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赶路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七十七章:赶路

第八百七十七章:赶路 茫茫夜色,清冷的血腥气息弥漫,说不出的诡异,几个人喘息了一会儿,八指从腰间抄出一把军刀就向大蟒蛇的尸体走过来,司蓉儿见状急忙大喊一声:“八哥,别!” 八指抬起头,看着司蓉儿说:“咋了,妹子?” 司蓉儿道:“这条五花巨蟒能长成这么大的块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而且大自然里越是漂亮的动物,往往越是有毒,这五花巨蟒花纹漂亮颜色鲜艳,它的肉一定有剧毒。”说着,司蓉儿掏出手电上前照了照巨蟒的尸体。 “哦,我还以为好不容易弄死了这么一条大蛇,割它几斤肉下来烤着吃呢。”八指收起了军刀,向慕容白招呼了一声:“小白,喘好了没,喘好了干活。” “嗯。” 慕容白答应一声,走到车轮旁边和八指捯饬了起来。秦老头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喘着粗气,他的心情至此也没有平静下来,冷风吹过他的脸颊,晦涩的光线下一阵说不出的老态悲凉,林昆走过去,掏出根烟递上去,秦老头看了一眼,把烟接过来咬在嘴里,林昆掏出打火机替秦老头点着,秦老头砸吧了两口,吐出一团浓浓的白烟,整个人看上去放松了不少。 林昆坐在秦老头的旁边,也抽出根烟咬在嘴里,周围冷风瑟瑟,时而的一阵沙沙声刮过地面,秦老头突然开口说:“小伙子,谢谢你们几个。” “哦?” “要不是你们几个,我儿子的仇怕是到死我都报不了。”说着,秦老头又砸吧了一口烟,大喘一口气说:“孩子他娘在他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受不了这大山沟里的穷,孩子跟了我这么多难,也没享过啥福,当初追那只鹿到这巨蟒的山头,也是为了给我补身子,那年春天我打猎的时候摔断了腿,后来听村里的其他几个年轻人说我儿子进了这山坳里,我就知道凶多吉少了,这么多年我不是没想过报仇,也找过几个老哥们一起来斗这只巨蟒,可根本就不是这巨蟒的对手,我那几个老哥们见着了这只巨蟒,吓的腿都软了,我也差一点被这巨蟒一口吞了,这巨蟒脑袋上有一块大疤是我打的,我这胳膊上有一块肉也是它咬下来了,当时我发了一个月的高烧,本来以为要死了,却奇迹般的扛过来了,又在这世上白忙活的活了三年,我打算来和这巨蟒拼命了,反正也是快要死的人了,我就先替村民们除害,杀了蓝魏那个杂碎,他过去做了多少坏事我都可以忍,但霸占了小张媳妇我忍不了,那是我一个已故老哥们的儿媳妇,他儿子就是被蓝魏害死的!” 砸吧了一口烟,秦老头接着说:“本来我是打算把你们几个带进山里去,找到你们要找的人之后,我再来找这条巨蟒同归于尽,现在既然你们帮我报了仇,我这条老命也再没有什么牵挂了,这次进山不管是死是活我都无所畏惧了。” 林昆笑着说:“秦老,您别这么说,人活在这世界上一天,都是老天爷给的福分,尤其现在你儿子的仇已经报了,你更应该回到村里去安享晚年。” 秦老头苦笑着摇头,道:“我杀了蓝魏那杂碎,警察肯定会找上门的,就算警察不找上门,山里头罩着蓝魏的那伙人也不会放过我的,我年岁已经大了,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也不亏了,死就死了吧,也好能去和儿子团聚。” “秦老……”林昆开口想要劝解,这时八指和慕容白已经把车轮换好了,慕容白冲林昆招呼道:“昆哥,车胎换好了,咱们可以继续出发了。” “好!” 林昆答应了一声,回过身把手递到秦老头的面前,秦老头笑了笑,抓住林昆的手站了起来,这人上了年纪,身上的关节都不听使唤了,坐下来再站起来费劲。 路虎车继续沿着山路徐徐向前蹒跚,林昆、八指、慕容白三个人轮流开车,秦老头一直没有合眼指路,林昆本来提议让老人家休息一会,秦老头执意不肯,等到天亮的时候,路虎车停在了一个小山坡上,林昆几个人集体下车撒尿,大山里早晨的空气清冷而又清新,淡淡微煦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 林昆提上了裤子,对一旁蹲在大石头上抽烟的秦老头说:“秦老,还有多久能到孟谷山?” 秦老头站了起来,向着那不见尽头的茫茫大山深处看了一眼,砸吧了一口烟说:“过了前面的那一片山坳,再走上一天一夜估计就能看见孟谷山了。” 林昆回过头对八指说:“老八,车上的油够么?” 八指笑着说:“后备箱里备了两桶,放心吧绝对够了。” 赶了一夜的路,几个人准备原地休息一下,尤其是秦老头一天一夜都没合眼了,要不让他休息一会儿,真怕他的身子骨受不了,车上带的干粮几乎吃光了,慕容白和司蓉儿留下来生活,秦老头去车里睡觉,林昆和八指带着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去周围打猎,这茫茫大山的到处都是宝,也不愁没吃的,大约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林昆和八指就拎着猎物回来了,两只山鸡,四只野兔,附近正好有一条小溪,就地扒皮收拾干净,然后架在火堆上就考了起来,大山里的野味肉质天然鲜美,但少了盐巴也不好吃,这一点司蓉儿早就有准备,临离开村子的时候从于曼丽的厨房里带了两包盐巴出来。 