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敌方救兵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一章:敌方救兵

第八百六十一章:敌方救兵 八指脸上的表情一惊,紧接着快速向一旁躲闪,同时大喊一声:“小心,有狙击!” 声音刚刚落罢,空气中马上响起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枪声,是冲锋枪的生意。 本来就不安的夜色,瞬间更加不平静起来。 此时,林昆正和柴德洛夫斯基斗的不可开交,两人一个是漠北的狼王,一个是号称北极狼王,漠北狼代表着华夏最顽强的狼族,北极狼则是俄国最凶狠狼族。 北极狼的身形高大粗犷,典型的俄国人身材,光是林昆和他往那而一站,就好似能把林昆整个人装进去一样,北极狼不但身形高大,敏捷又是极其的与他的身形不符,正常来说身形越是高大之人越是笨拙,然而北极狼的速度,就是林昆也不得不暗暗钦佩,配合上他身体里天生强悍的力量,两人瞬间十几招,转瞬间又是二十几招的厮杀过后,林昆已经隐隐的落于下风。 不过,此时北极狼虽然占据上风,却已是有些气喘吁吁,他刚才只想一门心思的干掉这只漠北狼王,已经将浑身的力量和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可这会儿体内的力量快速的流失后,身体渐渐的迟缓下来,这种迟缓常人不可能发觉,但对于高手之间的对决,速度哪怕是慢了一分一毫,都可能致命。 北极狼一双俄国人的褐色眼睛凛冽的瞪着林昆,脸上的寒光更盛,只是在他的目光深处,隐隐一丝惊讶,他听说过漠北狼王的名号,号称是犯罪分子与敌国雇佣兵的死神,他北极狼也是猖狂一世,根本就不信那个邪,今天遇到了之后,这只漠北狼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看似很普通的年轻人,身上若有若无的透露出阵阵的杀机,不过比他想象之中的凶悍差的太远,他本以为自己只要十几招就能将这只漠北狼给屠了,结果没想到自己浑身解数之后,也只是在势头上占了上风,除了把他身上的羽绒服挑开了一道大口子,里面无数细绒冒出来,更是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碰到,也只是这一瞬间,北极狼忽然发觉眼前这只漠北狼似乎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而是深不可测…… 北极狼的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自己不应该拼的那么猛,如果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不多,谁先丧心病狂的想要将对方拿下,那最终谁就处于绝对的劣势。 不过,北极狼的心里并不担心,他早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埋伏,只要是半个小时自己和手下的兄弟没回去,暗中埋伏的那些兄弟便会出来接应。 此时,枪声一响,无数身穿黑衣的雇佣兵从结冰的江面上快速的聚集过来,他们手中都持着俄国精良的ak47,暗中埋伏着组织里最为精英的狙击手。 “哈哈哈!” 北极狼猖狂的大笑起来,盯着林昆说:“漠北狼,今天你和你的同伴注定要把命留下了,以后在华夏和俄国这一片大地上,只有我北极狼,没有你漠北狼了!你们华夏的狼……不行!” 嗖…… 一颗子弹擦着林昆的额前划过,弹风呼啸疾炽,皮肉一阵火辣辣的疼,林昆嘴角咧开一丝淡淡的笑容,阴冷的目光像是藏在黑暗中,看着北极狼说:“北极狼,还没到最后的生死关头,你现在说这话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早?” 北极狼哈哈大笑,目光近似残忍的看着林昆,说:“我手下的人全都是世界各国的精英,弄死你们这几个人还不像碾死蚂蚁一样,你的身手确实不错的,你的兄弟们也不差,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面有华夏之前的前十佣兵,那个号称白天书生姜夔生,还有如今华夏佣兵界里最为嚣张的枪神八指,都说八指实际上是有十个手指,只是那两根手指从来也没有露出来过,等我今天杀死了你们几个,就亲自把他的手割下来数一数他到底有几根手指,哈哈哈!” “昆哥,快隐蔽!” 其他的几个人都躲到了吉普车的后面,黑暗中,那些子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追着林昆他们这一方人射,即便距离近在咫尺,却是丝毫也不威胁北极狼和黑蜘蛛的一方,这黑暗中那些快速聚集过来的枪手们的枪法可见一斑。 