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地下教父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二章:地下教父

第八百二十二章:地下教父 林昆感觉肚子里的热量快速的向后背涌去,随着那些混着毒气的污血流出,他感觉自己的呼吸更畅快了,隐隐的体内一股爆发性的力量在胸腔里徘徊。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背疤痕上的污血不再往外流了,地上已经堆了一大滩的擦污血的纱布,司蓉儿将林昆后背上的银针都拔下来,同时问林昆感觉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感觉非常好。” 司蓉儿说:“那肚子呢?” 林昆笑了笑说:“有点饿了。” 司蓉儿笑着说:“林昆哥,没想到你的身体对我的补药吸收的这么好,你后背上的这道伤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静养几天就可以痊愈,晚上的话你再喝一坛子补药,我把你胸前的伤口给处理,这样不出三天你的伤口就可以完全愈合。” 林昆坐了起来,胸前还包扎着一圈纱布,纱布上透着红,笑着对司蓉儿说:“这么神奇?” 司蓉儿说:“前提是你得每顿都能喝下一坛子药,否则的话至少一个星期。” 林昆笑着说:“放心,一坛子药绝对没问题!” 疗伤的场面毕竟有些瘆人,林昆就没让林昆进来,在外面带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跟阮倩玩呢,中午的时候林昆留司蓉儿和慕容白一起吃午饭,就在百凤门吃的。 吃过午饭,司蓉儿和慕容白又赶回去住的地方继续熬药了,林昆带着澄澄去了趟金家。 金老爷子的别墅很气派,可惜里面住的人不多,除了保姆就是保镖,自从金凯去了燕京忙生意以后,这别墅似乎一下子冷清了太多,老爷子渐渐的已经不问中港市江湖上的事了,他都这么一把年纪,只希望自己能够安享晚年。 林昆带着澄澄过来拜访的时候,老爷子正在逗一只刚买来的德国细条,这是一条成年的细条,身子细长,两条腿足有八十公分,是德国出了名的凶犬。 金老爷子的这条细条的品相极其不错,浑身黑色的毛皮一根杂毛也没有,一张大嘴张开来露出两排森森的獠牙,不过这家伙也是具有灵性的,知道金老爷子是它的主人,对金老爷子一点脾气也没有,摇着尾巴乖顺的很。 小海冬青站在林昆的肩上,小灰灰跟在林昆的身旁,林昆手里牵着澄澄的小手,林昆刚一走进别墅的小院,还不等向金老爷子打招呼,那只细条猛然就暴动了起来,怒叫了一声就向林昆冲了过来,金老爷子刚买这条狗不久,目前还在调教的阶段,平时都是把他关在笼子里或者用铁链拴着的,今天也是见阳光不错,也觉得这只大家伙最近表现的不错,就给放出来没栓链子,结果…… 金老爷子一看细条向林昆冲过去,尤其林昆身边还带着孩子,顿时心里头一阵,脸色紧张的顿时煞白,这细条可不是普通的凶犬,打架厮杀的技艺精湛,不管咬人还是打架,那张血盆阴森的大嘴总能精准的咬住对方的脖子。 “大黑!”金老爷子紧张的大叫一声,大黑是他给这条德国细条取的名字。 林昆见忽然一道黑色的闪电冲过来,本能的反应就是挡在澄澄的身前,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防御,目前他胸口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剧烈的运动有伤口迸裂的风险,但如果眼前这条大黑狗真的冲过来威胁到了儿子的话,他不介意徒手将这只著名的德国凶犬给撕开,就怕到时候金老爷子心疼加肉疼了。 只是不等林昆动手,小灰灰嗖的一下拦在了林昆身前,小家伙现在身长还不足一米,但这一瞬间却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小家伙脖子上的鬃毛根根倒立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扑将过来的细条,嘴里‘嗷哦’的一声狼吼…… 接下来,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本来气势凶悍的细条居然强行的停了下来,那本来狰狞的一张脸上,眼窝里凸露出一股深深骇然的恐惧,站在原地和小灰灰对峙起来,说是对峙,气势上却被小灰灰完全压了下去,甚至已经萌生怯意。 这时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张开翅膀,落在了小灰灰的头上,一双锐利的鹰眼寒光凛冽的盯着对面的细条,这细条对上一个小灰灰就已经萌生怯意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小海冬青,顿时吓的两条后腿把尾巴一夹,咿呀的叫唤了两声就跑了。 金老爷子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林昆也十分惊讶,小灰灰和小海东青的底细林昆自然知道,可那德国细条可不是一般的凶犬,就这么就被两个小家伙给吓开了? 微微一怔,金老爷子和林昆都回过了神,澄澄已经跑过去蹲下来抱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了,自己的两个小伙伴把恶犬给吓跑了,澄澄一脸高兴的模样呢。 金老爷子笑着对林昆说:“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林昆笑着说:“前两天去燕京了,凯哥让我带点好东西回来,说您一定喜欢。” “哦?” 金老爷子接过林昆递过来的小包裹,小包裹不大,用老式的牛皮纸包着的,金老爷子放在手心上垫了垫,笑着说:“刚好二斤。”