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成了没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七十一章:成了没

第八百七十一章:成了没 明晃晃的大菜刀抡在半空中,眼瞅着就要落在林昆的脚踝上,大菜刀刀锋犀利寒光凛人,这一刀下去肯定毫无悬念的将林昆的脚踝给砍下来,然而就在这刀马上就要砍中的一瞬间,那只前后一秒钟还在攻击范围内的脚,竟嗖的一下缩回去了,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响,大菜刀砍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刀刃钢当的一声响,崩飞了一大块的碎茬子,砰的一声响,那碎渣子直接把头顶挂着的吊灯给崩碎了,哗啦啦的一大片的灯跑碎渣子掉了下来。 于曼丽等人本能的赶紧向后躲闪,胖头厨子虎口震荡的一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人还在愣神当中,头顶的碎玻璃渣子落在了他的脑袋上,好在他头发长那些碎茬子又没大块的,他的脑袋算是逃过了一劫,抬起头一脸懵逼的向刚才缩回去的那只脚看去,结果还不等看清楚,大脚板子呼的一下踹了过来…… 砰! “哎哟!” 胖头厨子的脸被踹了个正着,整个人痛叫一声,应声就向后翻滚了个跟头,等他重新爬起来,手里头的大菜刀早就飞到一边,脸上正中央清晰的一个大脚印子,鼻子嘴巴里同时往外飙血,两只眼睛是既愤怒又不甘的瞪向前方。 “呵呵……” 林昆笑着坐了起来,轻佻不屑的目光,迎上胖头厨子那冷冽的眼神,调笑说:“哥们,不好意思啊,刚才这一脚没受住,力气大了点,你没事吧?” “干你娘咧!”胖头厨子大骂一声,张牙舞爪的就向林昆扑了过来。 “还来?”林昆无奈的一笑,这胖头厨子怎么这么轴呢,都这副德行了还要拼命呢,不等着胖子整个人扑过来,林昆坐在椅子上一只脚已经踹出去,冲着的是胖头厨子的膝盖,这胖头厨子怎么可能是林大兵王的对手,又是惨叫了一声,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木讷的又抬起头看林昆,又是一记大脚板子冲他踹了过来,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再一次印在了他的面膛之上,这一次的力道有点大,胖头厨子的喉咙一声惨叫,呼通一声又飞了出去,这一次趴在地上之后,艰难的抬起头,整张脸被踹的肿的向外高高的凸起来,眼神里愤怒不甘的向林昆看过来,挣扎了一下想要爬起来,结果却是脑袋一耷拉,摔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于曼丽等人这时才回过神,目光惊诧的看着林昆,刚刚不是还昏着的么,怎么这么快就醒过来了,自己店里备着的蒙汗药一向都是劲儿道最强的蒙汗药,一般人不晕上个三天三夜是绝对不会醒过来的,有的甚至被推上了肉案子大卸八块至死也没未醒,这,这……难道真的是蒙汗药过期了? 林昆抽出根雪茄叼在嘴角,掏出打火机啵的一声点着,目光轻佻的看着于曼丽,笑着说:“老板娘,真没看出来,你人长的挺漂亮,心思这么毒呢?想用蒙汗药先把我们几个给撂翻了,然后再谋财害命,你这是黑店啊!” 说完,林昆推了推旁边的八指还有慕容白,“你们两个也别装了,赶紧起来吧。” 八指和慕容白、司蓉儿三个也坐了起来,笑着看向门口的于曼丽几人。 “这……”于曼丽以及她身旁的伙计都懵逼了,于曼丽诧异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昆笑着说:“老板娘,什么怎么回事,就你那点蒙汗药还想迷晕咱们几个?要是没两把刷子揣在身上,我们敢随随便便的在你这黑店里吃饭?” 老板娘这时突然两只眼睛一亮,冲身旁的服务员急声喊道:“小李,快去找村长!” 服务员小李也是够机灵,这会儿赶紧回过神,掉头就准备向外面跑去。 咣! 一声爆裂般的枪声炸响在空气中,头顶那白色的棚顶上哗啦啦的掉下来一大片的碎渣,服务员小李两条腿一软,直接栽倒在了地上,于曼丽等人也都是吓的一声不吭,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手里头握着两把短筒猎枪的八指。 “不老实一点,老子就崩了你们!”八指嘴角邪邪的一笑,目光从于曼丽几个人的脸上扫过头,几个人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目光不敢和八指触碰。 林昆走到于曼丽的跟前,笑着说:“老板娘,你和村长合计什么事了,说来听听吧,是看中我们身上的钱呢,还是看中了我们身上带着的什么宝贝了?” “没……没有……”于曼丽哆哆嗦嗦,目光里满是骇然之色,“这事都是小蓝指使的,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敢不听他的话,害了大兄弟几个,我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最多是把大兄弟几个放进冷库,再就是能得到点小钱。” “冷库?” 