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屠巨蟒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七十六章:屠巨蟒

第八百七十六章:屠巨蟒 一条巨大的五花色蛇尾向秦老头的脑袋扫了过来,势如破竹疾如劲风,眼看着就要扫中秦老头的脑袋,秦老头回过神瞪大了眼睛,却已是避无可避。 这一尾巴倘若真的扫下来,别说是人脑袋,就是一块铁球恐怕也得被扫飞了。 “秦老小心!” 林昆这时噌的一下跃起,向着秦老头就扑了过去,秦老头倒在了地上,林昆压在秦老头的身上,那条巨大的五花色蛇尾贴着林昆的头皮扫了过去,咣的一声扫在了路虎车的前脸上,将那用料厚实的机关盖一下子砸了个大坑。 巨蟒抬起了血肉模糊的脑袋,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叫一声,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瞪着趴下地上的秦老头,而后又看向刚刚打了它两枪的八指,目光里的杀气陡然翻腾起来,嗖的一下就向八指俯冲了过来,张开那森寒凛人的大嘴,两颗硕大锋利的牙齿向着八指的脑袋就咬了过来。 “靠,找老子报仇啊!”八指一个快速闪身,同时填弹,他手里的这两把双筒短筒猎枪哪都好,就是开一枪就得重新填弹有点繁琐,咔咔咔,子弹重新填好了,巨蟒扑了个空之后,调过头再次向八指咬了过来,血盆的大嘴似乎都能将八指的整个脑袋给吞进去一样。 咣、咣! 又是两声爆炸般的枪响,八指整个人向后凌空飞出去,两把双筒猎枪的枪口对准着巨蟒那血盆腥臭的大嘴巴,蕴藏着无穷威力的四颗弹珠,带着一连串的火花…… 八指整个人轰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他刚才高高的跳起来,整个人向后飞的力道完全就是手中的两把短筒猎枪的后座力。 喀嚓! 清晰的可闻的脆响,巨蟒那两个森寒凛人的獠牙,应声被崩碎,嘴里骗血肉模糊,整个看不清到底有多长的蛇身瞬间痉挛成了一团在地上打滚,但很快就又重新跳了起来。 这条巨蟒可是附近一片山域的霸主,还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呢,獠牙被打断了,嘴巴也被打成了一片血肉模糊,脑袋上也是开了好几个血洞,此时它完全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使出了浑身解数,整个蛇身仿佛一把利剑一样向八指扑了过来。 八指刚刚原地跳起来,为的是让自己向后躲出一段的距离,以免隔的太近被这巨蟒马上反击过来躲闪不及,可哪成想到自己飞身落下的地方正好撞在了一块大石头,大石头被撞的轰的一声,他那壮硕结实的后背却也似撞裂了一般,喉咙一咸,就差一口血水直接喷出来。 此时,八指想要爬起来躲闪已是来不及,想要重新填弹也来不及,眼看着巨蟒那硕大的脑袋,血盆的大口就要把他整个人给吞进肚子里,索性干脆的骂了声娘,冲着巨蟒大吼道:“来啊,小畜生,来把爷爷吞进肚子里啊!” 呼…… 一阵腥臭的冷风吹的八指睁不开眼睛,八指本能的抬起双手挡在面前,停了能有一秒钟,身体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八指放下胳膊睁开了眼睛,就见巨蟒的大嘴距离自己仅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但整个蛇身却好似被定住了一样。 “小白,快过来帮忙!”林昆两只手紧握着鬼畜,约有两尺长的鬼畜匕身已经完全没入了巨蟒的身体里,另一端扎进了泥里。 “昆,昆哥!”慕容白费劲儿的发出声音,巨蟒的尾巴缠着他的喉咙,强烈的窒息感似乎要将脖子勒碎了,他的手里握着两把匕首,匕刃已经完全插进了巨蟒的肉里,可巨蟒就是不松开,慕容白脸色发白,再这么下去他恐怕就要饮恨于此了。 “小白!” 司蓉儿从车里跳了出来,手里也是握着一把军刀,狠狠的就向巨蟒的尾巴割下来,她刚挥起手还不等将那军刀抡下来,巨蟒的尾巴用力的一甩动,带动着慕容白就向司蓉儿撞过来,一下子将司蓉儿给撞出去老远,摔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小白!”林昆急的大声喊叫,他这时还不等松手,这时要是松手了,八指马上就会被巨蟒给吞了,可他要是不松手,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白被勒死,他们三个也包括司蓉儿在内,可都是华夏江湖上的高手,但面对这么一条绝对罕见的庞然大蛇,却也只能是无可奈何,这自然界里的凶兽实在太可怕了。 八指甩了甩脑袋回过神,一双眼睛顿时瞪的溜圆,怒喝一声:“畜生,放开我兄弟!”说着,手里头也是握着一把军刀就向巨蟒的喉咙处切了过来。 八指这么做完全是根据蛇打七寸的说法,通常来说蛇身上最脆弱的部位就是七寸脖子,只要是能把这条巨蟒给毙命了,就不怕救不下命在旦夕的慕容白。 