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够了么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九十章:够了么

第八百九十章:够了么 “昆,昆哥他不会有事吧?”司蓉儿一脸担心,转过头看着慕容白,道:“小白,你说……你说昆哥不会有事吧?” 慕容白道:“我,我……” 八指脸上的表情倒是很轻松,说:“行了蓉儿,你就别瞎操心了,凭你昆哥的身手,那些小喽啰怎么可能是对手,你昆哥要是这点事情都搞不定,他早在战场上死八百回了,这华夏的江湖上也就没有漠北狼王这么个传说了。” 几个人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光头这时却又嘴角泛白的说:“黑豹帮的内部可不简单,表面上看起来黑豹帮没什么能人,但能在这大山里生存下来,怎么也得有两把刷子,黑豹帮的内部别有玄机,还没听说谁能硬闯占到便宜的。” 八指嘴角一撇,道:“行了大光头,你就别在这危言耸听了,那什么狗屁黑豹帮的老窝要真像你说的那么玄,你硬闯之后怎么还能逃出来?合辙你这是故意在贬低我们昆子来抬高你自己是吧,可别忘了是谁救了你的狗命。” 光头也不气,只是嘴角苦笑了一下,看着八指说:“我在这大山里住了好多年了,对黑豹帮的内部还算是熟悉,以前偷偷的摸索过几回,就这样要不是你们几个突然出现,我现在怕是已经断头走在黄泉路上了。” 闻言,八指几个人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滞,谁都不说话,但大家的心里都开始担心了起来,八指挥了一下拳头,冲慕容白说:“小白,跟我来!” “嗯!” 慕容白跟在八指的身后就向着爆炸声的方向奔去,身后司蓉儿大喊一声:“你们小心点!” 司蓉儿喊完,回过头凶巴巴的瞪了顾微一眼,说:“昆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 顾微抬起头,目光落魄的看着司蓉儿,嘴角冷冷的一笑,道:“他又不是你男人,你干嘛这么激动?刚才的那个小白脸才是你男人吧,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他吧。” 唰! 空气中冷光一闪,一把雪亮森寒的匕首搭在了顾微那白皙的脖颈上,司蓉儿冷眸微眯,齿缝间蹦出几个字道:“再给我废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顾微毫不畏惧,脸上洋洋洒脱,“杀啊,你现在就动手啊,反正我也活腻了。” “好!” 司蓉儿目光愈发的冰冷,握着匕首的指节发白起来,身后的光头突然跳起来,一把从后面将司蓉儿抱住,大喊道:“姑娘别动手,求求你别动手!” 司蓉儿很轻松的便挣脱了光头,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骂道:“滚一边去!” 光头吃痛的坐在地上,浑身虚弱的冷汗直冒,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向司蓉儿哀求道:“姑娘,你如果真要动手的话,那就先杀了我吧!” 司蓉儿眉头一蹙,目光瞥向神情呆滞仿若看穿生死的顾微,冷的嘲笑道:“姓顾的,我倒是真没看出来呢,原来你也是个破鞋呢,这么快就又搞上新男人了,看他这一副宁愿为你去死的样子,我心里倒是很感动呢,贱婊子!” 顾微平静而又绝望的脸上,突然一抹怒意浮现,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脚上太疼,身子有些趔趄,目光愤恨的盯着司蓉儿,“你骂谁臭婊子呢!” “怎么,要和我打架么?”司蓉儿眼眉一抬,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 “以为我不敢?”顾微挥起了巴掌就欲打,司蓉儿也毫不相让,同样挥起了手。 “干嘛,打架啊?”轻佻的声音从树林后传来,顾微和司蓉儿闻言同时住手,两人和光头同时目光循声望去,只有秦老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蹲在地上抽烟,这一路上这老头抽了足有一袋的烟,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烟枪。 林昆扯着一条绳子从树林里出来,一阵轻风吹过他的肩头,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来,司蓉儿见到林昆,心里头悬着的大石头总算落下,脸上高兴的说:“昆哥,你没事啊!” 林昆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目光却是向一旁的顾微看去,顾微正好也在看他,两人目光只是一触碰,顾微的眼神陡然变的冷冽起来,狠狠的剐了林昆一眼,然后便扭头看向别的地方。 司蓉儿伸着脖子向林昆的身后看去,林昆笑着说:“蓉儿,看什么呢?” 司蓉儿说:“昆哥,小白和八哥呢?” 林昆笑着说:“哦,他们在帮我拖东西呢,别着急,马上就回来了。” 