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深夜危机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七十五章:深夜危机

第八百七十五章:深夜危机 月明星稀,山里的夜透着一丝清冷,崎岖而又隐蔽的山路上,一辆白色的路车徐徐蹒跚,车身颠簸的剧烈,车厢里的几个人全都抓紧了旁边的扶手。 八指开着车,秦老头坐在副驾座上,林昆和慕容白、司蓉儿三个坐在后面,后便的车厢里,趴着秦老头的那条大黄狗和小会会、小海冬青三个,这大黄狗本来神气的很,可一见到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便一直紧张不安起来。 林昆叮嘱过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不能伤害大黄狗,两个小家伙灵气十足,只是眨着两双清澈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大黄狗,小灰灰试探性的上前,伸出小爪子想摸摸大黄狗,估计是想交个朋友,结果差点被大黄狗一口咬过来。 小灰灰一脸委屈的看着林昆,林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灰灰,大黄是跟你和青青不熟,你们两个身上的气势这么足,他紧张也是正常的。” 小灰灰仿佛听懂了林昆的话,用它那毛茸茸的嘴巴贴着林昆的脸颊蹭了蹭。 坐在副驾座上的秦老头透过后视镜看了林昆一眼,说:“小子,你的那两个小东西不得了,一个是十万苍鹰中难得一见的极品海东青,一个是山狼天生的狼王,这两个小家伙将来要是长大了,放到任何一个山头都能称王。” 林昆笑着说:“秦老,你太过奖了,两个小家伙的天资确实不错,只是放在我手里头,从来也没对他们进行过专门的训练,我担心将来荒废了它们的天资。” “呸!”秦老头啐了一口骂道:“什么扯皮的理论,天生丛林里的王者还需要训练?但凡是能被训练的,都是马戏团里的耍物,像这两个流着一身高贵血液的小家伙,他们骨子里天生有王者的气质,即便是没有爆发,也是时候未到,一旦时机条件成熟,他们两个的杀伤力马上就会飙升数倍!” “数倍!?”林昆惊讶的说,旁边的司蓉儿、慕容白以及开车的八指全都跟着惊讶,要说司蓉儿和慕容白可能没太见识过两个小家伙的威力,八指可是见识过小灰灰的杀伤力刚不久,那么一条纯种的德国大黑背,身长都快将近它两倍了,结果被小家伙一击毙命,喉咙都被硬生生的给撕下来了。 “你以为呢?”秦老头冷笑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在城里头待惯了,不知道这山里头动物的天赋有多么的重要,鹰是动物界苍穹中的王者这没什么争议,在陆地上丛林里,我们东方人喜欢把虎当做丛林的霸主,热带的非洲大草原上,人们则喜欢把狮子当做霸主,热带的非洲大草原咱们先不管,就说咱们华夏的十万大山中,真正最有灵气也是最可怕的动物就是狼,普通的狼对上普通的老虎,战斗力自然是输的多,但论起智慧和阴谋,狼却是高出老虎一大截,而且狼是群居动物,即便是碰上老虎也不吃亏。” 秦老头顿了一下,看了林昆一眼,接着说:“你这头小狼可不得了,它天生流的就是狼王的血液,战斗力可比普通的狼高太多,等它将来长成以后,别说是老虎碰上它,就是我们这些资深而又全副武装的老猎人碰上它,能不能逃出它的獠牙也完全是要看它的心情的。” “老头,有那么夸张?”八指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回过头冲秦老头笑道。 秦老头瞪了八指一眼:“你小子爱信不信,反正老子也不是说给你听的!” 八指笑道:“嘿,你这老头还带急眼的。” 林昆透过看着秦老笑着说:“秦老,实不相瞒,早先在家的时候,附近有一个老大爷早年是驯兽师,他就曾提议我要训练小灰灰和小海东青……” “我呸!”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秦老头又是啐口骂道:“什么狗屁驯兽师,不就是马戏团里表演的小丑么,动物要是放到他们手里训练,就是有再优秀的血统也得被磨去了天然的戾气,那群王八蛋以前我是见过,折磨不听话的小动物绝对有一手,好好的一个小动物,放到他们手里没几天就折磨的不像样子。” 秦老头说的义愤填膺,他虽然是一个猎人,却也是爱惜小动物的老人,就连平时打猎,他也是专拣那些老弱病残的开枪,所以一提起那些折磨小动物的驯兽师,他心里头的火气自然而然的就压制不住,恨不得开枪崩了那群混蛋。 林昆下意识的向后看了看,小海冬青和小灰灰都仰着小脑袋看他,那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纯真,就像是还未长大不喑世事的孩童一样,林昆冲两个小家伙咧嘴笑了一下,两个小家伙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开心起来,秦老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驯兽师驯兽师,到头来还是驯兽,不管什么动物,真的要落在了他们手里,那一身天然的戾气都会被磨灭掉,到时候那小动物还是它自己么?