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九百零五章 - 神兵奶爸

第九百零四~九百零五章

第九百零四~九百零五章 第九百零四章:揍大使 “呵呵,陆小姐,你又来了,这次给我带来什么惊喜了么?”眼前这个不讨喜的外国佬,态度端的是极其的盛气。 “吉尔伯特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特别行动处的林处员。”陆挺温文尔雅的笑着介绍道。 “你好,吉尔伯特先生。”林昆很有礼貌的伸出手,尽管对眼前这个一脸牛x哄哄的老外很是讨厌,但此时自己作为华夏特别行动处的一员,礼仪的分寸必须拿捏好,不能给国家抹黑。 不过,林昆的想法是好的,可人家吉尔伯特先生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他这么一个小处员,甚至说看都懒的多看他一眼,更别说握手了,只是稍稍的一瞥,随后便邀请陆婷到一边坐下。 林昆的手尴尬的僵在半空,陆婷拉了一下他的胳膊,小声的说:“这家伙一直这个样子,林昆你千万别动气。” 林昆把手收回来,笑着说:“不动气,走,过去坐坐吧。” 尽管林昆这么说,可陆婷看着他的眼神里还是有着一丝担心。 陆婷坐了下来,林昆坐在了陆婷旁边,吉尔伯特坐在对面,回过头冲着楼上喊了一声:“露西,麻烦倒两杯茶过来。” 一个身材发福的米国中年女人从楼上下来,端了两杯茶下来,吉尔伯特一杯,陆婷一杯,就是没有林昆的,尼玛这也太气人了吧有点。 陆婷怕林昆的暴脾气上来了,一把将这米国的大使馆给砸了,手上推着茶杯就准备推到里面的面前,却被林昆轻轻的拍了一下手背制止了,陆婷抬起头看着林昆,林昆笑着说:“没关系,反正我也不爱喝茶。” 吉尔伯特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林昆也是很费解,这外国佬干嘛这么针对他,自己又没睡了他媳妇,再说刚才那个露西应该就是他老婆吧,这种典型的过了青春期就萎靡颓废的西方肥婆,就是倒贴给老子几个子儿,老子也没有丝毫的食欲。 “陆小姐,你今天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进展啊,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刚给我来过电话,他对这次恶劣的谋杀我们米国公民的事件很关注,也很愤怒,如果你们华夏迟迟的拿不出一个交代来,我们国家很有可能派情报员自行来解决。” “吉尔伯特先生……” 陆婷刚开口,身旁的林昆却是冷不丁的打断了,他嘴角噙着一丝不屑的笑容,目光甚是轻佻的看着眼前这位不讨喜的外国佬说:“吉尔伯特,你难道没带脑子么,还是说你的领导人没带脑子,我们华夏是你们的白宫后花园?想派人过来调查就调查?你们以为我们是喝醉了石油的伊拉克,还是一意孤行气愤的昏了头的利比亚,这里是华夏,你们米国人应该学会把你们湿乎乎的鼻拿开,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哪儿凉快哪待着去?”吉尔伯特面色不善的重复道,这句在中港市耳熟能详的当地谚语,他这个中国通显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就此时的状况来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听不懂么?”林昆呵呵的笑道:“听不懂就对了,你们米国人总是这么自以为是,自己有点经济实力,科技方面取得了点领先,就以为自己全天下无敌了,还记得1950年的朝鲜战役么,你们美军不是信誓旦旦的要用你们的高科技作战军队踏平朝鲜,结果呢,还不是被我们华夏陆军的小米加步枪给打垮了,如今你们米国是比过去更强大了,可你们总是改不了那股自以为是的做派,真要是两国发动战争,你们以为会占到便宜,还是说我们华夏害怕你们?” 