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绥镇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五十六章:绥镇

第八百五十六章:绥镇 就在林昆等人跳上车离开,餐厅里的那些西方大汉也跟着迅速离开,这些西方大汉可不是善茬,离开前对着餐厅里一顿乱砸,餐厅的工作人员吓的两眼发直愣是不敢吱声,等这些西方大汉鱼贯而出,才战战兢兢的拿起电话报警。 林昆等人坐上了霸道车离开,临离开服务区之际,林昆透过后视镜突然看见了两道熟悉的人影,一个是一身红衣的‘红玫瑰’,另一个是早先的时候在学校里看到的章小雅的英语老师伊莲娜。 林昆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惊奇,早先的时候就已经让陆婷调查过两人了,事实证明两人确实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私下里的另一层身份都是米国中情局精心培养出来的特工,安插在中港市,如今看来目的也是为了章小雅。 坐在后面的姜夔生也看到了伊莲娜和红玫瑰,淡淡的笑着说:“那两个娘们之前见过,昆子,你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么?” 林昆笑着点点头:“知道,是米国中情局精心培养出来的两个女特工。” 姜夔生冷的一笑:“米国总是那么欠,不管我们华夏有什么事,都喜欢把它那湿乎乎的狗鼻子伸过来,这两个小娘们长的不错,昆子要不你给收了算了。” “我?林昆透过后视镜看着姜夔生笑着说:“夔生哥,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 “怎么,有难度啊?” “这不是难度不难度的问题,首先我已经是有家的人了。”林昆说的一本正经,“另外,那两个可是米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我收了她们留在身边当奸细啊?好歹我也是华夏的红色标兵,这种损人不利已有损国家的勾搭,我可不干。” “切!” 姜夔生透过后视镜白了林昆一眼,表示鄙夷,“你小子别跟我在这假正经了,别以为我没看出来,除了那章小雅妹子,住在隔壁的顾微,还有那个百凤门的女老大,哪一个你没睡过?那两个米国的特工小妞长的不错,你干脆把她们给收了,以后身边还多个帮手,又能暖床又能干活,到哪去找。小白,八根手指头,你们俩说是不?” 林昆目光看向八指和慕容白,两人很有默契的点头表示同意姜夔生的说法,林昆两只眼睛一翻白,旁边的八指附言一句:“行了,昆子,我知道你心里美着呢,我就是没你那么帅,否则的话我也会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两个尤物搞到手。” 林昆强忍着一股吐血的冲动,看着三个人说:“我可跟你们说,那两个娘们可绝对不简单,这会儿我们怎么开玩笑都行,真要是碰上了,可都得小心着点,别到时候美人没抱到,蛋蛋被人家给踢碎了,咱丢不起那个人!” 一路夜色狂奔,两辆霸道车在告诉上又奔驰了两天,第二天黄昏时候下了高速,沿着导航上的国道向中俄边境的绥镇逝去,黄昏近在眼前,两辆车停在了一家路边的餐馆前,六个大老爷们从车上下来,到小餐馆里点了一桌子菜,姜夔生点了两瓶老白干,一个人在那独自喝了起来,其他人都没有沾酒。 姜夔生每喝一口酒,都让人感觉到他的心在滴血,他脸上那苍老而又沧桑的皱纹,像是有着说不出的内心苦痛在挣扎,这一份苦痛无人能懂,林昆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抬起头冲林昆苦笑,把酒杯举到了林昆的面前,林昆咧嘴一笑,满满的一杯高浓度的老白干一口咽下去,喉咙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林昆附在姜夔生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姜夔生脸上的苦痛之色淡了不少,独眼中一阵精芒闪烁,仅剩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林昆的手,脸上的表情激动起来。 坐在林昆身旁的龙大相竖起耳朵听,可啥都没听到,林昆回过头瞪他一眼,这厮不好意思的嘿嘿直乐,林昆故意眼睛一瞪,“闭嘴,不许乐。” 龙大相马上嘴巴闭紧,这一份憨厚的模样,惹的在座的几人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早晨,两辆霸道车驶到了绥镇,绥镇位于黑龙江最北,位于两国的交界线上,一条灰兮兮的石头老街,街南是华夏,街北是俄罗斯,镇上住着华夏人和俄罗斯人,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国与国之间的管辖关系,这个小镇总是不太平,常年毒品泛滥,每当入夜各种黑社会势力频频的躁动。 小镇上的老百姓常年生活在水与火之中,到了晚上,家家户户提前关上门窗,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小镇上,即便生活环境不安,倒也少有人离去。 