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疗伤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一章:疗伤

第八百二十一章:疗伤 司蓉儿追着林昆追到了百凤门,这会儿林昆刚在百凤门的大门口送走虎三,司蓉儿就端着一个药坛子向林昆走过来,黑着一张小脸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慕容白跟在小丫头的后面,两个人的爱情来的也快,横扫一切时空的阻隔,已经干柴烈火的成天黏在一起,实际上他们俩都是洒脱之人,也没啥阻碍的。 慕容白冲林昆笑了笑,解释说:“林昆哥,这丫头一早上不知道咋回事,这脸就黑的跟个炭似的,我都被他黑一早上了,她这可不是针对你的啊。” “哦。”林昆笑着道,转而看向司蓉儿,哪知道小丫头斩钉截铁的就冲他道:“就是针对你的!” “额……” 林昆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颤,苦笑道:“为啥啊,蓉儿?林昆哥可没得罪你吧。” 司蓉儿黑着一张小脸,看起来另有一番冷艳,严肃的说:“我们不是说好了么,每天早晨晚上你定时的到我那里去喝药,可你今天人呢,我的药都熬干了三次了!你知道这药有多珍贵,平常人就是多少钱我都不卖给他!” 司蓉儿说的是事实,她熬的药绝对是上上等的好药,她是制毒的高手,同时也是制药的高手,另外她还是易容的高手,她的这些都是从她母亲那传承来,而她的母亲则是从她的姥姥那传承来的,而她的姥姥呢曾是苗疆著名的蛊医大师,曾经也替华夏的国安局工作过,但这件事鲜有人知道。 林昆苦笑着看着司蓉儿,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说:“蓉儿别生气,下一次林昆哥不忘了还不行呢?今天这一早上太忙了,所以就……” “所有的解释都是借口!”司蓉儿黑着一张小脸,一脸严肃。 “好吧,林昆哥不找借口了,林昆哥以后乖乖的每天去找你喝药,这成了吧?”林昆笑着哄着道。 一旁的慕容白也替林昆解释:“蓉儿,你也是知道,林昆哥的事情比较忙嘛……” “你给我闭嘴!”司蓉儿冷冷的瞥了慕容白一眼,慕容白马上老老实实不敢说话。 林昆看看慕容白,又看看司蓉儿,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蓉儿,你的家教也够严的啊,小白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就我知道的,还没人能管得住他呢,你厉害,林昆哥佩服你!” 司蓉儿撅着嘴白了林昆一眼,并没有和他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一脸严肃的说:“林昆哥,你要是想快点恢复伤势的话,必须听我的话,每天两次喝药,我保证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药到病除。” 林昆摸摸自己的胸口,又摸了摸后背,笑着说:“真的?” 司蓉儿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林昆接过司蓉儿手里的药坛子,笑着说:“好,那以后林昆哥一定听你的。”说完,打开药坛子咕咚咕咚的就开始喝了起来,这药坛子说来也不大,但也不小,一坛子的药怎么也有个两升吧,林昆咕咚咕咚的就这么往下干,那真是不带一点犹豫的,他也是真想快点康复,这身上有伤别的不说,就连抱抱澄澄都心有余悸,而且他这两天的脸色一直也不怎么好,他可不喜欢自己病怏怏的模样,堂堂的漠北狼王,成了病狼这算哪门子的事。 眼看着林昆喝的肚皮撑大,那一摊子的药快见底了,慕容白伸手想要阻拦,却被司蓉儿抬手拦住了,司蓉儿目光狡黠的一笑,小声的说:“这样疗效更好!” 慕容白苦着一张脸,看看林昆,再看看司蓉儿,算了,还是不开口的话,省的晚上回家要跪方便面,唉,想他堂堂华夏杀手界的名人,何曾想过会被一个女人降伏到这种程度,只能感叹世事无常,遇人不淑啊,咋就爱上了这样的女人呢!这或许正应了那句老话吧——冥冥之中,缘分注定,逃不掉滴。 额…… 林昆打了个饱嗝,终于将一坛子的药都喝光了,抬起手来刚要擦嘴角,司蓉儿马上阻止说:“这药金贵着呢,不能浪费!”林昆马上收手,伸出舌尖舔了舔,司蓉儿马上笑了起来,“这才对嘛,不浪费一丝一滴的药!” 林昆笑着说:“这下不生林昆哥的气了?”摸摸喝的圆鼓鼓的肚子,“我这肚皮都快要喝裂了,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吧?” 司蓉儿狡黠的一笑,旁边的慕容白还是忍不住的告诉真相:“林昆哥,那药其实你不用全都喝了,只喝三分之一就行。” “昂?” 