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咫尺天涯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八十九章:咫尺天涯

第八百八十九章:咫尺天涯 四个小弟与鲁彪心有灵犀,得到鲁彪的眼神暗示,端起那黑漆漆的枪口就对准了林昆,刚要扣动扳机,把这个来历不明但伸手强横的家伙给崩了,耳边突然‘咣咣’两声爆炸般的枪声炸响,耳鼓发麻,震荡的精神恍惚。 应声,其中的两个小弟来不及痛叫,后脑勺被开了瓢,整个人凌空趴在了地上,后脑勺上两个碗口大小的窟窿,白色的脑浆,腥红的血液,浓浓的流淌出来。 血腥,至极! 余下的两个小弟全都懵了,也包括鲁彪在内,这变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不等身下的两个小弟回过神,冷冰冰的两把双筒猎枪的枪口抵在了他们的后脑勺上,充斥着一丝玩味的冰冷话语响起:“把你们手里的烧火棍放下吧。” 两个小弟浑身打了个机灵的把手举起来,手里端着的两把长枪落在了地上。 林昆目光淡淡的一瞥,落在鲁彪的脸上,“报上名号,我林昆不杀无名之辈。” “这……”鲁彪强行的鼓起气焰,想要跟林昆继续斡旋,可事实摆在眼前,他光有气势也只是徒劳,自己的手下被人控制,自己又不是人家的对手,最终还是软了下来,脸上陪着难看的笑容,说:“兄弟,咱们无冤无仇,今天只是个误会,在下鲁彪,是黑豹帮的老大,以后我们可以常来常往。” “常来常往?”林昆玩味的笑道:“这主意听起来还真不错,只不过……”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强撑着站起来的顾微,咬牙切齿的大喊道:“杀了这混蛋!” 林昆转过头看向顾微,只见这个昔日妖媚性感的美人儿,此时一脸的污垢狼狈,一双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仇恨,看向鲁彪恨不得一口一口把他给生撕了。 嗖嗖! 口气中忽然两道冷风乍起,向林昆的胸前和眉心刺杀了过来,林昆赶紧回过头躲闪,两把短戟贴着他的鼻梁和胸口擦了过去,铿铿的钉入了身后的一株大树上,入木七分,只留得一小截的戟柄,林昆扭头看了一眼,后背一阵凉气。 “快追啊!”顾微嘶哑着冲林昆大喊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自己内心明明恨的入骨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的男人,竟然一下子委屈的哭了出来。 泪水像是秋后决堤的洪灾,在本来就污垢狼狈的脸上,掀起了一层层的悲伤。 “哦。”林昆应了一声,转过身就追了过去,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灌木丛里。 八指提着两把短筒猎枪抵着来个小弟的后脑勺,目光轻佻的看着顾微说:“美女,干嘛这么大火气啊,怎么这几个小王八羔子的欺负你了?” 顾微眼神死死的盯着鲁彪逃走的方向,没有回八指的话,八指也不觉得尴尬,笑了笑说:“你放心吧,那小子是有两下子,但绝对不是昆子的对手。” 顾微还是不说话,八指暗道自讨没趣,手里的两把双筒猎枪扣动扳机,咣咣的两声爆炸般的枪声响起,两个倒霉蛋的小弟的脑袋瓜子顿时就像被打爆的西瓜一样,脑浆子血浆子迸溅一片,顾微啊的一声尖叫,吓的脸色煞白。 “哈哈哈!”八指大笑起来,一脸看热闹的表情,顾微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果然,没登上十分钟,林昆回来了,一个人回来的,左手拎着一个圆不溜秋的东西,往地上一抛,咕噜噜的滚到了顾微面前,顾微低下头看,吓的魂不守舍的倒退,但紧接着下一秒,她抬起脚狠狠的向鲁彪的脑袋踩下。 铿铿铿…… “哎,够了够了。”八指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赶紧过来拉住顾微,“这狗东西就算是再混账,毕竟已经死了,你这么糟蹋他的脑袋瓜子,损阴寿啊。” “你让开!”顾微恶狠狠的道,她内心所有的委屈与愤怒,驱使着她根本停不下来,如果不是林昆及时出现,她恐怕就要被脚底下这混蛋和一帮畜生给糟蹋了,她抬起头,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林昆:“去,去把他们都给我杀了!” 林昆向前走了两步,来到顾微的面前,内心深深的自责的将他沦陷,他看着这个曾经痴迷自己,这个同样也令自己喜欢的任性女人,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心痛,在这世界上,对于一个男人而言,除了什么国家与江湖的大义,最能牵动内心的莫过于伊人的眼泪,那个曾经对自己一往情深不能自已,而自己却要站在这看着她哭红着双眼,仿佛听到了她心碎的声音。 “顾微……” 林昆喊着顾微的名字,嘴角咧开微笑,张开双手想要将她拥抱入怀,却被顾微狠狠的一把推开:“你给我让开,我不要见到你,我永远也不要见到你!” 林昆向后趔趄,退了一步,这一步不大不小,寸步方圆之内却像是画上了一道咫尺天涯的鸿沟,任时间与光阴累积,永远无法逾越,只能满心愧疚的凝望。 