巨蟒也不是完全没有灵性智商了,见八指手中的刀向它的脖子切过来,脑袋猛的向后一收,然后那硕大的跟人脑袋差不多大的脑袋,尤如重锤一样向八指撞了下来,八指整个人冲在半空中,想要抬起手格挡已是来不及,轰的一声巨响,这硕大的脑袋撞在了他的胸口,顿时整个人飘忽的就倒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好在这一次落在的是地上,不是巨石上。 巨蟒回过头,那硕大如同人头,坚硬如同铁锤一般的脑袋,又向林昆砸了过来,林昆赶紧拔出了鬼畜躲闪,这时忽然就听空气中又是咣的一声枪响,秦老头手里的长筒猎枪对准着巨蟒的脑袋就是一枪。 巨蟒那本来已经千疮百孔血肉模糊的脑袋,顿时又舔了一层瘆人的伤痕,血水挥洒,整个脑袋凌空向后翻去,这长筒猎枪近距离的威力还是大的惊人。 秦老头随手向林昆抛过来一把一米多长的开山刀,大喊道:“快救你朋友!” 林昆接住开山刀,果断的一刀挥下,这把开山刀刀刃宽厚锋利,唰的一道冷光划下,直接就斩在了巨蟒的尾巴上,林昆这一下也是用足了力道,巨蟒那足有成年人胳膊粗的尾巴直接被斩断,一股冰冷腥臭的血液喷溅了出来,巨蟒一声痛嘶吼叫,蛇身蜷缩在一起挣扎着打滚,慕容白虚软的倒在了地上,林昆赶紧扑过去把蛇尾巴扯下来,急声的问道:“小白,你没事吧!” “咳咳咳……”慕容咳嗽了两声,大口的喘了口气,道:“我……我没事。” 司蓉儿这时也爬起来跑过来,一把扑进了慕容白的怀里,哭声道:“小白……” 巨蟒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后,重新又‘站’了起来,一双幽森骇人的眼睛瞪着林昆,嘴里的蛇信吐了两下,而后低低的嘶吼一声向着林昆就扑过来。 林昆手里握着开山刀,嘴角冷冷的一笑,大声道:“来啊,畜生,爷爷在这呢!” 唰! 冷光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诡异的痕迹,森寒冰冷的刀锋,整个掠向了巨蟒那血盆大口,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滞,眼看着就要斩中巨蟒的刀锋居然落空,那巨蟒此时低下了脑袋,向着他的腰部咬了过来,即便是口中的獠牙被崩碎,但巨蟒口中上下两排的小牙也足以令人毙命,何况它嘴里还含着毒液。 林昆想要向后躲闪,可身后躺着慕容白和蹲在慕容白身旁的司蓉儿,他要是一闪开,巨蟒肯定就会攻击慕容白和司蓉儿两个,眼看着巨蟒就要咬中林昆的腰,这时路虎车里一道灰色的身影蹿了出来,直接将巨蟒的脑袋扑到了地上,小灰灰两只爪子摁着巨蟒的脑袋,张开嘴巴就冲着巨蟒的脖子咬去。 巨蟒一个翻身,直接将小灰灰给甩飞了出去,这时小海冬青又如箭一般的从车里飞了出来,一对锋利的鹰爪,向着巨蟒的两只幽森墨绿的眼睛就抓了去。 噗噗的两声轻响,巨蟒那两颗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直接被抓碎,疼的这大块头又是一声嘶吼,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脑袋在半空中乱撞,想要撞死小海冬青,小海冬青一击得手之后,快速飞到了半空中,这时小灰灰重新又奔跑了回来,凌空一个跃身,瞅准了巨蟒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下去,巨蟒看不到,根本躲避不开,直接就被小海冬青给扑的倒在了地上,它扭动着脑袋张开了大嘴想要将小灰灰给吞进肚子里,这时林昆手中的开山刀唰的又是一道冷光谢落,这一次速度比之前还要更快上一分,噗嗤的一声声响,巨蟒那快有人腰粗下的脖子,直接被砍断了一半,不等巨蟒反抗,林昆果断的拔出开山刀,又是一股清冷腥臭的血腥喷溅在了空气中,巨蟒疼的顿时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之后,整个蛇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了生机。 林昆将开山刀重新抛给了一旁端着猎枪填弹的秦老头,“秦老,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秦老头接过开山刀,眼神里闪过一抹感激之色,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要亲手宰了这畜生替儿子报仇,知是他根本不是这条巨蟒的对手,他活着不是为了苟活,而是希望总有一天能有机会干掉这个畜生,今天终于让他等来了这个机会,刀在手,杀害自己儿子的巨蟒就在眼前,秦老头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上的肌肉也跟着抽搐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巨蟒,开山刀高高的抡了起来,唰的一道冷光滑落,向着巨蟒的脖子就斩了下来。 噗嗤…… 血液喷溅,巨蟒抽搐。 刀抽起,又是一刀劈下…… 一记,两记,三记…… 最终已经数不清劈了多少下了,巨蟒的脖子一片血肉模糊,脑袋被硬生生的剁了下来,腥臭的血腥弥漫在空气中,早已经血肉模糊不成样子的舌头躺在一地的血腥中,握着开山刀满脸血污的老人脸上肌肉抽搐的痛苦起来,冲着这莽莽的大山大声的喊道:“儿啊,爹今天终于替你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