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暴风雨前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五十二章:暴风雨前

第八百五十二章:暴风雨前 另一边,楚相国正坐在书房里头摩拳擦掌的,这个东三省的经济大鳄,跺一跺脚整个中港市乃至辽疆省都会跟着颤的男人,这会儿竟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坐立难安,时而来回踱步,时而走到窗边向着林昆和楚静瑶散步的方向看去,自己的女儿和那小子已经不见踪影,也不知道谈的怎么样了…… “外公,你怎么了?” 门口,澄澄一脸好奇的看过来,身边跟着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一张可爱稚嫩的小脸萌萌的很可爱,在小家伙的记忆里,可是从来没见过外公这么焦急难安。 “哦,没什么。” 楚相国笑了笑,脸上尽是宠爱之色,“澄澄,快过来,让外公喜欢喜欢。” 澄澄噔噔噔的跑过来,然后踮起小脚尖,楚相国一把将小家伙给抱了起来,小家伙贴在楚相国的耳边说:“外公,告诉你一个秘密,爸爸和妈妈去约会了。” “哦?” 楚相国哈哈笑了起来,说:“爸爸和妈妈约会很正常呀。” 澄澄嘟起小嘴说:“可是他们没有带我。” 楚相国笑着说:“可能爸爸妈妈要说点什么悄悄话吧。” 澄澄疑惑的道:“外公,什么是悄悄话啊?” 楚相国说:“悄悄话就是……”笑了笑说:“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外公,那你有小秘密么?” “我……”楚相国笑了笑说:“外公没有。” “骗人,外公肯定有小秘密,爸爸和妈妈有小秘密,外公和江外婆有小秘密。”澄澄一副我很确定的小表情。 “呵呵……”楚相国闹了个大红脸。 林昆‘占’足了楚静瑶的便宜,才松开了嘴,不是他想松,而是旁边一对迟暮黄昏的老两口刚刚从他的身边走过,两人手挽着手,仍然一副很相爱的样子,看见了他们两个在打啵之后,这两名老人的耳朵估计都不太好使,说话的声音老大了。 就听那老太太大声说:“老头子,你看人家那小两口多恩爱,多浪漫啊!” 老头子大声的说:“老太婆子,咱们年轻的时候不也一样,那时候咱俩你爹妈不同意咱俩在一起,咱俩就总偷偷的去你家后面的小树林里约会,那时候咱们也经常打啵,咱们第一次打啵的时候,你还把我的舌头咬破了呢!” 林昆和楚静瑶闻声全都闹了个大红脸,这一对老爷爷老奶奶也是的,说就说呗,干嘛那么大声呢,这大嗓门这么一亮,隔着二里地都能听到了。 老头子和老太太见这两个小年轻停下来了,而且红着脸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老太太裂开嘴笑,露出了缺了一颗门牙,大声的冲林昆和楚静瑶道:“小伙子,小媳妇儿,你们大胆的亲,我们就是路过,马上就走开了。” 林昆咧嘴笑,楚静瑶羞涩的低下头,路过的两位老人确实正在走开,可走开的速度…… 年龄大的人,总归是要慢的。 看着两个老人离开的背影,林昆突然想起来叫楚静瑶出来的初衷了,看着羞涩低下头脸颊一直红到了耳后的楚静瑶说:“老……老婆,有件事……” “嗯?” 楚静瑶疑惑的抬起头,“吞吞吐吐,什么事啊?” 林昆咧嘴笑了笑,说:“你觉得楚叔和江姨他们两个是不是也应该像他们那样……” “他们那样……”楚静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过看着两位老人手拉着手,步履蹒跚的模样,总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幸福感觉,她心中马上恍然了。 “楚叔和江姨也在一起生活很多年了,据我所知他们一直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楚叔从来不敢提及和江姨之间的事情,主要就是害怕你会不高兴。”林昆笑着说。 楚静瑶望着两位老人的背影,听完之后,目光回到林昆的脸上,嘴角笑了笑,说:“你叫我出来散步,是不是就想和我说这件事?是我爸让你跟我说的?” 林昆连忙摆手,“绝对没有的事!这是我自告奋勇要跟你说的,楚叔还反对呢,他特在意你的感受。” 楚静瑶笑了笑说:“走吧,我回去跟他说。” 楚静瑶已经转身往回走了,林昆跟在后面道:“哎!你这是同意了呢,还是同意了呢?” 楚静瑶和林昆回到家,江映霞和秦雪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见两人回来了,江映霞笑道:“静瑶,小林,你们回来了啊。” 楚静瑶笑着说:“江姨,我先去楼上。” 留下林昆一个人在楼下,父女俩要说悄悄话,他跟着上去也不好,就留下来和秦雪母女俩聊聊天,林昆笑着对江映霞说:“江姨,你今天中午的指点很到位,今天中午的菜味道很不错呢。” 江映霞笑着说:“也是这两个闺女聪明,我是做了一辈子的饭,这做女人的就得会做饭,将来好做给家里人吃,事业大多都是靠男人在外面闯的,女人就好做好家务。” 林昆笑着说:“那也不一定啊,你看秦秘书,她不就是个女强人的典型么?” 说完,林昆笑着看向秦雪,秦雪却是低着头不看头,在那儿一言不发的样子。 林昆心里头直挠头,这秦雪他还是真吃不透呢,时而对自己热情,时而对自己冷漠。 