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宋庆宗的变化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七章:宋庆宗的变化

第八百六十七章:宋庆宗的变化 楚静瑶开着车就来到了宋庆宗住的地方,在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最高标准的套房,宋庆宗这会儿正在和澄澄玩,偌大豪华的房间里就两个人,澄澄本来不是很喜欢宋庆宗,之前幼儿园联欢晚会儿的时候,澄澄见过眼前这位叔叔向妈妈表白,在小家伙看来,这位叔叔和那位潘叔叔一样都是坏人,这个世界上但凡想要拆散爸爸妈妈的人,全都是大坏人。 不过,宋庆宗倒也蛮会逗小孩子开心的,房间里事先也准备了许多玩具,其中有澄澄最喜欢的蜡笔小新公仔,还有动感超人的模型,还又一堆新奇的玩具,毕竟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经受不住好玩新奇的诱惑,很快就和宋庆宗玩在了一起,不过小家伙玩之前可是很正经的问过宋庆宗。 “叔叔,你是来和爸爸抢妈妈的么?” 宋庆宗笑着回答:“当然不是了,叔叔和你妈妈是好朋友,你妈妈幸福叔叔也开心啊,叔叔当初是喜欢你妈妈,但你妈妈不喜欢叔叔,叔叔现在已经放弃了。” 小孩子思想单纯,大人怎么说就怎么信,澄澄马上就放下了心中的芥蒂。 咚咚…… 敲门声。 “是妈妈来了!”澄澄开心的跳了起来,就要去给楚静瑶开门,却被宋庆宗一把摁住,小家伙仰起小脸奇怪的看着宋叔叔,宋庆宗笑着说:“澄澄在这玩,叔叔去开门就好。” “哦。”小家伙答应了一声,老实的坐在床上玩,宋庆宗走到门口开门。 门开了,楚静瑶一脸焦急的走进来,“澄澄呢?” “澄澄他……” 不等宋庆宗回答完,房间里澄澄开心的大叫一声:“妈妈!”小家伙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小脚丫噔噔噔的跑过来。 “澄澄!” 楚静瑶一把将澄澄抱了起来,脸上激动的差一点就流出了泪水,“你可把妈妈吓坏了。” “妈妈……”澄澄宠溺的贴在楚静瑶的脸颊上蹭了蹭,“我也吓坏了,幸好遇到宋叔叔。” “怎么样,没受伤吧?”楚静瑶抱着小家伙上下打量。 “没有,妈妈。”澄澄小脸可爱的微笑着。 楚静瑶回过头,感激的对宋庆宗说:“庆宗,今天真是谢谢你,改天请你吃饭!” 宋庆宗笑着说:“不用客气,我也是正好遇到的。澄澄,你先去床上玩,宋叔叔要和妈妈说点事情,好不好?” “好!” 澄澄毕竟年纪还小,今天晚上宋庆宗救了他,又陪了他玩了这么久,更重要的是宋庆宗又亲口对他说,他不会跟爸爸强妈妈,小家伙心中的芥蒂一下子全都没了。 澄澄从楚静瑶的身上下来,噔噔噔的向床上跑去,床上正堆着几个大公仔。 “静瑶,我们这边坐。”宋庆宗笑着把楚静瑶带到了套房里的会客区,转过身去旁边的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递给楚静瑶说:“喝点水。” “谢谢。” 楚静瑶微笑了一下,接过矿泉水拧开,小小的嘬了一口,然后问道:“庆宗,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宋庆宗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楚静瑶,见楚静瑶看过来,才慌乱的把眼神挪开,抬起手摸了摸下巴说:“静瑶,你想过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么?” “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楚静瑶脸上狐疑,“庆宗,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宋庆宗笑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奸猾的光芒,“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离开中港市,去外面的世界生活,那里说不定比这儿更好更适合自己呢?” 楚静瑶笑了起来,“庆宗,你今天晚上说的话怎么莫名其妙的,我在中港市生活了这么多年,而且外面的世界我也出去看过,还是更喜欢这里一点。” 宋庆宗笑着说:“静瑶,外面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要精彩的,你去过的地方不一定有我说的那个地方好,那里什么东西都是自然的,空气是新鲜的,人也是单纯的,只有简单的善恶之分,不像这大都市里的人这么复杂……” 不等宋庆宗说完,楚静瑶打断道:“庆宗,你先等等,你的意思是要带我去哪儿?” 宋庆宗笑着说:“你果然还是那个聪明的静瑶,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打算带你和澄澄离开中港市,我去另外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开开心心的生活。” “嗯?” 楚静瑶眉头轻轻一蹙,旋即笑着说:“庆宗,我觉得中港市挺好,我也从没想过要离开这儿,对不起,时间有点太晚了,我要和澄澄回去了。” 楚静瑶起身就要去叫澄澄,胳膊却是一把被宋庆宗拽住,楚静瑶整个人惊慌了一声,回过头看着宋庆宗,说:“庆宗,你这是要干嘛,快放开我。” 