林昆手中的鬼畜突起,空气中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仿佛天河上谢落的余晖,快速的向北极狼的喉咙处划去,这一击的速度不说有多快,但至少看上去极其优美,有力量也有速度,可就是不显得那么生硬,这是林昆从咏春拳里悟道的心境,之前一直也没用机会用,当下施展出来,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停止,那浓浓压抑的夜色整个像是凝结成了一块密度很大的切糕,被鬼畜这么看似轻飘飘的一划,顿时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杀气涌了出来…… 北极狼脸上的表情顿时大骇,那方才还狰狞嚣张的眼神里,此时隐隐的闪烁出一阵绝望来,那看似轻巧的一击,却好像已经提前划破了他的喉咙。 嗖! 北极狼快速的挥舞着手中的军刀过来格挡,空气中未见火星迸溅,也没有军刀与鬼畜交击的叮铛声响,倒是突然就听咣的一声枪响,北极狼近距离的亲眼看着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突然间变换成了一把银白色透着寒光的沙漠之鹰,枪口指向旁边十米开外的距离,一个抱着ak过来对准林昆脑袋的佣兵的脑袋瞬间开了花儿,混着脑浆子五颜六色的血液浸染在这杀气漫漫的夜色里。 北极狼快速的闪身躲闪,如此近的距离,如若林昆突然调转枪口对着他,那可就危险了,只是他明显多虑了,林昆一枪过后,已经快速的向一旁的车辆后面躲闪,他前一秒刚离开原地,紧接着就有十几颗子弹落在了他刚刚站着的位置,冻硬的大地上一片沙石飞溅,隐隐中擦起一片火花儿来…… “昆子,咋办!”八指手持双筒猎枪,问林昆。 林昆深呼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跳恢复正常,转过头悄然的向外面看了一眼,马上叮铛的一声巨响,一颗子弹打中了车的机关盖,这进口suv那坚硬的钢板上顿时留下了一个弹坑。 “我们不能躲在这车后面坐以待毙,旁边有一个土堆挡着,他们暂时打不到我们的腿,但只要那些暗处的狙击手反应过来,凭借他们手中的狙击枪,想要穿透土堆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林昆看了一眼前面,那有一个废弃的集装箱,转过头对几个人吩咐道:“八指,志坚,你们两个跟我留下来掩护,小白,夔生哥,大相,你们三个快速的冲到那个后面,随后火力掩护我们。” “好的,明白!” 几个人同时应道,几乎话音刚落,突然暗中就听咣的一声巨响,挡在吉普车底盘前面的土堆上应声哗啦的一声,子弹直接穿透了过来,铛的一声射在了吉普车的底盘上。 “啊!” 尖叫,女人的尖叫从林昆他们几个的中间响起,几个人同时错愕的一看,什么时候自己的中间混了个女人进来,刚才情况混乱,她一直悄无生气的混在几个人的中间。 “谁!” 八指的双筒猎枪还有龙大相等人手中的手枪同时抵在了女人的身上,这要是普通人怕是早就被吓尿了,但顾微还好,只是身体哆嗦了一下之后,便恢复了平静,抬起头目光幽怨的看着林昆:“对不起,是我。” 除了八指之外,其余人全都是一脸的错愕,龙大相喃喃道:“这……她怎么在这!” 林昆脸上的表情却是很平静,看着顾微笑着说:“是你把小雅的事告诉你姐的吧?” 顾微目光复杂,最终还是点点头说:“嗯。”目光忽然变的坚定起来,“林昆,我是来给你当人质的,你是斗不过我姐还有那个俄国男人的,你快拿我当人质撤吧,我不想你死在这!” “你姐……你姐是谁?”龙大相几个人同时一声疑惑,目光由顾微的脸上落在了林昆的脸上,他们不奢求顾微能告诉他们答案,但林昆一定知道。 “她姐就是黑蜘蛛顾蔷。”林昆语气平静的说。 “啊!?”几个人一声惊讶。 “你早就知道了?”顾微看着林昆,“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来拆穿我?” 林昆道:“做坏事的是你姐,和你没关系。” “可我……” “夔生哥,把她带着一起离开,留在这暗中的那些狙击手可不管她是谁!” “明白!” “我不走!”顾微倔强的睁开了姜夔生的胳膊,“我要留下来给你当人质!” “那你就先活着!”林昆瞪着顾微说:“顾小姐,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暗中藏着的那些人是北极狼的,北极狼和你姐只是合作关系,没义务保证你的死活,甚至我要告诉你,你姐的黑蜘蛛根本就不是北极狼的对手,哪怕你真的被北极狼的手下给打死了,你姐就算给你报仇,人家也不怕!” 顾微突然间有着一股忍不住想要哭的冲动,是自己做错了么?还是…… 由不得她多想,姜夔生已经拉着她向后面的集装箱快速的冲过去,身后林昆和八指、余志坚三个人,正开足了火力和暗中的那些手持冲锋枪、狙击枪的佣兵们交火,子弹划过夜空像是雨点一般,林昆他们躲着的那辆吉普车很快就被打的千疮百孔,一颗子弹贴着林昆的脸颊划过,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发红的弹痕,只要再偏一毫米,他的脸怕是已经被开了花儿…… 姜夔生和龙大相、慕容白三个人冲到了集装箱后,姜夔生一把将顾微丢到一旁不再理会,他漆黑的面膛里满是杀气滚滚,手中的飞镖已经换上了一把便携式的冲锋枪,对着黑暗中那些杀机埋伏的地方就是一连串的弹雨射出,慕容白和龙大相同样左右开弓,每人的手中都握着两把手枪,咣咣直射。 林昆和八指、余志坚三个人快速撤退,眼看着就要冲到集装箱后面,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