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爱情疗法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九章:爱情疗法

第八百二十九章:爱情疗法 林昆本来一双几近燃烧的眸子里,突然射出两道绿幽幽的光芒,就像是夜行在漠北深山里的孤狼,背负着岁月无情的蹉跎,寻找着任何一处猎物的痕迹。 他的心底此时就住着一匹狼,一匹饥肠辘辘,濒临在发狂边缘的饿狼…… 林昆脚步停下,浑身僵硬,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床上的曲线曼妙的楚静瑶,心底仿佛有一团火焰,一刹那间被点着了,他强行的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并强行的控制着自己的双脚向后挪,一步,一步,再来一步……终于退出了房间,他一头钻进了洗手间里,拧开冰冷的凉水水龙头,捧着凉水就往脸上拍。 如此进行了十多分钟,整张脸都被冰的有些麻了,可心底的那团火焰还是没有被浇灭,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红的像后屁股,一双眼睛里更是布满欲望的血丝,浑身上下那躁动不安的肾上腺素,一次一次的挑战着他的理智。 林昆转过身,就要冲出门外,忽然整个人一下子愣住,楚静瑶穿着她那件粉色的睡衣,半靠着站在门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一双眼睛似乎能看到他心底一样。 林昆瞪大着眼睛,顿时尴尬非常,他恨不得立马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然后坟头上撒满鲜花,再立上一个碑,碑文就写林某某,肾上腺素暴动,害羞致死。 “干嘛这么一副表情?”楚静瑶看着林昆,面色平静的问,两只手很自然的抱在胸前。 “我……” “不用说,我知道。” 楚静瑶眼神平静的从林昆的脸上向下挪,最终落在了那处高高矗立的关键之处。 “真不像你想的那样!” 林昆赶紧解释,同时腰一佝偻,两只手赶紧捂住关键部位,脸上那湿漉漉的冰水,这时似乎也开始滚烫起来。 “我想哪样了?” 楚静瑶忽然妩媚的一笑,一双漂亮狭长的凤眼,一连串的秋波抛了过来,向前走了一步,来到林昆的身前,一只手伸向林昆胳膊,嫣然一笑拉着他往外走。 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静瑶,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尽管穿着宽松的睡衣,但也难掩她曼妙的身材,脚底下莲步轻挪,每一步都是芳华无限,诱人入心。 别说林大兵王此时是情迷意乱之时,就是放在正常的时候,被一身睡衣的楚静瑶如此撩拨,怕也要心火难灭,肾上腺素暴乱吧。这女人太美,诱惑力太强! 林昆只是欲火纵身,但并不是脑袋瓜子不灵活了,自己没理由突然就这么欲望强烈吧,回想起司蓉儿今天晚上给他治完伤口时说的话——不能剧烈运动哦,还有小丫头说这话时候嘴角那一抹狡黠的表情,这问题八成出在那坛子药里。 靠,小丫头片子居然坑老子! 林昆在心里暗暗的大骂一句,但此时不是他去考虑怎么去找小丫头算账,而是体内暴动不安的肾上腺素已经让他意乱情迷,意识不受控制了,更让他矛盾匪夷所思的是,楚静瑶今天晚上为何会如此的一反常态,她不是一直冷冰冰的,今天晚上居然这么主动……难不成,她也被司蓉儿那小丫头给下药了! 想到这,林昆心中一阵的悲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倒不介意将楚静瑶就地正法,别墅里房间那么多,随便找一个没人的进去,啪啪啪的一顿完活,但关键如果自己真的这样的话,那楚静瑶明天早上清醒过来以后,会不会对自己发飙,甚至一生气不搭理自己了? 林昆自问心里头一直惦记着楚静瑶,这也无可厚非,任凭哪个男人面对如此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心里头要是没点长草的想法,除非他是gay,要么就是发育不良。 林昆显然不是gay,更不是发育不良,从他两腿中间那帐篷的弧度来看,就知道这家伙非但发育良好,简直可以用超级优秀来形容,但此时林昆却不想趁人之危,内心的思想正在和频频失去的理智斗争,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满身燃烧的欲火,他停下来了,两只脚像是在地上生根一般,楚静瑶拉他不动,疑惑的转过头,林昆强行镇定的咧嘴冲她笑:“不行,我们不能,你……” 林昆想对楚静瑶说,她可能也被司蓉儿给恶作剧下了药,可不等他把话说完,楚静瑶那噙着淡淡香气的嘴唇,已经吻了过来,就贴在他淡淡胡须的唇上。 他灼热的嘴唇顿时感受到了一丝冰凉,这一丝冰凉令他那满心躁动的火焰,霎时间安静了下来,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绷紧的身体渐渐放松,一双手很自然的揽在了楚静瑶的腰间,楚静瑶也轻轻的抱着他,莲藕般的手臂轻轻的柔软的抱在他的后背上,一双嫩白柔软的芊手,轻轻的在他的后背上摩挲着…… 内心是平静的,但浑身上下骨子里燃烧的火焰却暴乱到了极致,静静的,温馨的享受这一刻,时间在秒针的沙沙声中流逝,远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啪啪啪…… 短暂的一秒,似乎变成了时间永无止境的延长,温存而又令人沉醉的一刹那,像是被一把温柔没有伤痛的匕首,轻柔的刻进了骨子里,即便下一秒就是地球毁灭,我也永世不忘。 