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击杀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五十四章:击杀

第八百五十四章:击杀 两个黑衣人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嘴角同时一丝阴冷的笑意,其中一个黑衣人夹着章小雅,另一个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把三尺长的白钢刀,向着对面的黑衣人就走了过去,对面的黑衣人眼睛微微一眯,空气中顿时一抹萧杀升腾,整个人微微的一躬身,脚底下一个箭步,噌的一下就向黑衣人冲了过来。 空气中两道白色的匹练乍现,叮叮当当一阵钢刀对白刃的交击声,刹那间火星四射,杀气撩人…… 老捷达爆炸的火光在空气中燃烧着,将周围的方圆燃烧的通明,接到报警的警察已经在赶来的途中,远远的就听到那刺耳的警笛声从街口传来。 两个黑衣人斗的不可开交,劫持章小雅的黑衣人趁机夺路而逃,他们今天的任务是绑架章小雅,不过做出怎样的牺牲,都要将这个任务完成,黑衣人夹着章小雅快速的蹿出巷口,就在他刚刚露头的一刹那,空气中砰的一声枪响传来,周围的空气仿佛随之猛的一颤,一颗分辨不出来向的子弹铿的一声射入了巷口的墙壁里,带着一大片的血花,将墙面炸出一个碗口大的大坑…… 夹着章小雅的黑衣人身形一怔,整个人原地僵住,慢慢的转动脖子,像是年久失修而又缺少润滑油的齿轮一样,两颗眼珠子瞪的大大的,眼中的生气在快速的散去,就在他太阳穴的位置,开了一朵洇红的小花,花瓣越来越大…… 呼通! 黑衣人倒下,血水顺着他的太阳穴汩汩流出,迅速洇红了地面,章小雅被他压在了身子底下,一声恐惧的尖叫,章小雅快速的从黑衣人的身子底下爬出来,向着对面的大街就跑去,这时远处的警车已经来到了近前,章小雅头发凌乱的扑在了警车的机关盖上,大声的喊叫:“警察同志,救我!” 车里的民警快速下车,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他们有些慌乱,腰间的手枪已经拔了出来,他们一边把章小雅护在身后,一边紧张而又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小赵,快护送姑娘上车!”年纪稍微大点的民警冲身旁的民警谨慎的道。 年纪小的民警护送着章小雅就要上车,这时空气中砰的又是一声枪响,民警小赵只是大学生考事业编考上来的,虽然参加过警察的特训,但遇到这种危险的躲闪能力还是差了不少,更何况躲在暗处开枪的可能是世界上顶级杀手,不过小赵还是在枪响的一瞬间,做出了正确的躲闪姿势,一把将章小雅扑倒在地,他感觉自己的头皮上一阵疾风飞过去,头皮火辣辣的疼。 吧嗒…… 一连串的血滴顺着他的前额滴下,吧嗒吧嗒的落在了身子底下的章小雅的脸上。 “你的头!”章小雅惊声尖叫。 “我的头?”民警小赵抬起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头,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只是晕过去,这一条命他算是捡着了,不过却不是因为他躲闪的及时,就他刚才躲闪的速度,如果不是暗中开冷枪的那个人被干扰,子弹怕是早就穿透了他的脑门。 在旁边楼顶的天台上,一个一身迷彩服的西方佣兵,身形矫捷的跳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着一股强大的杀气逼来,当他跳起来的时候,一把飞刀正好钉在了他刚刚趴着的位置,若是晚一分,那把刀就会穿透后背钉进他的心脏里。 这名西方的佣兵身材高大,手中抱着刚刚使用的狙击步枪,这是一款号称狙击之王的米国巴雷特m82a1狙击枪,有效射程2000米,精度高威力强大,在西方国家的军队以及米国的特种部队中广泛使用。 佣兵的眼睛像是沙漠中的秃鹫,冷漠而又充满了饥渴般的杀气,死死的盯着站在他二十米外的人,这是一个身形微微佝偻,留着一头长发,只露出一只眼睛的男人,他只有一只手,手里此时攥着一把精巧而又雪亮的飞刀,他的眼睛里没有对面这个西方佣兵那般杀气凛人的目光,只是淡淡的一抹死气环绕。 两人对峙,每一秒钟就仿佛被提前预支了死亡,终于,西方的佣兵先动了,他端起了他手中的狙击步枪,以最快捷的速度向对面的姜夔生射了过来。 唰…… 与此同时,姜夔生手中的刀飞了出来,西方佣兵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闷响想起,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只是时间仓促,他还没完全瞄准,迎面寒光凛人的飞刀飞来之际,他仓促的丢到了手中的狙击步枪,同时伸手向腰间一探,马上一把左轮手枪握在了手中,向着姜夔生射击过来。 咣咣咣! 