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生米熟饭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九十一章:生米熟饭

第八百九十一章:生米熟饭 “二当……不,大当家的,不好了,光头二当家的不见了!” 黑蜘蛛老巢内,一名负责传话给光头的小弟急匆匆返回到宋庆宗的身边说,这小弟跑的满头大汗,在四周已经找了个遍。 “嗯?” 宋庆宗坐在长椅上,眉头皱起,手里头把玩着两个核桃,过了一会儿,笑着说:“这四周你都找过了么,确定光头二当家的不在?” “确定。” “这就奇怪了……”宋庆宗眯着眼睛暗暗琢磨,又冲这小弟吩咐道:“你快把莲秋叫过来,就说我有要紧事和她商量!” “是!” 小弟应声退了出去,宋庆宗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此时他表面上平静,可心里头却有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按说光头是他的心腹,跟了他这么多年,是不会这么平白无故消失的。 莲秋急匆匆的跑过来,躬身站在宋庆宗的面前,“大当家,你找我。” 宋庆宗冲小弟挥了挥手,笑着说:“你去忙吧。”待小弟退出房间,马上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光头不见了。” “哦。” 莲秋显然没有意会到宋庆宗话里的意思,笑着说:“二当家是不是出去溜达了。” 宋庆宗摇头,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他突然失踪出去溜达。” 莲秋脸上的表情一紧张,“大当家的,你的意思是?” 宋庆宗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去救顾微了。” “这……”莲秋道:“大当家的,恕在下愚钝,二当家为什么要去救顾微。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二当家喜欢顾微?” 宋庆宗苦笑了一声:“呵,如果真是这样,我倒不担心了。” 莲秋道:“大当家,那你担心的是?” 宋庆宗道:“我担心光头其实是顾蔷的心腹,留在我的身边是顾蔷一手安排的,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可就危险了。” 莲秋一脸的紧张骇然,似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道:“大当家,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二当家的身手,实在是……” 宋庆宗眼睛微微眯起,嘴角闪过一抹狡黠之色,道:“怕什么,他真要是去救顾微那小娘们了,黑豹帮岂是善地,即便他当初是边境上叱咤风云的‘血徒’,想要从黑豹帮的地盘上出来,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吧,老虎可怕,但是受了伤的老虎怕是还不如一匹马的攻击性强。莲秋,你如果是光头的话,你救了顾微以后会带她到哪?或者说,进一步的目的是什么?” “我……”莲秋想了想说:“我如果是二当家的话,救了顾微以后,一定会带着顾微私奔,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下来。” “呵呵。” 宋庆宗笑着摇头,道:“莲秋啊,你的想法太过小女人化了,你还是不了解二当家啊,他平时看起来傻大憨,其实心思细腻着呢,他如果真的是顾蔷的人,他救下顾微以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我,杀了我然后扶正顾微,这一定是顾蔷的遗愿。” “那……”莲秋琢磨了一下,说:“大当家,我还是不明白,既然二当家真的是顾蔷的人,那他一直在你身边,对你的一举一动都了解,为什么不先杀了你,非要等到你把顾微嫁给胡志强那个人渣,他再冒死去救顾微,然后再回来杀你,这么做岂不是很费事么?” “呵呵。”宋庆宗笑了一声,说:“莲秋,如果直接让顾微来坐黑蜘蛛大当家的位置,你服不服?” 莲秋道:“当然不服了,她对我们黑蜘蛛一点功劳都没有,而且又没有任何出众的能力,这么多年来,我们黑蜘蛛上上下的兄弟姐妹都在用命换钱,只有她一个人在外面逍遥浪费,咱们黑蜘蛛任何一个兄弟姐妹上位我都没意见,唯独她不行!” “这就对了。”宋庆宗笑着说:“你觉得咱们的兄弟姐妹们,会有多少人的想法跟你一样?” “这个嘛……”莲秋想了想,笑着说:“应该百分之九十以上吧。” “所以说,光头的过人之处就在这里,先让我坐在大当家的位置上,我这大当家的位子可不是顾蔷留下遗言传给我的,而且帮派里的兄弟姐妹们,过去就不怎么太服我,认为我是个没用的小白脸,我突然这么一上位,其他人的心里肯定会有想法,而且是大多数的人,再加上我把顾微嫁给了胡志强,这也算是触碰了众人的底线,顾微过去怎么潇洒浪费且不说,这帮派上上下下的兄弟姐妹们,可都是认顾蔷这面大旗,顾微是顾蔷的妹妹,我把她嫁给了一个人渣,这些人恨我不?” “恨吧。” “这个时候,如果顾微被光头救出来,两人再合伙将我给杀了,这算不算是替天行道大快人心之事?除掉了我这个大恶人,黑蜘蛛里的兄弟姐妹们会不会对顾微刮目相看?