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黑蜘蛛本部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八十章:黑蜘蛛本部

第八百八十章:黑蜘蛛本部 胡志强正得意,耳边突然一阵劲风传来,呼啸之中带着一缕雷鸣般的长啸…… 嗖,噗! 一气呵成的两声响,紧挨着他站着的一名小弟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周围所有人的一惊,目光全都看向地上躺着的正挣扎着的小弟,血水顺着他的五指溢流了出来,在这冬日里僵硬杂草铺陈的地面上晕染来一大圈的腥红。 胡志强口中的话戛然而止,抬起头瞪着宋庆宗,冲手下大喝一声:“把他给我拿下来!” 周围的小弟们纷纷端起枪就要拿下宋庆宗,宋庆宗毫无慌张之色,抬起手做了一个阻拦的手势,看着胡志强笑着说:“黑豹哥,你这是干什么,我暗中的朋友刚才只是失手,所以才伤了你的手下,他瞄的应该是你才是。” “你……”胡志强气的本来就黝黑的面膛颜色更黑了,眉毛跳动着,指着宋庆宗就大骂道:“宋庆宗,你个鳖孙,今天老子就先扒了你的皮!” 咔咔咔! 枪口全都对准了宋庆宗的脑袋。 “慢着!” 宋庆宗冷的大喝一声,脸上的笑容收敛,目光冰冷的瞪着胡志强:“黑豹,你可想好了,我朋友刚才是失手,可再来一次他是绝对不会失手的,我宋庆宗反正是孤家寡人一个,死了也就一了白了,你手下这么多兄弟跟着,呵呵。” 胡志强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两下,周围的小弟纷纷向他看过来,等待他的命令,黑豹咬着牙关挥了下手,冲周围的小弟道:“算了,都把枪给我放下!” 小弟们唰唰的把枪放下。 宋庆宗笑着说:“黑豹哥,咱们到车里谈谈如何?我这有个好买卖。” 胡志强将信将疑的看着宋庆宗:“好买卖?” 宋庆宗目光自黑帮身旁这些兄弟的身上一瞥,最终落在了黑豹的脸上,笑着说:“黑豹哥放心,这买卖绝对对黑豹帮有利,兄弟们身上的衣服也该换换了。” 说完,宋庆宗当先的向吉普车走去,打开车门坐进去,胡志强原地犹豫一下,抬步刚要往吉普车走,身旁的一个小弟凑上来小心的叮嘱道:“大哥,小心有诈!” “诈你个鬼啊!”胡志强冷声骂道:“赶紧把地上躺着的这个给埋了,厚葬!” 胡志强坐进了吉普车里,吉普车的门关上,差不多十分钟以后,宋庆宗和胡志强两个人从车上下来,方才还是一副仇深似海的敌对模样,此时却是勾肩搭背,一副过命交情的模样,外面等候的黑豹帮的小弟们全都懵了,姓宋的那个小白脸这是给自己的大哥灌了什么迷魂汤了,自己的大哥居然对他这么客气? 胡志强马上召集手下的小弟,挥了挥手说:“兄弟们,走,先回家去!” 小弟们尽管多有不解,但还是麻溜的钻进了吉普车里离开。 望着一片扬起的烟尘,宋庆宗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这时光头从暗处出来,带着楚静瑶和澄澄,光头好奇的问:“大当家的,你跟黑豹说了啥?” 宋庆宗冷笑着说:“我答应将黑蜘蛛毒品销售的全部渠道途径告诉他,并愿意把最新研制的毒品x和他一起分享,并且黑蜘蛛以后和黑豹帮长期共盟。” 光头道:“那条件呢?” 宋庆宗皱着眉头看了光头一眼,光头一脸痴笨憨傻的模样,宋庆宗无奈的笑着说:“当然是让他帮着我坐到黑蜘蛛老大的位置上,今天晚上就动手!” “哦……” 光头马上又挠挠头,道:“大当家的,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不需要黑豹帮的帮忙也能坐上黑蜘蛛的大当家,不用为了这个,卖他黑豹帮一个人情吧?” 宋庆宗呵呵笑道:“我当然不会做这个亏本买卖,我这是拉着黑豹帮一起进来,如今黑蜘蛛的实力大衰,这大山里多少个实力眼巴巴的盯着这块肥肉,我要是不拉他黑豹一起进来,你以为黑蜘蛛老大的位置能坐的踏实?” “可是我可听说了,黑豹那小子是一个典型的贪得无厌的家伙,万一他……” “呵呵。”宋庆宗阴险的一笑:“没有什么万一,他将来只是我的一个棋子!” 光头马上鼓起了掌,啪啪啪…… 宋庆宗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问:“你鼓的哪门子的掌?” 光头憨笑着道:“大当家英明神武!” 宋庆宗摸了摸鼻梁,一副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光头:“你这马屁拍的太明显了吧。” 光头嘿嘿的笑,想起了什么,又问道:“那……顾微的那个小娘们怎么办?” 听到顾微的名字,楚静瑶的眉头不由的微微一蹙。 宋庆宗呵呵笑道:“黑豹也算是条汉子,把顾微托付给他,我也算对得起已故的大当家了。” …… 夜色,笼罩在山间,空气中一阵簌簌声响,有风声,有夜行动物的脚步声。 夜空下的大山神秘而又庄重,若是从云端俯视下来,就如一只匍匐的野兽,内里杀机暗藏,各种险恶丛生,能在这大山里活下来的不管是人是兽,都得有几分真本事。 