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顾微出嫁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八十二章:顾微出嫁

第八百八十二章:顾微出嫁 啪!!! 结实的一个大嘴巴子甩在了顾微的脸上,白皙娇嫩的脸颊上,顿时五个清晰的指印浮现,整个人趔趄的摔倒在地上,手中的匕首铛啷啷的掉在地上。 顾微瘫坐在地上,眼神里愤怒却又那么的无奈,死死的盯着居高临下的宋庆宗。 宋庆宗冷笑,“顾小姐,你最好老老实实的配合,来,让我看看你的小脸……”蹲下身,伸出一只手抬起顾微的下巴,仔细观摩状,“啧啧啧,我可是真不忍心打你啊,这好端端的一张白美脸蛋,被打花了可就不好看了,明个一早你还要出嫁呢,黑豹哥可是喜欢你很久了,明天就是你们的好日子了。” “宋庆宗,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顾微杏眼怒睁,咬牙切齿的骂道。 “小人?” 宋庆宗长身而起,颇有一番潇洒得意之气,居高临下的鄙夷道:“顾小姐难道没听说过么,从古至今得志的,往往就是我这样懂得忍气吞声的小人。” “我呸,不要脸的狗东西,我姐活的时候待你不薄,现在我姐才刚刚去世,你就鸠占鹊巢,如果老天爷有眼,一定不会让你这挨千刀的杂种好过!” “呵呵,老天有眼?”宋庆宗得意笑道:“顾小姐说的还真是,老天还真就挺有眼的,要不怎么会让你姐英年早逝,肯定是你姐做的坏事太多了,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我今天这么对你,也不算对不起她,当初她让人把我掳来替她研发毒品的时候,怎么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背井离乡,离最爱的人天南地北……” 宋庆宗目光陡然一冷,令人汗毛耸立的瞪着顾微:“本来我是有机会和静瑶在一起的,都是因为顾蔷,这个贱女人把我掳到了这个只有原始人才居住的山洞,让我替她卖命,替她研发毒品,替她赚钱,她对我种种的恶行,我全都要还在她最爱的人身上,你,顾微,注定要替她向我还债!” “呵,呵呵……” 顾微冷笑了一声,一副嘲讽的表情控看着状若癫狂又寒冷如冰的宋庆宗,仿佛看到了这人世间最可怜的笑话,“宋庆宗,原来你喜欢的是楚静瑶啊,呵呵……你也不照着镜子看看,就你这么一副狗一样的德行,哪里配的上她?江山美人,那都是留给顶天立地的男人的,跟林昆比起来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小小的可怜虫罢了,你想夺回楚静瑶?这辈子都别想了!” “你给我闭嘴!”宋庆宗咬牙切齿,一双怒极的眼睛仿佛都能把人给吃了,死死的盯着顾微说:“即便我夺不回静瑶,我也要强行的把她留在身边,日久生情,早晚有一天她会爱上我的,她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下辈子也是!” “呵呵,你真是疯了,疯的不轻,宋庆宗,你还是醒醒吧,就你现在这副模样,只会让楚静瑶更瞧不起你,换做我是楚静瑶,也不会喜欢你的!”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如果没遇到林昆或许还有可能,但遇到了林昆之后,你和林昆根本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准上的,即便我是楚静瑶,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林昆!” “林昆,林昆,林昆!”宋庆宗似乎完全被激怒了,怒喊道:“我一定要杀了你!” 砰! 宋庆宗摔门而去,屋里剩下莲秋和顾微,莲秋眸光冰冷的看着顾微,道:“顾微,你最好识相点,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否则我饶不了你!” 莲秋拿起腰间的对讲机,马上叫了两个手下过来,这两个手下都是二十多岁的女人,穿着打扮来看,丝毫的没有女人的柔感可言,脸上皮肤粗糙,双眼眸光精跳,一看就是刀尖上舔血惯了的女人,这种女人狠起来比男人更可怕。 “你们好好看着顾小姐,顾小姐要是有什么意外,你们两个都别想活了。” “是!” 两人齐刷刷的应了一声,莲秋转身出门,房间里一下子又剩下顾微和这两个女手下,这两个女手下看向顾微的目光里,隐隐的泛起一丝温柔,毕竟是已故大当家的亲妹妹,而且顾微平时在黑蜘蛛的时候,对他们这些女手下一直都是照顾有加,但此时碍于命令和现实的状况,她又不得不违心看守顾微。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将顾微从地上扶了起来,顾微狠狠的甩了两人一把,“你们放开!” 两人面露为难的说:“顾微姐,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我们如果不听莲秋的,她就会杀了我们,还会去找我们家人的麻烦,顾微姐,真的对不住了。” 顾微呵呵的冷笑起来,笑的落魄,笑的悲凉,眼角泛起的泪花再也禁不住的流了下来,抬起手擦了一把眼泪,任由这两个女手下将自己扶到了床上。 姐姐没有了,自己如今沦落到了这等地步,被宋庆宗要挟,被莲秋这种小人冷眼,明天一早上,还要被黑豹胡志强那个人渣给娶走,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倒不如死了去天上和姐姐一起团聚算了,在天上至少还有姐姐可以保护自己。 泪水涌流,如同决堤泛滥的洪水,在白皙精致的脸颊上沟壑出一道道悲伤。 天,亮了…… 洞外一片欢天喜地的炮竹声,洞口挂着红灯笼,门梁上扯着一绢大红布,红布的中间叠成一朵大红花喜气洋洋。 