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狮子大开口 - 神兵奶爸

第九百零六章:狮子大开口

第九百零六章:狮子大开口 大使馆,凌晨三点钟,基尔伯特大使在老管家的陪同下从医院回来,脑袋上缠着纱布,胸前打着石膏,走起路来必须老管家搀扶着一瘸一拐的。 他的妻子和儿子没有随着一起回来,自己的那位当过当兵,一直都是他骄傲的霸气儿子重伤需要住院休养一段时间,医院里的雇工怕不可靠,妻子就留下来了。 大使馆客厅的沙发上,吉尔伯嘴里吃痛的慢慢坐下,身子骨完全像是散架了一样,老管家赶紧去倒了一杯热茶过来,吉尔伯特小口的啜着热茶,胸腔的骨头骨裂了三根,稍微的用力吸便疼的直抽冷气。 “大使,我马上去联络上级?他们华夏人简直是欺人太甚,敢跑到大使馆里来打人,这一次必须要他们华夏当面道歉,给我们一个交代!”老管家义愤填膺的道,平时他就仗着自己是大使管家的身份耀武扬威,在华夏这一亩三分地上,不敬官不敬商,凭着华夏对待大使的特殊优待耀武扬威,今天自己的主子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吉尔伯特斜的看了一眼这管家,眼神里尽是不屑之色,丫的刚才关键的时候你不站出来护主,这会儿在这儿大呼小叫的,没人的时候你倒能耐了! 吉尔伯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摇摇头道:“算了。” 老管家诧异疑惑,道:“为什么?” 吉尔伯特稍稍思量一番,又说:“赶紧联系上级吧。” 老管家马上喜出望外,“好!让上级来给华夏施加压力!” 吉尔伯特摇头,不等老管家再疑惑,却是已然开口道:“让上级再给我安排一个得力助手,最好是军人出身,在关键的时候能挺身而出保护我的。” 老管家脸上那份兴奋的表情,瞬间隐隐担忧起来,道:“大使,那,那我呢?” 吉尔伯特冷冷的一笑,道:“像你这种人,不适合待在我的身边,你这种胆量,还是回家搂女人吧。” “大使,我……” “滚!” 吉尔伯特冷声喝斥,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向书房走去,砰的一声书房的门关上,老管家一脸死相…… 海辰别墅区,七号别墅。 林昆和陆婷一起上楼,此时楚静瑶和澄澄已经睡着了,林昆不打算去打扰母子俩,就准备去阁楼上去睡,陆婷却是忍不住好奇的叫住他,“等等。” 林昆笑着回过头,道:“怎么了,陆美女。” 陆婷道:“你真的说服吉尔伯特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说服的么?” 林昆咧嘴一笑,道:“可不是我说服他的,而是他求着我的。” “嗯?”陆婷脸上的疑惑之色更甚,忍不住质疑的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他会求着你?” “不相信啊?”林昆笑着说:“不相信那我去睡觉了。” “别,你等等!”陆婷又叫住了林昆道:“我信,说来听听。” 林昆往回走了两步,笑着小声说:“别看那位吉尔伯特大使人模狗样,嚣张的很,实际上是一个无下限的好色之徒,不过这也难怪,你看他媳妇那一副令人难以恭维的容貌,就是关了灯也够令人恶心的,我只不过是收集来了一些这位米国大使在夜店里、酒店里的一些下流的证据,他不想丢到大使的职位,不想给他伟大的米国抹黑,自然就得放低下姿态,我答应他不把他的那些丑事泄露出去,他当然也要懂得回报,何况他自己心里头也清楚,死的那些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米国公民。” “他相信你?” “什么。” “他相信你不会把他的丑事泄露出去?” “呵呵……”林昆得意的笑了起来,道:“他信也好,不信也罢,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跟我谈判的条件。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上去睡了,哦,对了,你别忘了跟组织请示一下,我的奖金,嘿嘿。” 林昆转身向楼上走,陆婷小声的喊道:“喂,你还在乎那点奖金么?” 林昆转过头,笑着说:“不在乎,不过组织也得给我点鼓励吧,不管什么任务,我都完成的这么优秀,以前在漠北军区,老胡可没少给我鼓励,现在轮到你们国安局,也不能小气了不是。” 林昆懒懒散散的上楼,陆婷无奈的笑,不过这个家伙也是蛮有趣的。 夜深,至天明,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只是睡一觉的事情,但对于那些真正忙碌着国家核心机密的人来说,却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结束。 电视屏幕上,那些浮于水面的国际新闻,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握手言和,一切看起来那么从容和善,可背地里的尔虞我诈、出谋划策,却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屏幕上的早间新闻刚刚播过了关于中港市米国公民被杀案件的处理,美方代表吉尔伯大使的代表人,站在屏幕前只说这一次是一场误会,关于米国公民被杀的案件,华夏已经全力协助米方破获,由于涉及到国家之间的一些关系,暂时不方便透露。 