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饭店干架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五章:饭店干架

第八百二十五章:饭店干架 宋庆宗坐在车里愤愤不平,光头大汉咧嘴笑,露出一排森森的白牙,道:“二当家,要不喊上两个人,去把那个小子给做了,那样你就没竞争对手了!” 宋庆宗白了一眼光头大汉,“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有把握做了那小子?” 光头大汉笑着说:“怕什么,反正他身上有伤,难道……周围还有其他人?” 宋庆宗点点头,“而且不止一个人。” 光头大汉诧异说:“都是高手?” 宋庆宗点点头,冷笑一声说:“就凭咱们两个的话,估计肯定不是对手。” 光头大汉道:“看来这小子还挺谨慎的,怪不得三当家没能把他给做了。” …… 新天地的一家港式餐厅内,林昆一家三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澄澄坐在最里面,林昆和和楚静瑶对面而坐,澄澄和楚静瑶都喜欢这家港餐厅的味道,林昆以前也来吃过一次,澄澄和楚静瑶最喜欢的都是那道蒸虾饺,林昆也吃过,不能说是最喜欢吧,但味道确实挺怀念的。 这家港餐厅的生意出奇的好,一家三口才坐下来没多久,里面就开始人满为患起来,幸好一家三口还算是提前过来了,否则再晚一会儿的话怕是没了座位都。 一家三口特意选了一个靠窗户的座位,这样可以边吃吃饭,边看看外面的风景,新天地的这一层楼上全都是各种吃的,平时的一些年轻人包括普通公司的小老板什么的,请客吃饭也都喜欢来这一片,主要是口味多,选择面广。 一家三口点的菜很快就上齐了,一家三口拿起筷子开动起来,澄澄一脸幸福开心的模样,一边吃饭,一边看看林昆和楚静瑶,楚静瑶笑着问:“澄澄,你不好好吃饭,总看爸爸妈妈干什么?” 澄澄嘴角嚼着一块海鲜肉饼,一脸幸福的小模样笑着说:“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好开心。” 楚静瑶笑着说:“快好好吃饭,喜欢的话,以后爸爸妈妈经常带你出来。” 澄澄高兴的道:“好哇好哇!妈妈说话一定要算数哦,爸爸,你呢?” 林昆笑着说:“爸爸同意妈妈的说法,爸爸也说话算数,以后经常带澄澄出来。” “嘻嘻。”小家伙憨憨的笑了起来,“我突然感觉我好幸福哦。” 楚静瑶笑着看着儿子,心里头暖暖的,自从林昆离开七号别墅以后,澄澄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她的目光又看向林昆,林昆正在低着头剥虾,剥好了一只就放在澄澄的碗里,小家伙夹起来幸福的吃了起来,林昆又剥好了一只,准备放到她的碗里,可还是犹豫了一下,尴尬的看着她,怕她嫌弃他用手剥的不卫生,楚静瑶笑着白了他一眼:“都送到半路上了,怎么还想拿回去啊?” 林昆笑着把虾仁放在了楚静瑶的碗里,楚静瑶夹起来吃了起来,林昆说:“喂,你怎么也不说声谢谢啊!” 楚静瑶不予回应,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道:“嗯,味道不错,再来一只。” 林昆:“……” 一家三口这边正吃着饭呢,落地窗外突然有两个男人在朝这边指指点点,两个男人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模样,一脸醉醺醺的模样,眉眼间流露出一抹淫邪的味道,他们指指点点的不是别人,正是楚静瑶。 楚静瑶见林昆的眼神往外看,循着林昆的目光就看去,眉头顿时一皱,看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没在谈论什么好事,这是遇到流氓了。 林昆放下了筷子就要出去,楚静瑶出声阻拦:“算了,别跟变态一般见识了。” 林昆笑着说:“我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我就是出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咱们在这吃饭,他们站在那儿有些太碍眼了。” 看林昆的模样,一点也没有要发火的意思,但楚静瑶的心里头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妈妈,我猜爸爸一定会去揍那两个讨厌的流氓叔叔,爸爸会打他们的嘴巴子。”澄澄嚼着一块肉饼,一脸认真的对楚静瑶说。 楚静瑶看看儿子,没有说话,目光冲落向了窗外,脸上隐隐的担心,她知道林昆的身上有伤,否则也不会担心了,林昆的身手她是见识过的,那叫一个恐怖。 “哥们,你们在看什么呢?”林昆走出饭店,笑呵呵的对站在窗边的两个男人说。 两个男人同时看向林昆,眉宇间甚是不屑,讥讽道:“看什么用你管?” 林昆没有恼火的意思,态度一直很好,“你们看什么我肯定管不了,可关键你们看的好像是我媳妇,而且还在这指指点点的,这就关我事了。” “呵,看你媳妇,那是看的起你媳妇,老子就喜欢看了,你管的着么?” “对啊,你要不想让别人看,把媳妇藏在家里啊,带出来不就是让人看的么?” 两人一脸醉醺醺的嚣张,林昆的眉头却是轻轻皱了起来,呵呵笑道:“给你们机会,你们不会好好说话是不是?” “次奥,小子,你说谁不会好好说话呢,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找揍呢是不!”两人异常嚣张,嗓门很大,顿时引来了周围来往的路人围观。 林昆一脸的淡定,冷笑着说:“看你们这德行,充其量也就是个小老板呗,或者道上跟哪个大哥混的?