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早餐吻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九十五章:早餐吻

第八百九十五章:早餐吻 嗡嗡…… 枕边的手机震动起来,林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脚底下踢到了瓶子,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揉着眼眶从沙发上挪腾了起来,回头瞥了一眼地上歪倒的瓶子,这洋酒的后劲就是大,昨天晚上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好像还上头了。 晃晃悠悠的从地下酒窖里出来,打了个打哈欠,去洗漱间洗漱了一番,然后便到了厨房里系上围裙,这个在外面呼风唤雨吊儿郎当的那人,瞬间就化成了‘温良贤惠’的好男人。 “煎蛋,煎蛋,煎鸡蛋,剪完了鸡蛋我煎火腿,火腿火腿真细腻,就像村头那大姑娘的腿,姑娘姑娘腿真长,白白净净真漂亮……”林昆一边哼着乡下的歌,一边在煎锅旁忙活,旁边的豆浆机滴滴滴的响起了打好豆浆的提示声,早餐机里的火腿面包也叮的一声热好了,一边饭锅里的五谷粥也熬的差不多了,白色的泡泡咕哝咕哝的冒着泡,一顿看起来丰盛而又复杂的早餐,就被他这么轻轻松松的搞定。 早餐上桌,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早上居然没人提前下来,全都在楼上睡懒觉呢,要知道过去每一次章小雅都会提前穿着卡哇伊的兔兔睡衣,揉着那惺忪白皙的小脸,摸着肚子吵饿,今天这个小馋虫居然也懒床了?不太应该啊。 “吃饭了!” 林昆站在楼梯口,向楼上喊了声,奇怪,居然没有动静。 “咳咳……”林昆故意干咳两声,又喊了一声:“吃早饭了!” 这一声喊过,楼上马上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声音是有人踩着拖鞋准备下楼了,脚步拖沓在地上,懒懒散散的,肯定是章小雅不假,章小雅揉着眼圈站在楼梯口,先是朦胧的看着林昆,就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林昆奇怪的皱眉,打趣道:“怎么了,不认识你昆哥啦?” 章小雅那惺忪的眼睛陡然明亮起来,就仿佛见到了几世的恩人一样,马上兴高采烈的从楼上跑下来,小拖鞋在脚上随时仿佛都能被甩飞了一样,“昆哥,昆哥你终于回来了!” 林昆站在楼下的楼梯口,脸上表情微微一怔,紧接着眉头皱的更深,昨天中午这丫头还跟自己一起吃饭呢,楚相国可是亲自派人把她和陆婷接过去的,怎么昨天晚上睡了一宿觉,这丫头选择性失忆的把昨天的事给忘了?不会吧…… 林昆刚要开口问这丫头这么没良心没记性是怎么做到的,却见小丫头一副泪眼汪汪,像是太过激动,又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要伸冤似的,紧接着忽然哎呀一声尖叫,林昆两只眼睛陡然瞪大起来,就见小丫头凌空向他飞了过来…… 呼通! 一声闷响,林昆虎背熊腰的躺在了地上,身上压着发髻凌乱眼角还夹杂着一抹睡意惺忪的章小雅,小丫头嘴巴咧开老大,像是受到了惊吓,刚才她从楼上跑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踏了个空,结果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好在楼下有林昆垫着。 小丫头眨着一双可爱漂亮的大眼睛,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林昆,马上嘻嘻嘻的调皮的笑了起来,“昆哥,你没事吧?” “额……” 林昆鼓着腮帮子,一副很吃力的表情说:“小丫头,你再在我身上这么压着,我就肯定有事了,快,快下去。” “哦。”章小雅马上嘻嘻的笑着说:“昆哥,我可想死你了!”说完,凑着那粉嘟嘟的小嘴唇,在林昆的脸上啵的一下。 林昆浑身的神经一紧张,赶紧一把推开小丫头,小丫头猝不及防,转过头一脸幽怨的看着他,“干嘛这么粗鲁,人家可是小姑娘哎!” 林昆站起来,活动活动脖子,又活动活动腰,说:“小丫头,你跟我说实话,你最近这两天是不是又怕了,差点压死我。” “才没有呢!”章小雅撅着小嘴,又是一副委屈的小模样,那一双清澈漂亮的大眼睛里,也是浮上了一层雾气,这态度表情转变之快,都快赶上电影屏幕里的那些演员了。 “你,你不在家的这些天,人家是每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的,一到了晚上就做噩梦,怎么可能会胖嘛,再说了,陆婷姐和志坚哥烧的饭菜味道实在是太……人家吃不下。” “额,是烧的不吃?”林昆笑着问。 “嗯,嗯。”小丫头连连点头,踮起脚尖向楼上看了一眼,见陆婷还没出现,压低了声音向林昆诉苦道:“林昆哥,我跟你说,陆婷姐和志坚哥烧的饭菜,是我从小到大吃过的最最最最最最不好吃的,可他们俩彼此却很欣赏,明明我都咽不下去,两人还亲亲我我的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的不亦乐乎,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他们还当着我的面夸彼此做的菜是如何如何的色香味俱全,如何如何的天下第一。” “这,这也不难理解啊,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情人做的菜也一样。”