这一吻…… 这一拥抱…… 都因为怀里的俏佳人,变的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刻骨铭心,那么的缠绵悠长。 远处的风里,似乎吹来了令灵魂净化的牧羊笛,耳边磨过的呼吸声,像是春天里的呢喃,爱情在这一瞬间被无限的放大,那潜伏在骨子里的欲火激情,似乎秋天烈日过后焚不尽的黄昏,最红不过夕阳红,最美不过这当下的黄金一刻。 渐渐的,林昆似乎融入到了这一瞬间一万年的香艳旖旎中,眼眸轻轻合上,身体里那狂躁不安的肾上腺素撞击着胸膛,冲击着浑身每一处即将癫狂的神经,这一刻似乎等了很久,这一秒即将成为永恒,男郎女意,就趁着这茫然而又细腻的夜色,借着那微不可寻的光芒,就彼此紧紧的融入到一起…… “等等!” 就在林昆即将把楚静瑶推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楚静瑶轻轻的娇呼一声,声音很好听,裹带着如兰般的热气,林昆似乎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睁开一双幽绿而又平静的眼眸,火热的嘴唇挪开,看着楚静瑶那如同秋水泛起涟漪般的眼眸,轻声的说:“怎么了?” 楚静瑶伸手挡在他的身前,抚摸着他胸前的伤口,道:“蓉儿说了,你今天晚上不能剧烈运动,伤口要是裂开了就很难恢复,而且还有可能失血过多。” “可是,我……” “忍着。” 林昆的一双眼睛快要喷了火,楚静瑶目光平静的道,那秋水般的眸子里甚至藏匿着一丝丝说不出的可怜,在这目光的注视下,林昆内心那狂暴的小野兽被强行的压制了下去,就这一份强悍的自制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第二天一大清早,慕容白还在被窝里睡觉呢,就听防盗门被砰砰砰的敲响,早知道会有人这么用力的砸门,当初就应该装上一个防爆门,司蓉儿还在赖床,慕容白迷迷糊糊的起来去开门,“谁啊!” 打开门,顿时就看见满脑门子黑线的林昆,慕容白顿时打起了精神,有些心虚的说:“昆,昆哥,你怎么来了?你,你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吧?” “蓉儿呢!” 林昆黑着脑门说,一副兴致问罪的模样。 “她,她她,她还在睡觉……”慕容白道。 卧室里的司蓉儿迷迷糊糊的听说林昆来了,赶紧把被蒙在了脑袋上,嘴里头还神棍似的小声念叨道:“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我……” 慕容白走进卧室,隔着被贴在司蓉儿的耳边说:“蓉儿,林昆哥来了,你……” “你个白痴!” 司蓉儿一下子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撅着小嘴埋怨的看着慕容白,“你个呆头呆脑的大白痴,你就不会跟他说我不在家呀,他肯定是来找我问罪的。” 慕容白道:“可我要是说你不在家,林昆哥肯定会进来找你的,再说我骗的了他么我。” “我不管了,反正我是为他好,我问心无愧。”司蓉儿简单的整理了下头发,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就到了客厅,林昆正坐在沙发上,嘴里头含了根雪茄,雪茄没有点着,但就这一副派头就够帅气的。 司蓉儿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走出来,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林昆说:“林昆哥,你真帅!” 林昆黑着脑门子说:“这是事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司蓉儿继续马屁精道:“林昆哥,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男人,你是我的偶像!” 林昆道:“小丫头,你怎么拍马屁都没用,你今天要是解释不明白,我就打你的屁股!” “啊!?” 司蓉儿一副惊惧模样,赶紧躲到了慕容白的身后,可怜巴巴的说:“小白,林昆哥要打我。” 慕容白左右为难,急的说不出话,憋了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蓉儿,你就给林昆哥解释一下嘛,昨天你往那药里头放那什么药,不也是为了林昆哥好么?” “为我好?”林昆疑惑的看着慕容白,头一次听说往人药理放药是为了人好。 司蓉儿这时才从紧张中回过神,跳到了慕容白的身前,理直气壮的看着林昆说:“对啊,你个大笨驴,当然是为了你好了,不信你摸摸你的胸口。” “我的胸口?” “你默默就知道了呀!” 林昆抬手摸了摸胸口,那道本来严重的伤口似乎一点也不疼了,如果不刻意用力的去摁,根本感觉不出那一块地方有多少的异样,目光疑惑的看着司蓉儿,“这是怎么回事?” 司蓉儿一脸得意的说:“这是我新发明的方法,爱情疗法,管用吧!林昆哥你呢也不用他谢我,只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就可以喽,不过分的要求哦。” 林昆道:“那你先回答我静瑶昨天晚上怎么回事,你干嘛也对她下药。” 司蓉儿嘻嘻神秘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