一连三声枪响。 姜夔生最初原地未动,狙击步枪射出来的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来,在他那布满沧桑的脸颊上留下一道淡淡的弹痕,这一瞬间他的手里快速的甩出了三把飞刀,三把飞刀破空而去,带着凛冽的杀气分三个方位击杀而去。 左轮手枪响起的一刹那,姜夔生脚下一动,整个人一个倾斜向旁边贴着地面滚去,等他重新站起来之际,西方的佣兵大汉身形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鬼魅一般的姜夔生,口中不甘道:“怎……怎么可能……” 西方佣兵大汉呼通一声倒下,在他的眉心位置,嵌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柄。 姜夔生走过去,弯下身检查了一下这位西方佣兵身上的印记,眉头顿时一皱,对着耳中的塞着的狼牙耳机说:“西方的猎豹佣兵团也参与进来了。” 另一边,趴在地上的章小雅突然站起来逃跑,年长的警察大声喊道:“站住!” 章小雅根本不顾,向着旁边的街道就跑去,年长的警察只好先呼叫救援,然后紧跟着章小雅追去,他不知道的是,眼前这姑娘突然的逃跑,是为了救他,他如果继续跟章小雅待在一起,只会被暗中埋伏的那些佣兵毙命。 整条街道上顿时一片慌乱,所有不明情况的群众,以及那些本来还想凑热闹的人们,这一瞬间全都撒开了腿跑,暗中有人开枪,谁不跑谁就是找死! 慌乱的人群中,突然两个一身忍者服的人出现,他们在人群中快速的跳跃,就像是两道鬼魅一样,迅速的就来到了章小雅的身前,章小雅惊叫一声想要转头,却被其中一个人一把白粉撒过来,章小雅眼睛迷茫的一闭,整个人软绵绵的就倒了下来。 两个忍者一个警惕的注意着四周,另一个向前一把将章小雅揽在怀中,然后快速的向旁边的一条隐匿的巷口奔去,两人的速度极其轻快,丝毫没有因为带上章小雅而变的缓慢,就在两人快要从巷口的另一端奔逃出去的一刹那,迎面突然一道人影站了出来,左手握着一把军刺,右手握着一把沙漠之鹰,嘴里头嘬着半截雪茄,脸上的表情痞里痞气,正歪着脑袋看过来。 两个忍者马上停下来,身体轻飘飘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一起盯着对面的人看。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扶桑忍者,你们岛国还真是不让人失望,我们华夏有什么风吹草动你们都要过来搀和一下,你们就不觉的自己有点太贱了么?” 唰唰唰…… 空气中突然三道寒光向林昆射了过来,那是三枚扶桑忍者专用的飞镖,每颗飞镖都是经过剧毒浸染的,这毒是扶桑忍者专门提炼,只要沾一点就能令人毒发身亡。 林昆不敢大意,快速的躲闪,同时也不客气,直接沙漠之鹰那黑漆漆的枪口冲着两个扶桑忍者就射了过去——咣咣,两声剧烈的枪响,震耳发聩。 两个扶桑忍者大惊,赶紧躲闪,林昆趁机一个箭步向前一蹿,手中的三棱军刺向着两个扶桑忍者就杀了过去,其中一个扶桑忍者上前迎击,另一个扶桑忍者吹了一声口哨,夹着昏迷的章小雅就向旁边的另一条街道跑去。 周围突然又蹿出了两道扶桑忍者的身影,落在了林昆的身后,三人成掎角之势将林昆围在了中间,一个个目光阴森,嘴角咧开一抹阴险狰狞的笑容。 三人立马向林昆杀了过来,手中握着扶桑忍者最常用的武器手里剑,林昆将手中的沙漠之鹰收了起来,挥着三棱军刺就和三人战作了一团,叮叮铛铛一连串的交击声响起,三名扶桑忍者脸上的表情微微凝重起来,他们根本没有料到眼前的这个痞子一样的家伙会有如此的身手,居然能挡下他们三人的合击。 林昆嘴角的笑容兀自的一狰狞,趁着这三名扶桑忍者微微怔神之际,手中的鬼畜唰的抖落一片的寒光,速度快如闪电一般,向着其中一名扶桑忍者的胸口个刺了过去,这名扶桑忍者意识到危险之后大惊,闪动着身体就要躲闪,奈何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一分,噗嗤的一声响,左肩被刺出了一个大血洞。 “啊!” 被刺中的扶桑忍者惨叫一声,另外两名扶桑忍者见同伴受伤,马上全力合击林昆,想要来一个围魏救赵,哪知此时空气中砰砰的两声枪响同时响起,两名扶桑忍者刚刚跳起来的身体,马上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轻飘飘的落下,他们俩趴在了地上,身体后面一片血肉模糊,八指拿着两截短筒猎枪,脸上笑容阴冷猖狂。 此时,林昆一个凌空翻身,绕着眼前这受伤的扶桑忍者的脖子一划,一道红线迅速洇红,扶桑忍者捂着脖子,呼通一声双膝跪地,血水顺着他的指缝吧嗒吧嗒的流出来,他目光不甘而又充满恐惧,最终整个人撅着屁股趴在地上。 剩下的那名扶桑忍者夹着章小雅向前狂奔,突然迎面站出来了一个白面书生一样的男人,男人手中握着两把寒光凛凛的锥刀,脸上的笑容潇洒却又萧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