吉尔伯特气的脸色发青,他这个米国驻华夏的中港市大使一向傲气的很,这也和华夏一向格外优待他们这些外国使节有直接关系,使得这些个本来就自以为是的外国佬,更耀武扬威起来,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蹬鼻子上脸,臭不要脸。 “你!” 吉尔伯特脸上的肥肉颤抖着,瞪着林昆道:“请你注意言辞,你这是在直接挑唆米国和华夏两国的关系,就不怕我向你们的领导举报你么?我们米国无意将事端搞大,但你们华夏如果是这个解决问题的态度……”目光转向一旁的陆婷,阴测测的一笑,倒有欺负欺人的意思,道:“出现了任何的后果,陆女士,可别怪我们事先提醒你!” 说完,不给陆婷说话的机会,大手一挥,声音沉闷的喊道:“管家,送客!” 一个五十多岁的外国老头冒了出来,这老头一身正装,身形偏瘦,看上去倒闭吉尔伯特这个不讨喜的胖子要稍微的和善一些,不过自古以来都是凶主出恶仆,这老头的态度很不友好,来到了林昆和陆婷的面前,生硬冰冷而又坚硬的说:“请你们离开!” 陆婷见局面闹僵,心里有些着急,眼前这个不讨喜的胖子固然让人讨厌,可他怎么也是米国驻华夏的大使,真要是和他闹翻了脸,万一影响到了两国之间的关系,可是得不偿失,林昆刚才说的话没错,米国自以为是,但华夏绝对不畏惧它,当年的抗美援朝战争华夏在当时的那种各方面条件都落后的情况下,都能够打败装备精良的美军,如今华夏的科技以及各方面的战斗装备比过去不知道要先进了多少,真要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华夏人民也绝对毫不畏惧。 可国家与国家之间毕竟不像小孩子过家家那么简单,真要是发动战争了,不管最终谁赢谁败,双方必定会遭受无法估量的损失,真的要发动战争,受影响最大的还是老百姓。 林昆劈头盖脸的训斥了吉尔伯特这个胖子一顿,陆婷心里也觉得解气的很,但烂摊子还必须要有人收,陆婷站了起来,冲转身就要离开的吉尔伯特说:“吉尔伯特先生,我……” 陆婷的话刚说到一半,这位披着米国大使的胖子凶狠狠的转过头,咧开了嗓门大声的就冲陆婷吼道:“滚,马上滚!” 陆婷知道这胖子讨人厌,前两次过来商谈,还有想要占她便宜的意图,不过都被她巧妙的给避免,没想到他脾气这么大呢,甚至她已经有些想不明白,这种喜怒无常并且品行低下的人,是怎么当上这个驻华使节的,莫不是行贿买来的? 想到这,陆婷只觉得好笑,嘴上也丝毫不加掩饰的笑起了弧度,这笑容看在吉尔伯特这胖子的眼里,却成了赤裸裸的挑衅,他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肥肉跳动着,向着陆婷就欺身过来,并挥着肘子大吼着:“你这是在挑衅我么,啊!?” 陆婷没料到这个胖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胖乎乎的拳头已经挥了起来,他这是要干什么,是要打自己么?脚下不由的就要往后退,这时,眼前忽然一道身影出现挡在了面前,紧接着就看见林昆精妙的一脚踹出,随后还跟了一记重拳。 啊……啊!!! 惨叫声仿佛撕破了喉咙,整栋使馆的小楼房都跟着颤了颤,方才还牛气的不可一世的吉尔伯特,肥胖的身体双脚离地的向后倒飞,呼通一声摔在了身后的桌子上,桌子上摆着的那些杯子啊盘子之类的,叮叮铛铛的碎了一地,他整个人一时间也爬不起来,强行的挣扎着想要从地上先坐起来,却是被一只大脚重重的踩中了胸口,差一点一口气没喘过来憋死过去。 “啊!” 楼上闻声探出头的吉尔伯特夫人惊讶一声,马上缩回了脖子,噔噔噔的跑回了房间里,至于一边的老管家,已经吓的脸色苍白起来,方才那一身傲然的气息也是荡然无存了。 “道歉。”林昆俯视着地上脸色憋的通红的吉尔伯特冷冷的道。 陆婷怕林昆闹出了人命,赶紧过来拉住了一下他的胳膊说:“林昆,算了,事情还是不要闹大的话,毕竟他是……” 林昆笑着说:“他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我既然已经选择出手了,就必须让这傻逼服服帖帖的,md敢在这耀武扬威,也不看是谁的地盘,它老米牛逼派特工来干老子啊,今天这事陆婷你不用管了,出现任何结果我一个人承担。”