四只野兔放在火堆上烤,两只野鸡直接用黄泥包了起来做成了叫花鸡,半个小时后,四只野兔已经是烤的外焦里嫩香气扑鼻,光是闻着就让人流口水了,慕容白、司蓉儿、八指三个吃了起来,司蓉儿边吃边叫着好吃,林昆走到了路虎车车前,敲了敲车窗,秦老头迷蒙的睁开了眼睛,这老头也真是累着了。 林昆笑着说:“秦老,起来吃东西了。” 秦老头坐了起来,哦了一声,推开车门,林昆扶着他从车上下来,秦老头却是一把推开林昆,几分不服气的说:“我这身子骨还结实着呢,用不着。” 林昆笑了笑,给秦老头让开路,秦老头坐在了篝火旁,撕下来一只兔腿吃了起来,林昆坐在了秦老头的旁边,也一起吃了起来,四只野兔五个人,除了司蓉儿女人饭量小吃饱了以外,几个老爷们全都没吃饱,好在还有两只叫花鸡。 八指拿着一根棍子,把篝火堆里的两团烧的通体焦黑的黄泥给拨了出来,顺手拿起一块大石头,在黄泥上一砸,烤焦的黄泥哗啦一声裂开了,顿时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光是闻这个味儿就足以令人流哈喇子了,本来已经吃饱了的司蓉儿,眼睛一亮,硬是逞强的又吃了半个鸡腿才满足的拍拍肚子。 吃饱了饭之后,几个人重新上路,林昆让秦老头把大体的路线描绘一下,然后硬劝着老头睡一会儿,长途跋涉长时间的没合眼,林昆是真心老人家的身体吃不消,秦老头起先还是倔强的不肯休息,林昆只好跟老家伙耍起了无赖,秦老头如果不休息,他们就原地修整不出发了,搞的秦老头只好乖乖的到后座上睡觉了。 …… 黑蜘蛛的老窝在中越边境的大山深处,这茫茫的大山中,绝对不止黑蜘蛛一方势力,只是大家互相之间平常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没有人提起,但也从来没有人去僭越,大家就像是住家过日子一样,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顾微回到了黑蜘蛛的老窝后,首先就是把顾蔷和青蛛埋了,山里头也没什么鞭炮,就让部下们鸣枪替代,顾微跪在顾蔷的坟前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整个人几乎已经被冻僵,被手下的人扶着回到了房间里。 黑蜘蛛的老窝都是建在山洞里的,这大山里大兴土木太招眼,最隐蔽的方式就是山洞了,洞口多加一些自然植被,即便是华夏特种部队的直升机前来侦查也难以发现。 “大当家,你要注意身体才是啊!”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站在顾微的床边,一脸关心的说,她叫莲月,是顾蔷手下最忠实的大管家,早年的时候被顾蔷从人贩子的手里救出来,之后就一直死心塌地的跟着顾蔷了。 顾微半靠在床上,脸上深深的哀伤,泪水流了出来,在她的脸上勾勒出一片泪光,她不说话,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失去姐姐的疼痛在她心底翻来覆去。 莲月端起桌上的一杯热姜汤,送到顾微的面前:“大当家,喝点姜汤暖暖身子。” 顾微把头扭到了一边,道:“谢谢你莲月,我不想喝。” 莲月心疼的说:“大当家,你在外面冻了一天一夜,不喝点姜汤会生病的。” 顾微颓然一笑:“病就病吧,死了才更好呢,死了就可以和姐姐在一起了。” 莲月一脸伤心的说:“大当家,顾蔷大当家的离开我也很伤心,我莲月的这条命是她救的,她就是我莲月这辈子最大的恩人,可大当家你想过没有,顾蔷大当家如果活着的话,她一定不希望看到此刻这么伤心的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就算不为了别人,也为了让在天堂里的顾蔷大当家安心。” 顾微闭上双眼,泪水阖然而流,她语气平静的问:“莲月,我们的手下还有多少人?” 莲月道:“顾蔷大当家走的时候,特意留下了一队精英小组,精英小组一共二十个人,另外咱们另外的兄弟姐妹还有将近三十人,算在一起一共五十人。” 顾微睁开了双眼,泪光闪烁的看着莲月,咬牙说:“我要是带上这些人出去替我姐姐报仇,胜算几何?” 莲月略微犹豫一下,问:“大当家,你要是寻仇的那个人是谁?” 顾微咬牙道:“林昆,漠北的狼王!” 莲月道:“这……” 顾微道:“不用吞吞吐吐,你就说有没有胜算。” 莲月道:“胜算是肯定有的,只是很小,早年的时候顾蔷大当家就和漠北的狼王交手过,那一次我们黑蜘蛛可是丝毫的便宜没占到,如今的漠北狼王……” 顾微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莲月停下来关心的问道:“大当家,你哪里不舒服?” 呕…… 顾微直接趴在床边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