林昆扯着绳子向顾微走了过来,随着他越来越近,周围空气中的血腥味儿更浓了,这时就连一直淡定的咂巴着烟锅的秦老头都忍不住的抬起头向他看过来,司蓉儿皱着鼻子扇了扇,说:“昆哥,你这身后扯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臭。” “好东西!” 林昆笑着走到了顾微身前,胳膊用力的一拽,咕噜噜的十几个新鲜的脑袋被扯了出来,所有人吃惊不小,仔细的看这十几颗脑袋,都是新鲜的刚从脖子上摘下来的,一个个瞪大着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杀人并不可怕,杀完人了还能有这一份闲情雅致,将一颗颗的脑袋瓜子穿成一串扯出来,这才叫艺术。 顾微看着地上的脑袋,再抬起头看林昆,一对秀眉蹙了蹙。 林昆笑着说:“怎么样,满意么?” 顾微没有说话。 林昆笑着说:“没关系,不满意后面还有呢。”转过头冲树林方向叫喊道:“八哥,小白,你们两个别磨蹭了,快点!” 司蓉儿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一副惶恐的模样凑上来说:“昆哥,还有什么?不会还有脑袋吧,这么多脑袋够了,别再……” 司蓉儿话还没说完呢,八指和慕容白就从树林里出来,两人满头大汗的扯着一根绳子,每条绳子上都栓了十几颗脑袋,每一颗都新鲜,每一个脸上的表情都是死不瞑目。 “够么?”林昆笑着对顾微说,顾微无动于衷的低下头,根本不和他对视,林昆自讨没趣的笑了笑:“你要是不满意,我再回去割,刚才一个c4直接把那狗屁帮的老窝给炸翻了,一定埋了不少。” 顾微突然抬起头,一脸愤恨的看着林昆说:“今天我就先绕过你,下次再见到你,我一定不放过你!”扭过头对光头说:“我们走!” 顾微一瘸一拐的率先走了,光头脸上的表情尴尬,拱起手向林昆等人道了一声谢,便跟了上去。 林昆望着顾微的背影,心里很愧疚,不管怎么样,顾蔷毕竟是死在他的手上,对于顾蔷的死,林昆心里也很疑惑,他本来没打算要杀死顾蔷的,外人看来那天晚上是他亲手杀了顾蔷,可在最后的关头,他明明已经收手了,是顾蔷自己硬要送死的。 司蓉儿来到了林昆的身边,替林昆打抱不平的说:“昆哥,你还是别在意这个女人了,你看她才离开你几天,就勾搭上那个光头了,要我看这女人天生就是个狐狸精,专门勾引男人的魂儿。” 林昆转过头,笑着说:“蓉儿,你是不是因为顾微拿刀捅过我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才对她有这么大的成见?” “当,当然不是了。”司蓉儿欲盖弥彰,可她在林昆面前根本就不是撒谎那块料,白皙精致的脸颊马上就红了起来。 “不是你红什么脸?”林昆笑着说。 “哪,哪有。”司蓉儿就是不承认,“这是太阳晒的好不好。” 林昆笑着摇头,道:“蓉儿,你不要对顾微有那么大的成见,怎么说她姐姐也是死在我手上的,我欠她一条人命。” 司蓉儿道:“昆哥,那天我明明看出来了,你根本不想杀那个顾蔷,可后来怎么……怎么她就死在你手上了呢?” 林昆苦笑道:“我哪知道啊,要说我比那窦娥还怨呢。” 司蓉儿微微的咧嘴笑,挖苦道:“谁让你到处惹风流债了。” 林昆深呼一口气,道:“天快黑了,我们赶紧走吧,早一点救出静瑶和澄澄,我们好早一点离开这是非之地,这大山里头不知道有少人想要我的命呢。” 秦老头端着烟杆,忍不住好奇的问:“小子,你过去是干什么的?” 林昆笑着说:“当兵的。” 秦老头点点头,眼神里流出一丝赞赏,但也没多说什么,猫着腰就走在了前面给众人带路,走着走着,老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后面跟着的林昆几个人都觉得奇怪,八指直接亮开嗓门冲秦老头说道:“我说老头,你没事在这乐什么乐,怪瘆人的!” 秦老头难得的回过头搭理了八指一句,道:“你小子知道个屁,刚才你们干掉的那群人,就是篮魏那个小杂种的靠山。” “所以呢?”八指眨巴着眼睛问。 “哼,你个猪脑子,篮魏的靠山的没了,以后自然没人找我算账了,我回到村里以后又可以过安稳的日子了。”秦老头得意道。 “嘿,我说你这老头,你之前不还说你不想活了么,这怎么又眷恋人生了?”八指腹诽的鄙夷道:“我明白了,你本来就是个贪生怕死的老家伙,以为逃不过山里的这群土匪,所以才心生绝念,现在见这群土匪被连窝端了,你倒是贪生了。” “你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懂什么,就在刚才,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既然儿子的仇报了,我对人生再无眷恋了,死都不怕,难不成我还怕活着?我不光要活着,还要好好的活着,我十八岁那年喜欢上邻村的一个姑娘,等出了山里我要去追她!”秦老头双眼灼热,对未来似乎充满了希望。 “我呸,你这老头可真够不要脸的,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惦记初恋情人,你就不怕人家的老公抡着棒子卸了你!”八指鄙夷道。 “不怕,他家的老头子好几年前就不在了,这次出了大山,我一定要去找她,跟她好好过日子!”秦老头说着转过头,满脸感激的看着林昆说:“小子,谢谢你给了我重新面对生活的希望!” 秦老头斗志昂扬的夹着烟袋走在前面,司蓉儿、慕容白、八指三个人一起看向林昆,林昆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