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废了他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三十七章:废了他

第八百三十七章:废了他 姜夔生走进屋里,两个西方大汉从屋里冲出来,手里握着两把黑洞洞的手枪指着他,用英语吼道:“别动,再动我们就开枪了!” 姜夔生淡淡的一笑,抬起光秃秃的右臂,两个西方大汉目光落在了他那光秃秃的手腕上,这时,姜夔生左手突然的一动,一把寸长的小刀握在手中,整个人快速的向前一个掠步,直接贴在了两个西方大汉的身前,不等他们做出反应,姜夔生手中的寸刀唰唰的两记寒光贴着两个西方大汉握着手枪的手腕划过,两个西方大汉只觉得手腕处一阵的冰冰凉,握着手枪的手突然没了知觉,两把黑洞洞的手枪吧嗒掉在了地上,等两人再回过头看向姜夔生,姜夔生嘴角阴森的一笑,手中的那把寸刀嗖的一下自两人的喉咙掠过。 噗嗤…… 伴随着喉咙被割裂的细碎声响。 两个西方大汉抬起头手捂着喉咙,想要痛叫,却一丝的声音也发不出,嘴巴夸张的张大着,血水顺着指缝洇了出来,两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呼通的倒地。 “什么情况!” 屋里头跟马歇尔大战正酣,但不得不停下的两个西方大汉提着裤子出来,刚一推开门,冲在前面的大汉只觉得心脏处冷的一疼,低下头一副不可思议的往下看,只见一把看不清长度的刀柄没入,嘴角溢出一丝鲜红的血液,呼通一声倒地。 另一个大汉顿时吓懵了,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就这么轻易的死在跟前,屋里的马歇尔‘啊’的一声尖叫,比她刚才被推到了最高点的叫声还要强烈。 唰! 又是一道冷光,被吓懵的大汉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躺在了地上,很快便没了鼻息,血水在他的身子下面逐渐的洇染开来,昏暗的灯光下浓稠而又阴森。 姜夔生瞥了一眼躺在炕上一丝不挂的马歇尔,她的身上还发散着大自然里动物发情的味道,姜夔生嘴角冷的一笑,叹了一声:“长相和身材都不合格。” 另一个小屋里,林昆抽出了鬼畜,一只脚踩在络腮胡的胸口上,冷然轻佻的说:“md,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惹,真是在欧洲活的太舒服了,来华夏找死了!” “别,别杀我,我是黑手党的人……”络腮胡子满脸骇然的讨饶,道:“杀了我,我的组织会报复你的,你,你应该知道,黑手党是欧洲最大的帮派。” “呵呵。” 林昆冷笑,道:“黑手党?欧洲最大的帮派?呵呵,就是宇宙最大的帮派又能怎样,敢打我女人主意的,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no……” 噗嗤! 林昆手中的鬼畜直接扎进了络腮胡子的脑门里,血水混着脑浆从鬼畜的放血槽溢了出来,满屋子腥臭的气息顿时弥漫,络腮胡子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这结果绝对是他始料未及的,早知道如此,他就听潘剑的一声劝了,如果他今天晚上没有对楚静瑶动手,至少他和她的同伴们不会死的这么惨。 姜夔生一只独手将浑身赤裸的马歇尔给丢了过来,马歇尔被摔在了地上,正好在那络腮胡子的尸体前,顿时吓的‘啊’的一声尖叫,这刚刚还和他在炕上嘿咻的大活人,这会儿竟这么惨死的躺在地上,换谁也都吓的受不了。 林昆目光落向炕上墙角的潘剑,潘剑顿时吓的浑身紧缩,在那儿战战栗栗,眼神里充满难言形容的畏惧,哆哆嗦嗦的对林昆说:“不,不,不关我的事啊……” 林昆冷笑一声,将插在络腮胡子眉心的鬼畜拔了出来,鬼畜上丁点血污不沾,只有一滴精红的血液垂在匕尖,林昆轻轻的一抖动,血滴落下…… 潘剑脸上的畏惧更加狰狞起来,他将目光投向衣衫不整双手抱着肩膀的楚静瑶,哀求道:“静,静瑶,我不是有心要害你的,你知道的,我以前那么喜欢你,我也是被逼无奈的,静瑶求求你,求求你替我去个情,别让他杀我。” 林昆脱下身上的外套递给楚静瑶,楚静瑶抬起接过衣服,眼神里闪烁着温暖的光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林昆笑着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 林昆走向潘剑,潘剑完全一副被吓傻的表情,惊骇仓皇的道:“别,别过来……” 啪! 林昆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潘剑的脸上,顿时把他打的牙齿飞溅出来,潘剑痛叫着把脸埋在一旁不敢和林昆直视,林昆反的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颊上,直接把他给打了一个跟头。 潘剑胆颤的不敢抬头看林昆,林昆呵呵冷笑,讥诮的道:“就这点出息还敢回来玩无间道呢?你不是总觉得自己长的不错,各方面都挺优秀的,能傍上有钱家的姑娘么?你说我要是在你的脸上划两道,是不是算是为民除害了?” 潘剑被吓的完全像是一条狗一样缩成一团,战战兢兢语无伦次的说:“我……我求求你,不,不要划我的脸,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我是静瑶的学长,我,我们以前的关系不错,看,看在静瑶的面子上放过我……” 林昆呵呵的笑起来,“好嘛,既然你这么在乎你的脸,那我就不划你的脸,不过你险些害了我的女人,这笔账该怎么算呢,我总不能吃这个哑巴亏吧?” 