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在哪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八章:在哪

第八百六十八章:在哪 楚相国坐在家中,脸上表情凝重,有敲门声,一脸着急的江映霞赶紧过去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的表情同样凝重,两人向江映霞点头致意,江映霞笑了一下说:“楚董在里面等你们,快进来吧。” 两人来到了楚相国的面前,站立的如同两棵泰山之松,一起恭敬的叫了声:“楚董!” 楚相国挥挥手,道:“不用刻意这些庸俗的礼节,有什么进展么?” 两人面露为难,道:“没有找到小姐和小少爷,我们赶去酒店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而且我们有两名弟兄被杀了。” 楚相国的眉毛跳动了一下,语气深沉的说:“厚葬他们,我会安排秦秘书,给他们家里一笔优厚的抚恤金,另外他们家里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 “谢谢楚董!”两人满眼感激,并坚定的道:“楚董,我们一定尽全力找回小姐和小少爷!” 两名手下走了,楚相国坐在沙发上一脸焦急担心,江映霞过来想要劝慰两句,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对于楚相国而言,这世界上最重要的恐怕就是女儿和外孙了,他们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两个亲人,不管是年轻的时候戎马二十年,还是这商海沉浮里的二十年,他所做的一切以及他所有的成功,到最后所具备的意义,都没有女儿和外孙重要,活到了他如今的层次,钱和名利恰恰成了最不重要的东西,而亲情,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令他眷恋的。 “陪我去趟老宋那里吧。”楚相国站了起来,对江映霞说了一声,便向门口走去。 江映霞微微一怔,赶紧跟了上去,临出门的时候替楚相国拿了一件外套,快走了两步追上,“把这个穿上,外面的天儿冷。” “嗯。” 楚相国套上了衣服,司机已经把车开出来了,两人坐进了车里驶入了夜色。 宋家城住在一个老小区里,小区快有二十个年头了,当时这小区在中港市那可是响当当的一流小区,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风雨侵蚀了它本来的面貌,昔日那一栋栋光鲜的楼房,如今全都黯淡的失去了颜色,小区里的树倒是长的更高更大了,但在这寒冬的深夜里透过窗户望去,浑浊的路灯光的衬托下,却也显得更孤寂了。 夜已经深了,窗外的风声微乎,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面对余生的无力,宋家城还没有睡,他失眠了,他经常失眠,自从儿子突然失踪人间蒸发以后,他每天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他是一个固执而又倔强的老人,也只有在自己儿子的面前,他才会真正的开心,儿子是他余生的牵挂。 杯中有酒,酒喝干了再倒,地上有瓶子,空了一个,倒了一个,都没酒了。 儿子突然跟他说又要走了,他笑着挽留,儿子笑着拒绝,留下一句我还会回来看你的之后,便拎着行李走出了家门,他知道那行李箱里装的什么,他也猜得出他要去干什么,以他一辈子刚正不阿的个性,应该把东西夺下来或者干脆报警,但是他没有,明知道自己辛苦研究出来的成功,以后可能会被用在罪恶上,他依旧选择了默认,就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亲儿子。 如今这社会上,坑爹的年轻人不少,当爹的这一辈子如果没让儿子坑一次,对于已经烽火残烛的宋庆宗来说,仿佛成了一道弥留于世的遗憾,索性就让他坑吧。 叮咚…… 门铃响了,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有人跟自己说说话了,如果是旧相识或者初次见面就对脾气,他倒不介意邀请对方进来喝上两杯,一酒解千愁,解完了千愁还是愁。 门开了,厚重的铁门守护了这栋老房子几十年,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楚相国出于本能的皱了一下鼻子,望着眼前醉意颓然的宋家城,忽然间觉得他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更老了,上一次见面时什么时候?几年前吧。 认识了这么多年,却一直非敌非友,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或许如果不是因为两个孩子的缘故,他们还可以成为好朋友,没事的时候谈谈当下政策,泡上一壶桂花香的茶叶,再摆上一盘棋,提前过一过退休的日子。 “宋老哥,最近可好?”楚相国笑着说。 “进来喝两杯吧,我这儿没什么好酒,楚老板别介意。”宋家城转身走进屋里,背影颓然的有些萧索,微微弯曲的后背,让他看起来苍老而又孱弱。 楚相国对身旁的江映霞说:“映霞,你先去车里等一会儿,我进去喝两杯。” “嗯。”江映霞转过身走向车里。 