还会有人不服她么?就算是还是不服,恐怕也会暂时装在心里面。” “大当家,你分析的有道理!”莲秋一脸崇拜的看着宋庆宗,道:“那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得逞了!” “马上带上人,去这附近搜索,一旦发现他们两个,马上杀死!”宋庆宗断然决绝的道,脸上笼罩着一层浓浓的萧杀之意。 “是!” …… “静瑶,吃晚饭了。”宋庆宗站在楚静瑶的房间门口,敲门道。 屋里没有应答,倒是能听到澄澄在玩闹的声音,宋庆宗耐着性子又敲了敲门,“静瑶,晚饭好了,我们一起吃吧。” 还是没人应答,澄澄咯咯笑的声音这时传来,宋庆宗只觉得一阵的心烦意乱,抬起脚就要把门踹开,门吱的一声开了。 楚静瑶站在门口,倾城醉人的脸颊上不带有一丝颜色,一双漂亮的凤眼,如同秋水一般波澜不惊的看着宋庆宗,“我们谈谈吧。” “谈谈?”宋庆宗抬脚被楚静瑶看到,楚静瑶并没有说什么,可宋庆宗的脸颊还是火辣辣的尴尬,说:“谈什么?” 楚静瑶道:“正好我也饿了,我们就边吃边谈吧。” “好主意!” 下人把吃的端进楚静瑶的房间,宋庆宗笑着坐下,亲自替楚静瑶吃饭,这几年不管他变的如何奸诈阴险,但在楚静瑶的面前,几乎还是那个曾经的宋庆宗,单纯,执着,感情专一。 “谢谢!” 楚静瑶接过宋庆宗递来的饭碗,宋庆宗笑着说:“静瑶,这么多年了,你这习惯还是没变,我不说了么,不许跟我说谢。” 楚静瑶将米饭分了一半给澄澄,宋庆宗道:“静瑶,我再给澄澄盛,你多吃一点。” 楚静瑶抬起头看着宋庆宗,说:“庆宗,你真打算一辈子监禁我?” 宋庆宗尴尬的笑了笑说:“静瑶,这不是监禁,我们在这一起生活不好么?这里山清水秀的,吃的都是山珍野味,你别看这山里头居住的各方面的条件不怎么好,但也不缺乐子啊,改天你心情好了,我带你出去到处转转,见识见识这自然风光。” “庆宗,你就真没想过,林昆迟早会找来的,他找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现在把我和澄澄送回去,一切还有的商量。”楚静瑶看着宋庆宗,一番苦口婆心,“还有,宋叔叔年纪已经不小了,他最盼望的就是你能留在他的身边,不求你能给他养老送终,只希望到死也能和自己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 “你别跟我提我爸。”宋庆宗脸色微微阴沉,似乎被触及逆鳞,“我恨他,要是他当初答应黑蜘蛛研制毒品,那么被抓来的就不是我,我如果没有被抓来,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白白浪费了这几年的时间,结果让姓林的那个王八蛋给钻了空子!” “庆宗,我到底要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我一直都是把你当朋友看,我们只是朋友,如果我们有可能的话,几年前就在一起了,有的人只适合做朋友,做最好的朋友,但不是情侣。” “静瑶,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宋庆宗神情有些恍惚的说:“你知道这样对我的打击有多大么,静瑶,静瑶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么?为了你,我可以不要全世界,但也要和你在一起!” “庆宗,我们根本不可能,就当我求你了,求你放了我和澄澄好不好,澄澄还要上学的,我不想他在这里什么都学不到!” “不,不行,我不能放了你们,放了你们我就永远失去你了,静瑶,我决不允许自己再一次失去你,日久生情,日久生情你知道吧,咱俩每天都生活在一起,久了你就会喜欢我了!” “庆宗!” “静瑶,快别说了,赶紧吃饭吧,再不吃饭就要凉了。”宋庆宗此时的状态很不正常,就像是濒临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两根手指头捏着筷子,哆哆嗦嗦的夹起一块青菜放到楚静瑶的碗里。 楚静瑶放下筷子不肯吃,就这么看着宋庆宗,方才商量哀求的语气,此时变的毅然决绝起来,说:“宋庆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了我和澄澄,否则等林昆真的来了,你知道什么后果!” “林昆,又是林昆,静瑶你能不能别跟我提他,他如果真的来了,我就把他千刀万剐!”宋庆宗眼睛瞪圆满脸凶煞,惊的楚静瑶心底一咯噔,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可怕的宋庆宗。 “不吃了,真没劲儿!”宋庆宗把碗一摔,转身就走,不等走到门口,脚下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目光里透着幽绿看着楚静瑶,淫邪的笑道:“静瑶,要不我们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吧!” “宋庆宗,你想干嘛?”楚静瑶严声厉嗤,可心底却有些发虚了。 “来人,把小的给我带出去!”冲着门口喊了一声,宋庆宗向楚静瑶走了过来,澄澄跳了起来,挡在妈妈的身前,“不许碰我妈妈!”小脸上一股坚决的小表情,背对着楚静瑶说:“妈妈,我保护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