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自作多情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三十五章:自作多情

第八百三十五章:自作多情 夜色笼罩,冷风令人颤栗。 某个未知的小村庄里,一处荒废的小房子,楚静瑶瑟瑟发抖的坐在炕上靠在墙角,乡下房子的保温性本来就差,再加上这栋小房子已经许久没人住了,窗户上的玻璃碎了两块,被林昆用破布麻袋给塞住,炕上有点温度,地上放着一个火盆,但即便如此,房间里的温度还是冷入骨髓般的冷。 房间里除了楚静瑶还有马歇尔,马歇尔今天晚上跟她聊了很多,话语中多是带着嘲讽,马歇尔说过去听潘剑提起过她,潘剑说她是学校里的校花,只可惜家庭条件差了些,再加上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树立他完美无缺的形象,恐怕早就把她给搞了,没想过后来居然出国了,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把她给搞了。 马歇尔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点生气吃醋的意思都没有,楚静瑶很好奇,就问她不爱潘剑么?马歇尔冷笑着说曾经爱过,但她不是那种可以守着一个男人从一而终的女人,她喜欢和各种各样的男人发生关系,她喜欢那种刺激,不过她最开始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放肆,有一次她回家抓住了潘剑正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床上嘿咻,从那以后她就觉得这个男人不可爱了。 楚静瑶无言以对,马歇尔却笑的很自然,她说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潘剑追求她根本就不是喜欢她,而是看中了她们家族的产业,他就是那样一个不劳而获的男人,整天无所事事,手里攥着大巴的钞票,满大街的找女人找乐子,现在回来追求楚静瑶也一样,而看中了天楚集团的这一份产业,马歇尔还将她和潘剑的离婚协议告诉了楚静瑶,楚静瑶听过之后只是冷笑一声。 楚静瑶问马歇尔:“你们家族产业的失败,不自己解决,绑架我做什么?” 马歇尔很坦然的道:“要是能自己解决的了,就不会来中港市找你了,我从小就喜欢从别人的手里抢东西,这一次索性我要抢一个大的,你很不幸。” 楚静瑶觉得马歇尔不可理喻,马歇尔全然不在乎,闭上眼睛靠在墙角就睡了过去。 楚静瑶睡不着,冷,内心恐惧、气愤,她看了一眼摆在地上的一个小型的雷达装置,她不知道那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但看着它闪烁的红灯,她认为有必要去关掉它。 楚静瑶双手双脚都被捆住,尝试着往地上挪,一方面动作要轻怕吵醒了马歇尔,另一方面她得尽快,门外潘剑和几个西方人还没睡,在聊着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进来,楚静瑶不敢激怒这些人,目前她的楚静瑶只能顺从。 楚静瑶听潘剑和外面的几个人好像在喝酒,其中有一个西方人醉言说:“那个妞长的可真正点,待会儿我们几个要不要搞一搞?还没见过这么正点的华夏妞呢!” 马上又有醉醺醺的声音附和:“我同意,我已经好几天没搞了,听说华夏妞很紧呢!” …… 这些人越聊越放肆,楚静瑶心底一阵凉气抽过,如果真要是被这些人给……那她宁愿去死,这时就听潘剑开口说:“几位,几位冷静一点,等这单生意做成了,我亲自给你们找漂亮的女人,这女人暂时不能动,如果我们动了她,她的父亲会全程封锁,我们到时候一个都跑不了,为了一个女人丢了性命不值!” 那几个西方人闻言似乎都表示同意,暗骂一句喝完酒没女人真扫兴,不过马上就有人提议,是不是可以和马歇尔搞搞,潘剑这次倒是没有异议,楚静瑶心中一阵惊讶,怎么说他们也是夫妻,这种事情他居然一点也不…… 小屋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醉醺醺的西方大汉走进来,长相绝对不讨喜,大眼珠子老大,鹰钩鼻子,脸颊上留着一圈令人作呕的络腮胡子,那胡子还是红色的。 这大汉向楚静瑶看了一眼,那醉醺醺的眼睛一下子直了,嘴角咧开一抹淫邪的弧度,伸着手就要向楚静瑶抓过来,楚静瑶此时还没有挪下炕,这大汉一伸手就要抓到,楚静瑶吓的赶紧拼命的往炕里面躲,并大喊救命! 楚静瑶这么一喊,马歇尔醒了,潘剑和另外的几个西方大汉也都冲了进来,潘剑有些愤怒,但明显看得出不敢发作的对络腮胡子说:“乔,这个女人不能动,动了我们都要倒霉的,她父亲绝对不会放过我们,我们都得死!” “这么好看的女人,死了也值得,哈哈……” “你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我们大家!” 见这络腮胡子色迷心窍,其他的几个西方大汉也没有要组织的意思,潘剑赶紧大声的说道,他这话多半是说给其他的几个西方大汉听的,他阻止不了这个络腮胡子,只能让另外几个西方大汉来阻止。 “乔,你特么的疯了吧,你为了一个女人愿意死在这,我们才不愿意呢!” “乔,你给我滚开!” “你特么的要是敢放肆,今天老子就毙了你!” …… 其中一个大汉更是直接掏出手枪抵在了这个络腮胡子的脑门上,络腮胡子见自己的同伴都反对,只好服软道:“okok,我不碰这个华夏女孩,不碰。” 