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够爷们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二十章:够爷们

第八百二十章:够爷们 高级病房里都配备了空调,房间里温暖如春,姜峰三个人身上也都只穿了一层薄薄的病服,不过房间里的氛围却有些冰冷,好半天了谁也不说话。 许是沉默了太久,耐不住这尴尬的气氛,张彦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歉意的对姜峰说:“市长,我烟瘾犯了,出去抽根烟。” 姜峰点了点头,语气沉闷的说:“烟伤身体,最好还是少抽点,去吧。” 张彦笑着点点头,起身踉踉跄跄的向门外走去,兜里揣着烟,可就是没拿火机,这时正好看到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两人都穿着西装,看上去层次挺高,张彦嘴里叼着烟,他本来没想抽烟,是守不住房间里的尴尬气氛才出来,结果这烟一叼到嘴上了吧,烟瘾马上就犯了起来,他又不好意思回房间里拿,只好笑着向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借火:“两位,请问有火么?” 鲁德和张达开脸上的表情一怔,看了看张彦身旁的病房,旋即一同笑了起来,张达开从怀里摸出打火机替张彦点着,张彦笑着说了声谢,抽了一口便咳了起来,咳的越来越严重,整个人佝偻着腰弯了下去,却见两个人向姜峰的病房走了过去,他想要站起身来叫住两个人,却愣是止不住咳站不起来。 主要是张彦被殴的肺部受了轻伤,受烟的刺激以后所以才咳的这么厉害。 病房里,张彦刚出去,姜峰就耐不住的问谭燕,“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谭燕哀然一笑,看着姜峰的眼睛,敏感的说:“怎么,现在开始埋怨我了?” 姜峰微微一愣,沉默的低下头,旋即长叹一声说:“一步错,千古恨,我现在才体会到这句话的奥妙,只可惜一切都晚了,我太小瞧林昆了。” 谭燕冷笑,冷笑中带着揶揄,“怎么,现在后悔了?和我在床上激情澎湃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像现在这样?求着我帮你升官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样?现在见老娘失势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就嫌弃我了,就后悔了?我告诉你姓姜的,这天地下没有稳赚不赔的买卖,你现在后悔也没用!” 姜峰目光呆滞的低着头,然后抬起头看着神情激动的谭燕,木然的笑了笑,长叹一口气,“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是后悔了,但却没有埋怨你的意思,这一切或许都是命吧,想着跟你荣华富贵,就必然做好了一无所有的打算。” 谭燕激动的神情忽然一颤,看向姜峰的目光渐渐柔和了起来,这大半辈子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游弋在无数的男人之间,她曾为了利益、为了权力一次一次的屈服在那些男人的胯下,她年轻的时候风华绝代,却只是男人们的玩物,她的命也不好,看似荣华富贵,却接连的克死了老公,那些男人也该死,他们和她在一起也是图她的钱,她在外面陪那些高管富商睡觉的时候,他们的怀里也搂着年轻妖艳的小狐狸精,而且还是花着她的钱。 她真的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男人了,直到她遇见姜峰的那一刻,她真的被吸引了,真的想和他就那么白头偕老,可她又不敢再相信男人,心中总有着一丝余悸,今天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她以为姜峰要翻脸埋怨,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他的一番肺腑,此一瞬间,谭燕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东山再起,她一定会好好的对这个男人,尽心尽力的去帮他。 只可惜,这一切美好的憧憬,都随着敲门进来的两个人打破了,两个陌生人。 两个穿着西装革履气度不凡的陌生人,一个四十多岁,神采奕奕,一个五十多岁,双眼沉着。 姜峰和谭燕看向这两个陌生人,四十多岁的男人微笑着自我介绍说:“姜市长你好,我是中港市新到任的市委书记,我叫鲁德,第一次见面,还请多关照。” 姜峰和谭燕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鲁德不给他们发问的机会,微笑着说:“我来中港市就任之前,在中央纪检委工作,这次过来也是有些具体情况想要和姜市长落实一下,两外也希望谭女士能够配合一下,先谢谢二位了。” “你……” 谭燕情绪激动的就要和鲁德理论,一旁的姜峰却已经是面如死灰,要说他过去为官清廉,纪检委真要找上他,他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没做过任何亏心事,但自从和谭燕相识纠缠到一起以后,他已经数不清做了多少次以权谋私的事了,都说女人红颜是祸水,不知不觉的他已然踏进了这湾祸水里。 