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正当防卫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一十九章:正当防卫

第八百一十九章:正当防卫 沈曼此刻的心情很不好,回到办公室泡茶的时候,还险些烫伤了手,刚刚泡好茶准备给林昆送过,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沈曼问了声:“谁啊?” “是我,沈局。” 听声音是沈曼的一名贴身手下,同样是女警,沈曼直接说道:“进来吧。” 女警走进来,相貌有些清冷,不过看向沈曼的眼神却是十分的恭敬,说:“沈局,外面有个人说是要见你,他说是中港市新到任的市委书记,叫鲁德。” 沈曼眉头一蹙:“市委书记不是赵南么?” 女警道:“我也不敢确认,所以就向你汇报一下,沈局,你看你是见还是不见?” 沈曼道:“先稍等一下,我打电话去市局确认一下。” 沈曼回到办公说前,拿起电话给市局局长办公室打过去,电话的另一头,张天正接了电话,沈曼客气的打了声招呼,然后便问:“张局,听说来了个鲁书记,我眼前没听说过这个人,您知道这个消息么?” 张天正道:“小沈啊,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咱们市确实空降了一名市委书记过来,我还没见着人,怎么去你那儿了?” 沈曼道:“嗯,他现在就在外面要见我,他堂堂的一个市委书记,干嘛不等上任先跑我这来了?” 张天正道:“是你的旧识?” 沈曼想了想说:“不是,我不认识这个人。” 张天正迟疑一下道:“你还是先见一下他,看他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是针对林昆而来的,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先稳住,我已经和余书记那边联系过了。” 沈曼说:“余书记怎么说?” 张天正道:“也没多说,只是说他会想办法,毕竟林昆这次的事闹的有点大了,而且那个谭燕的背后听说不简单,真怕会借这个机会狠狠的整林昆一顿。” 沈曼说:“张局,那我先挂了,见一见那位鲁书记。” 沈曼将泡好的茶杯交给女下属,让女下属送给林昆,她则亲自去迎接那位鲁书记。 沈曼来到了警局的大厅,只见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和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并排坐在长椅上,旁边有一名女警正在候着,对方说是书记,毕竟不敢怠慢。 这两个男人都穿着西装,看起来都十分的有派头,沈曼也忘记问刚才的手下,哪一个才是鲁书记,于是走到了两个男人的面前,一时间有些尴尬了,不过很快她就从两个男人的眼神里阅读出一丝诧异,那名40多岁的男人,如果从相貌上来看,绝对没有那位五十多岁的男人有派头,但见到他的第一反应,却要比那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要沉稳的多,他见到了自己眼神依旧平静,且目光中带着平静的微笑,而那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却是微微的闪过一丝惊艳。 沈曼笑着向四十多岁的男人伸出手,肯定的道:“鲁书记您好,我是南城区分局局长沈曼。” 四十多岁的男人站了起来,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是鲁书记?”说着,伸出手跟沈曼握了一下,点到即止,轻触即离,这时他身旁的五十多岁的男人站了起来,笑着说:“沈局长你好,我是鲁书记的秘书,我叫张达开,以后多多关照。” 沈曼也伸出手和张达开握了一下,张达开也是很讲礼貌,轻轻的一握就分开,沈曼笑着说:“哪里哪里,以后还要请张秘书多关照才是。”目光又看向鲁德,笑着问:“鲁书记今天过来是视察工作?” 鲁德笑着摇摇头,道:“我来这是为了一个人。” 审讯室里。 林昆望着走进来的女警,女警把茶杯放下,屋里顿时茶香四溢,女警转身要走,林昆马上叫住她问:“你们沈局呢?” 女警犹豫了一下,说:“外面来了个大领导,我们沈局去见大领导了。” 林昆笑着说:“多大的领导?” 女警说:“好像是新上任的市委书记。” 林昆道:“市委书记?” 女警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审讯室,林昆喃喃道:“赵南不是还没下来么,这么快市委书记的位子就有人坐了?”旋即嘴角释然一笑,猜出了这里面的七七八八。 鲁德在沈曼亲自的带领下来到了审讯室里,鲁德将是很慢和秘书都支了出去,审讯室里就剩下他和林昆两个人,不等鲁德向林昆开口,林昆就笑着说:“您怎么称呼?” 鲁德笑着说:“姓鲁,单名一个德,我是刚刚从燕京抽调过来的,受了嘱托。” 