洞口站着黑蜘蛛的警备人员,一个个身姿硬朗挺拔,没人的胸前都别着一朵小红花,脸上表情严肃的望着门外的接亲的队伍,一个个獐头鼠目流里流气。 宋庆宗满面微笑的迎出来,远远的就向一身黑色西装,胸前系着个大红花的胡志强打招呼,热情的模样就好像是自己的亲妹妹要出嫁一样,“黑豹哥,这么早就来了!实在是没有料到有失远迎,庆宗我失礼失礼了。” “宋老弟,别这么客气嘛,以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还这么见外干嘛。”黑豹胡志强人逢喜事精神爽,就是两只手不时的向下体摩挲掏去,这前段时间去山外嫖,不但染上了新的脏病,还勾起了旧病复发,实在痒的难受。 “黑豹哥,快里面请!”宋庆宗热情相迎,大手向前一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我的小媳妇儿呢?”黑豹一脸淫荡猥琐的笑问道,双眼里冒着绿油油的光。 “在里面呢,已经安排人帮她穿婚纱了。”宋庆宗笑着道。 “走,我进去瞧瞧!”胡志强昂然向洞内走去,身后跟着的手下却是被洞口的黑蜘蛛的警备人员给拦住了。 胡志强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看着宋庆宗说:“宋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庆宗笑着说:“黑豹哥你千万别多想,这大喜的日子,你的人身上带着刀枪进娘家,这似乎不太吉利,今天是黑豹哥大喜的日子,小弟这也是替你着想。” “哦?”胡志强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下,笑着说:“宋老弟说的有道理,那我就不带这么多人进来了,免得吓到了我那没过门的小媳妇儿,鲁彪,你跟我进来!” “是,豹哥。” 身后一个身材中等,皮肤黝黑,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大疤的男人阴沉的应了一声。 宋庆宗不由的多看了这个外貌狰狞恶煞的男人一眼,他叫鲁彪,是胡志强的贴身保镖,善使一对短戟,身手极其的了得,曾有过以一敌百的战绩,此人心狠手辣,在这方圆百里之内更是有黑面罗刹的称号,昨天宋庆宗和胡志强碰面的时候,幸好这黑面罗刹不在,否则的话暗中的光头真不一定是他对手。 光头站在洞内,一头鲜艳的红花纹身,沾染着一点清晨的光辉格外的显眼,他一副木讷憨厚的模样,一只大手来回的摩挲着下巴,今天早上忘记刮胡子了,一个晚上这胡须就冒出头,本来咱这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貌似沧桑了许多。 鲁彪路过光头的面前,脚步不由的停下了一步,目光阴鸷的看了光头一眼,嘴角微微向上努起一抹狞笑,冷哼一声,然后大步跟在胡志强的身后走进去。 光头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鲁彪,嘴角咧开一抹憨笑,也跟了上去。 顾微房间的门敞开着,屋里张灯结彩的挂着各种喜纸剪彩,顾微一身红装坐在床头,脸上的表情平静而又绝望,两个化妆师正围在她的身前替她化妆,嘴唇涂着浓浓的殷红,像是刚刚沾染了鲜血一样,脸上涂着精致的红妆,作为新娘穿上婚纱,本来是一个女人此生最快乐的时刻,而此时的顾微绝望的就像是一个即将奔赴黄泉的人,她本来已经下定决心要死,可昨天晚上王大娘的一番话,令她又于心不忍,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赐予一个母亲最珍贵的礼物,即便这个孩子的父亲是杀死自己姐姐的仇人,但孩子也是无辜的。 顾微把手轻轻的放在肚子上,本来绝望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令人心碎的生机。 “哎呀,我媳妇可真漂亮啊!”胡志强一脸淫邪状若无赖的冲进了闺房之中,房间里燃着香炉,馨然的香气令人身心舒畅,和胡志强身上那股子酒肉汗臭味儿形成了明显的对比,胡志强就像是一颗屎蛋,跌进了花海里。 顾微面色平静的站了起来,看着胡志强说:“黑豹,你是不是早就想娶我了?” 胡志强腆着脸笑容猥琐,“当然了,从见到你这小娘们第一次,我就想把你娶回去热炕头,老天爷对老子总算不薄,终于让老子盼来这一天了!” “黑豹,以后我顾微就是你的女人,你的女人如果求你事情,你答不答应!”顾微目光坚定的看着胡志强道。 “答应,你以后都是我黑豹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求自己事情,当然答应了!”胡志强嘻嘻哈哈的笑道。 “好,你可是个男人,说话可要算话!今天你答应我,我就嫁给你,以后给热炕头,给你生孩子,不管你身上有没有脏病,我都不不在乎……”顾微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但你如果不答应,那我今天就撞死在你面前!” “别别别,美人儿,你先别情绪这么激动!”胡志强一脸讨好的道:“你说吧,想要我帮你做什么,我一定没有二话,为了自己媳妇儿,我啥都愿意!” “当真?” “必须当真!” “那好!”顾微冰冷的目光投到了宋庆宗的脸上,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的道:“把他给我杀了,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女人,如果你不杀,那我就死在你面前!” “这……这这……”胡志强马上面露为难起来,顾微转过头,目光冰冷的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