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倒满了酒杯推倒林昆的面前,“你的酒。” 林昆端起酒杯浅浅的啜了一口,眼神在舞池里游弋,似乎在找寻今天晚上的猎物,吧台后的女服务员悄悄的松了口气,心说一定是自己今天改变了化妆打扮,他没认出自己,万幸万幸…… 心里头的这个念头刚刚一闪而过,长呼一口气的功夫,抬头一看,林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转过头,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女服务员顿时紧张的又心跳加速起来,嘴角极不自然的笑笑,“大哥,干嘛?” “呵呵……” 林昆轻佻的一笑,说:“没干什么,就是觉得你今天晚上的打扮,比前两天晚上要好看的多。” “大,大哥,你,你认出我了?”女服务员小心翼翼的道。 “我又不瞎,当然认得出来,怎么不在百凤门干了?”林昆端着酒杯,佻笑的说,他心里明镜似得,这小丫头一定是跟自己打赌输了,怕自己真要了她的第一次,所以才逃到了‘夜来香’来了,可惜了这小丫头入行太浅,还不知道这夜来香酒吧也是百凤门的产业,逃来逃去还在那方圆之内。 “我,我……”女服务员哆哆嗦嗦,话不利索。 “别紧张,不就是怕我要你履行赌约么,真是第一次?”林昆笑着说,眼神温柔和善,像邻家的大哥哥。 “什,什么第一次啊?”女服务员紧张的说。 “就是……”林昆呵呵的笑道,他也只是想逗逗这个九零后的小姑娘,顺便稍微的吓唬她一下,以后可别在夜场里跟人乱打赌了,早晚得吃亏。 不过,不等林昆把话说完,舞台上一个漂亮的如同花仙子一样的小姑娘跑了下来,说她像花仙子,可不要想象到大风车里的花姐姐,只是形容她相貌青春惹人爱,一身性感的舞台装打扮,披散的头发,女人味却是十足。 “哥,你怎么来了!”夏卉高兴的跑了过来。 “没什么事,不能来看看你啊。”林昆笑着说。 “小琴,这是我哥!”夏卉开心的冲吧台后的女服务员说道,转而又对林昆笑着说:“哥,这是我今天刚认识的好朋友小琴,也住在青山绿水畔。” “哦,小琴姑娘你好。”林昆笑着向小琴伸出手。 “你好。”小琴尴尬的笑了笑,好不自然的冲林昆伸出手。 林昆轻轻的一握,便把手松开了,小琴倒是紧张的够呛,夏卉咯咯的笑道:“小琴,你别紧张,我哥人很好的。” “我,我没紧张呀。”小琴表情不自然的笑了笑。 夏卉又转过头,笑着对林昆说:“哥,你想喝什么酒,我来请你。” 林昆笑着说:“小丫头,这是在哥的地盘,用的着你请么,想喝什么随便拿,回头记哥的头上。” 夏卉嘻嘻的笑道,好不可爱的模样,“哥,刘经理他给我开了特例,酒吧里的酒水什么的我随便享用。” 林昆笑着说:“哟,刘刚这家伙倒是够大方的呀。” 夏卉甜甜的笑着说:“还不是看在哥的面子上。” 林昆笑着说:“那也是小丫头你的歌唱的好,给酒吧里招来了这么多的生意,你刘经理才给你这待遇,可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夏卉甜甜的笑道:“在我眼里,哥永远是最优秀的。” 两人开心的说笑,吧台后的小琴,脸上的表情事越来越不正常了,正好这会儿刘刚带着狗哥挤出了人群,向着林昆走过来,林昆跟夏卉说了一声,便和刘刚到一边说事去了,小琴赶紧问夏卉,“小卉,那真是你哥?” 夏卉笑着说:“不是亲哥,但比亲哥还要亲。” 小琴又说:“那……那这家酒吧也是你哥的?” “是啊。”夏卉笑着说,脸上的表情奇怪的看着小琴,说:“咦,小琴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紧张?” 小琴脸上的表情一阵冷然,担心死了,本以为自己偷偷换了个酒吧,就能躲过去了,没想到还是人家的地盘,自己跟他打的那个赌,恐怕是…… 夏卉关心的问:“小琴,到底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嘛。” 小琴一脸乞求的看着夏卉说:“小卉,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跟你哥他打了个赌,赌的是……” “哈哈!” 等小琴把话说完,夏卉已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小琴一脸哀怨的小模样看着她,“小卉,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我都担心死了,你还在这笑我。” 夏卉忍住笑容,一本正经的说:“小琴,我哥哥很厉害的,好像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都是他说的算的,你打赌输给他了,可别想着要赖账喽。” 