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罂粟之死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五章:罂粟之死

第八百六十五章:罂粟之死 天空阴霾,雪花散落,中越边境的苍茫大山中,一声刺耳的苍鹰鸣叫击向长空…… 华夏的十万大山隐藏无数稀世瑰宝,可在这边境的大山中,隐藏的更多是罪恶。 山顶,崖间,两名身着雍容华贵的女人站在一起,头顶灰蓬蓬的天空,脚下那灰色苍茫的大山,身后百米内无人,百米外藏匿无数的高手暗中保护。 “姐,你叫我过来什么事?” “你要去华夏?” “嗯,我打算去走走,一直都闷在这山里,我想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去找一个人?” “嘻嘻,这都瞒不过你。” “你确定你喜欢他?” “嗯……” “好了,没事了。” “真的没事?” “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静一静。” “我陪你一起!” …… 天光渐渐消散,大雪将万恶的大山蒙上一面白纱,以往黄昏最美的落日,此刻只被眼前这悲伤的雪景掩埋,那是一年前,顾蔷和顾微姐妹在大山里的对话。 顾蔷将一张详细的诊断书锁进了抽屉里,她身体里癌细胞随时可能泛滥,医生说了她的生命所剩不多,长期价格高昂的药物维持,最多再活三年。 人生大起大落,先是苦情,再是悲情,她可以放下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唯独放不下妹妹和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兄弟们,黑蜘蛛的大旗不能倒,黑蜘蛛的老大位置需要有人坐,宋庆宗为人机智却心术不正,再加上心胸狭隘容不下别人,黑蜘蛛的老大位置如果让他来坐,手下的兄弟绝不会有好日子过,青蛛的为人比宋庆宗强百倍,但自从变成了女儿身之后心胸极度扭曲,根本不适合服众当老大,剩下的黑蜘蛛里的兄弟姐妹们,再无适合扛大旗的。 妹妹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直都在自己的呵护和保护下长大,她表面上看起来单纯任性,可骨子里早已经看惯了这世间的险恶和那人心的叵测,她不坚强不代表她没有那种性格,而是因为一直有自己的保护,所以她才活的任性洒脱,一旦将来自己真的离开这个世界,她一定会快速的成熟起来,要说黑蜘蛛的这面大旗最终谁扛合适,自己的妹妹顾微必须是不二人选。 可是,她遇到了心爱的男人,那个男人将自己抓走的时候,她曾那么的恨他,可最终就因为见过一面之后,她竟然喜欢上了他,这种感情莫名其妙,但顾蔷知道顾微是认真的,即便阅读了人生百态是非丑恶,面对爱情她的心思还是单纯的,爱情如同美酒,令人醉生梦死不愿醒来,尤其是顾微这样单纯的姑娘,为了爱情她可以抛弃一些身外之物,只为守那一人白头到老。 黑蜘蛛的大旗不能倒,妹妹必须要放弃那个心爱的人扛起重任,顾蔷知道自己自私,但为了妹妹和自己手下的兄弟着想,她宁愿剑走偏锋逼妹妹离开她心爱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杀了她的姐姐,她还会像以前那么执着么? 顾蔷手中握着两把匕首,冷风劲啸中向林昆杀了过来,顾蔷算不是顶级的高手,但一身本事也不逊色,和林昆差一步距离的时候,手中的两把匕首突然间变幻出无数道剑花向着林昆笼罩过来,空气中顿时一片杀气弥漫。 林昆脚底下向后退了一步,周围的人自行散开,这是属于两个老大之间的对决,林昆左手中一道乌金的光芒乍现,迎着一片笼罩下来的剑花劈上。 叮叮铛铛,空气中顿时一片的电石花火,几招落罢之后,林昆便以绝对的优势占据了上风,三年前林昆就曾生擒过顾蔷,如今三年后林昆的功夫更进一步,而顾蔷反倒是不进反退,林昆击碎了顾蔷的攻击之后,紧跟着一记直刺向前,向着顾蔷的胸口就刺了过去,这一击虽然是直奔要害,但如果顾蔷想要躲闪的话,还是可以躲过的,林昆有意要赢顾蔷,不过却并没有要杀她的意思,但顾蔷此时的反应,却着实让林昆吓了一跳,她现在完全是不顾生命的冲过来,以命搏命的打法,手中的两把匕首已经明明没了机会,再向前只会将自己的胸膛暴露在三棱军刺面前,但如果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就此刺穿她的胸膛,她手中的两把匕首也会瞬间剐向林昆的喉咙。 林昆只想赢了顾蔷,可没想过要杀她,况且他也不想这样以命搏命,脚底下快速的向后退了一步,眼前顾蔷的两把匕首马上又是一片白光追过来。 周围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顾蔷,这么以命搏命的打法,这黑蜘蛛也真是够毒的! 叮叮铛铛…… 空气中又是一片的电石花火,顾蔷继续奋不顾身的相逼,林昆一瞬间反倒是陷入了被动的状态,但林昆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端倪,顾蔷完全就是为了送死而来的,表面上的以命搏命只是一个假象,她是想死在自己手里。 