说完,转过头冲着地上不吭声在那使劲挣扎的吉尔伯特说:“道歉。” 吉尔伯特咬牙切齿,身上疼痛是一方面,恐惧是另一方面,再就是他被拂了面子,这让他心里难受的就像是被刀剐了一样。 “小子,你有种……”吉尔伯特咬牙说。 啪! 清脆的一个大耳刮子打在了这不讨喜的胖子脸上,林昆弯下身,冷笑着说:“道歉,还要我再警告你第二次么?” “小子……” 啪啪! 一连两个大耳刮子,林大兵王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这两个大耳刮子下去,吉尔伯特的胖脸已经肿的跟面包意一样。 “道歉。” 吉尔伯特依旧不吭声,态度极其的坚决,双目恶狠狠的瞪着。 “呵呵,有点意思,我就喜欢你这种硬骨头,这样才有征服感。”话毕,啪啪的两个大耳刮子又甩了下来,这一次打的更狠,直接把这不讨喜的胖子打的翻了个白眼,嘴里吐出两颗新鲜的牙齿,牙齿带血,挥挥洒洒的滴成一条线…… “dady!” 一声怒吼从门口处传来,只见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米国大汉出现,一双虎目蕴满了仇恨与愤怒向林昆射杀过来。 楼上,吉尔伯特夫人终于再次出现,穿着一双拖鞋,抻着她的大肚腩下楼,木质的楼梯被她踩的咯吱咯吱直响。 “儿子,快替你爸爸教训这个混蛋!”吉尔伯特夫人指着林昆大喊道。 “啊!!!”小吉尔伯特一声怒吼,疯了一样向林昆扑过来…… 第九百零五章 暴虐 林昆眼角的余光一扫,很随意的一拳就向这怒狮一般扑过来的小吉尔伯特砸去,这一拳看似随意,其中却是凝聚了强大的力量,这小吉尔伯特身高至少有一米九,典型的西方壮汉的身段,拳头上的力量要是小了,打不动他不说,怕是还要被反弹。 眼看着拳头就要砸中小吉尔伯特的面门,这时林昆的眉头突然一皱,只见小吉尔伯特反应极其的敏捷,即便是在怒然冲向林昆的时候,也能随机应变的摆出了防守的招式,只见他双手交叉在一起,胳膊并成剪刀的姿势,向着林昆的挥之过来的手腕就剪了过来,动作干脆利落速度极快。 挥出去的拳头想要收回来是最难的,又是如此近的距离,林昆最终也只能咬牙生恨,自己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小子,就听咔啪的一声响,手腕生生的落在小吉尔伯特的剪刀手中,小吉尔伯特两只手腕用力的一夹,一股巨大的力道夹住林昆的胳膊,林昆牙关咬紧,一瞬间将浑身七成的力道用运在了手腕上,但即便如此,那强大的绞力还是疼的他浑身一颤。 林昆马上将眼前这个壮牛一样的西方大汉和龙大相联系到了一起,这孙子的力气恐怕不会比龙大相小多少,林昆赶紧抬起脚向小吉尔伯特的小腹踹过去,却是在刚才犹豫的功夫,终究是慢了一分,小吉尔伯特的脚已经先向他踹了过来。 林昆的脚踩刚抬到一半,肚子上就一阵剧烈的吃痛,整个身体躬成了虾米状,不过好在他趁机将被夹着的手腕抽了出来,整个人铿铿铿的向后倒退,撞到了身后的墙上才停下来。 小吉尔伯特没有趁势紧追上来,而是赶紧扶起老爸,吉尔伯特嘴角淌着血一脸狼狈,眼眶里泛着泪花,握着儿子的手说:“儿子,去,去替爸爸教训这个混蛋,狠狠的教训!” “嗯!” 小吉尔伯特嚯的一下站了起来,脱掉了身上的外套,黑色的贴身毛衣下,那健硕的肌肉一块一块的,每一块都充满了力量,抬起胳膊指着林昆,语气猖狂而又狰狞的说:“你这个东亚病夫,居然敢打我爸,我要让你跪在他面前道歉!” “啊!” 一声怒吼响如雷,这个长了一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身段的西方汉子,挥起了拳头就要再次向林昆扑过来,脚底下才刚刚迈出半步,对面身形削瘦与他明显不成比例的林昆大手一挥,很无耻的打乱节奏的大喝一声道:“等等!”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喝喊震了一跳,也包括小吉尔伯特,那挥出来的拳头,愣是硬生生的僵在了半空。 林昆咧嘴一笑,道:“小子,你身手不错,但我从来不打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名号!” 