看到了这个结果,陆婷算是真正的长舒一口气,这一次组织上交代下来的任务,总算顺利完成了。 陆婷吃过早饭后回到房间里,打算向组织上多要一些帮手来中港市这边协助工作,目前中港市特别行动处的编制,只有她、林昆、牛大壮三个人,人手根本不够用,尤其林昆时而的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电话拨通了,陆婷脸上的态度马上变的严肃恭敬起来,握着电话说:“周处长,我有工作向您汇报!” 电话另一端的周卫国心情不错,道:“陆婷啊,你最近的工作做的不错,新闻报道我刚看过,不管你用的什么方法解决的,这次组织上都要给你奖励!” 陆婷道:“周处长,陆婷不敢居功,这一次的行动功劳全部在于林昆,是他摆平了米国那位难缠的大使!” 周卫国笑道:“那也是你领导有方,林昆那小子我可是清楚的很,在漠北军区的时候就把胡老大折腾的够呛,现在能加入我们特别行动处,马是好马,但龙马也必须要有人降伏,你做的很好。” 陆婷一阵汗颜,赶紧说:“周处长,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哪有那个本事……” 周卫国笑着说:“小陆啊,你不用解释了,你在中港市的情况我都掌握了,你和那个小余同志的事,那是你的私人感情问题,我这个做领导的不过问,不过那个小余同志是林昆的好兄弟,我想他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格外的给你面子吧。” 陆婷的脸颊红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周卫国笑着说:“你说有工作要汇报,是不是林昆那小子提什么要求了?” 陆婷道:“他想要奖励。” 周卫国笑着说:“奖励呀,好办,你就说我请他到燕京来旅游,春节期间,可不准拒绝了,到时候我在燕京打摆酒席招待他,这个奖励怎么样?” “这……” “你告诉他,我这里有好酒,上好的漠北烈酒!” “哦。”陆婷有些难为情,林昆明明白白的跟她说想要钱,周处长可是很少大摆酒席请客,这面子是不小,可关键林昆他吃这一套么? “好了,先这样,好好努力工作,组织上看好你!” “是!”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盲音,陆婷握着电话有些为难,咚咚咚,这时身后的门敲响了,门没关,林昆斜靠的站在门口,一脸戏谑的笑容说:“没谈成?” “啊?” “别装了,我知道,肯定是周卫国那老小子抠门。” “嗯……”陆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对不起啊,我没替你争取道,不过周处长说了,他要请你去燕京旅游,还要亲自给你摆酒席,还有上好的漠北烈酒。” “上好的漠北烈酒?”林昆哈哈笑了起来,道:“这个周卫国,我可要去好好会会他,狗屁上好的漠北烈酒啊,漠北的烈酒越烈越好,但越烈的酒就越糙,狗屁的好酒啊,说什么让我去燕京旅游,就他的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啊,这马上就要春节了,小雅肯定是要回去过年的,去哪找一个合适的保镖,都不如诳我去燕京走上一遭。” 陆婷有些讶异的看着林昆,林昆咧嘴一笑,道:“怎么,你没想到吧,给你一次机会,猜猜我会不会答应。” 陆婷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会答应吧。” “为什么?”林昆笑着说。 “你要留在中港市陪静瑶和澄澄过年,所以……” “完全正确!”林昆笑着说,“不过,如果真的是任务紧急,你可不要忘了我是一名军人,像我们这种特种兵出身的,国家的使命永远高于一切,国家如果真的需要我,就是奉献我的生命都可以。” 陆婷看向林昆的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不过……”林昆嬉笑着说:“我对组织上这么尽心尽力,组织上怎么也得给我点像样的鼓励吧,你跟周卫国说,我在燕京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我去了燕京可以,可我的老婆孩子不能没地方住吧,我可不想带着他们去住酒店,五星级的也没家的感觉。” 陆婷道:“那你的意思是?” 林昆笑着说:“你原话告诉周卫国就成,让他看着安排,北京的房价好像是贵点,不过对于特别行动处来说,搞一套像样的别墅之类的应该没问题吧。” 林昆转身走了,陆婷微微有些平静的脸上,忽然跳动了一下,别墅……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嘛,燕京的一套别墅即便是在五环外,怕是也要价格不菲,况且真的要是五环外的,他能同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