林昆笑着说。 “才不是呢。”章小雅委屈的诉苦说:“就前天,陆婷姐做了一锅烧茄子,那茄子做的,我都替茄子感到心疼,甭管是温室大棚里养出来的,还是天然的放冷库里保存下来的,硬是被陆婷姐给做的焦炭黢黑,吃了一口差点没把我齁死,就这样志坚哥还一脸美滋滋的把那一锅的茄子都吃了,我本来挺佩服他的,但他却说了一句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茄子,瞬间我就怀疑他的人品有问题了,大白天的撒这么大一个谎,也不怕天上打雷下来把自己给劈了。” 章小雅边说,已经坐在了餐桌旁,徒手拿起一块三明治便嚼了起来,说的太激动了,有些噎着了,林昆赶紧递过来牛奶,安慰说:“喝点牛奶顺顺,他们确实太过分了,你们为什么不出去吃,或者叫外卖啊,干嘛非憋在家里。” 章小雅吞下了牛奶,感觉好多了,一脸幸福满足的夸了林昆一句:“昆哥,还是你做的早餐好吃,这简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早餐!”又喝了一口牛奶,接着说:“我是建议出去吃或者订外卖啊,可陆婷姐说不安全,不让我出去,也不让我订外卖,说是怕有人在饭菜里面下毒,可天天吃她和志坚哥做的饭,我还不如吃点有毒药的可口饭菜呢。” 林昆伸出手指头在小丫头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着说:“小丫头,你可别这么说啊,他们可都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才不是呢!”小丫头举起三明治和牛奶反对,“他们两个就是故意在我面前秀恩爱,拿我当他们的恩爱衬托人。” “哈哈!”林昆笑着拿起一个小碟子,里面放着一个煎蛋递到章小雅的面前,安慰说:“来来来,咱别委屈了,吃个煎蛋补补,这煎蛋可是农村的笨鸡蛋煎出来的,营养好着呢。” 章小雅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嚼了嚼,马上说:“嗯!真是好吃,昆哥你一共煎了几个,趁静瑶姐和陆婷姐她们下来之前,我一定要都给吃光了,简直是太好吃了,我好喜欢!” 林昆竖起一根手指头挠挠头,一副诧异不解的看着章小雅,章小雅边吃边看林昆,说:“昆哥,你干嘛这么一副表情看着我啊,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我最近可一直都乖着呢!” 林昆笑着说:“以前我也是天天早上给你做饭啊,从来也没见你这么爱吃过,今天这是怎么了,有点反常啊。” 章小雅又给自己盛了碗粥,哧溜的喝了一口说:“那是因为以前生在福中不知福,这几天被陆婷姐和志坚哥折磨后,我算是知道这世界上什么叫美味了,林大厨的手艺就是美味!” “行了吧,小丫头片子,我敢保证,你吃个几天之后,马上又会像以前一样,嫌我熬的粥不是浓了就是稀了,嫌我做的三明治少放了番茄酱,嫌我煎的蛋油太大了,嫌我……” 林昆正在这儿一件一件的如数家珍的数出来呢,章小雅突然抬起手捂在了他的嘴上,并且一副发誓般的决绝表情说:“昆哥,我保证以后不挑你做的东西不好吃了,一定!” “呵呵,还算你小丫头有点良心,我这每天早上起早贪黑的给你们做早餐,你要是再嫌弃不好吃,可是伤死宝宝的心了。” 啵! 章小雅突然不给任何防备的又在林昆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安慰说:“宝宝不伤心,姐姐这个吻算是对你的奖励和补偿咯!” 林昆抬起手摸着脸颊,揉了揉,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对小丫头说:“你占我便宜也就算了,吃的满嘴油还占我便宜……” 章小雅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捉弄道:“要不我再亲两下?” “别别别!”林昆赶紧抬起手阻拦,“姑奶奶你还是饶了我吧。你下你在这吃着,我上楼去看看,她们怎么还不下来。” 找了个借口,林昆就一溜烟的上楼了,再在楼下和这小丫头白话下去,指不定自己又得被她占多少便宜呢,那小嘴油嘟嘟的,亲的他满脸都是油。 “静瑶,澄澄,吃饭了。”林昆轻轻的推开卧室的门,声音轻柔的说道,生怕娘俩还在睡觉吵醒了两人,连日来在大山里待着,再加上一路的奔波,林昆知道他们俩一定累坏了。 母子俩躺在床上睡的很安详,林昆走进屋替娘俩盖了盖被子,又退了出来,回过头,陆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吓了他一跳,陆婷奇怪的看着他说:“干嘛反应这么大?” 林昆耷拉着眉毛说:“还用问啊,让你给吓到了呗。” “你胆子这么小?”陆婷笑着说。 “对啊,就这么小。”林昆笑着说:“赶紧下楼吃早餐吧。” 等林昆和陆婷从楼上下来,来到了餐厅里,两人顿时惊呆了,章小雅抚摸着肚子半躺在餐椅上,桌子上一片的狼藉,就像是刚刚遭遇了鬼子的扫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