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边境小村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九章:边境小村

第八百六十九章:边境小村 “老婆,儿子,我回来了!”推开别墅的大门,林昆就笑着大声喊道。 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两个小家伙一个蹦蹦跳跳,一个扑棱扑棱的从别墅里出来,身长已经将近一米的小灰灰,一把扑入了林昆的怀里,跳着站起来伸出那湿乎乎的舌头就往林昆的脸上舔,小海冬青则站在林昆的肩上用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贴着林昆的脸颊蹭啊蹭,林昆被这两个小家伙痒的咯咯直乐。 “楚静瑶,你老公回来啦!”林昆边笑着边向楼上喊道,“澄澄,爸爸回来啦!” 楼上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别墅里的气氛明显不对劲儿,林昆疑惑着就向楼上走过来,并试探的向楼上喊道:“静瑶,澄澄,你们在家么?” 司蓉儿出现在了楼梯口,低着头一副小孩子做错事的模样,陆婷也站在旁边,脸上的表情虽说不像司蓉儿那么明显,却也有着一抹歉意的意思。 “你们俩个这是怎么了?”林昆笑了笑说。 “昆哥……” “林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林昆笑着问:“静瑶和澄澄呢,他们两个没在家么?” 司蓉儿和陆婷欲言又止,互相看了看,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先开口,几秒钟过去了,谁也没有开口。 “到底怎么了?”林昆轻蹙眉头,笑着说:“该不会是他们俩出什么事了吧?” “静瑶和澄澄被宋庆宗带走了。”声音是从楼下的门口传来了,林昆回过头一看,楚相国阴沉着一张脸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保镖,“楚叔,你……” “我听说你回来了,就带人过来了,静瑶和澄澄被宋庆宗给带走了,我已经派人去追了,但一直没有消息,宋庆宗和静瑶之间的事情,小林你应该听说过吧。” “这……” 林昆脸上的表情怔了怔,楚相国不可能拿这种事情跟他开玩笑,宋庆宗他也是见过的,楚静瑶过去也跟他说起过宋庆宗的事情,总之宋庆宗给他的第一印象,不如楚静瑶说的那样老实中肯,反倒是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意味。 这其实并不奇怪,毕竟宋庆宗失踪了这么久,而且林昆早已经从陆婷那里得到情报,宋庆宗是黑蜘蛛的二当家,如今顾蔷死了,宋庆宗又是心中阴险之辈,现在他掳走了楚静瑶,想必应该是回到了中越边境,这件事往深了想,不光是涉及到楚静瑶,很有可能也威胁到了顾微,宋庆宗岂会容得下顾微坐上黑蜘蛛的一把交椅? “楚叔,我知道了。”林昆暗淡的一笑,走到楚相国的身边,“楚叔你放心,我一定把静瑶和澄澄平安的带回来。” “小林,谢谢你了!”楚相国感激的道。 才刚刚入家门,林昆转身又走出了家门,远处日落黄昏,将海面染的通红,林昆马上召集了慕容白几个人,再一次启程奔向中越边境,这一次司蓉儿也跟着一起,她对楚静瑶和澄澄的失踪深表歉意,不管这么说,她没能保护好澄澄和楚静瑶都是失职,她想要将功补过,林昆没有责备她的意思,也没有拒绝她。 章小雅躺在床上,脸上不开心,知道楚静瑶和澄澄被掳走,小丫头的心里开始自责起来,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林昆哥就不会不远万里的奔赴黑龙江,如果林昆哥留在了中港市,就不会给宋庆宗那个贱人有机可乘的机会。 “陆婷姐,静瑶姐和澄澄会有事么?”章小雅眨着一双清透的眸子,看着陆婷问。 陆婷坐在床边,微笑着说:“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说不定他们很快就被林昆带回来了,黑蜘蛛的主力已经被瓦解了大半,剩下的人应该造不成威胁。” “可万一宋庆宗那混蛋要是伤害了静瑶姐,林昆哥会不会一辈子都不原谅我。” “应该不会的。”陆婷笑着安慰。 “可是……” “好了,小雅,你也先休息一会儿,长途回来一定很累吧,先不要想那么多,好好的睡一觉。” “嗯,谢谢你安慰我,陆婷姐。” …… 路途太过遥远,林昆等人放弃了自驾,先是乘坐飞机,然后倒了两趟火车,最后又坐着客车来到了中越边境的茫茫大山前,山前有一个小村子,是距离中越边境最近的村庄,村庄的旁边有一片茫茫的大山,根据得到的情报,黑蜘蛛组织的老窝就在这一片茫茫的大山之中,这一片大山之中除了藏了一个黑蜘蛛组织之外,还有其他的不计其数的犯罪组织也潜藏在其中,周边的老百姓习惯把这一片大山称作罪孽的深渊,很少有人愿意走进去,一旦走进了不该走进的地方,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基本上是肯定不能活着走出来了。 这一次出来的几个人有,林昆,司蓉儿,慕容白,八指,以及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带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两个小家伙出来,林昆没想太多,从两个小家伙的眼睛里,林昆看出了它们对澄澄和楚静瑶的担心,这茫茫的大山之中凶险异常,两个小家伙体内流淌的都是大自然中高贵的血液,带出来也是一种锻炼。 