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深夜枪声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五十八章:深夜枪声

第八百五十八章:深夜枪声 没过多久,酒馆外面响起了一阵发动机咆哮声,一辆米国改装的悍马车停在酒馆的门口,车上下来了三个俄罗斯大汉,为首的身高足有一米九,身形极其的粗犷,至少有二百多斤的吨位,身旁跟着的两个也是身形粗犷之辈。 三人威风凛凛的向酒馆走进来,酒馆里喝酒的人全都向他们头来敬畏的目光,吧台前的那个漂亮的小妞马上恭敬的迎上来,嘴巴抹了蜜似的叫道:“奥西洛大哥,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哦,对了,我刚想起来我们黑八哥找您,他就在里面的办公室里,你跟我来吧。” 这位名叫奥西洛斯基的大汉嘴角得意的一笑,伸手毫不客气的就在这俄国小妞的屁股上摸了一把,俄国小妞顿时夸张的尖叫了一声:“哎呀!”声音怎么听都有一股故意做作的味道,回过头冲着奥西洛抛了个媚眼,“奥西洛大哥,你好坏哦。” 奥西洛呵呵的一笑,眼神里闪烁着淫邪的光芒,“今天晚上你是我的了!” 俄罗斯小妞一脸的娇媚,“那……谢谢奥西洛的大哥捧场,我给您打个八折。” 林昆正坐在这间所谓的办公室了里的桌子旁边,黑八哥一脸窝囊的站在一旁,至于他的那个几个小弟,此时还在地上躺着呢,即便能站起来也不敢站起来。 俄罗斯小妞领着奥西洛和两外的两个大汉进来,一看到屋里的情况,奥西洛和另外两个大汉脸上的表情皆是一惊,那俄罗斯小娘们同样也是一怔。 “黑八,这!”奥西洛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同时冰冷的目光向林昆看过来。 “奥西洛斯基先生,我这也是……” “住嘴!” 奥西洛斯基一脸愤怒的打断了黑八哥,目光凶狠的瞪着林昆:“小子,你是什么人!”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愤怒的老毛子,“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从你这知道些有用的消息,希望你能好好的跟我合作。” “我呸!” 这老毛子脾气暴躁,直接一口唾沫就向林昆吐过来,脸上尽是不屑鄙夷与愤怒之色混杂,大手一挥,直接就冲身旁的两个跟帮大叫道:“给我扁他!” 两个身高马大的老毛子呼哧的就向林昆冲了过来,赤手空拳威风凛凛,两人脸上堆满凶光,同时目光中又尽是鄙夷,在他们眼里,眼前这个看似瘦削的华夏年轻人,怎么可能是他们战斗民族大汉的对手,只要自己两拳下去,还不立马打的他七晕八素晕头转向,再跟着两拳凿下去,还不马上跪地求饶! 这两个大汉心里头想的这个美啊,然后,砰砰的两声闷响,空气中也确实如他们所想的一样,两声拳头的声音响起,只可惜和他们想象的有出入,两声拳响过后,他们的眼前突然一黑,在他们面前的这个瘦削的华夏年轻人并没有七晕八素晕头转向,反倒是他们自己眼前已经是一片小金星了。 两个战斗民族的长毛大汉捂着被揍的黢黑的半边眼眶倒退,脸上那猖狂得意的表情已经瓦解,换之而来的深深的愤怒,剩下的一只眼睛恨不得喷出火来烧死对面这个竟敢趁他们大意偷袭他们的家伙,两人再次挥拳向林昆砸过来…… 砰砰! 空气中又是两声拳响,两个大汉应声闷哼的一声痛叫,这一次换成是另外的两只眼睛了,这一下倒是很匀称了,两个长毛子大汉的左右眼圈全都变成了熊猫眼,两个人两只手捂着眼眶倒退,林昆这时凌空的一个飞身,脚底下来了个两连踢,正中两个长毛子大汉的胸口,两个长毛子大汉又是一声闷叫,脚底下连连向后倒退,铿铿铿……随后呼通一声,一起撞墙上了。 只能说想法挺不错,现实太残酷了…… 奥西洛刚才脸上还是一副得意嚣张的表情,这会儿那股子嚣张劲儿烟消云散,换上了一副难言的震惊之色,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削的华夏年轻人,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干掉了他的两个彪悍手下,眼神怔怔的看着林昆,两颗眼珠子瞪的溜圆,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咕咚一声——吞口水的声音。 奥西洛斯基本来想和林昆动手,但一看林昆嘴角噙着的那抹邪邪的笑容,心底刚提起的那丁点勇气,马上消散的无影无踪,林昆邪邪的笑着说:“奥西洛先生,我们可以谈谈了么?” …… 林昆从小酒馆里出来,外面的夜色已经渐深,街道上除了小酒馆里一片热闹,周围的那些居住区里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但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绥镇的夜晚从来就没有真正安静过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黑暗席卷大地,就总会听到镇子上某个角落里响起的声音,或是枪声,或是人的惨叫声。 