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他是我们家司机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三章:他是我们家司机

第八百二十三章:他是我们家司机 面对金老爷子的这个问题,林昆很难回答,正常人活的长寿,有可能是因为饮食习惯话,平时注意锻炼身体,外加上上天赋予的寿命本来就长,可对于一个混迹在黑道上的大佬来说,想要安享晚年几乎是不可能的,大多人都是年轻的时候风光,到了老了折腾不动了,仇家寻上门了,手底下的小弟散的散,反的反。 林昆笑着摇摇头,不知道。 金老爷子笑着说:“因为我比他们都看的开,我宅心仁厚,能不争的就尽量不争,能让一步的就尽量让一步,早些年的时候杀戮太多,越到后来开始学会积德,我也是遭到过报应的,我的独子和儿媳妇全都被人杀死,这个仇到现在我都没报,甚至连仇家我都没去找,我不是没想过报仇,但冤冤相报何时了,杀我儿子和儿媳妇的人,肯定跟我是有死命的仇恨,索性大家从此过后互不相欠。呵呵,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懦弱?” 林昆摇摇头,目光里饱含钦佩,“金老,能做到你这样的,恐怕没别人了。” 金老微笑的脸上忽然有些落寞哀伤,“可我真的就不想报仇么?这些年的日日夜夜,每当我想到我死去的儿子和儿媳,我就恨不得把那仇家千刀万剐,可再一想想,报了仇又能怎样,最后不过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金老爷子收敛脸上的表情,笑容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和蔼,看着林昆说:“其实在你今天来之前,中港市道上的大佬们已经一起来找过我了,他们希望我能出面和你谈谈。” “哦?” “他们已经意识到你要统一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他们的心里还存在犹豫,不过我想只要明天报纸上一刊登出你把姜峰打进了医院里,他们应该不再会有任何的犹豫了吧,他们都不是傻子,南城区昔日的三大帮派没能奈何你,再到赵南那混账儿子,现在就连赵南也受到了牵连,如今又是副市长姜峰,在中港市这片地界上,谁要是再跳出来跟你作对,绝对是嫌自己命长了。” 林昆笑着说:“金老,您言重了,我哪有那么可怕,我只是对妄图打我主意的人一点教训罢了。” 金老爷子哈哈笑道:“你现在在那些个大佬的眼里,真就是一条过江龙,过江龙的逆鳞没人敢触碰,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顺着你的意图来。” 林昆笑着说:“金老,他们想让你跟我谈什么?” 金老爷子说:“他们可以顺从你,每年都向百凤门上贡,但希望你不要影响他们的生意,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三项赚钱的买卖,没了那三个买卖,他们怕是连养家糊口的本钱都没有。” 林昆笑了笑,没有马上拒绝,而是看着金老爷子说:“金老,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怎么做?” 金老爷子笑着说:“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是一块大蛋糕,一个人怎么也吃不下的,如果跟这些人闹翻的话,血雨腥风先不说,要是失去了这些人的掌控,到时候整个道上恐怕会变的更混乱,一些藏匿在街头巷尾的小混混,隔三差五的就会拉帮结派的出来闹事,到时候整个中港市的治安质量,恐怕都要随着下降的严重,你如果派人去对付这些小流氓,这些小流氓有的是,就跟苍蝇一样,你打死了一只又出来了另一只,而且这些事会掏空你的精力的,你会发现你没有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林昆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可我不希望……” 话不等说完,金老爷子就接过了话头,“你希望或者不希望,你都要尊重现实,‘黄赌毒’三个,你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什么?” 林昆道:“毒!” 金老爷子笑着说:“为什么?” 林昆目光暗淡了一下,回忆追溯到很久以前,“我刚入伍的时候,有一个大我两岁战友很照顾我,后来他被安插去做卧底了,在毒贩的老窝里染上了毒瘾,他本来是一个意志如铁的人,可后来渐渐意志丧失,最终成了毒贩的傀儡,因为他的叛变,我们连队当时死了好几名兄弟,后来毒贩的老窝被攻陷,他当着我的面拿起手枪自杀,他死之前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么的不甘,那么的无奈。毒品是最害人的,我尽量不允许它再去危害那些无辜的人。” 金老爷子说:“那赌和黄呢?” 