小吉尔伯特一脸的凶相,愤愤的道:“海军陆战队队员,小吉尔伯特下士!” 林昆呵呵一笑,道:“不错嘛,名头够响的,不过你这下士马上就要变成一坨狗屎了,你们米国人最喜欢的xx狗屎!” “混蛋!” 小吉尔伯特完全被激怒了,脚底下铿铿铿,虎虎生风的就向林昆攻击过来,他的身形壮如牛,奔驰起来就向一辆疾驰的小火车,反观迎面的林昆,靠着墙根站着,一直都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所谓样子,仿佛根本就被把迎面冲来的这个小吉尔伯特放在眼里,难不成真当成是一坨狗屎了? 力劈华山,拳打四方一样的铁拳迎着林昆的面门就砸了下来,这一拳倘若真的砸中脑骨,除非华夏的铁头功现世,否则再坚硬的脑袋恐怕都要马上开瓢,眼看着这一拳就要砸中林昆的脑门,距离怕是仅有零点零一公分,周围在场的几个人里,陆婷一脸的紧张,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巴,另一边躺在地上的吉尔伯特大使,这个不讨人喜很猖狂的米国大使,那张已经被虐的惨不忍睹的脸上,勾起一抹狰狞得意的笑容,他现在的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麻痹的,让你搞老子,老子虽然打不过你,可老子的儿子牛x,看今天不把你小子的屎给打出来,打出来再让你丫的吞下去…… 额,这有一点点重口味。 看上去精瘦的老管家,脸上也是一抹狰狞的得意之色,只见他双眼发光,目光一直紧随着小吉尔伯特的拳头落下,似乎他已经看到了那拳头落下之后林昆头颅被砸开的模样,他的脸颊上飞跃出了喜悦与骄傲,还是咱们米国的大兵牛! 最后一位,吉尔伯特夫人,胖的腰和水桶差不多粗,模样在她年轻还是个少女,至少身材没走样的时候是个美女,但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应了咱们林大兵王之前的那句话,就是倒贴美刀也没有任何一丁点的食欲,甚至看着还会反胃。 吉尔伯特夫人那肥嘟嘟的除了肉没有丝毫美感可言的脸上,喜悦之色是几个人当中最盛的,一方面替自己的丈夫得到报仇而感到喜悦,另一方面也为自己能生出这么一个武动山河的儿子而骄傲,再看那小瘪三的脸上即将痛苦狰狞而跪在地上求饶的表情,不不不,说不定直接被儿子一拳给打死了呢! 然而,下一秒的变故,却不是在场的每个人能预料到了,如果说网络上多的是反转剧情,那现实的生活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也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不可思议的超级大号反转! 虚影一闪,空气中一声疾驰的呼啸,隐隐刺儿的声音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畔,紧接着就见小吉尔伯特力劈而下的手腕扭曲了起来,那距离林昆仅有零点零公分的拳头,终究还是差了最后的那一点点,脑壳子没有开瓢,手腕却是已经折断…… 啊!!! 这世界上的惨叫之声有千百种,这一声像是撕破了喉咙,撕碎了胸膛,凄惨的程度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般的惨烈。 小吉尔伯特一只手握着手腕,铿铿铿的快速的向后倒退,脸上方才那不可一世霸气嚣张的申请,此时化作乌有烟消云散,剧烈的疼痛攀岩上了粗犷英气的脸颊,两条浓浓的眉毛剧烈的皱在一起跳动着,他抬起头再次看向林昆,目光的深处却已经是深深的畏惧,他是生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身材,但不代表他的脑袋真的就一点也不灵光,好歹也是在海军陆战队混过的队员,基本的判断意识还是很扎实的。 