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臭流氓 - 神兵奶爸

第八十三章:臭流氓

第八十三章:臭流氓 才三十多岁就空降到中港市担任南城区的警察局局长,金柯本来是满腹盛气,也满腔豪情的想要在中港市闯出一片天地,今个儿才是他到警察局来上任的第二天,结果就撞上了林昆这么一块顽硬无赖的石头! 金柯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他那火辣辣的脸颊尤如被刀子割了一样,他恨不得立马原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埋自己之前必须拉上那个臭无赖!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监控录像上都显示的明明白白,袭警与林昆无关,他那是属于正当防卫,反倒是那两个警察涉嫌粗暴执法必须受到处分。 暴怒之后,姜峰略微的沉吟了一会儿,做出决定道:“本来警察局这方面不归我管,但今天既然遇上了,我就必须得管一管。那两名警察嚣张跋扈,行为影响极其的恶劣,必须严惩开除公职,另外追加相关责任!”稍微停顿,他脸色严肃的看向金柯,话语里再没有亲切的‘小金’,“至于金局长,你的问题绝对不小,不过还是陈市长来处置你吧!” 姜峰这么做原因有二,一是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跟陈定撕破了脸皮,中港市的市政领导班子里几乎没人不知道,新空降到南城区的这个金局长是陈定的人,二是他听说过金柯的背景在省城里,不弄清楚之前绝对不敢妄动,要是不小心触碰了某个大老虎的胡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姜市长,我有意见!”林昆突然说道。 “哦?” “姜市长,金局长的表弟带人砸了我徒弟的饭店,光赔钱可不行啊,这年头有钱人多的是,要是每个有钱人都那么任性,不开心了就砸人家的店,完事之后赔点钱就算了事,那以后这社会治安还怎么维持啊!” “小林啊,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的要求也不过分,金局长的表弟和另外的那两个小子,必须当众向我徒弟道歉,让他们深刻的认识的到,不是有钱就能随便砸人家饭店!” “嗯,是应该道歉。”姜峰笑着道,转而看向金柯:“金局长,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金柯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情去管他那表弟了,他现在在心里都恨死他表弟了,好端端的干点什么不好,非要给他惹出烂子来才舒坦! 到此,这件事算是圆满的得到解决了,除了没给金柯处罚以外,其余的姜峰该做的都做的,林昆心里挺满意的,虽然金柯没得到处罚,但金柯那两颗磕碎了的门牙也算是遭到报应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差不多就行了。 警察局的大厅里,李春生和徐有庆以及另外的两个小子都已经做完了笔录,事情的真相已经搞明白了,徐有庆见他表哥都无能为力,心知这次瘪吃定了,他也算是个识时务的人,痛快的掏出了赔偿的钱,然后当着警察里众人的面儿,和他的两个小跟班一起向李春生鞠躬道歉。 李春生表现的很大度,拍了拍徐有庆的肩膀,然后像是长辈教育小辈一样说:“有庆啊,别觉着自己有两个臭钱就牛哄哄的,也别以为自己认识两个人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这社会上卧虎藏龙的人大有人在,你以为你是条上天入地的混江龙,其实你就是一个小的芝麻粒儿大小的小虾米!” 徐有庆黑着脸,不服气的看着李春生,心里将李春生的祖宗八辈都慰问了一遍,嘴上却是一声不吭,他是识相的,目前状况是对他不利的。 “你瞪着我干啥?”李春生咧嘴笑了笑,甩了甩他飘逸的长发,很厚颜无耻的道:“你瞪我也没用,哥就是这么帅,你永远也比不了,哈哈!” 一滴冷汗顺着徐有庆那嘿嘿的脸颊上滚落了下来,他颤抖了一下嘴角,心里头暗骂:“大傻逼!” 不光徐有庆有这反应,在场所有的警察都感到一阵的汗颜,这厮也太厚颜了吧! 李春生才不在乎众人的眼光呢,在他的眼里他就是天下第一帅,不不不,他师傅林昆才是天下第一帅,他是天下第二帅,大大咧咧的就走出了警察局。 出于应该的礼貌跟客气,林昆把姜峰送到了车上,姜峰也没跟他摆架子,上车前很亲切的对林昆说道:“小林啊,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给你姜哥打电话!”