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凶手是谁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九十四章:凶手是谁

第八百九十四章:凶手是谁 作为曾经最好的朋友,即便是宋庆宗变的如同恶魔一般,但在楚静瑶的心里还是会牵挂,这不是茫然无知,而是内心善良。 警车开走后不久,一辆老式的福特轿车停在了火车站门口,宋家城身上穿着医生白大褂,满脸急匆匆的,没见到宋庆宗,脸上又是担心又是失落,看见路边正欲上车的楚静瑶和林昆,忙打了声招呼走过来,问道:“静瑶,你……” 宋家城有些难以开口,苍老的脸上满是愧疚歉意,楚静瑶笑着说:“宋叔,我没事,庆宗他……他被警察带走了。” 宋家城点点头,脸上的皱纹仿佛更深了,“静瑶,对不起啊,那王八蛋这次惊到你了,宋叔在这替他向你道歉了。” 宋家城弯腰就要鞠躬,被楚静瑶赶紧扶了起来,“宋叔,不用这样的,我和庆宗以前就是好朋友,他这次这么做也是……”楚静瑶尴尬的笑了笑,脸上一阵歉意,“我也是对不起你,让他被警察抓走了,宋叔,以后我就是您闺女。” 宋家城低下头,道:“静瑶,别这么说,宋叔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爸出面活动,这小畜生这回肯定是要被枪毙的,判了他了一个无期也好,把他关在铁窗里,至少我想他的时候,还能去看看,也省的天人两隔,见都见不着。” 宋家城抬起头,双眼疲惫的看着楚静瑶,说:“静瑶,宋叔先跟着去警察局看看,你也快回家吧,你爸他很担心你。” “嗯。” 宋家城转身走了,微微佝偻的背影转进了车里,直到车开走,楚静瑶才收回眼神,对林昆笑了一下:“我们走吧!” 一行人坐进了商务车里,直接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大饭店里,楚相国要给女儿一家三口接风,包下了这饭店里最大最豪华的包间,水晶桌子,奢华吊顶,陈年佳酿,再就是那满桌子丰盛的极品美味菜肴,色香味皆是上佳。 包间很大,足以容下三十多人,除了林昆归来的这一行人,楚相国和江映霞以及秦雪,楚相国还特意让秦雪把林昆的那些朋友找来,林昆等人刚一进这大包间,马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楚相国站在最前面,张开双手满脸激动的对楚静瑶说:“闺女,欢迎你回来!”又感激的对林昆说:“小林,谢谢你!” 父女俩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这画面令人感动,对于楚相国这条东北三省的经济大鳄来说,他这一辈子没什么输不起的,但唯独女儿和外孙他输不起,这一次宋庆宗把楚静瑶和澄澄劫走,这无数个日日夜夜,他没有一天睡过囫囵觉的,楚静瑶打电话回来让他走动关系,判宋庆宗一个无期,他二话没说不计前嫌的废了好大的人力财力才搞定,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女儿心里不愧疚,为了让宋家城那老头子不至于晚年太过悲凉。 林昆几个人这连日的在中越边境的大山里折腾,身上都快馊了,赶紧去饭店地下的洗浴中心去洗澡,这五星级的饭店的配置相当的齐全,地下一层是高档洗浴,林昆和八指、慕容白带着澄澄进了男浴室,楚静瑶和司蓉儿去了女浴室。 洗完了澡,几个人重新回到餐厅里开餐,这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楚相国高兴的多喝了几杯,不得不让秦雪把他下午的会给推了,从大饭店里出来,已经是日落黄昏了。 楚相国醉意微醺,江映霞开车给带回家了,林昆等人也各回各家,回到海辰别墅区的时候,黄昏还剩下最后一抹,将远处的海面醮染的一片波光粼粼,澄澄回到家,噔噔噔的上楼,然后一头倒在床上就不愿意再起来了,这段时间不是在路上折腾,就是睡在山里的洞里,还是自己家里的大床最舒服,小家伙躺在床上起了几下腻,很快就睡着了。 楚静瑶替澄澄脱下衣服,盖上被子,自己也捂着嘴巴打呵欠。 林昆笑着说:“静瑶,你也早点睡吧。” 楚静瑶笑着说:“那你呢?” 林昆笑着说:“我还不困,这点折腾对我来不算什么,我去找陆婷聊聊天,了解一下小雅最近的情况,你先睡吧。” “嗯。” 林昆来到陆婷的门口敲了敲,陆婷和章小雅刚才也去吃饭了,几个人一起回来的,饭桌上林昆没有问具体的情况。 房间的门开了,陆婷还是那样一副温婉如水的模样,笑着说:“进来吧。” 林昆玩笑说:“这不好吧?” 陆婷轻笑说:“那你就在门口站着。”转过身走入房间。 林昆笑了笑,跟着进来了,坐在一张风格别样的沙发椅上,屁股扭了扭说:“你这椅子的坐感不错,挺舒服的啊。” 陆婷拿了一摞资料过来,递给林昆,笑着说:“网上买的,喜欢的话我也给你买个。” 