隐蔽的洞口,杀机暗藏,周围被参天大树遮掩着,若是侦察机从上空飞过,也看不出任何的蛛蛛丝马迹,一辆吉普车出现在洞口,周围顿时一片杀机四起,黑暗中无数把黑漆漆的枪口锁定过来,宋庆宗推开车门下车,嘴角噙着一丝轻佻的笑容,四周看了一圈,大声的说:“都把枪放下,不认识我了?” 紧接着光头从吉普车下来,替后座上的楚静瑶和澄澄打开车门,咧嘴一笑:“大嫂请!” “你叫我什么?”楚静瑶目光严厉的白了这个看似呆头呆脑,实则是个大杀器的光头一眼。 “大嫂啊!”光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说:“你将来肯定和我们大当家的在一起,当然就是我的大嫂了,嘿嘿,我这只不过是提前叫了而已。” 楚静瑶也懒的跟他多说,抱着澄澄就下车了,澄澄紧紧的抓着楚静瑶的肩膀,声音糯软可怜的说:“妈妈,我怕……” 楚静瑶心疼的拍拍澄澄的肩膀,柔声道:“澄澄别怕,有妈妈在呢。” 澄澄道:“妈妈,爸爸会来救我们么?” 楚静瑶笑了一下,看着小家伙一双黑宝石一样的小眼睛说:“一定会的。” 光头在边上笑着接话说:“小家伙,你爸爸最好别来了,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澄澄一双小眼睛突然很生气的看着光头,冲他做了个鬼脸,说:“我爸爸来了,一定打你屁屁,打到你跪地求饶为止,哼!” 光头咧嘴笑:“小家伙,这你可真是吹牛皮了,就怕到时候挨揍的是你爸。” 澄澄生气的说:“不准你这么说我爸!” 光头呵呵笑道:“好吧,不说你爸。” 暗处,走出了一个全副武装的人影,是一个女人,长头发,脚上穿着一双马镫,来到了宋庆宗的面前,打量了一番之后,不冷不热的说:“哟,这不是二当家么,听说大当家的在黑龙江和狼牙兵团厮杀的时候,你还为了初恋情人躲在中港市呢,大当家遇险罹难,你还好意思回来?” 宋庆宗苦笑一下,说:“莲秋,我当时在中港市可是另有任务,是大当家不让我跟着去黑龙江的。” “有任务?”莲秋冷笑一声,道:“现在大当家不在了,你说有任务就有任务?我接到了莲月姐布置的任务,只要你一回来,就马上把你们带去见她。” “好!”宋庆宗一副正气的模样道:“有什么话,我当面向莲月说清楚!” “他们得留下!”莲秋看了一眼宋庆宗身后的楚静瑶和澄澄,目光又落在了光头的脸上,光头浅浅的咧嘴笑,莲秋眸间微微的闪动一下,似是有着某种默契。 时间逆流一点——莲月亲自对莲秋交代,宋庆宗如果回来了,一定要就地正法,把他给打成筛子,这家伙狼子野心,大当家生前有过交代,如果她万一有了什么意外,宋庆宗绝对不能留,他会威胁到整个黑蜘蛛的未来的,而令顾蔷真正当心的是,宋庆宗会对自己的妹妹顾微有所腹黑的手段,总之一句话,只要她不在了,宋庆宗过去不管对帮派有多大的功劳,都不能留。 宋庆宗笑着对莲秋说:“莲秋,咱们都是自己人,你何必整的这么紧张兮兮的,怎么说我也是咱们黑蜘蛛的二当家,你这是把我当成外人呢?” 宋庆宗退后一步,来到了楚静瑶的面前,道:“她是我一直喜欢的女人不假,但她也是东三省首富的女儿,我把她请到咱们这,咱们明年的伙食费可是有了。” 楚静瑶闻言眉头一皱,瞪着宋庆宗冷声道:“宋庆宗,没想到你这么卑鄙!” 宋庆宗呵呵一笑,模样颇为得意,道:“静瑶,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宋庆宗了,我得替我山里的这帮兄弟着想,你爸最不在乎的就是钱,最在乎的就是你和这个孩子,把你攥在手上,我这些兄弟以后就不愁吃穿。” 楚静瑶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澄澄瞪着一双黢黑的小眼睛看着宋庆宗,道:“大坏蛋!” 宋庆宗笑着捏了一把澄澄的小脸,哈哈笑道:“小家伙,你算是说对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以后为了让你妈妈爱上我,我就得做一个坏男人。” 宋庆宗回过头,笑着对莲秋说:“莲秋,这两个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另一个是孩子,至于光头大家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没必要这么戒备吧?” “跟我来吧。” 莲秋转过身向洞口走去,敲了敲门,并对了暗号之后,里面的人把门打开,门打开的一刹那,洞口一片光头映照了出来,里面灯光明亮如同白昼一般,衬托在这茫茫的夜色下更显清晰,洞口虽然只有两人宽,但走进去后你会发现里面完全就是两外一番世界,宽敞、明亮、就仿佛一层写字楼一样。 宋庆宗笑着凑近一脸惊讶的楚静瑶面前,解释说:“这山洞可是中越战争的时候,新四军在这山里挖的,当时周围的这一片山可是主战场的一部分,中越死伤士兵无数,看外面那些大树参天,根下可都埋着先烈的尸体呢。” 楚静瑶冷冷的道:“我不感兴趣。” 宋庆宗笑着说:“这里头还有很多好玩的,慢慢的你就会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