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一枪崩了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七十二章:一枪崩了

第八百七十二章:一枪崩了 “成,成,没成……”于曼丽尴尬的道。 “嗯?”蓝魏眉头一皱,旋即哈哈笑了起来,“曼丽姐,你和我开玩笑呢吧,就那几个人你搞不定?我可不信,你手上不是有咱们村里最好的蒙汗药么,往那酒菜里加上一点,别说是人了,就是几头大象也照样被放倒。” “真没成。” “那你过来……”蓝魏目光淫邪的打量着于曼丽,于曼丽这时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上半身一件短款的小羽绒服,虽然是冬装,但还是将她那熟女的身材勾勒的十分诱人,蓝魏淫琐的笑道:“是不是突然想我了?” “哦,不是。”于曼丽着急的冲蓝魏直递眼神,目光频频向一旁的路虎车看去。 “怎么了,曼丽姐,你该不会是想跟我去车上搞吧,还真别说,咱俩还真没车震过呢,你先别着急,我去屋里喊那小寡妇出来,咱们三个一起。” 蓝魏还真不是开玩笑,说完就要去屋里叫那张小寡妇,这一下子两个女人车震,光想想就够刺激的,在这村里头也只有他有这资本,别的老爷们就是想车震,那首先得有车不是,一下子带着两个女人车震,车也得够大不是。 蓝魏一脸淫笑兴奋的转身,刚要往里头走去叫那张小寡妇出来,院子里躺着的大黑背突然跳了起来,脖子上的毛根根倒立,一副凶悍的模样呜呜的叫着,似是如临大敌一般。 蓝魏眉头一皱,这条纯种的德国大黑背可是他最得意的战犬,身长将近两米,通身上下墨黑没有一根杂毛,早先的时候村里头老刘家的牛疯了,见人就撞连伤数人,结果那头疯牛就是被自己这条战犬给咬断了喉咙放趴下的,村里头家家户户养的那些狗,也不知道有多少被他的大黑背给咬死。 “狗畜生,敢冲老子低吼,找死呢吧!”蓝魏瞪着大黑背就骂道,抬脚踹了过去。 大黑背根本不理会蓝魏,两只凶光发亮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吉普车的方向,仿佛那里藏着巨大的危急、巨大的危险似得。 蓝魏慢慢转过身,再次向站在大门口的于曼丽看去,眼神里多了一丝怀疑,于曼丽还在那儿向他递眼神,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夸张,蓝魏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森亮的匕刃在这朦胧的夜色中尤为的瘆人,一步一步的向吉普车走过去,刚刚走了几步远,吉普车后面突然闪出了一道人影,冲着蓝魏戏谑的一笑:“蓝村长,咱们又见面了,是不是挺惊讶看到我的。” 蓝魏皱起的两条眉毛皱的更紧了,看看眼前这张不到两个小时前刚见过的脸,目光又看向一旁的于曼丽,于曼丽赶紧挥着两只手解释:“我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我下了蒙汗药,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他们没用,是他硬逼着我来的。” 林昆摸了摸肩上站着的小海冬青,笑着说:“蓝村长,听说你想要我的小海冬青呢?” 蓝魏冷哼一声,道:“进了这个村子,你身上就是有再多的宝贝,只要我想要,那就是我的!” “啧啧……”林昆笑着摇头,嘲笑道:“你可真是够不要脸的,你以为你谁啊,土皇帝?还是山里头那些犯罪集团的二狗子,像你这种祸害就是等着人来收你,既然今个让我撞上了,那我就顺应天意替天行道,灭了你这祸害。” “呵呵,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蓝魏,你要收我,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蓝魏声音阴冷的说道,大手向林昆一挥,冲身旁的德国黑背命令道:“黑金刚,给我咬死这王八蛋!” 黑金刚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愣是没动,低着头下巴快要贴在地上呜呜的低叫着,一双森黑发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吉普车后面,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模样。 蓝魏顿时觉得自己没了面子,这条德国黑背从刚一买回来就是训练好的,只要他一声令下,马上就会像箭一样射出去,不管是人是兽,至少咬个半死。 蓝魏气急的抬脚就冲大黑背的屁股踹了一脚,大骂道:“老子让你去咬这孙子!” 大黑背也是被逼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冲了出去,将近两米多的身体,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在这朦胧的夜色中,嘴里头两排令人森寒胆颤的獠牙,冲着林昆的脖子就咬了过来,这条狗绝对是德国黑背中的精良战斗品种,一击就是奔着毙命来的。 林昆原地站着,丝毫未动,仿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眼看着德国大黑背那咧开的森寒凛人同时又腥臭无比的大嘴巴就要‘吻’在他的脖子上,吉普车的后面突然一道灰色的影迹冲了出来,像一阵风,更如同一道闪电一样。 