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畜生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三十三章:畜生

第八百三十三章:畜生 楚静瑶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对于潘剑,她已经不想两个人再有什么交集了,就像是曾经一场美丽的梦,梦醒之后没有值得再回味的情境,而且她也曾因为自己的固执与这场梦伤害过林昆,她嘴上不说,心里却自责。 就当时一个普通的朋友吧。 “喂。” 楚静瑶声音平静的说,电话里潘剑的声音听起来同样很平静,“静瑶,我要离开中港市了,这次回来本来就是想看看你,想圆曾经未完的缘分,但是……祝福你有了喜欢的人,也祝你以后快快乐乐,永远都这么美丽。” “谢谢学长。”楚静瑶微笑着说。 “我下午的飞机,静瑶,你能来送送我么?我想再见你最后一面,以后说不定再也不会有机会了。”潘剑语气平静的说,真情切意,令人难以拒绝。 “学长,我……” “我知道你很忙,但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再见一面,就最后一面,好么?以后,以后可能我们再也没见面的机会了,我也不会再轻易的回国了。” “好吧。” 楚静瑶挂了电话,将手上的文件快速处理完,亲自拿着送给了隔壁办公室的大老王,大老王正在玩斗地主玩的不亦乐乎,见楚静瑶走进来,笑着说:“楚总,你来啦!” 楚静瑶把文件放在大老王的桌子上,说:“王总,方案我已经改好了,下午我不能去和客户对接,我有一个老朋友要出国了,我得去送送他。” “哦,好,你尽管去忙,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 “嗯,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楚静瑶开着车来到了机场附近的一间咖啡厅,这间咖啡厅开在机场的周边,生意不温不火,楚静瑶临下车前,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林昆打了个电话过去,告诉林昆她出来替潘剑送行了,电话里头林昆笑着说:“干嘛告诉我,怕我吃醋?” 楚静瑶难得的开玩笑说:“我是提前跟你打声招呼,万一我要是失踪了,你好知道我去哪儿了。” 林昆笑着说:“潘剑要是敢让你失踪,我就让彻底消失。” 挂了电话,楚静瑶从车上下来,开的是豪车,无论到哪儿都吸引目光,尤其相貌还是国色天香,一些个等飞机无聊又嫌机场里的咖啡太贵的人见了她全都是一脸惊艳,不光是男的,女的也是同样,就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楚静瑶走进咖啡厅,潘剑就坐在靠窗的一个座位向她招手,“静瑶,在这!” 楚静瑶走过去,潘剑笑着说:“我给你点了你喜欢的黑咖啡,没加糖,我是算着时间点的,现在喝起来应该不烫也不温,你尝尝看合胃口不。” 楚静瑶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喝,潘剑开玩笑说:“怎么,怕我下毒呀!” 楚静瑶笑了笑:“不是。”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蛮好喝的。” 潘剑笑着说:“你喜欢就好,下一次再和你喝咖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楚静瑶笑着说:“学长,你不要说的这么伤感,我们还这么年轻,总有一天还会见面的。” 潘剑笑着说:“但愿了。来,静瑶,我以咖啡代酒,祝你永远这么漂亮!” “谢谢学长,我也祝学长事业有成,早日找到合适的女孩,永远幸福。”楚静瑶举起咖啡杯,和潘剑轻轻的碰了一下,而后两人都深深的抿了一口,楚静瑶没看到的是,她抿咖啡的间隙,潘剑的一双眼睛狡猾的向她看过来。 两人又聊了几分钟,楚静瑶忽然感觉脑袋莫名的有点沉,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潘剑看似关心的问:“静瑶,你怎么了?”心里在却暗自的窃喜。 楚静瑶笑了笑说:“没什么,可能是最近这两天赶方案太累了,学长,我先去洗手间洗把脸。” “用不用我陪你去?” “不用了。” 楚静瑶站了起来,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向洗手间走去,不知道为什么,这脑袋越来越沉,最后干脆走路都有些吃力,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用凉水洗了把脸,头晕的症状丝毫没有得到缓解,反而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楚静瑶心里顿时一惊,会不会是刚才喝的那杯咖啡有问题,那杯咖啡在自己来之前就已经点好了,潘剑如果往里面放什么药的话,简直轻而易举。 楚静瑶迷迷糊糊的就从包里掏出手机,想要赶紧给林昆打电话过去,可这时突然一只手摁在了她的手背上,是一只皮肤白皙而又细腻的手,楚静瑶抬起头向这只手的主人看,是一张算不上太好看的西方女人的脸,她正在冲自己阴测测的笑,楚静瑶疑惑的问:“你有什么事么?” 马歇尔阴笑着说:“我在等你。”说的是一口拗口的中文。 楚静瑶还想要再说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整个人马上晕了过去。 