姜峰制止了谭燕,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他自知无力回天,他相信谭燕当初没有骗他,谭燕不论在省里还是在燕京全部都有人脉关系,只是今天这些关系突然失效了,这只说明一种情况,林昆绝对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姜峰抬起头,缠在绷带后的脸上笑容平静,看着鲁德说:“鲁书记,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怎么也算是中港市的父母官,虽然犯了错误,但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印象一直不错,待会儿下去的时候,能不能别让人押着我,也别给我戴手铐,我不想我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印象一下子……一下子就……” 鲁德微笑着说:“放心吧姜市长,你我都是混迹在官场上,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也是为什么只有我和张秘书上来,车停在下面了,待会儿你自己上去就行。” 姜峰笑着点点头:“谢谢了,鲁书记,以后若是有机会,我请你喝酒。” 鲁德笑着说:“好!” 姜峰站了起来,拿起放在床边的便装就想要换上,他不想穿着病服下楼,他姜峰在官场上一向雷厉风行行事果断,并且清廉了大半辈子,即便最终要坐上纪检的车,也要一身派头端正,只是那便装上污迹斑斑沾染着血污,再穿上恐怕比病服还要狼狈。 姜峰的后背颤抖了起来,两行热泪顺着眼眶流出,吧嗒吧嗒的落在地板上。 “姜市长,如果不嫌弃的话,穿我的吧。”鲁德笑着脱下了外套,递给姜峰。 姜峰抬起那浑浊着泪水与不甘的双眼,声音颤抖的道:“谢谢你,谢谢你鲁书记。” 姜峰换上了衣服,腰板挺直了起来,一步一步坚定的向门外迈去,谭燕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心痛的眼泪簌簌流下,暗暗的咬了咬牙也跟着出去了。 张彦站在门口,屋里的谈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嘴里的烟刚抽到一半就熄灭了,就仿佛他的人生一样,刚刚燃烧了一段,马上就要坠入冰冷的谷底。 林昆回到了百凤门,澄澄见到他回来,马上扑到了他的怀里,这一次林昆有意识的躲避了一下,免得自己的人中部位再受伤害,小家伙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说:“爸爸,我可担心死你了,我要给妈妈打电话,蒋阿姨没让。” 林昆笑着说:“没让就对了,爸爸一定不会有事的,告诉你妈妈,只会让她也跟着着急。” 说完,林昆笑着看向蒋叶丽,蒋叶丽也冲他微笑了一下,本来尚有余悸的心底,此时也放下心来了。 刘刚等人早已经到齐了,今天算是召开了百凤门的一个领导层的会议,虎三特地的从西城区赶过来,只是隔了几天不见,虎三的腰板比以前值了。 林昆整体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南城区最近被姓谭那女的整的乌烟瘴气,码头一代的渔民几次和执法人员动手,另外百凤门名下的场子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好在最终的影响都被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围内,另外赵磊之前的那些场子,都被谭燕收拢了过去,最近跟百凤门名下的场子恶性的争抢客源,另外在百凤门名下的场子里还发生过几次斗殴事件,事后查证都是姓谭那女的的手下安排的,还有警察最近也来场子里查的挺频的,导致不少客人都愿意在百凤门名下的场子里玩了,自然而然的就跑到了姓谭的那边。 至于最近场子的收入,总得来说还是营利的,但多少还是受到了些影响。 林昆看向虎三,了解西城区的情况,这段时间虎三干了一件大事,就是把乔老六给废了,具体废成什么样林昆没问,但估计以后肯定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了,过去卢三的场子目前也全都归到了虎三的管辖之下,都成了百凤门的一部分,虎三主动邀请孙志派人去接管大大小小的场子以及公司的账目,场子的收入以及开支的权利全都交给百凤门统一管理。 虎三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林昆不意外,早些的时候就看出了他是个重情义的人,所以才会重用他,林昆本来真没想过要把南城区和西城区统一管理,不过眼下这个机会也不错,统一管理起来,大家便更像是一家人了。 林昆让大家伙都打起点精神来,最近接连的几波事情过后,这南城区马上就是他们的天下了,林昆当着他们也没有隐瞒,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最近他打算召集一下中港市所有的黑道大佬,来确定中港市地下世界以后的发展,当然了,林昆的本意很明确,这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只能有一个王者,那就是他这匹来自漠北的狼王,以后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统一管理,不准许再存在那些见不得光的勾搭,不准许再存在那种欺压老百姓的低级勾搭! 这话如果林昆在以前说出来,在场的众人心中可能会怀疑,但此时说出来,却得到了大家统一的支持和赞成——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是该有一个王者了。 会议散场,林昆把虎三留下来单独谈了谈,虎三自己把为什么干了乔老六给说出来了,一方面是自己跟乔老六之间的仇恨,重要的还是卢三的结发之妻来找他了,乔老六在卢三被灭以后,强行霸占了卢三的前妻和女儿,白天对她们又打又骂,晚上又要求母女同时侍寝,虎三过去在卢三手下的时候,和卢三的结发之妻便颇有情愫,只是碍于对大哥的忠诚,虎三一直将这份感情埋在心底,如今虎三有了李丽,自然不会再和卢三的结发之妻有来往,但毕竟旧日的感情在,虎三毫不犹豫的就答应要帮卢三的结发之妻。 林昆笑着拍了拍虎三的肩膀,竖起大拇指说:“三哥,这事干的够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