一句‘姜哥’顿时就把两人的关系变的格外亲近了起来。 “好的,姜哥。”林昆笑着说道:“今天的事儿谢谢你,有空请你吃饭。” “嗨,跟你姜哥还客气什么,等有空咱哥俩坐在一起好好的喝两杯。”姜峰笑着道。 黑色的奥迪a6开走了,车上张彦忍不住好奇的问姜峰,“老板,这林昆什么来头啊?” 姜峰闭目养神,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笑容,对于张彦这个跟了他多年的心腹,这种事他没必要隐瞒什么,笑着道:“省人大余书记的人。” 张彦的脸上马上露出错愕的表情,心里波澜一动,紧接着就替姜峰高兴了起来,做奴才的哪有不希望主子飞黄腾达的,他主子一直苦于省里没人,所以仕途一直局限于目前的地位,如今攀上了省人大余书记,用不了多久肯定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到时候他这做奴才的也跟着展样。 林昆回过头,正好看到李春生从警察局里出来,这厮满脸得意的笑容,手里抱着一大捧的钱,那是刚才徐有庆从包里掏出来赔偿的现金,要说这徐有庆也真是个有钱的主,出门能带这么多现金,绝对够土豪。 “德行。”林昆笑骂了一句。 “师傅,你真牛啊,市长都请来了,哈哈!”李春生笑着道,把手里的钱塞了一大半到林昆的怀里,“师傅,饭店的损失没那么多,这些给你!” “别!”林昆躲闪开来,“这钱不光是饭店硬件上的损失,还有饭店名誉上的,你还是乖乖的回去把钱交给你姐,再说了我也不差你这点钱。” “嘿嘿。”林春生挠头咧嘴笑了起来,“也对,师傅你住那么大的别墅,肯定不在乎这点小钱。” “你小子也别把我抬的太高,我怕摔的太疼,别在这儿臭贫了,赶紧走吧。” “好咧!” 林昆和李春生刚转身往外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林昆,你等等!” 林昆和李春生同时回过头,就看见沈曼冷若冰霜的走了出来,李春生小声的对林昆道:“师傅,这妞挺正点啊,不过好像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你还是小心为妙,我就不在这儿当电灯泡了,到外面等你去……” 说完,李春生转身就朝警察局的大门外走去,脚底下步伐飞快,倒像是在逃,林昆暗骂一句这小子也太不仗义了,就这么把他师傅丢下了。 “沈警花,什么事儿啊。”林昆笑着道,心里仔细的想了想,自己好像没干过什么得罪她的事儿,一时间底气也就足了,腰杆也跟着直了。 “你跟我过来。”沈曼冷若冰霜的道。 “哦。”林昆乖乖的跟沈曼来到了旁边一个僻静的角落,沈曼冷眼看着林昆说:“行啊你,没看出来你跟姜市长还有一腿呢,藏的挺深呀。”语气乍一听起来冷嘲热讽的,但却充满了责怪的意味。 林昆咧嘴笑了笑,“什么要有一腿,你这用词不当啊,说的好像我跟姜市长关系不正常似的。” “你给我严肃点!”沈曼表情严肃,就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道:“说,你为什么没早告诉我你和姜市长有关系,害的刚才我为你干着急!” “你替我着急了?”林昆嘴角坏坏的笑了起来,“那我可真荣幸啊,沈大警花,什么时候有空啊,我约你吃个饭,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 “说!”沈曼严肃冰冷的道。 “说什么?”林昆装傻笑道。 “你为什么没早告诉我你和姜市长有关系!”沈曼一字一句的问道,她心里一直不能平愤,具体什么原因也说不出,好像再气眼前这个男人对他的不‘忠’,可他们俩毕竟也没发生过什么啊,这么说也不合情理。 林昆咧嘴一笑,“认识他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我就没在你面前炫耀。” 沈曼脸上的表情一怔,心里暗吸了一口凉气,认识市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难道要认识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才算是了不起的事儿? 见沈曼发怔,林昆又嬉皮笑脸的道:“沈警花,什么时候有空啊,请你吃个饭呗。” 沈曼蹙起了眉头,“没空!”说完转身走了。 林昆玩味的看着沈曼的背影,眼神里透露出一抹淫邪的笑意,像个小流氓一样喃喃的道:“这身材真是不错啊,小蛮腰大屁股大长腿的,啧啧……” 也不知道是他的声音太大,还是沈曼的耳朵太灵敏了,沈曼突然回过了头,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骂道:“哼,臭流氓!”说完转身消失在了转角。 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