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无能为力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六章:无能为力

第八百二十六章:无能为力 八指几下子就把八个小青年全部放倒,出手不算重,但这八个人短时间内想要爬起来是不可能了,林昆那边两个醉酒的‘大哥大’也已经躺在地上没了反抗力,两人嘴上还是不服气,冲林昆嚷嚷着说:“小子,有种你别走!” 林昆笑着指了指吃饭的港餐厅,“我在那儿吃饭,给你们半个小时,能喊来多少人尽管喊,半个小时候以后,我没时间等你们,但你们要是没喊来人,我还会再揍你们一顿,漂亮的女人可以看,但也要分那女人是谁的女人。” “我呸,小子你给老子等着!” “等着!” 地上的两个中年男人骂骂咧咧,其中一个已经摸出手机打电话,听口气应该是打给他的大哥的,语气很恭敬,姿态也谦卑,隔着电话躺在地上也不忘边说边点头的。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人群外被另外一群观众围住的八指,两人目光对视,互相笑了笑,转身回到了餐厅里继续吃饭。 林昆坐下来,楚静瑶却是黑着眉头看着他,林昆笑着说:“怎么了媳妇,干嘛这么看着我?” 楚静瑶道:“我不是说过么,不要在……不要在孩子面前这么暴力,会影响到孩子的心灵成长的!” 林昆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澄澄,笑着问:“儿子,你觉得爸爸暴力么?” 澄澄连连点头,便带着小兴奋的说:“爸爸,我好崇拜你哦,长大我也要像你一样,保护你和妈妈!” 林昆笑着又给澄澄剥了个虾仁,“多吃点,赶紧长壮身体,等将来爸爸年纪大了,你就得保护爸爸和妈妈了,别人要是敢欺负爸爸妈妈,你就揍扁他!” “好哦!”澄澄开心的道,旋即一脸坚定的道:“爸爸,我长大了一定要比你还暴力!” 林昆拍拍小家伙的肩膀,“好,儿子,有志气!” 父子俩相聊甚欢,就像是定下了一项丰功伟业的伟大志向一样,一起转过头看向已经很久没发言的楚静瑶,只见楚静瑶那张绝美的脸上,此时已经挂满了愤怒的小黑线,在她的心目中,儿子将来是要成为一个有风度有内涵的高端男士,而不是一个暴力狂,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的这种想法显然是一厢情愿,儿子似乎更崇拜他的‘暴力爹’,并立志要继承者‘暴力’。 什么是绝望? 这就是绝望吧…… 什么是不甘? 楚静瑶此时的眼神里就透露着不甘。 什么叫无能为力。 就是当楚静瑶看到此时一脸兴致盎然并且表情坚定的楚澄的时候,目光里流露出的无奈。 林昆吃的慢调斯文,楚静瑶皱着眉头问他:“外面那两个人是不是在喊人?” 林昆吊儿郎当的笑着说:“他们不服,我给了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喊不来人,我就去砸断他们的狗腿,我刚才跟他们说明白了,美女他们可以乱看,但要看那美女是谁的女人,我的女人他们看就看了,要是指指点点心怀不轨,我就得揍他们。” 楚静瑶俏脸紧绷,一双美眸冷艳无双的看着林大兵王,心里头却是暖暖的,不管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暴力狂,他总是将自己和儿子护在身后,对于一个天生就不需要愁钱的女人来说,这似乎已经够了,还要再奢求什么呢? 刚才八指在斜对面饭店动手的时候,林昆和八指相识一笑,楚静瑶也看在眼里,林昆身上虽然有伤,但有帮手在身边,楚静瑶倒不再担心外面的那两个男人能喊来多少人。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商场的外面停下来了两辆车,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跳下来,身后跟着一群的小弟,这群小弟的胳肢窝下都夹着一份报纸,明白的人都知道,那报纸里面裹着的都是砍刀。 这一群人浩浩荡荡,直奔商场饭店的那一层,所过之处路人纷纷避让,好不威风,商场的保安们见此情况也不敢上前阻拦,只好联系保安主管定夺,保安主管也不敢得罪这一群明显社会上的人,只让手下的保安们激灵一点,这些人一旦有什么不轨的行为,第一时间报警,再酌情是否上前处理。 被林昆打的那两个男人一直在饭店外面待着,他们死死的盯着林昆,怕林昆逃了,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过去还真没被人这么修理过,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再说了两人手底下怎么也是跟着一群小弟的,这口气要是不出了,以后怎么服小弟?还有谁会跟着你混? 领着一群小弟威风八面的男人走过来,候在饭店门口的两个男人马上毕恭毕敬的迎上去,点头哈腰的也不知道说了些啥,林昆坐在饭店里面吊儿郎当的向外看,眼神和那四十多岁的为首男人触碰到一起,那四十多岁的男人顿时眉头狠狠的一皱,鼻孔撑的老大,似乎喷出了两团火焰,奔着林昆就过来,身后的那些夹着胳肢窝下夹着报纸的小弟们,也纷纷的跟着过来。 饭店里正在吃饭的人全都吓傻了,临近门口的几桌客人更是顾不上吃饭,顺着门缝就溜走了,服务员见那几桌客人还没结账想要上前去追,可见门外黑压压的进来一群来者不善的黑社会,马上又被吓的畏首畏尾不敢向前了,就是饭店的负责人也愣在一旁迟迟的不敢上前,擦亮着眼睛一脸警惕。 “是你打了我的人!?”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副公鸭嗓,说起话来嗓音啥呀,像是嘴里含了啥子,一双眼睛阴鸷的瞪着林昆,刚才被林昆打的两个男人站在他身边,正一副得意的姿态穷凶极恶的看着林昆,其中一个更是嚷嚷道:“小子,你再牛啊!” 楚静瑶坐到澄澄的身边,担心小家伙害怕,结果证明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小家伙一副斗志高昂的模样看着眼前的这群混混,一脸的不卑不亢。 林昆抽出一块餐巾纸擦了擦嘴,神情自若的一笑,眼神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眼前的这群人,最终目光落在了刚才被他打的那两个男人身上,说:“你们还算守时。”转而又看向那个为首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为首的中年男人一愣,眉毛跳动了一下,眼前这个小青年好胆量啊,面对自己这么多的人,居然能够安然不乱,还敢问自己叫什么名字,这是找死的节奏么!? 为首的中年男人冷的一笑,他没注意到的是,就在落地窗的外面,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靠在窗边上点了根烟,他刚要冷冷的冲林昆回一句‘找死!’,眉毛突然又是一跳,紧接着他的整张脸都变的骇然扭曲起来,方才那一脸杀气腾腾的嚣张,瞬间土崩瓦解的连渣都不剩,语气哆哆嗦嗦的说:“林,林老大?” 林昆谦和的一笑,道:“林昆。” 中年男人顿时吓的两条腿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最近道上流传的正盛,说这南城区的地下世界要变天了,百凤门的林老大将统一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诸多的大佬本来不服,但自从赵磊毙命,赵南被中纪委带走以后,那些个道上的老油条算是认清了,这条过江龙在中港市已经无人能敌。 “林老大,我是东城区的马安,跟着赵东大哥混的,刚才都是马安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之处还请林老大多多见谅,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记恨马安。” 马安这么一说,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一个个也都跟着蔫了,最近在中港市,道上的哪个人要是没听说林老大的名号,那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混混,显然马安身后的这些小弟都听过林老大的名号,也都知道林老大自从来了中港市以后都干过哪些大事件,他们的心里头对这位林老大是既敬佩又敬畏。 马安身旁的那两个刚才被林昆修理过的男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塌了下来,一时间手足无措该干什么都不知道了,同时心里头一万个懊恼,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最近名声鼎盛的林老大,这一下他们可算是有苦头吃了。 林昆并没有要和这两个男人计较的意思,只是漠然的看了马安一眼,笑着说:“没什么记恨不记恨的,以后没什么事被带这么多人出来,影响不好,另外护短的时候也要先文明原因,咱们是黑社会不假,但也要讲文明。” “是……” 马安脸色难看,诚惶诚恐的道:“回头我就好好教育教育我的手下。” 林昆笑着摆摆手,“别这么多人站在这了,人家饭店不用做生意了?附近的保安都盯着呢,你们要是再继续待在这,警察可能就要来了,我可不想摊麻烦。” “我们这就走。” 马安马上恭敬的说道,转过身对身旁站着的两个刚才被林昆揍过的男人说:“你们也跟我来。”语气里透着一丝阴狠,林昆听了只是笑笑,但那两个被他揍过的男人却是哭丧着一张脸,胆战心惊的说:“马哥,还是,还是算了吧,我们两个还有事……” 马安毫不客气的冲手下道:“把他们两个给我走。” 身后的小弟得令,马上就强行的架起这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顿时惊慌失措的讨饶道:“马哥,饶了我们吧,我们也是不知情。”回过头又向林昆讨饶:“林老大,我们两个有眼无珠冒犯了你,求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林昆淡淡的笑道:“你们冒犯的不是我,而是我媳妇,这比冒犯我要严重。” “嫂子,我们真是无心的,求求你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两个男人开始求向楚静瑶。楚静瑶毕竟心慈手软,看向林昆就想要替这两人说两句,林昆笑着向她摇了摇头,楚静瑶也只好闭口不言,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可以随便对林昆发脾气,但在外人的面前,她却一定要给足林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