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虚惊一场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六章:虚惊一场

第八百六十六章:虚惊一场 一夜风波平息,圆日从远方升起,绥镇上一片安宁祥和,黑夜里的那些犯罪与邪恶,就像是忽然一下子全部蒸发了一样,街上行人欢笑,小贩叫卖,对于昨天夜里那一阵激烈的枪声,大家谁都没有提起,仿佛早已经习惯了。 “看报,看报!” 一个约有七十岁的老大爷,蹬着一辆老自行车,穿梭在绥镇的长街上,绥镇上的人大部分都认识他,这老大爷年轻的时候是报社里的送报员,如今是绥镇上唯一卖报的,自从互联网行业兴起,实体报纸行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现在的年轻人哪怕是一些中老年人,也都渐渐学会了上网看新闻,哪还有几个人会看纸质报纸。 老大爷边蹬着自行车边大声喊道:“昨天晚上松花江枪战,北极狼被杀!” 老大爷毕竟上了年纪,一边蹬着自己行车,一边气喘吁吁,脸上淌下一层汗珠。 绥镇中心的医院里,林昆此时躺在一张干净的病床上,别看小镇不大,医疗条件和环境还是很不错的,章小雅守在床边已经一夜未睡了,任是谁来劝她,她都执意要留下,偌大的病房里安安静静在,再无他人,病房外八指和龙大相坐在长椅上,剩下的人都各自去休息了,昨天晚上的一战,所有人都疲惫了。 一个晚上没合眼,章小雅此时困的脑袋直耷拉,但始终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林昆,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紧紧的握着林昆的大手,他的手心很粗糙,上面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那是多年高雅训练留下的,此生难以褪去。 林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胸口处的伤口牵动着神经,他刚要坐起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蔓延,他看着坐在旁边的章小雅,泛白的嘴唇动了两下,小声的喊道:“水,给我点水……” 章小雅马上从半睡半醒中清醒过来,眨巴了两下大眼睛,看着醒过来的林昆,整个人顿时精神起来了,惊喜道:“昆哥,你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小丫头情绪激动,说完径直接趴在林昆的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昨天晚上小丫头可是担心了一夜,尽管医生说伤的虽然重但没什么大碍,可小丫头却是怎么也放心不小,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倔强的一个人守在病床边一整夜。 “额……” 林昆疼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这小丫头正好趴在了他受伤的胸口,还紧紧的抱着他的脑袋,“小丫头,你再这么压着我,我就是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啊?” 章小雅连忙重新坐了起来,一脸紧张的说:“对,对不起昆哥,我有点太激动了。” “我要喝水……” “哦哦,好。” 床头边就有暖壶,章小雅拧开暖壶倒了一杯水过来,“昆哥,小心烫。” 咚咚…… 外面敲了两下门,八指和龙大相走了进来,相比章小雅刚才的激动万分,两人脸上的表情就从容的多,他们都是久经沙场,林昆身上的伤碍不碍事一看就知道。 “昆哥,感觉怎么样?”龙大相站在床边问。 “就是有点疼。”林昆笑着说。 “那小姑奶奶只是一时悲伤的想要发泄,不是真的要杀你,她刺的位置拿捏的很准,再稍稍的往左偏一点点,你的心脏就刺穿了,咱们只能下辈子做兄弟了。”八指笑道。 林昆笑了笑,“她人呢?” 章小雅突然间跳起来一样大骂道:“顾微那个王八蛋哪去了,我要和她拼命!”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三个男人诧异的看着章小雅,谁也没料到这小妮子的火气居然这么大。 三人哈哈的笑了起来,章小雅觉得委屈,抽泣着鼻子哭了起来,“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被绑到这里,昆哥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我一定不放过她!” 见这小丫头是真动心哭,林昆笑着安慰说:“好了好了,这一切都过去了,顾微也是有她的苦衷。” “哼!”章小雅撅着嘴生气的说:“昆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维护着她!” 林昆无奈的笑笑,这小丫头的脾气也真挺轴的。 八指道:“顾微昨天晚上就和剩下的黑蜘蛛同伙离开了,应该是回中越边境了,以后她可能就是新一代的黑蜘蛛了。” 林昆苦笑:“顾蔷非要死在我的手上,也是为了逼顾微回中越边境,只是她这又是何苦呢,好端端的活着……”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八指打断道:“根据陆婷昨天晚上传来的最新消息,顾蔷已经身患绝症半年多,剩下的日子也没多少了,所以她这么做……”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嘴角又是苦笑:“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做姐姐的心思也真是……” 八指说:“本来我一直看不上黑蜘蛛这个娘们,她的事听过不少,但都是些害人的勾搭,不过昨天晚上这件事,不管是不是出于私心,我都佩服她是条女汉子。” 林昆点点头,一旁的龙大相也默然,就连刚才发疯似得要和顾微拼命的章小雅也安静了下来。 