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臭男人来晚了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三十六章:臭男人来晚了

第八百三十六章:臭男人来晚了 啤酒瓶子摔在了地上,喀嚓一声碎裂,里面剩下的酒水和玻璃碴子一起迸溅,溅到了那个小雷达型的装备上,一摊酒水顺着小设备的缝隙渗入,肉眼不可见的内部,擦亮了一点火花,设备上闪烁的小红灯忽闪了一下,马上又恢复正常。 潘剑的脸逼到了楚静瑶的近前,楚静瑶内心害怕,但依旧强行的让自己看起来毫不畏惧,一字一句的对潘剑说:“潘剑,你可想好了,今天晚上你要是敢碰我,我绝对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我爸也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中港市!” “你在威胁我?” “你不怕?” 楚静瑶眼神坚定的和潘剑对视,潘剑满脸的狰狞,眼神中更是欲喷出火一样,对视了两秒钟,楚静瑶的眼神愈发的坚定不肯退让,潘剑的眼神逐渐被压制了下来,身上的那股子令人胆颤的狰狞戾气,也逐渐被压制的消散了。 “哼,你有种!”潘剑愤愤不平的道。 “我要休息了,还请你安静一点。”楚静瑶淡然的道,靠在墙角迷上了眼睛。 潘剑心有不甘的盯着楚静瑶看,心中更是欲火翻滚,可一想到真要把楚静瑶给xo了,后果绝对不是他能承担的,他还这么年轻,他还这么优秀,要就因为一个女人就死在了中港市,那这一辈子也太遗憾了,人生很美好,还有很多快活的事等着他去享受呢,只要这一次能让楚相国注资成功,他和那个马歇尔离了婚,以后的日子要多快活就有多快活,女人还不想睡什么样的就睡什么样的! 潘剑退到了一边,靠在墙上也迷糊着,这已经快深夜了,困意早已经来袭。 楚静瑶本来想等潘剑睡着了之后,再偷偷的下地把那个雷达小设备给关了,可这一闭上眼睛,又冷又困,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快看!” 林昆看到了屏幕上的显示,惊喜的道:“出来了!” 陆婷快速回过神,看了电脑屏幕一眼,赶紧坐下来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一系列的方法尝试过后,电脑屏幕上那黑乎乎的画面,马上变成了一张清晰可见的gps地图,上面小红点闪烁的位置,就是目前楚静瑶所在的地方。 陆婷惊喜的道:“出来了,在……” 林昆眉头一皱,没想到潘剑那个贱人居然把楚静瑶绑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已经出了中港市的市郊了,怪不得全城动员都没能找到蛛丝马迹,林昆快速的在手机上定位了一下,给姜夔生打了个电话,揣上车钥匙就出门,临走前叮嘱陆婷说照顾好澄澄,要是澄澄醒了,就说他去接楚静瑶下班。 姜夔生和八指就住在后面的17号别墅,林昆直接开着野马车到了17号别墅的大门口,八指和余志坚、牛大壮也要跟着林昆一起去,林昆让他们留下来保护章小雅,对付潘剑那一伙人带上姜夔生肯定没啥问题。 野马车全速的奔驰在马路上,在这黑夜里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路上林昆给蒋叶丽打了电话,让她通知下去,暂时停止全程的搜索,而后又给楚相国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已经有楚静瑶的消息了,让他不用担心,他一定会把楚静瑶安安全全的带回来。 姜夔生笑着说:“你打算怎么处置对方,是杀无赦么?” 林昆冷冷的一笑,道:“杀!” 姜夔生笑道:“有你这话,我就可以放开手脚了,不过后果我可不承担。” 林昆笑着说:“放心,我摆平。” 楚静瑶迷迷糊糊的闻到了一股酒臭味,并且感觉有人在摸她的脸颊,睁开眼一看,顿时惊惧的往后退,眼前那个络腮胡子正一脸淫笑的看着她,见她要张嘴叫喊,络腮胡子一把捂住她的嘴,阴测测的淫笑道:“小美女别害怕,我很温柔的,玩完了我就走。” 捂着嘴巴的大手上一股难闻的味道,楚静瑶拼命的挣扎着,奈何手脚都被捆着,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这时睡在另一边的潘剑被声音惊醒了,见状怒喊一声:“乔,你干什么呢,疯了吧你,你难道想死在中港市么!” 络腮胡子回过头怒瞪潘剑一眼,潘剑这时起身过来欲拦他,络腮胡子讥讽的骂道:“滚你个东方佬,老子刚玩完你老婆,那你娘们太骚没意思,老子要换换口味!” 潘剑被络腮胡子吓的一愣,但回过神后还是向络腮胡子扑过来,他这么咬紧牙关的要组织络腮胡子,可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他不想受到牵连死在中港市。 “我去尼玛的!” 络腮胡子一记重拳打在了潘剑的脑门上,直接把潘剑打的猛的向后一仰,头重脑轻的的就摔在了地上,潘剑爬起来想要再过来阻止络腮胡子,络腮胡子直接掏出一把枪顶在潘剑的脑门上,骂道:“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潘剑马上吓的不敢动了,脸上的表情顿时铁青下来,一脸畏惧的看着络腮胡子,嘴角谄媚的笑了笑,“乔,你想怎么随便,我,我不拦你了……” 楚静瑶的双眼中顿时一阵的绝望。 络腮胡子哈哈大笑一声,讥讽道:“潘,男人活到你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老婆刚刚被老子玩过,这初恋的小情人也要被老子玩,你不准走,就在这给我看着,这样老子觉得刺激,说不定能多干一会儿这小娘们。” 