络腮胡子将目光看向了刚刚睡醒的马歇尔,嘴角淫邪的笑着,一只手摸了摸裤裆,道:“嘿,马歇尔,愿意陪我到隔壁聊聊天么,我很有料的。” 楚静瑶本以为马歇尔会骂这个络腮胡子的,但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马歇尔竟然狐媚的一笑,“好啊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料,够我吃不?” 乔马上走向马歇尔,一把将马歇尔从炕上给抱起来,在她的嘴唇上吃了一记,“放心,我的料绝对能喂饱你,我的小骚货。” 另外的几个西方大汉也跟着起哄大笑,“马歇尔,我们几个都有料,你要不要也试试?” 马歇尔目光婉转的一笑,狐媚放荡的道:“好啊,我好久没这么群战过了。” 络腮胡子抱着马歇尔,其他几大汉簇拥着,向着旁边的一个小屋走去。 楚静瑶实在不敢接受这种淫乱的现实,屋里只剩下她和醉眼熏熏的潘剑,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醉还是什么,楚静瑶总感觉潘剑那张毫不在乎的脸上有着一丝落寞。 怎么说马歇尔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名义上的妻子就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乱搞,而且还是…… 隔壁很快传来了那男换女孩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醉醺醺的兴奋喝喊,可以想象到那…… 潘剑手里拎着酒瓶,咕咚的又灌了自己一口,而后看着楚静瑶,笑的凄然的说:“静瑶,你能理解我心里的苦么?那个女人就是这样,不过我也没什么可揪心的,当初我追求她也不过是为了她家里的钱而已,现在我爸爸妈妈还在那边,所以我不得不想办法帮她的家族,你不会怪我吧?” 楚静瑶冷冰冰的道:“潘剑,你为什么就不能想着靠自己的努力去成功,非要靠……” 潘剑呵呵的笑着打断:“你瞧不起我?成功的方法有很多种,凭借自身的优异条件找一个家资丰厚的老婆,这可比在商场或职场中打拼要容易的多,这是一条捷径,是专门为我这种完美的男人设定的捷径,我有错么?” 楚静瑶冷笑,无语。 潘剑红着脸颊,吐着酒气继续呵呵笑道:“当初我不知道你爸是楚相国,要是早知道你是楚家的千金,我说什么也不会出国的,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那现在我们一定过的很幸福,你不像那个贱女人那么放荡,你会对我忠心,我们多生几个孩子,将来你在家里照顾孩子,我继承天楚集团,多美好的生活啊?可是你……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爸是楚相国,为什么!” 潘剑一双醉眼中弥漫着不甘,向楚静瑶厉声发问,似乎这一切都是楚静瑶的错。 “呵呵。” 楚静瑶淡然的笑着:“我真应该为我自己感到庆幸,没有和你在一起,继承天楚集团?潘剑你扪心自问,你有那个能力去掌控天楚集团么,你不思进取不思上进,总想着坐享其成,我问你,当初你学习成绩优异,都是为了什么?” 潘剑呵呵笑着,一脸的得意,道:“当然是为了让我变的更完美,将来找能找一个配得上我的好妻子,她不一定要多漂亮,那一定要家资丰厚。” “可笑!”楚静瑶不屑的道:“努力让自己变的优秀,竟然只为了当一个多金的上门女婿!潘剑,你醒醒吧,你这种男人没有女人会真正喜欢你的!” “难道你不喜欢我?”潘剑淫笑着揶揄道:“不喜欢我,我刚回中港市那会儿跟我走的那么近,不喜欢我为了我把那个小流氓给赶出了家门,不喜欢我你干嘛还跟我约会,不喜欢我我让你来为我送行,你怎么就来了?” 楚静瑶一时间无言以对,但马上就呵呵的冷笑起来,“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告诉你原因,最开始,我的确对你心有好感,你是我青春期的一个梦,我承认你回来的时候,我心里动摇过,但林昆搬出七号别墅不是我撵的,而是他想给我一个空间静一静,我没有挽留他,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至于为什么和你约会,就当是普通朋友一起吃吃饭也不分吧,你如果把这当成是我喜欢你,我没意见,但那只是对你有好感罢了,而且是对过去的你有好感,至于你今天约我出来喝咖啡,我只是把你当成一个过去的老朋友,你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潘剑,过去的那个你,确实让我迷恋过,但现在的你,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过去的你就像是我回忆深处的一个梦,现在这个梦醒了,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知道谁才是我真正喜欢的人!” “是那个小流氓!?” “我没必要回答你。” “呵,呵呵……” 潘剑突然把酒瓶子往地上一扔,一下子冲到了楚静瑶的面前,瞪着一双狰狞的眼睛,说:“楚静瑶,你信不信我现在马上就让你变成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