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逃出洞天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八十六章:逃出洞天

第八百八十六章:逃出洞天 言罢,鲁彪整个人噌的一下便向光头扑杀过来,脸上表情决绝,双眼圆瞪状若癫狂,手中赫然握着两柄寒光凛人的短戟,周围的杀气瞬间爆棚勃发。 光头不敢大意,一把推开顾微,腰间掏出两把短刀,迎着两把短戟铿锵就是一阵的交击,叮铛之声不绝于耳,火星四溅,空气中一片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光剑影。 铿的一声响,只见光头手中一道白光闪过,钉在了旁边的泥墙里,那本来抹平的墙面,顿时哗啦啦的掉下来一片泥土,鲁彪见状手上的攻击停了下来,双眼警惕的盯着光头,而后慢慢的转过头,向着墙上嵌着的东西看去。 那是一枚闪着银光的小钥匙,钥匙已经几乎全部插进了墙体里,只留下一点小尾巴,鲁彪看过之后,脸上顿时闪现异彩,回过头不可思议的看了光头一眼,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光头笑呵呵的说:“我很自私,我要带顾小姐离开,不知道鲁老大肯不肯。” “你叫我什么?” “鲁老大啊。”光头笑着说:“黑豹死了,黑豹帮不能可能群龙无首,这老大的位子肯定是要你来坐的,不管之前胡志强是怎么攥住你的小辫子,现在你自由了。” “呵呵。”鲁彪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你这是在跟我谈判么?” 光头笑着说:“如果你非要跟我打,那我们只能是两败俱伤,这对我们都没好处,我只想带顾小姐离开,以后黑蜘蛛和黑豹帮还是联盟,我们是朋友。” “你说联盟就联盟,你说朋友就是朋友?你过来杀了胡志强,难道是宋庆宗的意思?” “不是,我不撒谎。” “那你回去怎么和宋庆宗解释?”鲁彪阴测测的一笑:“据我所知,宋庆宗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真小人。” 光头语气平静的笑着说:“我想做的事,他拦不了,也没那个能力拦!” “呵呵,你这是要反喽?”鲁彪已经拔出了钥匙,马上就像是得到了至宝一样。 “我要走了。”光头笑着说,拉着顾微就准备离开,路过鲁彪身前的时候,鲁彪突然伸出手,一把拽住了顾微的衣袖,抬起头看着顾微,目光又落在光头的脸上,阴测测的笑着说:“女人过了门就是有夫之妇,现在我大哥死了,她也还是我大哥的未亡人,你走可以,但必须要把这个女人留下。” 光头脸上的表情一冷,目光蕴含着滚滚杀气看着鲁彪:“今天非要殊死一搏?” 鲁彪得意的笑道:“是你死,而不是我亡,你如果死了,宋庆宗手下就没有大将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真实名字,也从来没听过你的名号,但从你手上的功夫来看,你必然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能和你交手我很荣幸。” 唰! 空气中寒光一凛,两把短戟向着光头的胸口就插了过来,光头闪身躲避,却不料将身后的顾微完全暴露了出来,光头沉稳的脸上表情一慌,徒手向前一握,那冰寒锋利的短戟,嗤的一声轻响,变幻了一下方向直接洞穿他的掌心。 哼…… 光头痛哼一声,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血水顺着掌心淌落,吧嗒吧嗒…… 在场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手掌被洞穿了这得多疼啊,简直不敢想象,顾微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光头那刚毅不屈的脸颊,再落到他那滴着血的掌心上,她心中更是疑惑不止,这个平常与自己素无交集的男人,为何要如此保护自己? “哼,是条汉子!”鲁彪嘴角阴森的一笑,另一把短戟在空气中一个旋转,冷光如镰一般的向光头的左肩扎下来,光头没有做任何躲闪的动作,左手从腰间随意的一抄,一颗灰不溜去的手雷握在手里,拇指用力的一摁,抛向门口站着的人群中,与此同时鲁彪手中的短戟扎了下来,又是噗嗤的一声轻响,在光头的左肩上洞穿出了一个血窟窿,钻心的疼痛,腥红的血液…… “趴下!” 光头猛的挣脱钉在自己肩上和掌心里的短戟,向着顾微就扑过去,将顾微整个护在身底,几乎两人刚倒在地面上,就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山山洞都跟着剧烈摇颤起来,房间的棚顶哗啦啦的一片泥土落下,洞口处一片惨叫,房间里一瞬间乌烟瘴气看不清楚,顾微被手雷那硫磺味儿的烟气呛的剧烈咳嗽起来,眼睛火辣辣的,只觉得一只黏糊糊的大手把她拉了起来,向着床上的方向就跑了过去,光头把床上那乱七八糟的被一掀,下面露出一个暗门来,吱嘎一声掀开那铁皮暗门,光头抱起顾微就放了下去,顾微什么都不等反应过来,就觉得屁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呼通的一声,疼! 紧跟着一道黑影落在了旁边,顾微忙回过神,知道是光头,问:“你没事吧?” “顾小姐,我们快走!”光头拉着顾微的胳膊就往黑暗的深处出来,刚走了一步,顾微就身子一趔趄,疼的尖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顾小姐?” “我,我的脚好像扭了。” “我背你!” 