八指的眼睛一瞪,骂道:“靠,老彪子,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肉!不会他娘是人肉吧,md,老子这就崩了你!”黑黢黢的枪口指着于曼丽的脑袋。 “没,没有没有……”于曼丽吓的脸色煞白,像今天这种勾搭她以前也没少干,但像今天这么失手的这还是头一次,另外这头一次就遇到了几个如此彪悍的主儿,她心里头也是有苦难言,望着那黑黢黢的枪口赶紧解释:“你们吃的都是俺们当地的鸡肉猪肉,我这儿最近的人肉告急,所以……” “蓉儿!”八指显然不信这老婊子的话,目光看向司蓉儿,司蓉儿点点头,“她没撒谎,我们吃的确实不是人肉,人肉的味道微酸发苦,没这么鲜。” 林昆本来心里头也一阵的犯恶心,听司蓉儿这么说,他才放下心来,司蓉儿的味觉不是一般的敏锐,什么东西只要小小的沾上一点,就能尝出有没有毒来,什么毒药以及药量多少,对于食材的基本原谅也能猜出个一二来。 林昆看着于曼丽,笑着说:“那蓝村长呢,他对我们身上的什么宝贝感兴趣?” “这……”于曼丽犹豫,她可不敢轻易得罪那个蓝魏,蓝魏在山里头可是有人给他撑腰,要不然小小的年纪怎么可能坐上村长的位子,可别看这穷乡僻壤的,国家可没忘了这,每年的救济款都不是少数,结果全都揣进蓝魏自己的腰包里。 林昆笑着说:“老板娘不说是吧,那可就别怪我兄弟的枪不长眼睛了。” 咔哒,枪上膛的声音,八指手中那黑黢黢的枪筒又指向了于曼丽,对准她的鼻梁。 于曼丽干咽了一下口水,任她年轻的时候在外面见识过再多的大风大浪,这真被人拿着枪指着鼻梁,心里头也还是吓的扑腾扑腾的乱跳,都快跳出来了。 “他,小蓝他,他看好了那个……”于曼丽哆哆嗦,手指向了地上躺着的小海冬青。 “哦?” “小蓝说,那小东西不是普通的鹰隼。” “呵呵,没看出来,他还挺识货。”林昆笑着说:“去把他叫过来吧,我要单独跟他谈谈。” “他……”于曼丽说:“他今天晚上有事,我叫不来。” “嗯?” “他今天晚上,今天晚上……”于曼丽有些尴尬的哆嗦说:“去村东的张寡妇家。” “老板娘,咱们走一趟吧,既然蓝村长这么想要我的小海冬青,那我得给他送过去。”林昆笑呵呵的说,回过头对慕容白和司蓉儿说:“蓉儿,小白,你们两个留在这儿,老板娘的这些伙计要敢随便报信乱说,就杀了。”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令人凛然心颤的杀气,吓的于曼丽身边的伙计们连连摇头说不敢。 司蓉儿从兜里摸出了点药粉,撒在了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的嘴里,两个小家伙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摇摇头一脸懵懂的看着林昆,林昆笑着冲两个小家伙招了下手,两个小家伙马上来到了他身边。 村子的街道不繁华,但却很干净,街上铺着石砌的路,看上去倒有一种古风韵味的感觉,村子里的房子老旧参差,高高低低的也没一个统一的布局,村子的东西两边又是贫困差异明显,西边看起来比东边要繁华一些。 于曼丽走在前面,林昆和八指跟在后面,于曼丽不敢耍什么花样,路上遇到了几个熟人,也都是开了个荤段子的玩笑就过去了,可以看的出,这娘们在这村里头还是挺风骚的,绝对不止和一两个男人有关系,全村的男人怕是她都睡过。 来到了一栋普通的农家院大门外,于曼丽回过头对林昆说:“老板,就这了。” 林昆示意于曼丽叫门,于曼丽只好硬着头皮向里面喊道:“蓝村长,我是于曼丽。” 蓝魏这会儿正在炕上的被窝里骑着张寡妇耸动着,这张寡妇也是村里头排上名的小美人儿,为了能霸占她,蓝魏可谓是绞尽脑汁动了邪念,干脆把她男人给害死了,这小美人儿起初也是不从,但慑于蓝魏的淫威,只好从了。 此时,蓝魏干的正起劲儿呢,听到了于曼丽的声音,心里头一阵的不乐意,不过转念一想,既然这老婊子来了,干脆叫上她一起,淫邪的冲身子底下的小美人说,“小美人儿,你先稍等我一下,我把于曼丽给叫进来,咱们三个一起……” 张小寡妇有些不愿意,她怎么说也算是个传统的女人,可同样是慑于蓝魏的淫威,她又不敢说不。 蓝魏随便穿上了衣服就出门,此时八指正和林昆讨论停在这院子外的路虎suv,真没看出来这混蛋村长这么有钱呢,百万以上的路虎车开车,小寡妇玩着。 跟在蓝魏身旁的还有一条黑色的德国黑背,这狗是蓝魏平时出来的装逼利器,曾咬死过村里头一头发疯的牛,村里人看到这条狗都十分的忌讳,人肯定是没有牛壮实,发了疯的牛这条狗都能给咬死,更别说是人了。 林昆和八指此时站在suv的后面,蓝魏没看到,淫笑的冲于曼丽说道:“曼丽姐,这么快就找来了,是想我了么?我交待的事办的怎么样,成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