江映霞笑着说:“小雪那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实际上内心里柔软的很呢。” 林昆笑着说:“我可是一直把她当做女强人来看呢,做事雷厉风行,特带范儿,我记得我刚来中港市那会儿,就是秦秘书带着人去警察局捞的我呢。” “哦?” 江映霞显然没听说过这段故事,好奇的说:“小林,你还去过警察局呢?” 林昆哈哈笑了起来,就把自己刚来中港市的那点事跟江映霞叨咕了一遍。 楼上,书房,澄澄还在和楚相国在那儿玩呢,见楚静瑶突然回来了,楚相国的脸上一阵紧张,这个华夏东三省的经济大鳄,居然也有如此窘迫的时候,如果被他那些生意场上的伙伴或是竞争对手看到了,非得跌破眼镜不可。 “妈妈!”澄澄开心的跑过来,仰着小脸说:“你和爸爸约完会了呀!” 楚静瑶爱昵的摸了摸儿子的小脸,笑着说:“澄澄,爸爸说要给你讲故事呢。” “真的么!?”澄澄一脸开心的小表情。 “嗯,爸爸在楼下了。”楚静瑶笑着说。 “好哦,妈妈,那我先去找爸爸讲故事给我听了!”说完,小家伙开心的下楼,跑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对楚相国说了句:“外公,再见!” 楚相国笑着冲澄澄挥了挥手,目光最终落在了楚静瑶的脸上,“静瑶……” 在楚相国家待了一个下午,傍晚吃过晚饭,林昆一家三口才离开,野马车楚相国已经让司机提前给送回七号别墅了,林昆开着楚静瑶的大轿跑,澄澄坐在后面和两个小家伙玩,楚静瑶坐在副驾驶上,她的心情看起来不错,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楚静瑶和楚相国父女俩从书房里出来,秦雪和江映霞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林昆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并不知道结果如何。 路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林昆转过头看楚静瑶的侧脸,想要问结果如何,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自己可不是那么八卦的人,就在他把想问的话刚刚咽下去,楚静瑶却是转过头笑着对他说:“想问就问嘛,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 林昆笑着说:“我猜呢,你肯定是同意了。” 楚静瑶笑着说:“春节后的情人节,我爸打算在那天跟江阿姨举行婚礼。” 后座上的澄澄听后咦了一声:“妈妈,外公和江姥姥要举行婚礼,为什么呀?” 楚静瑶笑着说:“因为外公要和江姥姥正式在一起了。” 澄澄一脸疑惑,“妈妈,外公和江姥姥不是已经在一起了么,什么叫正式在一起呀?” 楚静瑶笑着说:“外公和江姥姥虽然住在一起,但他们不是夫妻,举行婚礼了才能成为正式的夫妻。” “哦……” 澄澄还是一脸似懂非懂的小表情,“妈妈,那你和爸爸举行过婚礼么?” 楚静瑶马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目光不由的看向林昆,林昆笑了笑说:“爸爸和妈妈当初由于某种原因,没有举行过婚礼。” 小家伙挠挠头说:“那爸爸和妈妈还不是正式的夫妻喽?爸爸,你什么时候和妈妈也举行婚礼啊!到时候我也要参加,参加婚礼一定很好玩呢。” “额……” 林昆看向楚静瑶,楚静瑶也看向他,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回到家的时候,路过六号别墅的大门口,林昆看见顾微正坐在阳台上看黄昏,那橘黄色的黄昏晒在她的脸上,暖暖的却似乎包裹着一股忧伤的味道。 车子停在了七号别墅的门口,林昆一家三口回家,林昆望着旁边六号别墅的方向,心里莫名的有些说不出的担心,刚要走进家门,楚静瑶拉了一下他的手,林昆有些疑惑的看着楚静瑶,楚静瑶笑着说:“担心就过去看看吧。” 林昆的脸上马上窘迫的一笑,道:“老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楚静瑶笑了笑说:“你以为我这么多年的职场白混的啊,这点本事再没有,怎么领着手下的一帮人干活?” 林昆笑着说:“那你不生气?” 楚静瑶笑着叹了口气,真真假假说不清楚,道:“生气你就能不担心了?快去吧。” 林昆咧嘴一笑:“谢谢老婆!” 楚静瑶望着林昆的背影,内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是在吃醋么?又好像不是,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还是说,她本来就是一个睿智的女人,懂得如何去‘掌控’自己的男人,楚静瑶嘴角苦笑一下,她可没那个本事,假如有一天真的有人插足进来,影响到了她和林昆现在的关系,她也会慌吧。 林昆走到六号别墅的大门口,顾微还在望着天边的黄昏发呆,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他,林昆笑着张口刚要说话,顾微的目光突然投到了他的脸上,一脸幽怨惹人怜的小表情说:“我还没吃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