光头弯下身子,顾微却是有些犹豫,光头急着催促道:“顾小姐,快啊,待会儿那帮人就要追上来了。” 果然,光头话音刚落,就听上面传来了吆喝怒喊声:“人呢,人哪去了,快给我追!” 顾微暗暗的一咬牙,趴到了光头的后背上,忍不住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光头道:“现在还不能说,等我们离开这里,我再把详细的原因告诉你,顾小姐你放心,我余某人对你绝无恶意,宁愿我自己死,我也会保全你的。” 顾微心里一阵感动,两只手把着光头的肩膀,左肩上一片血糊糊的黏黏的。 光头背着顾微跑,脚步很快,能感觉的到洞内的路高低起伏,跑了大约十几分钟,黑漆漆的洞内终于见到了光线,那是从前方的一个洞口传来的。 光头卯足了劲儿,直接从洞口冲了出去,外面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的黄昏,天边一轮红日笼罩大山,红彤彤的黄昏暖洋洋却又充满了莫名的萧杀。 光头脸色苍白,气喘吁吁,手上的伤口倒是不碍紧,肩上的伤口流血实在太多,他整个人已经渐渐有些乏力了,顾微从光头的身上下来,光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汗水斑驳,抬起手来抹了一把额头,对顾微说:“顾小姐,我们继续走吧,后面的那些人恐怕马上就会追过来,我们不赶紧逃的话,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敌不过那些人。” 顾微看了看洞口道:“你还有手雷么?” 光头马上恍然:“炸洞口?” 顾微点点头,光头从腰间又摸出了一颗手雷,也是最后一颗,山洞里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追喊声:“快,快追上,他们两个跑不远的,一定要把他们抓回来!” 顾微着急的道:“快扔!” 光头没有出声,一脸冷然的瞪着洞口,仔细的听着洞里传来的脚步声,同时拇指已经伸到了手雷的指环里,随时准备拉开保险栓,顾微又急又怕,又冲光头喊道:“别等了,快扔,把洞口炸死,他们就出不来了!” 光头抬起那只血淋淋的大手,冲顾微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顾微不知道光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看他一脸冷然的表情,便强压着内心的焦急安静了下来。 “他们在这了!” 洞口里有人探出头,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几乎与此同时,光头手里的手雷向着洞口抛了过去,吧嗒一声落在了刚刚探出头的那人的脚下,那人低下头一看,顿时脸色煞白,嘴巴陡然张的老大,还不等惊叫的喊出声,就听轰的一声…… 山洞里一片惨叫,塌方下来的土石将紧跟在后面的那些小弟都掩埋了下去。 光头一把背起了顾微,得意的笑了一声:“就剩一个手雷了,不杀伤他几个白白浪费了。” 光头背着顾微穿梭在树林里,气喘吁吁,脑袋上汗珠吧嗒吧嗒的直落下,若是换做他身体状态正常的时候,就跑这么一点上路,绝对不会如此的狼狈,但此时他身体里失血渐多,身体越来越虚,到最后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慢,竟跑不动了。 “歇一会儿吧。”顾微趴在光头的背上说。 “好。”光头气喘吁吁的放下顾微,自己靠在了一棵大树上,脸色愈发的苍白。 顾微也靠着一棵大树站着,警惕的看了看后面,不像有人追过来的样子,她暗暗的松了口气,看着一脸狼狈的光头说:“你的肩上要不要包扎一下?” 光头笑了一下说:“不用了,已经不怎么流血了。”强行着要站起来,说:“顾小姐,我们继续走吧,鲁彪那人阴险毒辣,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只是,他强行的挣扎了两下,站是站起来了,脚下的步伐却有些虚了。 “再休息一会儿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们就是跑也跑不了多远的。”顾微看了看周围,说:“要不,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地方藏起来吧,等你体力恢复的好一点后我们再走。” 光头无奈的一笑,道:“好,只能这样了。” 光头走过来,扶起顾微,两人互相搀扶着向旁边的一处隐秘的灌木丛走去,地上留下了斑斑血迹,顾微折了几根树枝,把周围的血迹全都给毁掉。 “跟我说说吧,你为什么冒死来救我?”顾微看着光头说。 “是顾大当家的安排。”光头笑着说。 “我姐?” “嗯。” “你……”顾微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光头,说:“你不是宋庆宗当初带人救回来的,你是什么时候跟了我姐的?你不一直说你的命是宋庆宗救的,你的命是他的么?” “是,我的确是宋庆宗带人救回来的,可这一切都是顾大当家一手安排的,我和顾大当家早就认识,顾大当家对我有恩,她早就看出来宋庆宗不是善类,所以就安排了这一出,让宋庆宗把我救了,从而让我变成他的心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