林昆说:“我……” 金老爷子又打断他说:“毒,可以禁,但黄和赌就算了,你总不能完全断了他们的财路吧,那样只会逼的他们跳起来跟你干,最终的结果哪怕是你赢了,也是两败俱伤,澳门的赌博都合法了,咱们大陆虽然抓赌,但赌这个东西是禁止不完的,普通的老百姓打个小麻将也叫赌,开个赌场坐庄也叫赌,只要是赌都是自愿的,你要是真把赌禁了,私底下得多少人怨声载道?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算了。另外‘黄’,华夏从古代就有青楼,一直绵延了这么多年,虽然政府天天说要抓黄,可你看那黄抓的完么?再说一个是你情,另一个是我愿,那些失足的女人靠这来赚钱,总比那些歪门邪道的偷的抢的要好吧。” 林昆从金老爷子的别墅小院里走了出来,澄澄仰起头看着林昆,“爸爸,你和金爷爷谈的怎么样啦?” 林昆笑着说:“你怎么知道爸爸和金爷爷谈了?” 澄澄道:“爸爸,不要问我这么简单的问题好么,你们俩单独在书房里,不谈事情能谈什么呀。” 林昆哈哈的笑了笑,道:“算是谈成了吧。” 澄澄道:“爸爸,你和金爷爷谈什么了?” 林昆笑着说:“你现在还小,说了你也不明白,等你长大了爸爸再告诉你。” 澄澄撅起小嘴,一副可爱的小模样道:“干嘛总拿人家小来说事啊,人家都已经五岁了,是小男子汉了。” 林昆笑着说:“那就等小男子汉再长大一些,爸爸再告诉大人的事情。” 澄澄仰着小脸,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那我可以抗议么?抗议爸爸总拿我小来说事。” 林昆笑着说:“当然不可以了。” 澄澄撅起小嘴,表示很生气。林昆笑着伸出手指头刮了刮小家伙的鼻梁,“走吧,去你妈妈的公司吧,今天晚上爸爸请客,带你们娘俩去吃好吃的,再一起去看场电影。” 澄澄马上开心的笑了起来,“好哇好哇!爸爸,我们可以去看动画片么,我喜欢蜡笔小新……” 林昆笑着说:“没问题。” 林昆打开车门,小家伙爬进了车里,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也跟着进去,林昆坐到主驾座上关上车门,直到车尾灯消失的老远,一直躲在别墅外面小树林里的德国细条才警惕的慢慢出来,然后夹着尾巴一溜小跑的回到了金老爷子的别墅小院。 金老爷子站在窗边,望着那辆黑色的野马车消失在视野里,随手拿起手机拨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了,对面的人恭恭敬敬的喊了声‘金爷’,金老爷子说:“我已经和林昆谈过了,黄赌毒里的毒不许沾,其余的不要搞的太过分,另外他要和大家见见面,你马上通知一下,等日子定下来了,一个都不能少。” “好的金爷,谢谢金爷!” “挂了吧。” 金老爷子揣好手机,望向窗外,如日中天的太阳此时渐渐西落,夜幕终究要到来,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终于出了一个能扛的起这片天的人物了,是庆幸吧。 林昆把车停在了楚静瑶公司的楼下,此时已经下午四点多钟,写字楼的大门口来往的多是小白领,有的已经提前下班,有的还在为公司的业务奔波,看到这么一辆拉风的野马车停在写字楼的门口,一个个都是眼前一亮的表情,甚至一些个20多岁的活泼小姑娘,主动跑到车前来拍照留念,看见从车上下来的澄澄,更是要和澄澄一起合影,不过却单单的把林昆甩到了一边,这让林昆心里头很不平衡,自己虽然不是一等一的大帅哥,但长的不差吧,尤其澄澄这小家伙一脸的得意的冲他说:“看吧老男人,还是小男人比较吃香哦,嗯,可能是老男人长的没有小男人帅哦。” 林昆还真就不服气,正好又一个小姑娘过来要和澄澄站在车前合影,林昆腆着脸就走过来,笑着对小姑娘说,“小妹妹,照相啊,带哥哥一个行么?” “不行。” 小妹妹果断的拒绝。 “为什么啊?”林昆表示很不解,自己一不丑,二不挫,合个影没这么难吧,况且你妹的你长的也很一般嘛,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连这种女生都看不上自己的地步了? 小妹妹不理林昆,拿着手机对着镜头,和澄澄贴在一起摆出了一个很可爱的造型。 喀嚓…… 一张照片拍完,小妹妹紧接着要拍第二张照片,林昆马上伸手拦住,一本正经的说:“这车是我的。” 小妹妹也回绝的理直气壮,“那也不行!” 林昆又说:“这孩子也是我的!” 小妹妹看向澄澄,澄澄一本正经的说:“这是我们家司机老林。” 林昆直接骂了句:“靠,你个小白眼狼!” 小妹妹也是猜到了两人是父子,被逗的咯咯的笑了起来,冲林昆说:“大叔,我不和你合影呢是有原因的,你想不想听什么原因呀?” “等等,叫我大叔,我有那么老么?”林昆表示抗议。 “喏,小帅哥刚才都说你是老林了。”小妹妹嘻嘻的笑着说,“跟小朋友合影呢,会显的我很有爱心,要是再把你加进来,我还怎么发朋友圈呀,别人会以为这孩子是我和你生的,我以后怎么找对象呀!” 林昆耷拉着眉毛,道:“好吧,你的理由彻底的说服了我,你继续拍吧。” “谢谢大叔!”小妹妹俏皮的道。 澄澄冲林昆吐了吐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