潘剑马上指着地上的尸体和浑身裸露的马歇尔说:“都,都是他们逼我的,这件事跟我无关,要算账你找他们,要杀要剐随你便,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没关系……” “呵,好一个没关系,你大老远的带着阴谋回来,现在一句没关系就把责任全给推开了,你可真是够男人的,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不配做男人呢?”林昆冷笑着说。 “潘剑,你个狗杂种,枉我们家族一直照顾你那贪官父母,还供你钱花,你居然反咬一口,要不是你说楚静瑶家有钱,可以借着你们俩从前的关系让天楚集团注资,老娘我认识楚静瑶是谁!你这个狗杂种,你不配做个男人!”马歇尔咬牙切齿的骂道。 “你也觉得他不陪做男人?”林昆笑着问马歇尔。 “不配!”马歇尔咬牙切齿,她恨透了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恨不得他去死。 林昆自然没有杀了潘剑的意思,主要还是看在楚静瑶的面子上,楚静瑶虽然恨潘剑,但楚静瑶的性格林昆了解,她外面看似高冷,实则心肠很软,如果自己就这么杀了潘剑,会让她的心里有一辈子的结的,但如果那什么的话…… 林昆冷笑着对潘剑说:“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但你把我的女人拐到这儿来,还害的她差一点就被那个络腮胡子欺负,这笔账我必须得跟你算算,刚才你也听到了,就连你老婆都说你不配做个男人,我也这么认为,所以……” 林昆话音不等落,突然一脚就踩在了潘剑的两腿之间,似乎隐隐蛋打的声音传来,喀嚓……潘剑顿时两颗眼珠子暴凸出来,上面密布的血丝看起来甚是狰狞,喉咙里一声惨叫发出,似乎要将那心肝肺都撕裂了一般…… 啊!!! “走吧。” 林昆笑着扶起了楚静瑶,楚静瑶从愣神中回过神,看着林昆:“他,他没事吧?” 林昆笑着说:“放心,死不了。” 姜夔生走到林昆的身前,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独眼中寒光闪烁,林昆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这两个人林昆不好下手,他愿意替林昆动手,反正今个已经杀了这么多的人了,也不在乎再多杀两个。 林昆笑着说:“算了,我们走吧。” 姜夔生点点头。 林昆开着野马车,楚静瑶坐在副驾上,姜夔生坐在后面,姜夔生闭目养神,楚静瑶仍是一副失魂惊骇的模样,林昆打开了cd,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楚静瑶这才回过神向他看过来,林昆目视前方开着车,嘴角噙着一丝温暖的笑容说:“放心啦,有我在你身边,谁也别想伤害到你,我发誓。” 楚静瑶平静的眼眸中一阵的感激,道:“林昆,谢谢你。” 林昆笑着说:“都是两口子了,谢什么谢。” 看着林昆轻佻不羁的模样,楚静瑶的心情也终于平复了下来,白了他一眼道:“谁和你是两口子了?” 林昆笑着说:“孩子都那么大了,说不是就不是呀,你别跟我说孩子怎样怎样,小家伙现在就认我这个爸,我也就认这个儿子,这就够了啊。” “无赖!” 楚静瑶嘴角含笑的白了他一眼。 后座上的姜夔生闭着眼睛,嘴角也跟着勾起一抹隐讳的弧度,很温馨。 就在林昆他们离开不久,小院外又出现了两个人影,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的身材魁梧,脑袋是个秃瓢,半边的脑袋瓜子上纹了个黑色的蜘蛛,脸上肌肉跳动一脸凶相,矮个的看起来很清瘦,脸色很白,典型的白面书生。 房间里横了几具尸体,再就是一身赤裸的马歇尔和被碎了蛋的潘剑,马歇尔也是被吓住了,她在欧洲游家族罩着,从小到大都是横行霸道,她没想过来华夏绑一个女人,居然会惹出这么严重的后果,最让他感到可恨的是炕上的那个男人,刚才关键的时候居然想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 马歇尔站了起来,裸露的身体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她一脸怒容的冲床上咿呀痛叫的潘剑冷笑:“姓潘的,你想把所有的事都推我身上,怎么样,遭报应了吧,以后你再也玩不了女人了,再也不能想借着女人攀附富贵了,以后我们马歇尔家族也不会再要你,你就等着回到欧洲到大街上去要饭吧,哈哈哈!” “贱,贱女人!” 潘剑倒在炕上,眦目欲裂的瞪着马歇尔,“你们马歇尔家族也要完了,没有天楚集团的注资,你们欠下那么多的外债,你以为黑手党会放过你们!?” “哼,我们马歇尔家族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没有天楚集团的注资,我相信一定还会有别的解决办法,你说你的方法好,我只不过顺应的过来试一下而已。”马歇尔阴森的笑道。 “呵呵,好恶毒的女人!”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冷笑。 “谁!” 马歇尔紧张的凝眸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