拿起来放在鼻子边上嗅了嗅,闭上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模样,笑着说:“上好的燕京烟土香叶。” 林昆笑着说:“凯哥说让您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金老爷子睁开了眼,笑着说:“那小子在燕京还好吧,小优最近也挺好的?” 林昆笑着说:“都挺好的,那边的生意有些规模了,但目前盈利还不太理想。” 金老爷子笑着说:“不着急,那个店本来我就没想让他能赚钱,就当学习经验了。” “金爷爷好!”澄澄这时跑到了金老爷子的面前,怀里抱着一身羽毛亮丽的小海东青。 “小家伙你也好。”金老爷子笑着捏了捏澄澄的小脸蛋,“小家伙最近好像胖了呀。” 澄澄可爱的笑着说:“这都被金爷爷看出来。” 金老爷子看了看澄澄怀里的小海东青,又看了看一旁的小灰灰,对澄澄说:“你的这两个小家伙很厉害呀,把爷爷的大狗都吓跑了。” 澄澄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金爷爷,你的大狗也很厉害,差点把澄澄吓跑了呢。” 金老爷子笑着看向林昆说:“这两个小家伙你可得好好养着,将来不得了啊。” 林昆笑着说:“有缘才遇到这两个小家伙,也没想过要它们怎么样,它们健康长大就行。” 金老笑着点点头,说:“别在院子里站着了,快进屋坐吧。” 金老爷子让保姆陪澄澄玩,他和林昆则单独到了楼上的书房,保姆泡了两杯茶进来,等保姆关上门,金老爷子端起茶杯笑着说:“尝尝,上好的龙井。” “嗯。” 林昆低下头抿了一口,口感确实极佳。金老爷子这时又笑着开口说:“你今天过来,不会只是为了帮我带烟土过来吧,说说吧,你心里怎么想的。” 林昆放下茶杯,冲金老爷子笑了笑,当着真人不说话假话,直言道:“我想把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统一起来,就像沈城、鞍城、锦城那些城市那样。” 金老爷子抿了一口茶,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说:“那然后呢,你想怎么样?” 林昆道:“然后我想统一定下规则,让大家都去围绕着一个规则去遵循。” 金老爷子笑着说:“可以跟我说说么?” 林昆道:“自古以来黑社会都是靠收保护费和干一些违法的勾搭发展,我想打破这个局面,我们虽然是黑社会,但我们有正当营业的手段,不去欺压老百姓,不去收保护费,也不准再有人干违法的勾搭。” 金老爷子笑着点点头:“你的这个想法是好的,可你愿意听我说说么?” 林昆道:“金老你说。” 金老爷子道:“你在南城区的经营是成功的,不收商户的保护费,正规的经营场子,场子里也不涉及到黄赌毒,就是工商税务警察局去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可你想过没有,什么东西来钱最快,还得是黄赌毒,你内心里没有贪婪的欲望,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你这样,他们不喜欢动脑子,不喜欢去想方设法去经营场子,就喜欢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获取高额的利润,你的规则束缚不了他们的。” 林昆笑着说:“那就瓦解他们,以后中港市地下世界的老大是我,不听我束缚的我就除掉他们,即便是全中港市的大佬都与我为敌,我也绝不手软。” 一席话说的很平静,目光中也带着微笑,但听在金老爷子的耳朵里,看在金老爷子的眼睛里,却是嗅到了一股杀气弥漫的味道,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说到做到,中港市其他的那些个大佬们也一定相信他能说到做到,一个能荡平南城区其他四家大势力,又将市委书记的儿子送去了鬼门关,又把本来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德高望重的副市长给打进医院……的男人,还有什么做不到?或者换言之,在中港市还有谁能拦的了他,会有人比市委书记,比副市长,比被荡平的原来的中港市的几大帮派联合起来牛么?答案显然是没有。 金老爷子和林昆平静的对视了一会儿,金老爷子笑了起来,笑的很欣慰,道:“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一盘散沙这么多年了,总算要诞生出一个教父了。” 林昆说:“金老您言重了,您才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 金老爷子摇摇头,笑着说:“行了,小林,你就不用拍你金爷爷的马屁了,我要真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你今天会跑来跟我说你要统一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就凭你和阿凯的交情,你断然干不出这事,我可不是什么教父,我只不过活的年纪比一般的年轻人久点,做事公平一点,在他们的眼里德高望重罢了,有时候说的话他们喜欢听就听一句,不喜欢听的该怎么还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金老,那是您宅心仁厚。” 金老摇摇头,长叹一声说:“宅心仁厚,呵呵,宅心仁厚有时候就是懦弱,和我一起出来混的那些老家伙都嗝屁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比他们活的长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