宋庆宗额外又拿出了个酒杯,又开了一瓶酒,说不是什么好酒,却都是市面上价值不菲的酒,自己满上一杯,又替对面的楚相国满上一杯,举起酒杯醉意萧索的说:“来,干杯!” “干杯!” 楚相国笑着举起酒杯,两人碰了一下,然后同时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这一次楚相国拿起酒瓶倒酒,满上一杯,又满上一杯,喝光了,再满上…… 一瓶酒几下就倒光了,酒很柔,不上头,楚相国已经不记得多久没喝醉过了,但此时却有些朦朦胧胧的,他苦笑着看着宋家城,“老哥,庆宗回来了?” “知道你还问我。”宋家城冷笑,起身又去酒架上拿下一瓶酒,酒都是过去别人送的,送的不一定是好酒,但价钱却是好价钱,否则哪来的面子。 “还喝?”楚相国苦笑,他现在哪有什么喝酒的心思,他现在最想让宋家城赶紧把他那混蛋儿子给叫回来,或者告诉他那混蛋小子的行踪,他好马上派人去追。 “你怕了?”宋家城哂笑。 “怕你鬼啊,你年纪一大把的还能喝动,我当然能喝,而且就算你年轻的时候,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你一个从文的,跟我一个从武的拼酒,哈哈!” “哼!” 宋家城冷哼一声不服气,但也只能嘴上不服气了,拧开了瓶盖继续喝,又一瓶白酒喝光,整个人已经严重飘飘忽忽了,坐在那儿身体来回的晃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躺下去。 楚相国抹了一把嘴,刚才喝的这不到一斤的白酒,正常也就是他三分之一的量,他看着眼前的宋家城,却是醉意朦胧的笑道:“老哥,你儿子……” “别跟我提那小畜生,早知道这混小子今天这么对我,小时候我就不该让他娘把他给生下来,就算生下来,我也不应该把他留在身边养大,直接送人!”宋家城说的越来越生气,抬起手就往茶几上拍,把茶几拍的砰砰砰的响。 “唉……”楚相国叹了一口气,说:“老哥,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都已经把这混小子给养大了,他现在把我闺女和外孙拐走了,我找不到他,说真的我真想把他给生撕了,可我连这混小子现在在哪都不知道。” “呵,呵呵……”宋家城道:“你来我这就是想打听那混小子在哪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我想知道他在哪,可他就是不告诉我,我也没辙啊,谁让咱老了不中用了,说什么孩子都爱听不听的了,唉,悲哀啊。” “真不知道?”楚相国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知道我早就告诉你了,还会要你进来喝酒?我如果知道他在哪,我也马上赶过去,这个小畜生,偷了我实验室里新研制的疫苗,又掳走了你闺女和外孙,这不知道这小畜生这几天去了哪,变的连我这个亲爹都有点看不透了。”宋家城干脆拎起了酒瓶子,咕咚的又是一大口辣嗓子的老白干喝下。 “老哥,别喝了,身子骨要紧!”楚相国一把夺过宋家城手中的酒瓶子,宋家城不肯,咣当一声,酒瓶子掉在地上,酒水洒了一地,满屋子的酒气弥漫。 “唉……” 宋家城长叹一口气,看着楚相国摇头苦笑,委屈又哀怨的说:“楚相国,你堂堂东北三省最大的经济巨鳄,今个你给我评评理,我是不是以后不该再认这小畜生?另外,三年前我登门拜访,一心想要撮合两个孩子之间,你不答应我是不是错了?” 楚相国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苦笑说:“老哥,你这是让我评的什么理?你和庆宗那小子时你们的家务事,撮合两个孩子是我们两家的家务事,清官也难断家务事啊。当初我没答应你撮合两个孩子,不是我觉得庆宗这孩子不好,相反那时候我倒是很喜欢庆宗,因为我看的出他是真心的对静瑶好,我也希望能有一个踏实的男人守在静瑶的身边,可静瑶不喜欢,她一直都是把庆宗当做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呵,呵呵……”宋家城干笑,双眼明亮的看着楚相国道:“你说,如果当初这两个孩子在一起了,今天是不是就会是另一番模样了,两人相亲相爱阖家欢乐,你我即便是坐在这对饮,也是心情愉悦的对饮。” “老哥,我们都活了大把的年纪,生活中风风雨雨的都经历过,这世界上哪有‘如果’两个字,即便就是有,再回到当初,只要静瑶不喜欢,我也不会强求她的,你爱你的儿子,我爱我的闺女,我们都希望孩子过的好。” “是啊……” 宋家城幽幽的叹了口气,脸上皱纹的痕迹又清明了几分,难言的苦涩在心涧流淌,摇头苦笑一脸无奈的说:“可现在怎么办,我也找不到那个小畜生了,更不知道他会把静瑶怎么样,他如果真把静瑶怎么样了,除非永远也别让你找到,否则你一定不会放过他吧,呵呵,我知道我拦不住你。” 楚相国笑着说:“可能,我宁愿我自己出事,也不希望静瑶和澄澄有事,我一辈子半生戎马半生商海沉浮,于名于利都几乎无所求了,唯有希望自己的女儿和外孙过的好,如果真有人要打破这一切,我不惜散尽家财也要置他于死地。” 楚相国的话很平静,脸上的笑容也很平和,可对面的宋家城却已经心脏抽搐了,他不觉得这个时候眼前这位东三省的经济巨鳄会开玩笑,更不会拿她的女儿开玩笑,自己那变的就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儿子,那个小混蛋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