一辈子估计也就这么大出息了,吵吵你麻痹啊!” 话因落罢,林昆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冷,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就爆发了起来。 不给眼前这两个男人再哔哔的机会,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过来,啪啪的两声脆响,这两个醉猫子直接就被打懵了,头重脑轻的就摔在了地上。 “小子,你……” 两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就要起来,结果话还不等骂利索呢,林昆砰砰的两个大脚板子就踩了下来,这两个男人顿时只有痛叫的份儿了,丁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旁边的一间的饭店里,几个正围着一张大桌子吃饭的小青年听到了外面的响动,本来几个人没在意,但一听到那惨叫声,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他们只是这座城市里最普通的一撮小混混,两位大哥今天把他们召集出来聚聚,一方面是沟通兄弟间的感情,再者谈了谈以后的发展,这中港市的地下世界要变天了,以后有些勾搭要是再干的话,可得小心着点了。 “是大哥二哥!” “出去看看!” …… 一群小青年呜闹的就从饭店里出来了,由于身边没带家伙什,就拎着酒瓶子出来了,只是还不等他们走出饭店的大门口,眼前一个大汉就把他们给拦住了。 这大汉身形魁梧,脸上有一道狰狞大巴,头发有些凌乱,目光锐利如刀,嘴角噙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冷笑,居高临下的冲几个小青年道:“要打架啊?” 几个小青年一愣,被眼前这大汉的气势给震慑住了,面面相觑之后,为首站在前面的小青年微微的仰着头冷喝一声:“哪来的傻大个,给小爷我让开!” “你说我什么?” 门口站着的大汉脸色一冷,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两只眼睛盯着说话的小青年。 “小爷我说你是傻大个!”小青年一脸怒然嚣张的道,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大汉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吓人,但自己人多怕什么,再牛x还能一个打八个?更何况自己跟这些兄弟们可都是打架的好手,手里虽然没有钢管和砍刀,但有啤酒瓶子啊,打野架的时候,这啤酒瓶子可是削人的绝对利器,砰砰砰的就是个干! “呵呵……” 大汉目光阴森的冷笑两声,脸上那道疤痕忽然间更加狰狞了,他忽然的挥起巴掌,以闪电般的速度冲着这个小青年就抽了下来,如果有人仔细观看,前提眼力必须足够的情况下,会看到凌空抽下来的这只大巴掌只有四根手指,少了根无名指。 啪! 响亮的大耳刮子实实的抽在了小青年的脸上,小青年直接被打了一个跟头打懵了,整个人猛的一个斜转身就向一旁摔倒,好在身后有自家的兄弟拦了一把,才没有摔到地上,但半边脸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嘴里的牙齿松动,同时一口血水吐了出来。 余下的几个小青年先是一愣,他们谁都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大块头居然敢先动手,难道他眼瞎么?他赤手空拳的一个人,咱们几个可是八个人,八个人都拎着啤酒瓶子呢,就是一人一啤酒瓶子下去,也能把他给打残喽,除非…… 几个小青年回过神后,眉宇间难掩愤怒,同时又不由的谨慎,被打的小青年甩了甩脑袋回过神,直接愤怒咆哮着就向八指冲了过来,咧嘴怒吼:“我去你女马的!小爷我今天非把你给干的……” 这小青年这么一动作,余下的几个小青年马上马上就跟着动作起来,只是这小青年的怒吼还不等吼完,那满腔咆哮的怒吼,紧接着就变成了一声惨叫。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啊,只见他两只手捂着裤裆,原地一个高就蹦起来了,手里的啤酒瓶子脱手而出,喀嚓一声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两颗眼珠子顿时暴凸出来。 其他的小青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再说啤酒瓶子都已经抡在半空了,想收也收不回去,这时七个啤酒瓶子叮叮铛铛的就往八指的身上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八指并没有躲闪,任凭那啤酒瓶子一个接着一个砸在头上。 玻璃碴子飞溅,八指纹丝不动,嘴角的笑容更加狰狞起来,脸上丝毫没有痛苦的表情,仿佛这一瓶子足够让普通人脑袋开花的啤酒瓶子,对他的杀伤力无限接近于零。 几个小青年顿时全都被震住了,八指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呵呵笑道:“都打完了,该轮到我了吧。” 几个小青年一脸骇然的向后退,他眼睁睁的看着八指,他的头上一点伤痕也没有,这是练的什么功夫,是传说中的铁头功? 八指嘴角狰狞的笑着,一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