宋庆宗狞笑了一声,“静瑶,你不肯离开中港市,是因为那个人么?” “庆宗,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知道,你是不是因为那个姓林的,所以才不肯跟我走。” “你疯了吧!” “我没疯,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带你走,我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楚静瑶!” “庆宗……” 楚静瑶望着脸上表情愈发狰狞的宋庆宗,他仿佛一下子变的陌生起来。 “你不肯跟我走,就是为了那个姓林的吧,他到底哪儿好了,值得你为他放弃我?”宋庆宗狞笑而又苦笑,心里不服气,目光如焗一般盯着楚静瑶。 “这跟他没关系!”楚静瑶有些生气的说:“你难道就不明白么,我根本不喜欢你,如果真的喜欢你,我们几年前就在一起了,不会等到今天的。” “呵,呵呵……” “庆宗,你放手!” 楚静瑶言辞厉喝,宋庆宗笑的有些落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张令他朝思暮想,为了她自己宁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的女人,自己喜欢了她那么多年,她为什么就一直也不肯接受自己,自己到底是哪一点不好了? “我不放!” 宋庆宗面目狰狞,语气坚决的说,楚静瑶看着眼前这张令她感到陌生的脸,心底燃起了深深的恐惧,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只想着对自己好,好的令自己感到愧疚的男人么?这几年他到底去了哪里,他为何会变的这么陌生。 “放开我妈妈!”澄澄跑了过来,小脸上一副很生气的模样瞪着宋庆宗,握着一双小拳头。 “小崽子,你给我滚开!”宋庆宗怒喝一声,一脚踹在了澄澄的胸口。 这一脚力道很足,没有丝毫的顾忌,澄澄痛苦的闷哼一声,直接摔了出去。 “澄澄!”楚静瑶裂心般的大叫一声,扑到了澄澄的面前,“澄澄,你没事吧,妈妈看看,妈妈看看……”心疼的泪水,瞬间划过了晶洁如玉的脸颊。 “妈妈,我没事,我不会让这个大坏蛋欺负你的,我要替爸爸保护妈妈!”澄澄脸上痛苦,但依旧倔强坚韧的说道,小家伙的声音稚嫩,光听着就已经令人感动不已,咳嗽了两声,然后挣扎的站了起来,怒目的瞪着宋庆宗,大声的说道:“大坏蛋,我是不会让你欺负我妈妈的!” “呵,呵呵……”宋庆宗目光阴鸷,整张脸像是遮在黑暗后的阴森,语气中充满蔑视,又极其嫌恶的说:“小拖油瓶,要不是你,我早就和你妈妈在一起了,你妈妈当初不答应我,就是因为有你这个小东西,你妈妈现在不跟我走,肯定还因为你,那我今天就杀了你,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雄狮杀死母狮子的小狮子,逼迫着母狮子再一次发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庆宗笑的张狂狰狞,整个人仿佛已经疯癫状,唰的一声脆响,手中里握着一把冷森凛人的匕首,向着澄澄一步一步的就走了过来,楚静瑶赶紧一把将澄澄拉到了身后,站起来怒目相向的瞪着宋庆宗:“宋庆宗,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杀了这个小拖油瓶,杀了他,你就会跟我走跟我在一起了!”宋庆宗哈哈笑道。 “你要是敢伤害澄澄一根汗毛,我就跟你拼了!我就是死在这,也绝不会跟你走!”楚静瑶语气凌厉,面对那森寒凛人的匕首,丝毫的恐惧也没有,一脸坚定的表情,就像是无声在说,想动我儿子,先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 “呵,呵呵……”宋庆宗冷笑,笑的阴森,笑的令人琢磨不定,他站在距离楚静瑶身前不足半米的距离,手里的匕首慢慢的抬起来,指着楚静瑶的脖子。 楚静瑶深吸一口气,依旧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宋庆宗眉头微微一皱,喊了一声:“门没锁。” 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光秃秃的脑袋上纹着半边红莲花的大汉扯着两个人走了进来,那两个人身上都软绵绵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楚静瑶认得他们,是天楚集团的保安,天楚集团的保安全都是精英的退伍特种兵,此时竟然被眼前这个说不上面向有多凶的大汉一只手一个给拎了进来,这…… “二当家,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摸上来,怎么处理?”大汉声音憨厚的问。 “杀了。”宋庆宗冷冷的一笑,果断道。 “不要!”楚静瑶阻止,但已经晚了,宋庆宗的话音刚落,大汉就已经拧断了两人的脖子,大汉抬起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楚静瑶,歉意道:“抱歉啊,二当家夫人。” “宋庆宗,你!”楚静瑶咬牙切齿的瞪着宋庆宗,身后的澄澄的已经吓懵了,小家伙毕竟才五岁,从来也没见过杀人场景,两个刚才还好好的叔叔,现在居然都躺在了地上,他们的眼睛明亮,可毫无生气的看着自己…… 宋庆宗冷冷的一笑,冲站在楚静瑶身后的光头大汉递了个眼神,光头大汉阴测测的一笑,抬起那雄厚的大巴掌,冲着楚静瑶的后脖子一拍,楚静瑶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妈妈!”澄澄大叫,以为楚静瑶也死了,大声的哭了起来:“妈妈……” “二当家,这个小家伙?” “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