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厮杀 - 神兵奶爸

第八百六十章:厮杀

第八百六十章:厮杀 林昆微微的回过头,对身边的兄弟几个人小声说:“怎么样,有把握么?” “有!”几个人纷纷低声说道。 姜夔生说:“他们只比我们多两个人,待会儿我和八指出其不意,先干掉两个,北极狼最边上的那个和黑蜘蛛靠左边的那个应该是最弱,就挑他们两个下手。” 八指两只手抄进裤兜:“好主意!” 林昆小声叮嘱:“小心,最好能一击毙命,哪怕不能,也不要太强求。” 八指和姜夔生一起点点头:“知道。” 林昆目光始终看着黑蜘蛛顾蔷和北极狼柴德洛夫斯基,突然一声令下:“上!” 林昆整个人如箭一般的向前,手中握着鬼畜,身旁的姜夔生等人紧随其后,黑蜘蛛和北极狼双方都没料到林昆一方会这么果断的就动手,这时也开始有所行动起来,北极狼身旁的三个人拿出了枪刚准备开火,空气中已经是砰砰的两声枪声响起,同时一道寒芒飞了过来,速度犹如那一闪而逝的流星一般,应声黑蜘蛛靠左边的那个刚要向外掏枪的男人脑袋被打开了花儿,北极狼最边上的那个俄国大汉左边的眼眶里扎入了一把三寸长飞刀,刀身尽皆没入眼眶,只留那棱角锐利的刀柄在外,血水顺着刀柄淌了下来。 “啊!” 一声惨叫响起,俄国大汉捂着眼眶挣扎了一下,旋即呼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另一边的黑蜘蛛的那位被打爆头的手下,却是连一声痛哼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毙命了。 场面瞬间就极度的血腥起来,按照计划一击得手,林昆一方的士气顿时大涨,短暂的一个呼吸的功夫,六个人已经来到了近前,林昆挥着鬼畜就向北极狼杀将下来,姜夔生则对上了黑蜘蛛,剩下的四个人分别对上一个人。 北极狼从腰间抽出一把俄军二战时用的军刀,脸上表情狰狞,挥着军刀就和林昆搏命起来,北极狼的身手绝非寻常,隐隐之中似乎有占上风的趋势。 林昆并不慌乱,双眉紧锁,脸上的表情却一直淡定自若,北极狼猖狂的大叫:“今天老子就灭了你这只漠北狼!”手中军刀挥舞的速度更是加快了。 另一边,姜夔生已经和顾蔷斗到了一起,隐隐之中姜夔生占了上风,八指对上了青蛛,八指的手里拎着两把斩马刀,青蛛手中只是两把小匕首,隐隐之中却是被青蛛占了上风,这也无可厚非,八指的长处是用枪,近距离的搏杀还是稍微弱了一点,这稍微弱的一点对上普通人自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对上了真正的高手,便会有些捉襟见肘了,其余的几个人分别对战一人,黑蜘蛛的这两个手下以及北极狼的手下都不是泛泛之辈,一时间难舍难分分不出高低,这时众人鏖战,除了自己尽全力将对方打倒,也都等待着一个契机,只要任何一方先有人倒下,那先倒下的一方便会立马败势。 姜夔生独手,但斗起顾蔷还是绰绰有余,这位华夏曾经佣兵前十的狠人,即便拖着半边残缺的身躯,也绝不是普通的高手所能对敌的,手中一把寸许长的短刀,抖落出无数的刀花儿,在周围那晦涩暗淡的灯光下,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一样向顾蔷笼罩过来,顾蔷本来就不是以身手超绝著称,她擅长的是工于心计,黑蜘蛛上上下下那么多的能人异士,全都甘心为她鞍前马后。 顾蔷招架的越来越吃力,脚下连连的向后退,眼前姜夔生那半边扭曲的脸颊上勾起一抹狞笑,独眼中寒光凛人,一眼看去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凶鬼一般。 再另一边,八指和青蛛斗的难舍难分,八指手中的两柄猎枪换成了两把军刀,青蛛的双手之中一正一反的握着两把寒光湛湛的匕首,若论用枪自然是八指强悍,但耍刀子的功夫,他还是比青蛛稍稍差了一些,十几个回个斗过之后,青蛛依然占据了明显的上风,八指脚下稍微的一个慌乱,被青蛛逮到了机会,青蛛直接一脚踹中他的小腹,八指痛的闷哼一声,连连倒退两步,青蛛紧跟着手中的两把匕首交叉着向八指杀了过来,八指嘴里一口唾沫吐了出来,大骂一声:“靠,八爷我居然让个人妖给欺负了!” 青蛛脸色阴沉的吓人,一双眼睛幽怨的瞪着八指,声音更是阴寒彻骨的说:“混蛋,居然敢骂我是人妖,今天我就先废了你的老二,再一刀一刀的把你杀死!” “哼!” 八指顿时冷哼一声,道:“死人妖,你说废了老子就废了老子?老子今天就送你这个不男不女的玩意儿去西天!”说话的同时,手上的两柄军刀丢到了地上,换上了腰间别着的两把短筒猎枪,对准了青蛛的脑袋便佯装开崩。 青蛛顿时吓了一大跳,这近在咫尺的距离,这短筒猎枪果真要是一响,她的脑袋马上就得开花,哪怕她躲闪的速度再快,怕也是要被那散弹重伤。 