眼前的是一位高手,货真价实绝不掺假的高手,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的高手…… 小吉尔伯特握着手腕,眼神死死的盯着林昆,这一刻他的自信已经完全崩塌了,眼睁睁的看着林昆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脸上挂着和善无害的笑容,可小吉尔伯特的心跳却是越来越快,最终竟硬生生的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压迫的窒息。 “啊!”小吉尔伯特也是被逼入绝境,大吼了一声道:“我跟你拼了!” 林昆摇头,苦笑,尽显无奈,直接一脚直上直下的踢起来,正好踹在了扑过来,但看在他眼里完全就是蹦跶过来的小吉尔伯特的裤裆,小吉尔伯特整个人在半空中顿时一僵,‘啊哦’的一声痛叫,身体立马躬成了虾米状,两只手捂着那被踹的几乎鸡飞蛋打的裤裆,原地嗷嗷叫着蹦跶着。 林昆可并没有就此收手的意思,咱们林大兵王的原则很简单,从来不欺负老实人,但遇到了那种自以为是或者猖狂异常的货色,揍他一顿就要来点狠的,不许打到他跪地求饶位置。 啪啪砰砰铿铿…… 一片凌乱的拳打脚踢之后,拳头和脚板子尤如下雨一样的全部招呼在了小吉尔伯特的身上,小吉尔伯特趴在了地上,两只手护着裤裆,脑袋缩着用肩膀掩护着,可尽管如此,最终还是被打的实在忍受不了,躺在地上大声的求饶。 “错了,我错了,求求大哥放我一条生路……” 林昆最后又踹了这小子一脚,然后回过头看向还瘫倒躺在地上的吉尔伯特,目光落下的一刹那,吉尔伯特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凛,恐惧与绝望叠加,最终他内心里仅有的一点点薄弱的意识土崩瓦解,不等林昆向他走过来,就赶紧爬起来向陆婷道歉:“陆姑娘,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林昆还是走了过来,一把将吉尔伯特给提了起来,然后又将他压下去,这么一来,吉尔伯特就成了跪在陆婷的面前。 陆婷紧张,好歹眼前这个也是米国的大使,这么大的礼她实在是承受不起,陆婷要上前扶起吉尔伯特,林昆却是一把将吉尔伯特拎了起来,转过身笑着问吉尔伯格夫人说:“书房在哪?” 吉尔伯特夫人的心里此时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先是打了她老公又打了她儿子的混蛋千刀万剐,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哪有那个本事,不知道林昆到底想要干什么,出于畏惧的心理,还是乖乖的指了指一旁的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道:“在,在那儿。” 林昆嘴角一笑,道:“谢谢!” “哎!” 吉尔伯特夫人突然叫住林昆,林昆回过头,吉尔伯特夫人声音颤抖的说:“你,你可别胡来啊,他,他可是大使。” 林昆咧嘴一笑,道:“没关系,他在我眼里就是一坨狗屎。” 吉尔伯特夫人脸色难看,却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将求救的眼神看想老管家,本以为这老管家能够想出对策,结果这老管家却是故意的不接触她的目光,眼神故意四处乱飘。 十多分钟后,林昆从书房里出来了,吉尔伯特夫人和老管家一脸的紧张,另外叫的救护车也已经到了,畏于陆婷在场,吉尔伯特夫人和老管家本来还想报警,但最终还是没敢。 回去的路上,陆婷开车,林昆悠哉的坐在副驾座上,陆婷看了林昆一眼,怅然一笑道:“这一下是搞砸了,等着上面的处分吧,处分并不可怕,就怕影响到两国的关系。”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绝对不会,事情我已经摆平。” “哦?” 陆婷深深疑惑的看着林昆,旋即笑道:“这种玩笑没营养,还是别开了。” 林昆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陆婷说:“谁说我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