让我们把时间放慢一点…… 半空中,大黑背那张本来凶狠狰狞像是来自地狱修罗一般的嘴脸,刹那间如丧考妣一般的哭丧起来,两只本来蕴满了凶光和必杀的双眼里,顿时深深的恐惧涌起,就仿佛见到了真正的地狱修罗一样,本来绷紧的身体,瞬间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这是面对到强大威胁时无力反抗的体现,还不等正面开战,自己的心里防线已经提前崩溃的一塌糊涂了。 小灰灰的身影快如闪电一般,嗖的一下就出现在了林昆的身前,从下往上,冲着大黑背的脖子就咬了下去,大黑背整个身体都在半空中,想要躲闪已经是根本不可能,小灰灰那满嘴的獠牙喀嚓一声就咬了下去,大黑背嗷的一声绝命的嘶吼,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面对死亡,大黑背拼命的挣扎想要绝命一击,小灰灰整个压在它的身上,根本不给它任何反抗的机会,如果真让这大黑背翻身爬起来做最后的绝命一击,还未成年的小灰灰胜算绝对不大,它的体内虽然流着纯正的狼王的血统,但身形目前刚刚一米,对上已经成年的德国大黑背,在身体力量上就输了一大截。 眼看着德国大黑背就要挣扎着站了起来,小灰灰咬住大黑背喉咙的嘴巴猛的一撕扯,硬生生的将大黑背脖子上的一大块血肉撕扯了下来,大黑背的喉咙也被撕碎,血水霎时间喷溅了出来,朦胧灰暗的空气中一股难闻的血腥弥漫,大黑背无力的哀叫一声,庞大的身体垂死前最后的挣扎了两下…… 蓝魏和于曼丽全都惊呆了,蓝魏一直把小灰灰当成是一条不怎么纯种的半大哈士奇,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于曼丽则压根就没在乎这条看起来狗不狗狼不狼的小家伙,结果现在,村子里凶名赫赫的德国大黑背居然就死在了它的嘴下,死的那么没有反抗力,而它的身形看起来不足德国大黑背的一半…… 这不是狗,这特么的是狼啊! 蓝魏直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目光诧异的看向小灰灰,而且还不是特么的一般的狼,能在未成年的时候就毙命纯种的大黑背,这得是多凶残的狼! 蓝魏的目光不由的重新审视林昆,这个男人领着的两个宠物都是宝,而且于曼丽的蒙汗药也没有把他放翻,蓝魏怎么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心里头知道自己这一下是碰上了硬茬了,想要来硬的是肯定不行,得先稳住他,然后再通知自己山里头的大哥带人出来灭了这丫的,到时候这条小狼和小海冬青全都献给山里的大哥,山里的大哥一定高兴的不得了,以后更替自己撑腰。 “老板,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山里屁民一般见识,今天的事都是我不对,我在这正式的向你道歉。”蓝魏一副媚眼嬉笑的模样,站在林昆的面前点头哈腰的道:“老板,对不起!” 咣! 不等林昆回应,空气中突然一声爆炸般的枪响,应声站在林昆面前低着个脑袋的蓝魏就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脑门子上被开了一个大洞,半边的脑门都被打没了,那白色的脑仁红色的血水迅速醮染了开来,浓浓的一股腥臭味弥漫,于曼丽啊的一声尖叫,两眼一翻白直接吓晕了过去。 林昆回过头看向八指,刚要问什么突然开枪,却见八指正端着枪指着旁边,顺着枪筒的方向,看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手里头端着一把老式的洋炮枪,枪筒正冒着袅袅余烟,脸上的皱纹在这朦胧的夜色下一片凄然,一双苍老昏澈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决绝般的精光,死死的盯着地上的蓝魏。 林昆诧异的看着老头,老头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八指一眼,然后背着猎枪转身走了,八指上前拦住老头,问:“老头,你随随便便就杀了人,就这么走了不合适吧。” 老头瞪了八指一眼,冷冷的道:“怎么,要不你还想用你的枪打爆我的头?我杀的不是人,是个畜生,咱这村里被这畜生祸害的不成样子,不杀了他乡亲们都没好日子过!我杀人我偿命,就算警察来抓人,也跟你们没关系!” “呦呵,没看出来啊,老英雄啊!”八指笑着道,抬起手中的短筒猎枪,冲着不远处的蓝魏的尸体咣的又补了一枪,老头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他,八指爽朗的笑道:“警察要真来抓人,这人是我的杀的,你老头不过是在尸体上补了一枪,就算是犯罪也罪不至死,最多在号子里拘留几天。” 老头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冷冷的一笑,也没说什么,转过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屋里头的张小寡妇这时出来了,望着地上蓝魏的尸体喜极而泣,跪在地上面向苍天,喃喃的道:“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终于让这个混蛋死了!” 林昆转过身看向八指,八指向旁边的吉普车看了一眼,说:“这车不错!” 林昆目光瞥向地上躺着的大黑背,笑着说:“这狗肉的味道也一定不错!” 两人一起哈哈的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