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救顾微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八十八章:救顾微

第八百八十八章:救顾微 光头身手了得,但奈何身受重伤流血过多,此时身体像是从内里掏空了一样,本来完全可以躲闪过的一击,却被实实的踢在了肩上,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整个人一个大趔趄向一旁摔倒,鲁彪紧跟着迈出一步,凌空一跃又是一脚踢了出来,脚掌直奔光头的胸口,光头急忙双手护在胸前,又是砰的一声…… “哼!” 光头喉咙里一声痛哼,向后趔趄的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要站起来,胸口却是突然一阵的憋闷,一只手捂着胸口,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呵呵……” 鲁彪从上往下的俯视,目光轻蔑笑容鄙夷,“秃驴,你确实有两下身手,但今天你栽在了这小娘们的手里,你说你非来趟这湾浑水干嘛,你以为就凭你单枪匹马的就能从我们黑豹帮的地盘上救走人?你也太小看我们黑豹帮了吧。” 光头嘴角噙着血迹,目光凛然的瞪着鲁彪:“姓鲁的,你特么就是一小人,我杀胡志强的时候,你不出来护驾,等我把胡志强杀了,你又跳了出来!” “呵呵,秃驴,我这不叫小人,我这叫有计谋,听说过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吧,今天我这是好好的给你上了一课,下辈子再来感谢我吧。” 鲁彪冲身边的小弟招招手,道:“把他拉的远一点,一枪崩了。” “是,彪哥!” 两个小弟强行的将光头拽了起来,光头愤恨的瞪着鲁彪,骂道:“鲁彪,你这个小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眼神向躺在地上的顾微看去,满脸愧疚的喊道:“顾小姐,对不起了,我没能完成大当家的遗愿保护好你!” 鲁彪转过身看了一眼地上的顾微,嘴角冷冷的一笑,冲身旁的小弟说:“把大嫂背上,咱们打道回府,今天晚上每一个兄弟都有机会享受大嫂的温柔。” “好!” “太好了!” “嘿嘿嘿……” 几个小弟一脸猥琐之相,争着过去背顾微,顾微刚才被鲁彪强行的摔在地上,整个人七晕八素,眼见几个一脸猥琐的男人过来,惊的她挣扎着向一旁躲闪,同时满脸惊骇厌恶的大喊道:“滚,都给我滚!别来碰我!” 这些个一脸猥琐的小弟,深山里都憋的太久了,眼前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横在那儿,一个个浑身的肾上腺素早都躁动的快要癫狂起来,顾微越是喊叫,他们越是兴奋,一个个摩拳擦掌就像是老鹰玩小鸡似的向顾微围了过来。 …… 轰的一声爆炸声响,引起了林昆几个人的注意,爆炸声就在斜前方不远的地方,袅袅爆炸的余烟升腾起来,林昆几个人站起来向那硝烟的地方看去。 秦老头依旧坐在大石头上吧嗒着烟锅,在那儿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都别看了,这附近的地界本来不太平,不知道又是哪两个团伙干起来了,呵呵,干的好,这群人都是祸害人渣,死一个少一个。” 林昆笑了笑,重新坐了下来,他这次进入这大山里是为了把楚静瑶和澄澄带回去,其他的事他不想干预,万一要是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带楚静瑶和澄澄离开这险境纵生的大山可就难度增加了。 “昆哥,有情况!” 林昆屁股刚落地,站在一旁的司蓉儿就冲他说道,司蓉儿手里拿着个望远镜,把望远镜向林昆递过来,林昆微微有些诧异,拿起望远镜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爆炸的地方一团硝烟升腾,看不清具体的情况,目光在周围巡视了一下,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眉头一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走,过去看看!” 林昆放下了望远镜,就向远处跑去,慕容白、八指、秦老头三人一脸疑惑的看向司蓉儿,司蓉儿说:“刚才我看见顾微了,她现在的情况有点糟。” “顾微是谁?”秦老头手里托着烟杆问。 八指道:“老爷子,你跟蓉儿在这等着,我和小白跟昆子一起过去看看。” 司蓉儿道:“干嘛不让我去!” 八指道:“你和老爷子留下来一起看着车,咱们可还指望这车载咱们回去呢!” 林昆快速的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跑去,他身上还有伤,但跑起来的速度丝毫不减身体状态完好的时候,穿梭在丛林的灌木障碍间,就像是一只敏捷的猎豹。 八指和慕容白的速度也不慢,两人始终和林昆保持着二十多米的距离,前面林昆突然停了下来,八指和慕容白也随之停下脚步,这时前面的树丛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仔细的侧耳聆听,是几个男人在那说着黄段子,同时给子弹上膛的声音。 