林昆转过身,走进密林的深处,八指脸上的笑容收敛,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昆子,你要去哪!” 林昆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老八,你在这等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八指喊道:“你小心点!” 没有回音,只有风声吹过树林的沙沙声,八指转过头看顾微,顾微哭红着双眼满脸委屈,八指本来想数落她两句,在漠北的时候就差点要了林昆命,现在都到这地界上还这么折腾,作为兄弟他是很替林昆打抱不平,不过最终还是忍住没说,不管怎么样顾微和林昆之间的关系微妙,外人是解决不了的。 八指叹了口气,这个经历过无数生死,双手沾满血腥的男人,好像头一次这么无奈。 慕容白扶着光头走了过来,光头已经很虚弱了,顾微赶紧来到光头的面前,关心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不等光头开口,八指站在身后说道:“能没事么,伤口有毒,再耗下去必死无疑。” “有毒?”顾微惊诧的回过头看八指,觉得他的话不可信,转过头又看光头,“真的有毒么?你为什么不告诉你,你不应该没感觉到那短戟有毒吧!” 光头的嘴角泛起一丝苍白的笑容,看着顾微说:“顾小姐,我没有辜负顾蔷大当家的,我余某就是舍弃了自己的性命,也要竭尽所能保全你,现在好了,你的朋友们来了,我也可以安安静静的阖上眼了,你以后保重。” “不,你不能死……”顾微一把扑进了光头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光头,这一刻光头就仿佛他的兄长,仿佛她的父亲一样,她孤立无援陷入到最深的绝境当中,她本以为自己活不成了,是这个自己一直以为不是好人的人救了她,她还没好好的跟他说一声谢谢,他就要这么撒开手离自己而去。 “你不能死,你还要帮我夺回大当家的位置,我要升你做二当家,你要全力辅佐我!”顾微大声的哭了起来,哭的委屈,哭的令人心碎,仿佛全世界都要崩塌了一样,她抱紧光头的肩膀,咬着牙说:“你还要帮我姐姐报仇!” “行了行了,别在这哭天喊地的了,他死不了,你要是真有良心,还是关心关心昆子吧。”八指翻着白眼瞥了一眼顾微说,转而对慕容白说道:“小白,别愣着了,赶紧给你那善使毒善解毒的女朋友打电话,叫她快过来。” “哦。” 慕容白应了一声,拿起手机就给司蓉儿打过去,司蓉儿接到电话听了慕容白的话后,一时间两难起来,自己过去吧,就得留下秦老头一个人守着车,这秦老头一大把年纪了,周围这大山里险相纵生,万一这老头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可没导游了,可要是把这老头一起带上的话,就没人看着车了。 最终,司蓉儿还是暗暗的一咬牙,嘿,干脆就和秦老头一起开车过去,路上能走多远算不远,开车不能走了再下来步行,至于这车最终出不出事,那就看造化喽,反正已经快要到黑蜘蛛的老窝了,这老窝里不会连辆吉普车都没有吧。 司蓉儿拿出了医药箱,给光头先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然后开始勾兑解药,调酒师可以让各种美酒混合在一起浓郁出与众不同的味道,司蓉儿同样是一个大师级别的人物,不同的毒药放在她的手里搭配,就能调制出各种解药。 光头的毒只是单一的蛇毒,蛇毒看似普通,却分为极其多的种类,不过倒也难不倒司蓉儿,盏茶的功夫过后,一小瓶鲜艳欲滴的解药就调制好了。 光头喝下去,整个人的脸色顿时黑了起来,顾微马上情绪波动起来,紧张的冲司蓉儿大喊道:“你给他喝的什么,他,他怎么会这样,怎么回事!?” 司蓉儿对顾微可没什么好印象,先不说她拆穿了自己和章小雅易容的秘密,在黑龙江绥镇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在自己崇拜的昆哥胸前扎了一刀,昆哥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一直都把昆哥当亲兄长看待,那一刀扎在了昆哥的身上,却像是疼在她的心里,好在昆哥没有什么三长两短,否则她早对这个女人动手了,都是久经沙场刀尖上舔血的‘汉子’,行踪江湖就‘情义’二字最重。 “你给我安静点,要不是看在昆哥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帮这个忙?”司蓉儿冷言的冲顾微道,话刚说完,光头就吐出了一大口黢黑的血液,浓浓的一股腥臭味熏的人直欲作呕,但同时光头的脸色渐渐的红润起来了。 顾微惊喜交加的看着光头,说:“余大哥,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么?” 光头点点头,挣扎着站起身,单膝跪在了司蓉儿的面前,道:“谢谢姑娘相救!” 司蓉儿姿态高高挂起,道:“谢就免了,我是看在昆哥的面子上,要谢就谢昆哥吧。” 轰! 远处突然一声爆炸的响声传来,紧接着又是一波‘轰’的炸响,这一次声音更大,周围的整个大山仿佛都跟着摇颤起来,八指等人脸上表情紧张起来,循着爆炸声的方向就看去,光头喃喃道:“那是黑豹帮老窝的方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