奥西洛斯基也只是一个小角色,比黑八哥稍微大一点的角色,但通过奥西洛斯基,林昆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这一次黑蜘蛛前来绥镇谈交易的,是俄国最大的军火商绰号北极狼的柴德洛夫斯基,柴德洛夫斯基不光是俄国的头号走私军火商,另外也是整个亚洲的通缉犯,有传言说他是受俄国政府暗中保护的,但这么多年下来,俄国每年都有不少的特种军人殒命在他的爪牙之下,柴德洛夫斯基的手下精英汇集,全都是来世界各地的退伍特种兵,还有一些被佣兵组织开除的邪恶佣兵,以及一些被重金召唤来的杀手。 不夸张的说,世界上任何一支特种队伍对上柴德洛夫斯基的精英团队,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即便做最好的打算,胜率也只是各占一半。 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角,如今的情况比他原来想的只坏不好,对上俄国的这只北极狼,他这只来自漠北的狼王也是心里没底,但不管怎么样,哪怕眼前横着的是刀山和火海,为了华夏的利益,为了章小雅的安全,他都义无反顾。 手机响了起来,是慕容白打过来的,林昆接听了电话,就听电话里慕容白急切的说:“昆哥,你在哪儿,有情况,好像是黑蜘蛛的人进镇了!” 挂了电话,林昆快速的返回小旅馆,就在小旅馆临街的一家小旅馆,停了两辆悍马车和一辆路虎车,林昆回到小旅馆内,慕容白正坐在窗台上用望远镜观察,几个人现在全都在一个房间里,见林昆回来了,一起看向林昆问:“昆子,现在该怎么办?” 林昆看向慕容白,慕容白道:“已经确认了,来的这些人就是黑蜘蛛的!” 林昆道:“看到小雅了么?” 慕容白道:“不确定是不是小雅,一个蒙着头的女孩被带下车,身材和章小雅很像!” 林昆道:“先别轻举妄动,那个女孩如果不是小雅,我们贸然过去只会打草惊蛇。” 林昆的话音刚落,窗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枪声很激烈,林昆等人反应过来后,快速的跑到窗边向外面看,之间对面的那家小旅馆,就是刚才黑蜘蛛的人住进去的那家小旅馆里里外外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暗中不知道躲了多少人,就见子弹密密麻麻的射过去,本来好好的一个小旅馆,没几分钟的功夫,外墙上已是一片斑驳狼藉,窗户的玻璃也碎的满地碎渣渣。 几分钟后,窗外的夜色里又是一片安静,若不是那小旅馆狼狈的模样就在眼前,谁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过激烈的枪战,等了半天,街上也不见个人影,没有人从暗中出来,摸进那个小旅馆确定一下里面的人是不是死透了,或者里面的人冲出来,做最后的反击与突围,黑暗中能明显的感觉出,有两股……甚至更多股的实力在暗暗的对峙着,但就是没有人先站出来打破僵局。 “救……救命……” 一声沙哑的嘶叫声突然传来,宁静的夜色瞬间被打破,小旅馆那已经被子弹穿透了无数弹孔的大门吱嘎一声开了一道小缝,一只血淋淋的手从里面伸出来,紧接着一张满是血污的头探了出来,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外爬。 “救,救命……” 这人身上的穿着看不清,但应该是小旅馆的老板或者工作人员,看样子伤的不轻,如果不及时的送去医院救治,怕是过不上半个小时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砰! 黑暗中一声枪响,应声,爬出来的这个浑身血淋淋的人的脑袋噗的一声开瓢,就像是子弹打在了西瓜上一样,但脑袋不是西瓜,能一枪打出这种效果的,可见暗中的狙击枪的力量有多大。 平静被打破了…… 紧接着小旅馆里一道枪光亮起,咣的一声枪响,旁边暗处的一个屋顶上应声掉下来一个人,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看样子是被一枪毙命,怀里抱着一把狙击枪,刚才射中小旅馆里爬出来的人,显然就是他。 紧接着空气中又是一声枪响,小旅馆里刚刚亮起枪光的位置顿时一声痛叫,马上便没了余音,刚刚开枪的那个人十有八九是被子弹射中毙命了。 “乖乖的,这暗处到底躲了多少的狙击手!”龙大相咬紧着牙关说道。 姜夔生声音低沉的道:“怕是几十个吧。” “呼!”八指长呼一口气,赞叹道:“好大的手笔,谁这会儿出去都得被打成筛子了!” 林昆凝目望着窗外,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严肃,声音低沉的说:“小雅一定不在那个小旅馆里,就我对黑蜘蛛的了解,他们是不会这么大意陷入包围之中,那两辆悍马和路虎,只是他们一个吸引注意力的幌子,他们恐怕已经去跟俄罗斯的北极狼做交易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小镇,向北出发!” “北极狼!?” 几个人闻言全都一脸震惊,他们当然听说过北极狼的名号,北极狼号称是特种兵和雇佣兵的天堂和地狱,顺他者生在天堂,逆他者活在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