想到这,林昆有些庆幸之前没有将小灰灰和小海冬青拜托给那位老人,虽然他可能是好心,但这好心终归还是会害了两个小家伙的。 砰! 突然的一声闷响,车身剧烈摇晃了一下,熄火了,八指拍了一把方向盘,骂了一声‘干’,回过头对林昆说:“昆子,车胎爆了,我下去看看。” 爆的是左边的前胎,八指蹲在地上看了看,从后备箱里拿出工具,就趴在地上卸车尾底盘下的备胎,林昆这会儿也从车上下来,慕容白也跟着下来了,周围荒山野岭一片漆黑,空气中窸窸窣窣传来阵阵野兽低叫的声音。 林昆、八指、慕容白三个人蹲在前面换车胎,车里秦老头摇下车窗,目光机警的打量着四周,后座上的司蓉儿见秦老头神情紧张,小心的问:“老前辈,这周围有什么不对劲儿么?” 秦老头没说话,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的,司蓉儿突然感觉窗外吹进来的风格外的阴冷,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腥臭气息,司蓉儿也算是女中豪杰,不过这荒山野岭了,周围的环境这么瘆人,她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不安起来。 车厢后面,大黄狗突然警惕的竖起了耳朵,脖子上的毛根根倒立起来,趴在车厢的后面低声的呜叫起来,一双眼睛又明又亮,仿佛遇到了巨大的威胁。 小灰灰和小海冬青的反应没有大黄狗那么大,却也是一副警惕的模样盯着车窗外面。 “老前辈……” 司蓉儿忍不住的又要开口问,秦老头抄起了放在脚底下的长筒猎枪推开车门,端着枪警惕的看着四周,贴着车身绕到了正在换车胎的三个人面前。 “多久能好?”秦老头声音低沉的问。 “十分钟吧。”林昆低着头说。 “这里有点不对劲儿,你们最好是快点。”秦老头目光警惕的盯着四周说。 “哦?” 林昆听出了秦老头话语里的不对劲儿,抬起头看着秦老头,说:“秦老,这周围?” 秦老头目光盯着前面窸窸窣窣声音传来的小山头说:“那个小山头是断莽山,半山腰的地方有一个大山洞,里面住着一条五花色的巨蟒,我们来山里打猎的人全都绕开这块地方,过去村里有人追猎物跑到那片小山头上,结果再也没出来。” “巨蟒?”八指抬起头,哈哈大笑说:“老头,你可别在这吓唬人,瞧你这一脸紧张的模样,啧啧啧,不就是一条大蛇么,又不是条龙,有那么吓人么,真要有你说的那什么五花色巨蟒,老子抽筋扒皮把它给做成下酒菜。” 秦老头瞪都懒的瞪八指一眼,他是真心不喜欢这混头混脑小子,端着枪警惕的盯着四周,背对着警惕的对林昆说:“最好快点,情况有点不大对劲儿。” 八指笑着接过话头,说:“老头,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你就是自己吓自己呢吧。” “你给我闭嘴!”秦老头也是忍不可忍了,回过头瞪着一双眼睛冲八指怒吼道:“你小子知道个屁,追进山里的那个猎人,那个猎人就是我儿子!” 八指不是有意要针对秦老头,其实就是想和他开个玩笑,这老头性格倔强而且看起来挺古板的,跟他唱对台戏挺有意思,只是没想到这老头反应这么大,而且那个追进山里的遇难的猎人竟然是他儿子,八指的心里马上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歉意的笑了笑,就想要冲秦老头道歉,可话还不等说出口,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僵硬了下来,一股难言的骇然充满了眼眶。 不光是八指,林昆和慕容白的脸上也是一阵的骇然,秦老头看着三个人脸上奇怪的表情,背脊上忽然一阵凉飕飕的,耳根子一阵阴森森的冷风吹过。 周围瞬间静悄悄的,死寂死寂,刚才就已经够安静了,此刻更是静的连一片树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的见,秦老头始终没有转过头,苍老紧张的脸颊上一滴冷汗淌落了下来,他暗暗的咬紧牙关,腮帮子上的肌肉僵硬的鼓起来,突然呵呵呵的冷笑了起来,咬着牙关语气阴森森的说:“儿子,爹今天就是跟这只畜生拼了老命,也要给你报仇!”话音刚落,秦老头端着猎枪就要转身。 咣、咣! 爆炸般的两声枪响,两道怒喷而出的火焰,射向秦老头身后的半空中。 秦老头的身后,一颗人头大小的脑袋悬在那儿,两个幽绿的蛇眸阴森吓人,咧开的腥臭大嘴巴里,一条足有拇指粗下的腥红蛇信‘嘶嘶’的吐着。 双筒猎枪里的四颗弹珠击中了巨蟒了脑袋,巨蟒喉咙里嘶哑的一声惨叫,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秦老头转过了身,手指头扣动了扳机,咣的又是一声炸响,长筒猎枪里填满的铁砂哗啦一片打在了漆黑的夜色中,并没有打中巨蟒。 秦老头愣神,这时空气中突然一阵劲风卷起,向着他的脑袋就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