林昆内心惊疑,她为什么非要死在自己的手里? 噗嗤! 林昆已经要放下手中的三棱军刺,突然手腕被顾蔷抓了起来,整个人向前一扑,三棱军刺刺入了胸膛,这一切快在瞬息之间,夜色朦胧之中却是没人看清。 “老大!” 一旁的两名黑蜘手下大叫一声,就要向林昆冲过来,却被顾蔷抬手拦住,“愿赌服输!” 林昆诧异的看着顾蔷,她那苍白的脸颊黑暗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凄美,鲜红的血液正顺着三棱军刺溢出,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像是开红的花儿。 顾蔷噙着血迹的嘴角向林昆凑了过来,胸前的三棱军刺又没入了一分,她疼的轻声一哼,脸上却没有任何面对死亡的恐惧或是悲伤,反倒是很安然。 “谢了!” 顾蔷凄然一笑,美,却又令人说不出的心痛,她的一生也可谓是坏事做尽,贩毒、走私、杀人等等,如果只是看到她的恶行,那绝对是死不足惜,可如果知道她的过去,她本来也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最终却被一步步逼到如今的地步,面对这样一个模样精美而又命运惨然的女子,又令人心生惋惜。 “为什么?”林昆不明白的看着顾蔷,指尖上已经沾染了她胸口的血液。 “呵呵……” 顾蔷没有回答,而是身子更是用力的向前,隐隐间仿佛听到了心脏被刺穿的声音,心脏上那跳动用力的肌肉,被那锋利的三棱军刺硬生生的撕裂。 顾蔷的眼神逐渐涣散,脸上没有任何的悲伤,眼中藏着期盼,慢慢的阖上眼,这一朵中越边境上盛开的罂粟花,竟用这么一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宁静…… 有风声。 黑龙江的风很冷,像是带了刀子,剐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疼,更惊讶。 所有人目光凛然的看着黑暗中的这一幕,顾蔷已经慢慢的倒下去,脑袋靠在林昆的胸前,鲜红温热的血液在脚下洇红了一片,淡淡的血腥味冷风中弥漫。 “姐!” 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叫,打破了宁静的仿要禁锢一般的世界,一道曼妙的身影冲过来,红着双眼泪水横流,一把推开林昆,将顾蔷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姐……” 伤心,悲伤,心在这一瞬间仿佛被撕成了无数碎片,浓浓压抑的悲伤,像是这夜色里浓稠的仿佛要发酵的黑暗,所有的痛苦压在心底,心真的要碎了。 “顾微,我……”望着悲伤而又色色发抖的身影,林昆满心愧疚。 “滚!” 顾微声音嘶哑的大声喊叫,姐姐死了,姐姐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杀死了,最亲的姐姐,自己从小无父无母,姐姐就是自己的天,就是自己的地,她爱着自己,保护着自己,哪怕是委屈她自己,也决不让自己受一点委屈。 这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姐姐死了,她死了,永远也不会再活过来了。 “我要杀了你!” 顾微放下怀中的顾蔷,她的胸前沾满了血液,她漂亮妩媚的脸颊,此时狰狞的如同罗刹,拣起地上的匕首,向着林昆的胸口就扎了过来。 噗嗤…… “嗯。” 林昆轻哼了一声,匕首没入胸膛,血液溢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还我姐姐!”顾微发疯一般,抽出匕首又要刺下,林昆还是原地站着,眼看着匕首又要扎进来,姜夔生突然出现在顾微的身后,抬手在她的脑后一拍,顾微整个人软绵绵的晕了过去,姜夔生抬手,林昆阻止道:“别伤害她。” 姜夔生的独眼看了林昆一眼,冷笑说:“你这么心慈手软,早晚会被杀死的。” 林昆身体轻轻的一颤,抬手捂住胸口那鲜血涌流不止的杀手,咧嘴笑着说:“那一定是我该死。” 八指等人已经将剩下的两名黑蜘蛛的人围起来,他们的肩上还扛着章小雅,章小雅此时已经被打晕了,八指等人就要动手,林昆道:“算了,放了他们吧。” 两名黑蜘蛛里的精英眼神复杂的看着林昆,他们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顾蔷,眼神里一抹杀机乍起,两把匕首突然间分别握在了手中,林昆一声喝喊:“你们就这么死了,顾微怎么办,难道你们就不想带她回中越边境,再找我报仇!” 两人手上的动作迟疑,顾蔷与他们有救命之恩,他们的命都是顾蔷的,顾蔷死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顾微,两人纠结了几秒钟之后,手中的匕首收了起来。 林昆转过头对伍磊说:“小伍,带人去追北极狼,能杀了就别留后患。” 伍磊点头,“收到!”带着狼牙兵团的兄弟就向黑暗中追了去。 林昆的身体终究承受不住的晃了一下,眼前的黑暗突然更浓了,整个人也失去了知觉,隐隐的听到有人在耳边喊他的名字,声音却是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