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强推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三十章:强推

第八百三十章:强推 司蓉儿的俏皮,林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小妮子的俏皮,和章小雅那妮子的俏皮不一样,章小雅没像司蓉儿在江湖上走过,自然没有司蓉儿的胆量,这小妮子的胆量一大起来就容易害人,即便害不死你,也要狠狠的捉弄你一番。 昨天晚上,林昆显然就遭受了这样一场待遇,满身余火难耐,美人佳妻在怀,却硬是啥实质性的玩意儿都没干,憋到大半夜差点把肾憋爆而死。 小丫头理直气壮的解释:“我,我才没有对嫂子下药呢,我只是告诉她说,让她晚上勾引勾引你,嫂子一开始不答应,后来我就说对你的伤口愈合有用。” 林昆脑门上的小黑线都快要成瀑布了,皱着眉头说:“你刚才说什么爱情疗法?你给我解释解释,今个要是解释明白的话,我就不跟你这小丫头计较了,要是解释不明白,小白拦着也不好用,我非把你的屁股打开花不可!” “我,我我我……” 小妮子一想到屁股被打开花,哎哟喂,那可真疼死亲了,一脸可怜巴巴而又委屈的模样冲林昆道:“你,你你你,林昆哥你没文化真可怕!你是文盲。” “说什么都不好用,快给我解释,我可头一次听说往药理放药的能治病。” “你懂什么呀,这是一种很高深的医学呢,是我昨天刚刚发明出来的新式疗法……” “你居然拿我当小白鼠!”林昆皱着脑门,一副伤心欲绝状:“亏我还把你当亲妹妹,司蓉儿,你就没想过你毒死了你林昆哥咋办?你这丫头!” “林昆哥,别冲动。” 慕容白赶紧过来抱住挥着巴掌就要揍他女朋友屁股的林昆,“先听她说完嘛。” 司蓉儿撅撅嘴,俏皮瞥了林昆一眼,说:“暴力狂。你的伤口很严重,我不想保守治疗,放那个药进去会激发的肾上腺素,肾上腺素的分泌会促进你的血液流动,血液流动的快了,你体内的药力会加速的循环到你的伤口,并且也会主动的刺激伤口的愈合,所以正常来说需要几天才能达到的恢复效果,你一天晚上就搞定了,嘻嘻,林昆哥,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啊!” 林昆被这妮子简直逗的哭笑不得,道:“你丫的是聪明,可你想过没有,你林昆哥昨天晚上是怎么熬过来的么?你能明白男人的苦么……” 司蓉儿理所当然的道:“我当然不能明白了,我又不是你们男人,没你们男人的兽欲。” 林昆看向慕容白,似乎这话里头……慕容白一脸苦逼的看着林昆,说:“林昆哥,你昨天你晚上经历的,几乎就是我现在每天晚上经历的,蓉儿她……” 司蓉儿突然俏脸娇羞的一红,娇嗔的白了慕容白一眼:“要死啦,这种事情也要说出来,人家羞羞的啦。” 林昆看着一脸苦逼的小白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内心里顿时深表同情,看在这小丫头将自己的伤口处理的非常之好的份儿上,也不准备再追究这小丫头的责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小丫头还真是疗伤的高手呢,这种损办法都能想的出来。 林昆进来的时候是满肚子的怨愤想要找小妮子发作一下,这会儿怨气消散的差不多了,一大清早的他就跑过来了,这会儿也该回去陪儿子吃早餐了,看了一眼一脸俏皮的小美人儿司蓉儿,拍拍慕容白的肩膀,一脸同情的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鼓励说:“小白,你一个堂堂的爷们,咋能让蓉儿那个小丫头给……” 慕容白可怜兮兮的小声说:“林昆哥,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难不成还要……” 林昆语气坚定的替他把话说出来:“强推!” 慕容白脸上顿时一抹诧异闪过,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不过内心里同时一抹兴奋浮现,在自己的家中,在自己的床上,在自己的被窝里把自己的女朋友给强推,嘿嘿嘿,听起来蛮刺激的哦,论武力值司蓉儿不如自己,等林昆哥走了以后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天时地利人和嘛! “我走了!” 林昆向门外走去,背对着司蓉儿和慕容白这一对小情侣摆摆手,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慕容白还在那一脸猥琐的笑,司蓉儿走过来,一双漂亮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看着他:“慕容白,你在这想什么坏事呢!” 