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加了药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八章:加了药

第八百二十八章:加了药 看完电影,林昆一家三口又游乐场玩了一会儿,林昆玩了一个射击的游戏,就是最简单的打中气球给奖励的,只花了二十块钱,就赢了一个最大的公仔,那摊位的负责人额外又送给了他一个小公仔,求他不要再玩了。 晚上回到家,慕容白和司蓉儿已经在七号别墅等他了,两人笑着向楚静瑶做了个自我介绍,说明了来意,而后便和林昆一起去了三楼的阁楼,司蓉儿还是拿了一坛子的汤药来,林昆还是毫不客气的一口气全都喝光了。 司蓉儿笑着调侃说:“林昆哥,你知道你喝的一坛子药的成本是多少么?” 林昆趴在床上裸露出后背,笑着说:“你这小丫头这么问,肯定不能便宜了。” 司蓉儿笑着说:“成本其实不高,也就十万左右,但市面上就算是一千万也没有卖我这个配方的,至于能把这药熬出来的,我想全华夏都再没有第二个人。” 司蓉儿边说边替林昆检查后背的伤,整个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红肿的地方都消了下去,接下来只要静养个三两天应该就问题不大了。林昆笑着对一旁的慕容白说:“小白,我得恭喜你,你找了一个神医媳妇,以后没钱了,就让她熬药你拿出去卖!” 慕容白嘿嘿直乐,可能心里头也是这么想的。司蓉儿笑着说:“林昆哥你太过奖了,蓉儿只是善于疗伤罢了,其他的病可治不了,师傅没教。” 司蓉儿指着林昆的后背又对慕容白说:“别傻笑了,看看什么叫天赋吧。” 慕容白没有明白司蓉儿话的意思,林昆也没明白,司蓉儿解释说:“正常人就算一下子喝了整摊子的汤药,再加上我的调理,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的。” 慕容白点头,看着林昆的身体一阵羡慕,怪不得人家能当兵王、狼王,天资就不凡啊! 林昆笑着说:“蓉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么?” 司蓉儿说:“不是我说的夸张,事实摆在眼前嘛!” 楚静瑶端了两杯茶水上来,放在了楼上的茶几上,笑着说:“两位喝点茶。” 慕容白马上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谢谢嫂子。” 司蓉儿就比慕容白要淡定的多,小嘴抹了蜜似得笑着说:“嫂子,你真漂亮!” 楚静瑶笑了笑,看了一眼林昆趴着的后背,问司蓉儿:“蓉儿姑娘,他没事吧?” 司蓉儿俏皮的笑着说:“回禀嫂子,我哥恢复的很好,三两天就能康复了。” “这么快?” 楚静瑶被司蓉儿和慕容白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脸颊红红的,但听说三两天林昆身上的伤就能好,她还是足足的惊讶了一把,林昆身上的上她看过一点,很吓人很严重,如果按照正常的恢复速度,怎么也得两三个月吧。 “是的嫂子,林昆哥的身体好,再加上我的补药好,所以才恢复的这么快。”慕容而甜甜的笑道,此时的她就是一个甜蜜而又俏皮的小妹妹,谁会联想到这个小妹妹就是华夏易容界里的高手,在华夏的杀手榜上也占有一席之地。 楚静瑶对司蓉儿的印象很好,红着脸颊笑着说:“那多谢谢蓉儿妹妹了。” 司蓉儿笑着说:“嫂子,不用客气,我和林昆哥的交情深着呢。” 慕容白在一旁也跟着道:“我和林昆哥的交情也深着。” 楚静瑶笑了笑说:“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你什么需要帮忙的到楼下找我。” “好的嫂子!”司蓉儿甜甜的笑道,等楚静瑶走了,转过头瞪一眼慕容白,道:“瞧你那德行,看到美女就紧张,那可是嫂子,你紧张个屁啊!” 慕容白脸红,表情很冤枉,支支吾吾的说:“嫂子,嫂子也是美女啊,再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不也挺紧张的么。”又将目光看向林昆:“林昆哥,你看见美女紧张么?” 一直都不说话的林昆,总算有一种被想起的欣慰了,刚要高谈阔论的说几句,被司蓉儿的话打断:“别问林昆哥,林昆哥是林昆哥,你是你。” “我……” “别你你你的了,我不听你解释了,赶紧给我端茶过来,我要喝茶。” 方才那个甜蜜俏皮的小妹妹,这时马上化身成了我的野蛮小女友了。难得的是,过去恣意花丛的慕容白先生,居然真就乖乖的把茶水端了过来。 林昆忍不住的向司蓉儿点赞:“蓉儿,这家教好,未来的老公就得这么管着!” 司蓉儿俏脸一红,“林昆哥,我又没说过要嫁给他。” 林昆一本正经的笑着说:“蓉儿啊,这可能由不得你了,你要不嫁给我兄弟,将来谁要是敢娶你,别说是娶了,就是跟你谈个恋爱,我兄弟都能把他给杀了。” 司蓉儿蹙着眉头,看向一旁老老实实一脸憨笑端着茶杯的慕容白,问:“你会么?” 