潘剑一脸难看,羞愤欲死。 “听到没有!”络腮胡子吼道。 “听,听到了……”潘剑哆哆嗦嗦的道。 另一个房间里,其他的几个西方大汉还在和马歇尔缠斗呢,听到这边的动静,淫笑的声音传过来,“乔,待会儿你玩完了喊一声,我也想尝尝那东方小娘们!” “好的,没问题!” 络腮胡子重新把枪别在了腰间,伸出大手就去强行的解开楚静瑶身上的绳子,楚静瑶拼命挣扎,嘴上大喊救命,可这救命声在这荒凉的夜色中却是那么的无助,却是更加的刺激气了络腮胡子的兽欲,撕啦的将身上的衣服撕开。 绝望…… 深不见底的绝望,眼泪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滚落,那每一颗滚烫的泪珠,最终对变成了冰冷的悲伤,她目光楚楚哀怜的看向潘剑,潘剑似乎不敢触碰她的目光,将脸别在一旁,绝望的心田里忽然升起一丝祈求奢望,要是林昆这时候能出现该有多好,要是林昆在这,谁也别想伤害到她,他会…… 黑色的野马车终于停止了咆哮,在这无尽的夜色中,像是一匹短暂平静的野马,驭马人从车上跳下来,冷澈的目光在那昏暗的月光下犹如刀锋一般锋利。 副驾座的车门推开,一个身形佝偻似的老人下车,他的额前披散着头发,他的脸上斜插着刀疤,半个眼眶萎缩的凹陷了下去,另一颗眼睛里满是哀伤。 房间里正在和马歇尔大战的几个西方大汉猛然惊觉,其中正在忙碌的两个人对另外的三个大汉说,你们出去一个人看看,三个大汉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极不情愿的离开了这芳泽淫乱之地,简单的穿上了衣服就出门,路过楚静瑶房间的时候敲了一下门,冲里面的络腮胡子说:“乔,好像有动静。” 屋里传来络腮胡子的声音:“md,真晦气,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干掉他!” 大汉推门出来,伟岸的身形站在门口张望,也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刚要转身回屋,这时空气中突然一声疾驰的呼啸,空气仿佛都被割裂了一般。 唰…… 噗嗤! 大汉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忽然就觉得眉心一凉,嘴角蠕动了两下,似乎想要叫喊,但喉咙里只发出了沙哑的一声,整个人便呼通一声倒地。 林昆和姜夔生走进这处荒凉的农家小院里,林昆和姜夔生对视一眼,姜夔生向着其中一个房间走去,林昆向楚静瑶的那个房间走去。 这时,屋里的几个大汉都停下来了动作,隐隐的察觉到气氛不对,络腮胡子这会儿可没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已经是精虫上脑,所有理智都没有,只剩下兽欲爆发的本能,强行的撕扯着楚静瑶身上的衣服,楚静瑶双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络腮胡子大怒,怒骂道:“贱女人,还不撒手!”挥起巴掌就愈打。 这时,窗户外突然冷的‘嗖’的一声,窗户上那年岁已久的玻璃喀嚓一声,紧接着就见一道乌金的光芒射入进来,噗嗤一声穿透了络腮胡子那厚实的大手。 铛啦一声,钉在一旁的墙上,将那老旧的墙皮哗啦啦的击落下无数的碎片。 太快了,络腮胡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窗户整个被人一脚踹飞,他后知后觉的‘啊’的一声痛叫,手心里突兀的多了一个大血窟窿,这可是真的疼啊! 林昆从窗户里跳了进来,脸上是那深不见底的萧杀,看了一眼缩在墙角哭的泪人一样的楚静瑶,脸上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老婆,我来晚了。” 楚静瑶心中的委屈骇然,这一瞬间统统爆发出来,大喊道:“臭男人,你怎么才来!” 林昆咧嘴一笑,这么一笑,身上那股子杀人般的戾气顿时没的无影无踪,“不好意思老婆,你被抓来的这个地方太隐秘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了。” 楚静瑶委屈的瘪嘴流泪,往日那高冷的女总裁形象立马无存,显然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女人状,她目光冷的落在一旁满脸狰狞准备掏枪的络腮胡子身上,咬牙道:“给我打他!” “遵命,媳妇!” 林昆脸上的笑容一敛,果断的一个大巴掌就向络腮胡子劈去,络腮胡子刚要把腰间的枪掏出来,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生硬的从炕上栽倒了地上,等他再想要爬起来,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已经劈头盖脸的猜了下来。 络腮胡子啊的一声痛叫,整个人仰翻的就躺在了地上,瞪大着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林昆,说白了这络腮胡子也不是什么绝对的高手,曾经是雇佣兵,后来退役之后加入了黑帮,在黑帮里算是身手不错的打手,但他的组织肯定没料到,这一次派他来面对的是华夏赫赫有名的漠北狼王,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还有隔壁那几个大汉,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绝对是一等一的牛人,但对于此时走进去的姜夔生来说,当真就如白菜土豆一样廉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