小琴马上紧张的要哭了,夏卉笑着宽慰说:“小琴,你用不着这样啦,我哥长的很帅,就算你履行赌约,也不吃亏不是嘛。” 小琴沮丧的真要哭出来了,说:“小卉,我们虽然只认识刚一天,不过我们是朋友吧,哪有你这么宽慰朋友的,你这话里话外可都是向着你哥的。” 夏卉笑着说:“哪有啊,我就事论事嘛,我哥长的不差吧,而且我跟你说呀,你只要是在中港市肯定逃不出我哥的手心的,他想要的女人,嘿嘿……” “呜呜……”小琴实在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哭了出来,道:“我出来打工,是为了我男朋友的,我答应会为他守身如玉的,现在,现在我……我怎么会想到我一个不下心就招惹到了黑帮老大。” 夏卉又是忍不住的笑起来了,小琴马上擦了擦鼻子,幽怨的看着她说:“不和你做朋友了,你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夏卉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了小琴,说:“好啦,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哥跟那些道上的臭男人不一样,他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不用紧张的。” 小琴马上止住哭声,看着夏卉说:“真,真的么?” 夏卉凑近了几分,小声的说:“跟你说个秘密吧,我嫂子可是个大美人儿哦,我见过一次,自惭形秽呢。” “你都自惭形秽?”小琴惊讶的说,“那我……” “你也很漂亮,咱们都很漂亮,只不过跟我嫂子比起来……”夏卉实在找不出什么具体的词儿来形容,干脆道:“反正我们就是比不上我嫂子,她实在是太漂亮了,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有……有幂姐好看么?”小琴不哭了,求证道。 夏卉道:“拍电视的幂姐?幂姐是够漂亮,但也不如我嫂子漂亮。” 小琴表示不相信,道:“我不信,幂姐那么漂亮,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是华夏最漂亮的女人。” …… 林昆和刘刚、狗哥来到了一处相对僻静的角落,林昆让服务员拿酒过来,分了三个杯子,一人满上一杯,谈正事前,林昆习惯和这些兄弟喝上点,尤其在这种灯红酒绿的环境里,不喝点酒总觉得少点什么。 林昆举起酒杯,刘刚和狗哥也一并举起,三个人碰了一下,刘刚和狗哥一起敬林昆,林昆一口干了,刘刚潜啜了一口,狗哥却是迟迟的不肯动口。 林昆奇怪的说:“阿狗,你怎么不喝啊?” 不等狗哥解释,刘刚替他说道:“阿狗给手底下的兄弟们都定了规矩,以后只要是当班的,一点酒也不许沾,谁要是破了规矩,就断手指头,他身为老大以身作则。” “哦?”林昆笑了笑说:“虽然我觉得这要求严格是严格了些,但我真的挺高兴你能这么做。” 狗哥歉意的笑着说:“谢谢昆哥夸奖,也实在抱歉。” 林昆接过狗哥的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放下道:“你的我替你喝了,以后手底下的那群兄弟好好管着,你刚哥主持经营方面,你主持安保方面。” 狗哥感激的道:“谢昆哥赏识!” 林昆笑着说:“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谢的。” 转过头招呼服务员说:“来三杯苏打水!” 狗哥道:“昆哥,你这是……” 林昆笑着说:“让你一个人不喝酒,我和你刚哥在这喝,岂不是有点太残忍了,咱们一起喝水。” 狗哥眼眶闪烁,感激之色更浓。 林昆话题步入正轨,问刘刚说:“刚哥,你打电话叫我过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啊?” 刘刚道:“最近咱们中港市的夜场里,有人流窜搞上了粉儿,我派人去调查了,是西城区老廖的手下,老廖对这件事知不知道我还不确定,但顺着货源调查,我发现是外省人在这里头搞鬼。” 林昆手指头在桌面上磕了磕,笑着说:“这件事你和蒋姐说了么?” 刘刚道:“还没有,第一时间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狗哥道:“昆哥,这次的事情不太一般,我让手下的人抓了一个外省人,打了一顿后,那小子扛不住招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