林昆这时又看向章小雅笑着说:“小雅,你可能不知道,顾微和她姐姐从小相依为命,她姐姐为了她几乎什么都肯付出,包括自己的生命。在顾微的心里,她姐姐比任何人都重要,这世界上肯为自己付出命的人,太少。” 章小雅擦了擦鼻子,倔强不服气的说:“昆哥,为了你,我也愿意牺牲生命。” 林昆笑着说:“傻丫头,说什么糊涂话呢。” 章小雅语气倔强的道:“我没有!如果说昨天晚上我可以替你挨刀子,我一定愿意!” 林昆笑着说:“别傻了,你还有家人父母,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们得多伤心。” “可是,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样心里难受,难受的恨不得躺下的是我。” 看着小丫头委屈巴巴而又倔强的小模样,林昆的心里一阵感动,龙大相和八指互相递了个眼神,嘴角心有灵犀的一笑,然后一起退出了病房。 在绥镇停留了一个星期,等林昆身上的伤能够经得起长途跋涉了,一行人才返回中港市,伍磊和漠北的那十六只狼当天晚上执行完任务就回漠北了,临走前给林昆留下了一封联名信,大家伙都希望林昆能重新回到军区。 林昆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陌生而又颓然的风景向后,前面的公路寥寥而又笔直,两旁那高高耸立的白杨树,在阳光下树杆颓然却依旧倔强矗立,就好像那一个个守卫在边疆上的战士,军旅生活是林昆所怀念的,可再也回不去了,他可以身在闹市心系漠北,可一代狼王该退伍就得退伍,总是占这位子不放,就不会有新一代的狼王诞生,哪怕是等上五年、十年,能有新一代的狼王诞生也值得,只要有漠北的狼牙兵团在,边境上的犯罪就不敢猖獗。 中港市,夜色已经笼罩大地,得知林昆两天后就要回来了,楚静瑶的心底说不出的开心,可脸上却是丝毫也不表现出来,她想象不到林昆这一次遭遇的危险有多严重,但直觉告诉她,林昆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否则不会这么久也不回来的,她问过陆婷,陆婷只说是受了点轻伤,可轻伤用不着养一个多星期吧,最近这几天楚静瑶一直茶不思饭不香的担心,终于林昆要回来了,心底悬着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可以平稳的落地了。 白天的时候,楚相国的司机接澄澄去家里玩,刚才打过电话,已经让司机把小家伙送回来了,小家伙喜欢姥爷不假,可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想妈妈。 算一下时间,也该回来了,楚静瑶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向外面望,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楚相国打过来的,楚静瑶接听电话:“爸,什么事?” “静瑶,澄澄被劫!” 吧嗒…… 楚静瑶手里的手机直接滑落摔在了地上。 楚相国也是刚接到司机的电话,司机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说遇到了个拦路的人,把澄澄给夺走了。自己的司机什么实力楚相国再清楚不过,想当初也是一名特种兵,如今虽然退役将近十年,伸手依旧十分的了得,能从他手上把孩子抢走的,那自然不是一般的高手。 已经报警了,楚相国也派出了天楚国际大厦里的一切可调动的保安处去全城搜找,可直觉告诉楚相国,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暗中劫走澄澄的这个人一定不是为了钱,否则早就会打电话跟他联系。 楚静瑶坐在沙发上魂不守舍,如果林昆在家,她可以跟林昆商量,不管多大的事,林昆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可现在她孤零零的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着急的泪水流出了眼眶,她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愿意澄澄出事。 陆婷从房间里出来,打算去冰箱里找点喝的,看见楚静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流泪,走过来关心的问:“静瑶,你这是怎么了?” 楚静瑶哭声说:“澄澄,澄澄被人劫走了。” 陆婷脸上的表情一惊,“这……报警了么?静瑶你先别着急,一定会有办法把澄澄找回来的,绑架澄澄的人应该就是为了钱,我们等他电话就好。” 还真就被陆婷说中了,楚静瑶的手机响了,她赶紧迫不及待的拿起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楚静瑶尽管内心已经焦急万分,但语气依旧镇定,说:“说吧,你打算要多少钱?只要你保证把儿子还给我,多少都不是问题!” “静瑶,是我啊,庆宗。”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宋庆宗。 “庆宗?” “是我,你先别急,澄澄在我这呢,刚才我在外面吃饭,突然看见有人抢劫小孩,我就冲了上去,没想到是澄澄……妈妈,我在宋叔叔这了,你快来接我回去。” “好,妈妈马上过去!”听到儿子的声音,楚静瑶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挂了电话后喜极而泣的对陆婷说:“澄澄没事,澄澄在庆宗那,我去接他!” “静瑶……” 陆婷想要拦住楚静瑶,可楚静瑶已经下楼了,陆婷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笑着摇摇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宋庆宗是楚静瑶多年的朋友,应该不会有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