林昆眉头一皱,脚步轻盈快速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临近了身形一止,躲在一棵大树后,谨慎的探出头,就见一颗光秃秃的脑袋跪在地上,这脑袋从侧面看去很熟悉,那一脑袋红艳的纹身太醒目了,两个身穿破烂就像是刚从泥堆里爬出来的男人正用枪指着他的后脑勺,其中一个男人说着中越边境上的方言,呜啦呜啦的说了一大堆听不太懂的话,然后就准备开火。 林昆心中疑惑,但来不及多想,冲着那两个衣衫破烂的男人吹了声口哨,轻佻的喊道:“嘿,哥们!” 两个端着枪的男人闻声抬起头,疑惑的循声看来,只见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面前,两个男人眉头同时一皱,问道:“小子,你是干什么的!” 林昆一步一步的向两个人走过来,脸上笑容很随意,“我就是路过的,你们在干嘛?” 两个男人眼中凶光毕露,死死盯着林昆警告道:“识相的赶紧给老子滚,再往前一步老子就开枪崩了你!” 林昆笑盈盈的停下来,突然身后咣咣的两声枪响传来,林昆表情淡定从容,两个男人却是满脸的惊讶,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声未吭,脑袋正中的额头上,却是多了一块碗口大小的血窟窿,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仁,一并混在一起流了下来,腥臭的气息弥漫,两人呼通倒地。 “嘿嘿,我的枪法不错吧!”八指端着两把短筒猎枪,吹着枪筒的余烟得意道。 本以为林昆和慕容白多少会夸自己两句呢,结果两人根本没搭理他,一起走到了跪在地上的光头身前,林昆记得这光头,宋庆宗的贴身手下,不等林昆开口,光头脸色苍白虚弱的道:“林昆,快去顾小姐,她有危险!” 林昆对慕容白说:“小白,你留下来照顾他。”转过身对八指说:“八哥,跟我来!” “我说昆子,我的枪法到底怎么样啊?”八指不依不饶的道。 林昆根本没心思搭理他,脸上满是紧张不安的表情,脚步快速的穿梭,往前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就看见了正抬着顾微的几个人,四个人扯着顾微的胳膊腿,旁边还跟着一个人,几个人笑着议论,污秽的言语难以入耳。 “喂,你们停停!”林昆冲八指递了个眼色,然后就冲几个人大声的喊道。 八指快速的潜藏到了一旁的灌木丛里,林昆慢悠悠的向前走去,几个人回过头,一脸疑惑不善的盯着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鲁彪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嘴角冷冷的一笑:“小子,穿的不赖,是从山外头进来的吧,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 “知道。”林昆停下脚步,面带微笑着说。 “知道你还敢招我们,就不怕我们宰了你?”鲁彪冷声呵斥,目光冰冷。 “死人会宰人?”林昆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冷,脚底下快速的一步迈出,霎时间便来到了鲁彪的身前,手中冷光乍现,冰冷锋利的三棱军刺划空而落。 鲁彪大吃一惊,他刚才有意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并没有任何强者的气息外露,本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山外二溜子,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脚底下快速后退,同时手中两把短戟亮了出来,迎着挥劈而下的军刺交击上去。 叮铛! 清脆的声响,火星四溅,鲁彪只觉得双手的虎口一阵发麻,脚下更是连连倒退,反观手持军刺满脸萧杀的林昆,脚底下岿然不动,下一秒又是纵身向前。 鲁彪心中更是大骇,没想到这小子不光速度快,力量也是大的超乎他的想象,此时他也算是完全感受到了这小子身上爆发出的强者气息,浓烈的令人窒息。 叮叮铛铛…… 又是一连串的交击声,鲁彪踉踉跄跄的招架,势态越来越狼狈,一旁那四个抬着顾微的小弟,全都看的傻了眼了,一个个木头似的杵在那儿不知所措。 “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要出来刁难我!”鲁彪一边踉跄的抵挡,一边语气凝重的问道,两条胳膊已经麻的几乎失去知觉了。 “今天起,我们就有仇了,而且你必须死,我林昆的女人不是谁都能碰的!”林昆目光冷冽,浑身的战斗力百分之二百的轰了出来,凌空一个跃劈,三棱军刺凌空划过一道乌金色的匹练光芒,向着路边的正中额头就劈了下来。 铛! 声音清脆震撼,鲁彪手中的两把精铁打造的短戟已经变了形,他的目光大骇,心智根本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马上态度变软道:“兄弟,你是不是看上这妞了,你要是看上这妞了,咱们兄弟俩好商量,你带走就是了。” 林昆停下来,目光冷冽,鲁彪一见有戏,赶紧冲身旁的小弟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人放下!” 四个小弟闻言一起松手,结果就是顾微呼通一声摔地上了,顾微疼的呲牙咧嘴,林昆的脑门一片小黑线,鲁彪不好意思的冲林昆笑笑:“这些人手上没个轻重的,兄弟别生气……”转过头冲着四个小弟就大骂道:“都特么怎么干事的,昂!”眼睛却是冲这四个小弟诡异的眨了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