有凉水泼在自己的脸上,那冰凉刺骨的感觉,一下子让楚静瑶清醒了过来,但脑袋里的昏沉感还在,她眼神茫然的看看四周,一片陌生的景象,甚至有些杂乱,像是一处废弃的民房,眼前是刚才那个洗手间里不是很漂亮的西方女人,她正阴测测的看着她,一双蓝色的眼眸里透着说不出的阴森,脸上的微笑看起来也很让人不舒服,就像是住在荒废古堡里的女巫一样。 “这是哪儿?”楚静瑶语气虚弱的问。 “不知道。”女人阴测测测笑着说。 “我怎么会在这?”楚静瑶内心恐惧,但语气还算平静。 “你被绑架了。”女人依然用拗口的中文说。 “你到底是谁?绑架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想要钱的话,我给你。”楚静瑶道。 “我是谁……呵呵,我是潘剑的妻子,我叫马歇尔,来自欧洲。”马歇尔冷笑道:“我知道你有钱,但我绑架你可不是为了小钱……” 不等马歇尔说完,楚静瑶冷的打断道:“潘剑,潘剑他在哪儿!叫他出来!” 马歇尔回过头,冷笑着冲门外喊道:“潘剑,你的老情人叫你呢,还不快进来!” 潘剑走进来,微微的低着头,有些不敢面对楚静瑶,马歇尔笑着说:“你们两个老情人聊,我就不在这当电灯泡了。老公,记得我们说好的哦。” 马歇尔走了出去,一扇破门关上,房间里就剩下潘剑和楚静瑶两个人,楚静瑶被绑着双手双脚,坐在冰凉的炕上靠着墙,她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愤恨还是失望,看着潘剑说:“你不是说你已经离婚了么?刚才那个女人怎么回事?还有,你为什么要绑架我,就是为了钱?那你这次回来的目的……” “静瑶,我……” “你就是个骗子,无耻至极的大骗子,亏我过去对你的印象还算不错,这么多年一直把你当成一个特殊的人放在心里面,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骂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内心里说不出的空落落,说不出的痛,其实在蒋叶丽把那个装着潘剑禽兽的u盘给楚静瑶的时候,楚静瑶心里的那个梦就已经碎了,只不过此时碎的更彻底,碎的连渣儿都不剩了,自己曾经年少倾心过的那个男生,居然变的如此陌生,居然变的如此人渣。 潘剑低着头,似乎被楚静瑶骂的很懊恼,但这懊恼的背后,马上就变成了愤怒,他抬起头,瞪着一双不知羞耻的眼睛,冲楚静瑶咆哮道:“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我在国外过的好好的,要不是马歇尔家族的产业面临巨大的危机,欠下了巨债整天被黑社会追债,我愿意放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回来找你?你特么的也是贱,我追你你答应我不就好了,我们结婚把证一领,天楚集团就相当于是我的一样,我用天楚集团的资金去救活马歇尔家族,这样我和马歇尔家族之间的账就可以一笔勾销,到时候我和那个烂女人离婚,和你在这边过日子不好么?那个澄澄不喜欢我,我们再生一个孩子,生两个也行,可你也真特么的贱,居然为了那么一个小流氓一样的男人,把我给甩了!楚静瑶我问你,我潘剑上上下下到底哪一点不如那小流氓!” 潘剑说完,一双眼睛自目欲裂的瞪着楚静瑶,大吼道:“你倒是给我说啊!” 楚静瑶被潘剑的模样吓的怔住了,但很快就回过了神,冷笑道:“好,你终于说出了你这次回来的真实目的,我真为我的过去回忆感到悲哀,我当初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一个人渣,你问我你比林昆好在差在哪儿?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潘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能比的上林昆,就拿最根本的来说,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人,而你只是一个小丑,一个只会攀附富贵没有任何上进心只能坐享其成的小丑,可怜的小丑!” “楚静瑶,你这个贱婊子,你是不是眼瞎,我会不如那个小流氓,他算什么东西!”潘剑大声怒吼,同时一个巴掌甩在了楚静瑶的脸上,楚静瑶的嘴角应声溢出一丝血迹,白皙的半边脸颊上顿时清晰的五指印,肿的老高。 楚静瑶转过头,看着一副狰狞模样的潘剑,她此时心里头没有任何恐惧,冷冷的一笑说:“潘剑,你给我听好了,林昆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 “哼!” 潘剑冷笑不屑,“你以为他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你楚静瑶,这一次的计划我是经过周密部署的,并且有欧洲最大的黑帮帮忙,那个姓林的要是敢阻止我的计划,我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你现在马上给你那个首富爸爸打电话,24小时之内马上向马歇尔家族注资两百亿,否则我就让他的女儿变成尸体!” “我不打!”楚静瑶瞪着潘剑坚决的说。 “呵呵,你最好还是配合点,否则外面等着的那几个兄弟都是欧洲黑帮里的高手,他们不但杀人的欲望强烈,对女人的欲望同样强烈,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介意让他们进来单独和你聊聊,到时候就怕你……” “你个畜生!” 楚静瑶咬牙切齿骂道,潘剑哈哈大笑起来:“就算我是畜生,你又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