林昆挠挠头,笑着说:“这怎么好意思,不过要买就买两个,我一个志坚一个,否则我那大兄弟可是会吃醋的。” “志坚的心眼才没那么小呢。”说完,陆婷脸颊突然一红,羞羞的低下头来。 林昆趁机玩笑道:“哟哟哟,这小模样这个亲昵呀。” 陆婷抬起头,马上叉开话题,“快看看资料吧,这都是最新的。” 林昆又是冲陆婷很深邃的一笑,拿起资料看了起来,资料显示的是最近这段时间潜伏在中港市的各国特工,其中有几名岛国的特工已经被姜夔生等人给干掉了,但同时奇怪的是,居然有几名米国的特工竟然不知道是被谁给弄死了,尸体被抛在海里,捞上来的时候米国大使馆来认领,只推说是普通的米国公民,不过不要脸的是米国大使馆居然还要追究我们中方的责任,誓要查出凶手给他们的人民一个交代。 林昆手指头在旁边的小桌子上磕了磕,懒散的说:“这米国佬也是够不要脸的,他们派特工到我们华夏来抢人,人被弄死了还要追究我们华夏的责任,还真特么的把自己当成瓣蒜了,以为全世界就他们国家聪明,合辙别人都是傻子。” 陆婷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死的是他们的普通公民,我们手上虽然有资料,但不能作为证据,现在米方驻中港的大使馆是决意要讹上我们了。” “讹就讹呗,它米国号称是世界第一大国,看不惯谁就打谁,别以为咱们华夏平时不主张动武力,就是不敢打架了,有本事他派艘航母来咱们的海域得瑟得瑟试试,看咱们华夏的子弟军怎么弄它。”林昆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道。 “如果真的发动战争,建国初期我们华夏的军队能在朝鲜战场上打败米国的精良部队,如今我们华夏的军队更不畏惧它米军,可这件事还没到那种程度,只是需要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 “这也是我们国安局一直关心的,因为这几个米国特工的死,不是我们的人干的,暗中好像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我们目前要做的是把暗中的这股神秘的力量找出来。” 林昆摸了摸鼻梁,嗤笑道:“啧啧,看来这老米的人缘是不好啊,到哪儿都有人针对,不过暗中的这股力量也是挺奇怪的,如果是我们华夏人的组织倒也无妨,但如果是别的国家的力量在暗中作祟,想要挑起我们和米国的事端,这种居心叵测可就不得不防了,我们华夏和米国真要打起来了,谁最受益?” 陆婷道:“这个目前还不敢多说,但关键是尽快找出这幕后的黑手,上面已经有命令,如果这势力是友,咱们全力保,如果这势力是敌,那也不留活口,直接做掉之后……” 陆婷贴到了林昆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林昆听完呵呵一笑:“这主意好,让他们狗咬狗去,最好咬的它满嘴毛。” 陆婷道:“我最近一直在暗中调查,但一直都没掌握到太有用的消息,正好现在你回来了,让我先休息两天呗?” 林昆眉头一挑,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陆婷,“陆大美女,你这样不好吧,我这刚从那么老远的地方折腾回来,你就给我下达新任务,这,这有点不地道吧,好歹让我歇两天吧。” 陆婷嘴角微微一瘪,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最近就因为调查这件事,我已经精神憔悴了,志坚约过我好几次去吃饭看电影我都没空,另一方面还要照顾保护小雅,我……” “停停停!” 林昆摆手打断,“别说了,我答应你还不行么,我可不忍心让我兄弟泡不到妞,你以后可要对我兄弟好点啊!” 陆婷马上得意的一笑:“谢了!” 林昆抱着资料从陆婷的房间里出来,晃晃荡荡的来到了地下的酒窖,楚静瑶虽然不太喝酒,但却极其的喜欢收藏酒,酒窖的装修也是极其的豪华,中间摆着一个软质的大沙发,有茶几也有电视,另外还有一个摆放着精致调酒器皿的调酒台。 林昆从酒架上拿下来一瓶琥珀色的酒,也没看具体的年份和名称,咬下瓶盖就喝了起来,边喝边看资料,前几页都是那几具米国特工尸体打捞情况以及法医鉴定的结果,从这杀人的手法上来看,虽然身上有多处伤痕,但真正致命的每具尸体上只有一处,或是在脖子上,或是胸前腋下等部位,正常人看了以后一定觉得是被人胡乱杀死,但在专业一点的人眼里,身上的其他伤痕都是凶手故意做的掩饰。 凶手会是谁呢?会是岛国的忍者么,还是在南海群岛那群跳动不安的猴子,如果真的想要栽赃,就目前的国际形势来看,挑起华夏与米国的矛盾,无非也就是这两个国家最有利,米国名义上是支持这两个国家与华夏对峙,可总也没有实际的行动,难不成是熬不住性子了,铤而走险的来激怒米国,想让米国和华夏的矛盾升级,从而正式的战争? 不知不觉的,一瓶酒喝完了,林昆将资料前后看了一遍,倒在沙发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