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回中港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九十三章:回中港

第八百九十三章:回中港 两辆硬派的越野车,慢悠悠的向大山外驶去,来时开的那辆路虎车,已经擦出了多处硬伤,肯定是没办法开出大山了。 林昆和楚静瑶母子以及慕容白和司蓉儿坐在后面的车里,慕容白开车,司蓉儿坐在副驾座上,林昆一家三口在后排,车子刚开出二里地,楚静瑶和澄澄就疲惫的睡过去了,澄澄睡在林昆的怀里,楚静瑶靠在林昆的肩上,母子睡的很安然。 司蓉儿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笑着说:“昆哥,幸福吧!” 林昆咧嘴笑,没说话,抬起手冲司蓉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怕吵到母子俩。 司蓉儿笑着小声说:“昆哥,你幸福我的都妒忌了怎么办?” 林昆笑着小声说:“那你就赶快和小白结婚,也生个孩子出来,要是男孩呢,就和澄澄结拜兄弟,女孩就定个娃娃亲。” 司蓉儿掩嘴笑,“昆哥,你这是要包办婚姻么?好封建哦。” 林昆笑着说:“这才不叫封建呢,这叫亲上加亲,哈哈。” 前面的车里,主驾座上八指开车,旁边坐着叼着烟袋的秦老头,秦老头不时看看风景,不时目光落在八指腰间别着的两把短筒双管猎枪上,他对八指没什么兴趣,但对这两把枪倒是挺有兴趣,这枪的威力他是见识过,比他的长筒猎枪强太多,而且换子弹也比他的老长筒猎枪快的多。 秦老头这一边看着,一边暗暗琢磨,回去后也得去哪搞上这么一对双筒猎枪,这以后还是腰间别着两个短筒,手里再拿一个长筒到这山里头来打猎,一下子三把枪在身,就是遇到了黑瞎子也不怕,咣咣咣的三枪下去,保证打的它皮开肉绽。 车后面,宋庆宗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后备箱里,八指嫌这货叽叽歪歪吵个不停,干脆把袜子脱下来塞进了他嘴里。 八指回过头,看了秦老头一眼,说:“老头儿,对我的两把家伙什感兴趣?” 秦老头转过头,不和这家伙说话。 八指笑着说:“感兴趣你也弄不着,这两把枪可是德国的武器大师手工打造的,全世界就我腰上别的这两把。” “吹牛。”秦老头咂巴了一口烟袋,不屑的鄙夷道。 “嘿,你这老头还真别不信,要不你回去搞两把我看看?” “搞就搞,不就是短筒的双管猎枪么,以前又不是没见过。” “短筒的双管猎枪多了去了,威力能我的这个大?换弹能有我的这个快?”八指嘿嘿的得意笑道:“老头你竟吹牛。” 秦老头不服气,转过头瞪了八指一眼,想要辩驳两句,却是说不出口,威力这么大,换弹能这么溜的双管猎枪他活了快一辈子了,确实不曾见到,难不成这两把枪真是德国的武器大师做的?德国的武器二战时期可是出了名的厉害,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都是世界领先水平,德国武器大师出品…… 越想,秦老头的目光越是忍不住的往八指的腰间看,眼神里充满好奇。 八指很得瑟的扯了下衣襟,把露出的两把枪给遮上,气的秦老头干瞪眼,把头扭到一边,狠狠的咂巴了一口烟,八指马上笑的更得意起来,瞧他这得瑟的劲儿,秦老头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肯定忍不住的要和丫的拼命,让你拽! 山上,月明星稀,孤单的身影站在最高处,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车尾灯,伊人脸庞憔悴,双眼蕴藏着爱恨难明的泪光,似是那风儿太过凛冽,竟吹的她狠狠的抽泣了一下,泪水始终在眼眶里打转,却是再也流不出来,身后,一个女人走了上来,拿着一件大衣搭在她的肩上,顾微回过头,望着脸上挂着温暖笑容的莲月,却好像看到了姐姐一般。 “大当家,夜里风寒,小心着凉了。”莲月关心的说道。 “嗯。”顾微笑了一下,低下头,泪珠却是掉落了下来。 “大当家,你怎么了?”莲月诚惶诚恐,“是哪里不舒服?” 顾微摇头,“我想我姐了……” 莲月心中惋惜,嘴角却是强努笑容,安慰说:“大当家,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逝者已逝,我活着的要好好活下去。” 顾微用力点点头,看着莲月说:“莲月,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放他走?我就应该杀了他,挖出他的心肝肺替我姐报仇!” 莲月苦笑道:“大当家,你真舍得么?” 顾微咬牙说:“舍得,他杀了我姐,他就是我这辈子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恨他,我一辈子都恨他,再给我机会,我一定杀死他!” 莲月道:“大当家,我能说句心里话么?” 顾微道:“当然能了。” 莲月道:“即便真的再有机会,大当家你也下不了手,你心里有他,否则的话你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你已经杀过他一次了,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不过,出于仇恨你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可你心里又害怕会失去他,永远的失去。” “别说了!”