至于姜夔生、余志坚、龙大相三个,林昆让它们留在了中港市,这一次在黑龙江的绥镇,虽然几乎将北极狼的所有势力歼灭,也杀了北极狼,黑蜘蛛的大半主力也被毁去,但暗中觊觎章小雅的那些实力同样不容小觑,毕竟章小雅牵扯的是一件事关国家的大事,谁若是能将她绑了去,就极有可能获得华夏最新研发的秘密武器,燕京城里那个平生抠门的章老爷子,对国家忠心耿耿,但对自己的孙女儿,比对自己的生命甚至是国家都在乎,如果真有人拿孙女做威胁,章老爷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手中的武器研制方案交换,哪怕是背上叛国贼的骂名遗臭万年,他也绝不会犹豫一下。 伍磊在绥镇完成任务之后便急急的赶回了漠北,漠北边境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平静,暗中藏匿了不知道多少的凶险,尤其如今与邻国之间的边境问题紧张,许多长期被华夏压制的不敢抬头的犯罪分子,德国了邻国暗中的支持后,也开始逐渐的躁动起来,这些林昆不知道,但通过伍磊那么急着回边境,就能猜出其中一二,所以这一次来中越边境也没给老胡再去电话,作为一名曾经的特种精英军人,林昆的内心深处家和国家同样的重要,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小家影响了祖国边境的安稳,哪怕将来国家需要,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再次穿上军装奔赴沙场,这是一名高等特种军人必有的醒悟。 黄昏,那一轮沉醉的落日,将边境大山下的村庄醮染的一片火红,边境的大山高耸成群,天空高而清澈湛蓝,几缕冬日的冷风吹过来,却是极其的清冽。 村庄里燃起一片袅袅的炊烟,远远的站在村口望去,一片安静祥和,可这安静祥和的背后藏匿了多少不见天日的阴暗,却不是常人能够看出来的。 林昆几个人从长途客车上下来,开车的司机是一个满脸虬髯胡子的大汉,敞开了嗓门冲林昆几个人大声的说道:“外乡佬,祝你们淘金好运!” 林昆笑着说:“我们不是来淘金的。” 司机大汉哈哈笑道:“来这的外乡人我见的多了,没几个承认自己是淘金的,我好心提醒你们一句,这地方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来的,我每年往这拉的外乡人少说也有个千八百的,但最后拉回去的不过百,剩下的人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被这大山里的罪恶给迷惑住了,不知道你们几个会怎样。” 林昆笑着说:“谢谢你。” 长途客车开走了,和林昆几个人一起下车的,还有那么三五个的年轻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听他们交谈的口音应该是当地人,这些人看向林昆他们几个的目光里充满了警惕,下车后便匆匆的向村庄里走去,还不时的回过头看。 “昆哥,那几个感觉好奇怪。”司蓉儿说。 林昆笑着说:“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应该是藏在这村子里做‘买卖’的吧。” 八指这时亮开了嗓门,大声的冲几个人喊道:“孙子,再回过头看,小心爷爷一枪打爆你们的屁股!”说着,掏出了腰间藏着的两把短筒猎枪,对着天空就轰了一枪,咣的一声爆炸般的响声,顿时打破了乡村外的一片宁静,惹得村子里一片狗叫声,那几个年轻人倒不敢再回头了,脚步匆匆加快。 “哼,胆小鬼!”八指冷笑着不屑道。 林昆道:“行了老八,这人生地不熟的,你还是少惹点事,万一那些人背景不俗,我们岂不是自找麻烦,这次出来是为了找静瑶和澄澄回去。” 八指笑着说:“我知道昆子,但看那几个鸟人贼眉鼠眼的模样来气,我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 林昆笑着拍了拍八指的肩膀,几个人背着简单的行李包,向村庄里走去。 “几位,住店么?” 刚走进村子,村口就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主动搭话问道,男人的皮肤很粗糙,皮肤也很黑,一双眼睛贼黢黢的发亮,一看就是那种奸诈狡猾的小人。 “我叫蓝魏,是咱这村子里的村长,同时兼顾着咱们村里餐饮行业的经理,这是我的名片,还请几位笑纳,也欢迎几位来我们村里来观光旅游。” 这位自称是村长的蓝魏拿出了几张名片分给林昆几个人,眼神最后却是滴溜溜的落在林昆肩上的小海冬青身上,看到林昆身旁跟着的小灰灰,又开玩笑说:“哎呀老板,你这是哈士奇呢?看这皮毛的颜色,可是极其少见啊!” 林昆笑了笑没答他,说:“蓝村长,咱们村里有客舍么,我们几个人过去休息一下。” “有啊,当然有了!”蓝魏马上喜笑颜开的说:“咱们村里经常有外地人来观光旅游,这客舍和饭店必须有,而且除了这之外,还有……”贴到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还有特殊服务,姑娘都是咱们当地的,清纯的很。” 林昆笑着说:“带路。” “好咧!”蓝魏笑着答应一声,走在前面带路,回过头的时候,目光却是又看了一眼林昆肩上的小海冬青,那目光的深处闪过一抹隐讳的贪婪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