慕容白被司蓉儿这么一问,刚才心里头的那点坚决顿时烟消云散,赶紧说:“没,没想什么呀。” “林昆哥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司蓉儿翻着白眼看着慕容白:“一定没说什么好东西,你快给我老实的交代,否则我再推迟一个星期和你……” “说……” 慕容白总不能说林昆让他强推蓉儿吧,这种卖友求荣的勾搭,他才不会干呢,可要是不说的话,蓉儿会善罢甘休么?纠结之余,慕容白脑袋快速的一转,岔开话题说说:“蓉儿,我们昨天晚上商量好的那事,你还没林昆哥说呢!” “啊!?” 司蓉儿这时才反应过来,“对啊,我还没说呢!”赶紧小跑的来到阳台上,好在他们住的楼层并不高,这时林昆刚要走到楼下,准备上车,司蓉儿大喊:“林昆哥,等等!” 林昆回过头,见司蓉儿站在阳台上冲自己喊,笑着说:“怎么啦,蓉儿?” 司蓉儿道:“我……”拿出手机指了指说:“我跟你打电话说。” “哦。” 林昆掏出手机,司蓉儿已经打过来了,林昆接听了电话,司蓉儿道:“我和小白昨天晚上商量过了,以后我们不打算再冲回江湖了,就跟着你了,你以后得养着我们俩,你有意见么?” 林昆抬起头,看着正俯身在阳台上往下看的司蓉儿,笑着说:“我有意见好用么?” 司蓉儿坚决的说:“没用。” 林昆笑着说:“那你还跟我商量。” 司蓉儿说:“我想要一套房子,要大大的,最好能看到海景的房子,你送我!” 林昆苦笑着说:“你和小白没钱买?干嘛要我送啊!” 司蓉儿道:“因为你是我和小白的哥,哥哥给弟弟买房子娶媳妇情理之中,哥哥给妹妹买房子做嫁妆也属于情理之中,怎么样,你答不答应啊。” 林昆苦笑着说:“你不都说我有意见不好用么,你和小白没事的时候可以去看看房子,遇到合适的了给我打电话,另外当哥哥的得给妹妹买辆车做嫁妆,你们俩再去看看什么车喜欢,只要不太贵的,也给我打个电话。” “切,我就要看贵的车。”司蓉儿甜甜的一笑,一脸的幸福。 “好,我没意见,投降,不过过段时间我可能会去燕京,你们跟我一起去么?” “去燕京?” “是啊,我还没和别人说过。” “为什么?”司蓉儿疑惑的道,不过马上就明白了:“我明白了,金龙岂会潜水游,中港市的这湾水已经装不下我哥哥了。” 林昆笑着说:“可不准这么胡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么,我也是听了一个老前辈的话,觉得自己身为男儿,既然要事业,就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 “我和小白跟你一起去!”司蓉儿笑着说。 “行了,我回家了,最近你们俩也小心点,另外一定要随叫随到,中港市目前的形势不明朗,根据我掌握到的消息,恐怕不止一波恐怖分子来了。” 司蓉儿笑着说:“这些人也真是的,不就是一个章家小姑娘么,至于这么扎堆么。” “走了。”林昆笑着冲司蓉儿挥挥手。 “拜!”司蓉儿站在阳台上也挥挥手,笑着挂了电话,转过身,却见慕容白正一脸‘猥琐’的靠近,司蓉儿马上一脸警惕的说:“小白,你要干嘛!” 慕容白嘿嘿一乐,一把扑过来将司蓉儿抱起来,司蓉儿并没有慌张,反正是被自己的男人抱着,咯咯的笑道:“臭小白,放我下来,不许耍流氓!” “哎呀,你还变本加厉了,你快把我放开,你个坏蛋,你……你不许……” “蓉儿,今天我必须把你强推了!” “那你能对我负责么?” “一辈子!” 林昆回到了海辰别墅区,时间尚早,楚静瑶定的早餐已经到了,陆婷和章小雅坐在餐桌旁,余志坚和牛大壮也在,章小雅见了林昆就问:“昆哥,你去哪了!” 林昆说:“去找一个朋友谈点事情。”在餐桌旁坐下,余志坚这时向他靠过来,凑到耳边小声的问:“那个人,真的是姜夔生?昔日华夏佣兵前十?” 林昆笑着说:“要不,你以为你哥我找一个冒牌货来啊。” 余志坚谓然一叹,林昆知道他是要感慨如今的姜夔生不复昔日的神采,笑着说:“人各有命,夔生哥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况且他现在同样是高手,不信你俩可以切磋一下,我赌一百块钱你赢不了他。” 余志坚道:“这么大的赌注,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林昆笑着说:“那再加一百?” 牛大壮道:“你俩在说什么呢?” 林昆笑着说:“打个赌。” 牛大壮道:“今天这油条的味道不错,你俩别打赌了,赶紧吃饭吧。” 说话间,楚静瑶从楼上下来了,澄澄也被她给叫起来了,小孩子养成赖床的习惯可不好,昨天是第一天寒假休息就让他赖了一次,今天可得准时起床了。 林昆看到楚静瑶一脸尴尬,昨天晚上的画面依然在脑海中清晰的回映着,不过更要命的是澄澄一边揉着眼眶下楼,一边喃喃的说:“昨天晚上半夜起来,我看见爸爸妈妈又抱在一起打架了,妈妈,你们为什么又打架了……” 林昆和楚静瑶的脸色顿时就红的跟猴屁股一样,餐桌旁的几个人反应不一,不过看表情都很惊讶,章小雅刚喝到嘴里的豆浆差点喷出来,陆婷也差点被吃进嘴里的油条噎到,牛大壮和余志坚对视一眼,那眼神里尽是你懂我懂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