林昆看着慕容白说:“那你小子不早点告诉我,哎哟……哎哟哎哟,我的肚子。” 林昆捂着肚子就慢慢蹲了下来,慕容白一脸紧张,怕林昆真喝出个三长两短,堂堂的漠北狼王,要是在战场都能九死一生,结果却被自己女朋友的一坛子大补的药给喝出个三长两短的话,怕是要成为华夏江湖上的一桩笑谈了,不对,应该是笑话。 司蓉儿却是一脸淡定的表情,说:“行了,林昆哥,你就别在那装了,那药就是疗伤的奇药,又不是什么毒药,多喝点不至于把你给毒死的。” 林昆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司蓉儿,“可真的很涨啊,那一坛子的药呢!” 司蓉儿道:“走吧,到里面给你扎上两针就好了。” 林昆顿时一脸的苦不堪言,“还要扎针?我滴个姑奶奶,你到底还要怎么整我啊!” 司蓉儿已经向百凤门里面走去,背对着说:“不想化解体内的药力,肚子只会越来越涨,到时候肚子真的涨成了大皮球,砰的一声涨裂了我可不负责哦。” 林昆只好站起身,眼神同情的看着慕容白说:“小白啊,恭喜你收了个妖女。” 慕容白苦兮兮的说:“没辙啊昆哥,我已经幸福的回不了头了,这回是真爱!” 林昆拍拍他的肩膀,“真爱就好,要不昆哥真不敢想象,你要是和这妮子分手了,她会用什么方法整死你,可能整死倒不至于,但估计你这辈子别想再做男人了。” 慕容白本能的两腿一夹,一脸胆寒的说:“别啊昆哥,你可别这么吓我啊!” 林昆摸摸越来越涨的厉害的肚子,这肚子里像是有一团温火在燃烧一样,渐渐的这团温火的热量越来越大,隐隐有烧破肚皮的意思,这会儿肚子被涨的是真疼了,“赶快的,让那妮子给我扎扎针,要不我这肚子,哎哟……” “走走走,快!” 慕容白扶着林昆就快步的向百凤门走去,门口站着的服务员以及小弟们,看着林昆这模样都一脸奇怪呢,在他们的眼里林老大可一直都是威风凛然的,怎么林老大也会肚子痛?废话,林老大也是人啦,肚子当然也会痛啦! 林昆趴在床上,上半身的衣服脱下,他身上的肌肉不似电视里看到的那种一大块一大块的肌肉男,而是一小块一小块的棱角清晰的肌肉,大块的肌肉男都是健美的效果,而这一小块一小块的肌肉才是真正的具备杀伤力的。 林昆的后背上密麻着无数道疤痕,其中有几道狰狞瘆人,不过看上去却又很具有一种暴力的美感,这就好像我么能看到脸上有着一道大疤的男人,可能他长的不是很帅,但就因为这道大疤而整个人的气势都变的不一样。 目前,林昆后背上最令人触目惊心的就是那道新伤,鳄鱼的尾巴抽在了上面,皮肉直接被抽开了,并且高高的肿起来,目前来看已经结上了血痂,但血痂下面却是存在着炎症,要不是被那大鳄鱼抽的那么一下,在飞机场旁边的树林里的时候,他也不至被青蛛攻击的那么狼狈不堪,也不得不承认,青蛛变的比以前更强了,她的速度更快了,出手也更狠辣刁钻了。 司蓉儿从身上取出了一小包针灸用的银针,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给银针消毒,然后动作娴熟精准的在林昆的后背上唰唰唰的扎下,很快一片密密麻麻的银针就扎在了林昆的后背上,仔细的看去,这些银针貌似合在一起将那道大伤痕给围住,整条大伤痕上没有落一针,林昆这时只觉得那条大伤痕痒的难耐,想要伸出去抓,同时肚子里那翻滚的热量似乎受到了牵引,缓缓的向那道大伤痕涌去,随着肚子里的涨感也减轻了一些,但后背上那道大疤痕的痒感却是越来越浓烈了。 林昆忍不住的伸手去抓,却被司蓉儿一巴掌拍在了手上,慕容白和蒋叶丽在一旁看着,过了大约两分多钟,就见那道大疤痕上的血痂颜色越来越深了,最后干脆变成了墨黑色,同时一股隐隐约约的腥臭味散发了出来。 “这是伤口积攒下来的毒素,另外还有体内残存的盲蛛毒。”司蓉儿平静的解释了一下,慕容白和蒋叶丽心中疑惑解开,林昆趴在床上两只手紧握着床单,脸上的肌肉绷紧着,牙关紧紧的咬住,此时那道大疤痕痒的像是在燃烧一样,同时就好似有一团巨大的力量将那道大疤痕在往一起挤。 “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司蓉儿平静的说,又拿出了一根最长的银针,用打火机消了下毒,然后慢慢的插进了那道大疤痕三寸的位置,最终这跟最长的大银针居然几乎全部没入了身体里,看的慕容白和蒋叶丽一阵的心惊肉跳,如果按照正常的针的长度来判断的话,这根针应该是把林昆整个人都穿透的。 似乎早就料到了慕容白和蒋叶丽不解,司蓉儿解释说:“放心吧,不会穿透他身体的,这根银针叫走穴针,它会顺着穴位的脉络走,最终将体内的毒气和毒血导出来。” 果然,司蓉儿的话刚说完,银针露在外面的一小截就黑了下来,那是被毒气侵蚀后的结果,随之一股黑色的发臭的血液缓缓的流了出来,同时肉眼可见的速度,林昆后背的这条大疤上的黑色渐渐淡去,周围的那些因为发炎而红的颜色也渐渐的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