八指当然没有真的开枪,此时场面混乱,这一枪果真要是响了起来重伤青蛛是必然,但同样也会伤及到自己的同伴,八指这也是故意佯装开枪,让青蛛暂时失去了方寸,他趁着这个空档的功夫,果断的一个箭步冲到了青蛛的身前,手中另一把短筒猎枪一挥,向着青蛛的脑袋就砸了过去,青蛛慌乱之中已是躲闪不及,八指的这一击的速度也是绝对的快,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青蛛的脑门被八指手中的短筒猎枪砸个正着,青蛛脑袋里一阵眩晕,脚下踉跄的就向后倒退,退了两步之后便生生的止住,手中的两把匕首唰唰的又向八指反杀了过来,八指一招占了先机,紧接着便从容不迫起来,这一次他佯装用右手的短筒猎枪上前格挡,叮铛的一阵声响,匕首击打在短筒猎枪上一阵的火花飞溅,与此同时,八指左手持着的短筒猎枪快速的向着青蛛的脚下射了一枪…… 咣! 短筒猎枪喷出一团浓浓的火焰,空气中一声巨响的爆炸,青蛛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手中那两把杀向八指的匕首上,听到这一生爆炸声响之后,内心里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同时自己的右腿膝盖以下的部位突然间就没了知觉。 “啊!” 青蛛一声惨叫,周围的人全都听到这一声撕破夜空般的惨叫,但却没有任何人敢随意的向这边看来,都是在对敌之际,稍微的一个分神的破绽都是致命的。 青蛛本能的踉跄向后退,可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趔趄的就摔倒在地上,她的右腿已经一片血肉模糊,膝盖往下的位置已经被崩的只剩一丝肉皮连着,血水正顺着那惨然无比的伤口汩汩向外流,青蛛一只手摁在伤口上,整个人状若癫狂的瞪着一双阴森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八指,脸上的表情因痛苦而变的扭曲狰狞。 八指提溜着短筒猎枪走了过来,漆黑的枪口近距离的瞄准了青蛛的脑门,青蛛放声冷笑:“来,开枪啊,杀了我啊!” “呵呵,好,既然你这么急着去见阎王爷,那老子就成全你!”八指冷冷的一笑,手指刚要扣动扳机,旁边的一辆吉普车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大喊:“不要!” 八指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回过头看去,就见顾微从车上跳下来,向这边冲了过来,八指之前是见过顾微的,这小娘们不是和昆子有一腿么,怎么…… 不由八指多想,眼前突然一阵极度的杀气向他袭来,他没有转过头,但依然知道肯定是青蛛趁机偷袭了,他也没心思再顾忌其他,手指扣动了扳机,空气中又是咣的一声巨响,眼前的那一阵极度的杀气消散了,青蛛的半边脑袋被打飞了,八指手中持着的这两把短筒猎枪可绝非普通的短筒猎枪,威力要比那些常见的短筒猎枪强上数倍,别说是对上人脑袋,就是对上大象的脑袋,他也有信心一枪把大象的脑袋给崩碎。 “不!” 顾微一声哀嚎,整个人瞬间僵硬在原地,脸上悲伤的表情瞬间无以复加,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倒在地上,躺在血泊中,脑浆子流了一地的青蛛。 “不,不……” 顾微口中喃喃,步履僵硬的一步一步的走到青蛛的身边,她蹲了下来,看着青蛛剩下的半边脸上的半颗眼球,临死她依然睁大着眼睛,不甘而又绝望。 泪水簌簌的落下,顾微的身体猛的颤抖起来,地上躺着的这个女人,这个曾经的男人,她打心底不喜欢他,可毕竟曾经是好朋友,而且他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在意她的男人,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他就去做了变性手术,那只是一句玩笑的话啊,一句玩笑的话他都那么执拗的当真,因为他喜欢她。 遗憾…… 愧疚…… 深深无以复加的悲伤…… 这种种令人悲恸的情绪叠加,瞬间仿佛将顾微的灵魂扯碎了一般,或许迄今为止,此生此刻,她从没觉得如此的愧疚过,愧疚的深深不能自拔…… 八指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加入到了其他的战斗当中,和龙大相一起围攻一个俄国的大汉,这大汉身形比龙大相和八指都要高大粗犷,典型的欧洲人身材,龙大相本来和他斗的难解难分,八指这一加入进来,两人很快就将这俄国大汉给压了下去,龙大相手中握着的军刀嗖的划过大汉的胸前,硬生生的割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这大汉吃痛的向后倒退,抬手抹了一把胸前,一片鲜红色的血液沾染在手掌上,这大汉立马咆哮的大吼一声,整个人发狂了一般向龙大相和八指扑了过来,八指果断的扬起手中的短筒猎枪,对准这大汉的脑门子刚要开枪,空气中突然一声‘砰’的声音响起,八指手中的短筒突然被一股大力崩开,精制的白钢枪筒上一阵火星迸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