两辆霸道车停在了一家早餐店的门口,老板是地道的黑龙江人,皮肤有些黝黑,身体很壮实,老板娘是一个俄罗斯女人,已经过了俄罗斯人最美的二十几岁的年纪,看样子也就三十多岁,身材却是发福的厉害,像是大酒桶。 “外地人?” 早餐店的老板笑呵呵的问过来搭话的慕容白,慕容白笑着点点头:“老板,把热乎的豆腐脑和油条都给俺们上上,另外赶紧再多炸一些油条出来。” “好哩!”老板笑着应道,旋即又笑着说:“最近这两天,俺们镇上可来了不少的外地人,算上你们应该已经是第三波,小哥你给透露下,是不是俺们这旮旯出了啥宝贝?” 慕容白笑着说:“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们来可不是奔着什么宝贝的,我们是驴友,来这边采风景来了,咱们这再往北就是俄罗斯了吧。” 早餐店的老板笑着说:“隔着一条河,过了一座桥就是,不过桥的两边有两国的士兵把手,轻易是过不去的,除非证件齐全。” 慕容白回到餐桌旁,老板和老板娘也把油条和豆腐脑端过来了,六个人这一路上也是饿了,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慕容白凑到林昆的跟前小声说:“昆哥,刚才那老板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林昆点点头,道:“看来还是有人比我们先到了。” 慕容白说:“那黑蜘蛛……” 林昆道:“黑蜘蛛应该还没到,如果到的话,恐怕这个小镇上难免会一场动乱。看来,这次的事情还是远超我本来的想象,我们这次的任务必定困难重重。兄弟几个,我林昆把你们拖进来,也是辛苦大家了,等任务完成回中港市,我请大家痛痛快快的喝一顿!” 几个人哈哈大笑,纷纷叫好。 镇上的小旅馆最近都快住满了,林昆几个人到镇子中央找了一家中档的小旅馆,六个人分三个房间住进去,三个房间呈掎角之势,这也是林昆等人有意要求的,一旦发生什么紧急的情况,第一时间好能够彼此的照应。 晚霞映红了天,林昆坐在窗台上抽着烟,屋里头姜夔生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窗外的建筑物参杂着华夏和俄罗斯的风格,一栋栋错乱的房屋间别有一番风情,窗外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时而参杂着几张俄罗斯人的面孔,还有一些混血的小孩和年轻人,此时的小镇看起来很平静,但却充满了正常人感觉不到的杀气,就像天边的那一抹浓稠的似乎发烫的黄昏,倒映下的将是血淋淋的画面。 六个人轮流的到街上闲逛,主要是为了打听消息,如果得到确切的消息黑蜘蛛来了,他们就要马上采取行动,先参与争夺章小雅,而是要确保小丫头的安全。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小镇上已经一片静谧了,偶尔路过酒馆的门口,倒是有喧嚣吵闹的声音冒出,其余的住宅区一片安静,甚至连灯光都没有。 林昆叼着烟卷路过一个酒馆门口,里面两个身形高大的俄罗斯大汉踉跄而出,脚底下虚浮不稳,一头就向林昆栽了过来,林昆当然没那么好心替他扶住,侧身一闪,结果这俄罗斯大汉直接一头栽倒的趴在了地上,另一个大汉挺直了腰板吐着满嘴腥臭的酒气要向林昆理论,话还不等说出口,胃里头的肮脏污渍就狂吐出来,林昆赶紧溜的远远的,不跟这酒鬼一般见识。 不知不觉就溜达到了白天刚进小镇的那家早餐店门口,早餐店早已经打烊关灯,路过门口的时候,却是听见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走的进了一听,却是那老板和那老板娘在小声的窃语着,林昆本来当做是人家夫妻俩的情话没有在乎,刚要离开,却是听到男人的声音压的很低,小声的说:“今天来的那六个人不一般,我看根本不是什么驴友,得向老大报告一下。” 那女的说:“他们是第三波,傍晚的时候又来了两拨,老大等的人应该快到了。” 男人说:“这些咱们管不着,反正老大交代的事情,咱们一定要尽力办好。” 接着,就听男人在小声的打电话,电话挂了之后,男人淫笑了两声,“老婆,老大说这次的事情成了之后,会给我们一笔不小的情报费,嘿嘿,发财了。” “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为了庆祝一下,我们是不是该……” 男人和女人躺在炕上,就要骑上女人,这时早餐店的门突然砰的一声开了,北部小镇的冷空气呼呼的灌了进来,男人和女人同时一惊,大叫一声:“谁!” 林昆站在门口,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他的半边脸颊藏在黑暗中,看起来阴森吓人,嘴角叼着的烟卷翕合了一下,语气平静的说:“你们的老大是谁?” “什么老大啊?”男人道:“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赶快给我滚,否则我要报警了!” 林昆直接冲了过来,一把抓住男人的脖子,旁边的女人从枕头下抽出一把手枪就要对准林昆的脑门,结果被林昆一拳给打晕了,林昆掐着男人脖子的手越来越近,“说,你们的老大是谁,不说的话,我马上掐断你的脖子。” “咳,咳咳……”男人咳嗽着,声音嘶哑的说:“好汉饶命,我,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