顾微打断了莲月的话,转过身,仰起头,泪光满面,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背对着莲月缓缓的说:“莲月,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是不是很对不起我姐。” 莲月道:“大当家的,你不要想太多了,顾蔷大当家在天上肯定不希望看到现在的你,她一定希望你快乐快乐的,希望你能坚强起来,撑起我们黑蜘蛛,别让她的心血白白浪费。” 顾微看着莲月,一瞬间所有的悲伤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莲月的话说进了她的心里,姐姐一定不希望看到现在的自己,自己要坚强,要撑起黑蜘蛛,要将黑蜘蛛发展壮大下去。 顾微的眼神突然坚定起来,“莲月,你愿意尽力的辅佐我么?” 莲月微微一愣,接着会心一笑:“当然了当大家,莲月愿意鞍前马后!” 顾微道:“莲秋你打算怎么处置?” 莲月道:“她背叛大当家和宋庆宗勾搭,按照我们黑蜘蛛的帮派规矩,应该处死!” 顾微说:“那你舍得么?她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莲月道:“为正帮风,舍不得也要舍得。” 顾微看着莲月,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似乎能看进人心里,莲月免不得有些紧张起来,怕被看透了心虚,顾微突然笑了起来,说:“算了,还是饶了莲秋一命吧,我这刚坐上大当家的位子,正威是一方面,再一方面还应该拉拢人心,抛开我们平日的情分不说,你都宁愿为我鞍前马后了,我更应该拉拢你,我想什么也不如免了你妹妹的死罪情义重吧。” 莲月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满眼感激的看着顾微说:“谢大当家!”言罢,脑门重重的磕在了地上,“谢大当家不杀之恩!” 顾微扶着莲月站了起来,脸上笑容和煦,再也看不到一丝悲伤的痕迹,她指着遥遥无际的大山,对莲月说:“这大山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我们一起做这里的王者吧。” 莲月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豪迈的笑了起来,“大当家,莲月甘愿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中港市火车站,绿皮火车靠站,车厢门打开,长途而来的人群簇拥着下来,一个个拖着大行李箱子满脸疲惫,林昆几个人夹在人群里,也是满脸的疲惫,下车后林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呵欠,然后把澄澄抱在了怀里,和楚静瑶一起肩并着肩向车站外走去,八指几个人跟在后面,押着宋庆宗,宋庆宗的手脚都已经解开了,主要是为了避免乘警的检查,一路上这宋庆宗也是不老实的想了许多想要逃跑的鬼点子,结果每一个实现的,更是换来了八指的一顿胖揍,最后这丫的也不知道是被打怕了,还是彻底的放弃了,干脆就老实的窝在那儿一言不发。 两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在车站门口,距离商务车不远,停着一辆专门押送的警车,两个带着大沿帽的警察站在车边,见林昆几个人从车站里出来,这两个警察主动迎了过来,八指将宋庆宗交到了警察的手里,楚静瑶已经实现让楚相国去公安局打点过,暂时免了宋庆宗的死罪,搞一个无期徒刑。 宋庆宗作恶不少,按说也够枪毙的了,主要是考虑到宋家城老爷子,所以暂时判个无期,如果他在监狱里表现的不好,等到宋家城老爷子百年以后,便可以给他改成枪毙。 宋庆宗回过头看了楚静瑶一眼,落寞的笑了笑,有那么一丝不甘,又有那么一丝不服气,目光落在林昆的脸上,扬起下巴说:“姓林的,对静瑶好一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昆呵呵一笑,道:“兄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吹牛逼呢,咱俩一个是井里的,一个是海里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别说我说这话不给你面子,说你是井里的都抬举你了。” “你……”宋庆宗皱紧了眉头,不过马上就哈哈大笑起来,“姓林的,果然有你的,想趁着我坐牢前好好气我一把是吧?” “算你聪明,以后在里面好好表现着点,别让你爹再替你操心了,他那么大年纪不容易,把你养活这么大更不容易。” “我不用你教育我,好好照顾静瑶,我感谢你,否则的话……” “又来了,这是还要吹牛逼呢?”林昆笑着说:“静瑶你就放心吧,她是我媳妇,我不好好照顾她照顾谁啊?” 宋庆宗冲林昆拱了拱手,这一刻倒也没什么想不开的了,转过身走进了警车里,警车门关上,铁网将他锁在里面。 警车开走了,楚静瑶的心里不是滋味起来,遥遥的望着警车消失的方向,回过头对林昆说:“你说庆宗他在里面会不会挨欺负?” 林昆笑着说:“我的傻媳妇,你还把他当成是你三年前认识的那个宋庆宗啊,他早就变了,谁跟他一个监狱恐怕要倒霉喽。” 楚静瑶呵呵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