慕容白笑的很明媚,一点杀气也没有,道:“不会。” 司蓉儿满意的笑了起来,冲林昆说:“林昆哥,你说错了哦。早知道跟你打赌就好了。” 林昆笑着没说话,这时慕容白笑着说:“我不会只杀他,会杀了他全家。” 司蓉儿脸上的小表情顿时一僵,皱着眉头看向慕容白,斥责道:“臭小白,你能不能别这么暴力,这么说我这辈子非嫁给你不可了?你讲不讲道理嘛!” “不讲。” “……” 慕容白相貌俊秀,典型的白面书生一样的帅小伙,平时激灵聪明,可就是在司蓉儿的面前很木讷,很傻憨,这或许是应了那句话吧,一物降一物。 司蓉儿和这块木头说不通,把心里的气都发在了林昆身上,猛的冲林昆的大腰板子一拍:“翻过身去!” 啪!!! 这声音可是够清脆凛冽的,林昆疼的呲牙咧嘴,刚刚还在幸灾乐祸呢,这一下算是明白什么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感情他就是那条鱼啊。 林昆乖乖的翻过身来,司蓉儿小心翼翼的解开了他胸口的纱布,林昆疼的抽搐了几下嘴角,毒虽然已经被司蓉儿给逼出来了,但伤口恢复的不怎么理想,尤其林昆今天还打人了,伤口虽然没有迸裂,但也有裂开的痕迹,洇出了不少的血水。 司蓉儿皱了皱眉,白了林昆一眼说:“林昆哥,不是让你不要剧烈运动么?” 林昆咧嘴笑着说:“我已经够小心了。” 司蓉儿皱着鼻子道,“这伤口要是迸裂了,你就死定了。” 林昆笑着说:“那我应该很庆幸,这会儿还能活着躺在这。” 司蓉儿又是笑着白了他一眼,“到现在了还在这油嘴滑舌呢,待会儿会很疼,你忍着点啊。” 林昆点点头。司蓉儿让慕容白把药箱里的药拿出来,那是一包牛皮纸包着的白药粉,司蓉儿整个洒在了林昆的伤口上,林昆顿时感觉一阵说不出的钻心的疼痛,就好像是在用匕首来回在伤口上剐一样,疼的他顿时咬紧了牙关,脑门子上刷的一下渗出了一层的密密麻麻的汗珠,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司蓉儿这时又拿出了她的银针,在林昆的胸口上娴熟的扎下了一大圈密密麻麻的银针,林昆那本来有些感染的伤口上,顿时溢出了浓黑的血水,血水泛着臭味异常刺鼻,同时林昆感觉肚子里喝下去的汤药,那股热热的似乎在翻滚的热量一股脑的就向那伤口涌了过去,司蓉儿拿着纱布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溢出的血水,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直到那浓黑的血水不再往外溢,司蓉儿才停下来,将林昆胸前的银针拔了下来。 林昆坐了起来,后背上已经出了一层的汗,司蓉儿让林昆去冲个澡,把身上血水带出来的腥臭味给冲掉,等林昆从卫生间里出来,司蓉儿又拿出一个特制的药物纱布给林昆包扎在伤口上,并叮嘱林昆说,今天晚上千万不能剧烈运动,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伤口明天早上应该就会愈合的差不多。 林昆拍着胸脯笑着说:“蓉儿你放心,这大晚上的哥就是想运动,也没地运动啊。” 司蓉儿狡黠的一笑:“那可不一定哦,嫂子那么漂亮……” 林昆:“……” 顿时很无语的说。 楚静瑶留司蓉儿和慕容白在7号别墅住下,两人都不肯,两人现在可算是新婚燕尔,还是回自己的小窝里温馨方便,临走前司蓉儿特意拉着楚静瑶到一旁叮嘱了两句,楚静瑶脸颊红红的,说知道了,司蓉儿这才放心的离开。 两人离开后,慕容白好奇的问司蓉儿,“蓉儿,你跟嫂子叮嘱什么了?” 司蓉儿笑着说:“叮嘱嫂子今天晚上阻止着点林昆哥,别让他剧烈运动了。” 慕容白道:“正常来说不会的,林昆哥可是一个很还有定力的男人。” 司蓉儿坏坏的笑着说:“那可不一定哦,再意志坚定的男人,要是……” 慕容白马上恍然,惊诧的道:“蓉儿,你该不会是在药里放了那个药吧!” 司蓉儿说:“才没有呢,不过今天加的一个药材里面,却是有那个的功效,加了这个药材,会加速血液的循坏,这样有利于伤口的快速愈合。” 慕容白愣了愣,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 夜色弥漫,星光像那无数先知的影子,炯炯的望着黑暗笼罩下的城市。 澄澄已经睡着了,林昆和楚静瑶分别睡在两边,今天没有去阁楼,就在楚静瑶的闺房里,林昆也不知咋的,今天晚上就是睡不着了,胸口的伤口已经不疼了,关键是他现在又遇到另一份苦恼了,总是忍不住的想向楚静瑶靠近,心里头痒痒的,而且某个关键的地位已经直的跟国旗杆似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今天晚上怎么老想那个事啊,喉咙里咕哝的咽了咽口水,嗓子也很干呢,从床上瞧瞧的下来,去客厅里找水喝了,回来的时候,借着窗外依稀的光芒,看到楚静瑶躺在床上,盖着一层薄被,身体那玲珑的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