林昆笑着说:“那林昆先谢谢鲁书记了。” 鲁德笑着说:“不用客气,我也是承蒙老前辈的照顾,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的对话很简单,谁都没有点破,但意思已经相当明确了,说完林昆站了起来,和鲁德握了一下手,两人目光很默契的看了一眼,而后一起笑了起来。 审讯室外,沈曼脸上的表情很凝重,她还分不清鲁德是敌是友,这中港市的前任市委书记还没有正式的被卸任,之前还传的沸沸扬扬说是姜峰将会是下一位市委书记的人选,结果突然凭空的就调来了这么一个不知底细的鲁书记。 站在沈曼身旁的张达开隐约看透了沈曼的心思,笑着说:“沈局长放心,我们鲁书记做人做事一向最公正,来之前他就已经了解过,林先生属于正当防卫。” 沈曼转过头,看着张达开,她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内心里却是诧异非常,或许是她太紧张担心的缘故,当张达开表明了鲁书记的来意,她才会内心反应诧异。 ——正当防卫。 张达开这话说的已经够直白了,正当防卫是不需要追究法律责任的,通常是指在被动攻击,人身遭受伤害的情况下,做出相对的防御措施,如果说这种说法成立,那就代表林昆今天打了一干的执法人员包括副市长在内都是属于合法的。 可打了执法人员和副市长,真就是合法的么?要合法的话,势必是要有前提的吧。 什么前提呢…… 新的市委书记还没有正式上任,肯定是不会干出令人落下话柄的事,如果只凭他是市委书记,就可以笃定林昆是属于正当防卫的话,肯定是难以服手下,难以服各大媒体以及广大群众的,所以说要说林昆是正当防卫,必须有前提! 鲁德从审讯室里出来,笑着对沈曼说:“多谢沈局长,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这恐怕是我来中港市上任前办的最大一件案子了,林先生暂时可以释放了。” “啊?” 沈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确切来说她有些无法理解,就这么就把人给放了?那到时候如果面对媒体和民众的质疑的话,她这个南城区的警察局局长要怎么答复? 送走了鲁德和张达开,沈曼返回了审讯室里,林昆正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津津有味的品着茶,另一只手夹着半颗烟,烟气袅袅,缭绕在他不羁的脸颊上。 沈曼一屁股坐在了林昆的对面,表情严肃的说:“说,你跟鲁书记什么关系?” 林昆笑着说:“我们刚认识,没什么关系。” 沈曼说:“你骗谁呢,刚认识他就帮着袒护你?” 林昆苦笑着冤枉说:“沈大美女,我真没骗你,我和他真是刚认识的,刚才鲁书记是不是说我可以走了,等我喝完这杯茶,抽完这根烟真得走了,我儿子还在百凤门呢,小家伙一定会担心我,哦,对了,前两天我去了趟燕京,给你带了个小礼物回来,本来打算拿给你的,结果今天这事一闹,等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沈曼看着林昆,说:“你之前真不认识?” 林昆道:“真不认识。” 沈曼疑惑道:“那就奇怪了,怎么他会突然过来帮你呢?”目光重新审视着林昆,林昆笑呵呵的看着她,看样子这家伙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可又解释不通啊。 林昆当然不会告诉沈曼鲁德是燕京朱家安排过来的,倒不是因为别的,他要是真告诉了沈曼真相,沈曼还不得揪住话头一问到底啊,他可懒得回答这么多的问题。 抽完烟,喝完了茶,林昆给蒋叶丽打了个电话,要她派几辆车过来把被抓进来的小弟都拉回去,他也跟着一并回去了,至于鲁德要怎么针对姜峰,那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了,你们官场上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只关心结果。 市中心医院里,姜峰、张彦、谭燕三人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姜峰和张彦伤的比较重,身上打了多处石膏,脑袋上也都缠了绷带,谭燕伤的相对比较轻,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是够重的,三人此时待在同一间高档病房里,至于其他的周三胖子的那伙儿人姜峰并不关心,那周三胖子和那个瘦高个的警察都是他临时找来的,姜峰最近在政治上的做派果断并且强硬,很多下属的人员都巴结着他,也早有传言说他会是下一任的市委书记,周三胖子就属于抱佛脚的那一派,过去姜峰是最不吃周三胖子这种渣滓败类,但为了恶心林昆一把,他还是含糊不清的许了周三胖子一份光明的前途,周三胖子便马上打了鸡血似的宣誓要替他卖命。 姜峰最初的想法很简单,让周三胖子去恶心百凤门一把,然后他让百凤门知道知道他的手段,想以此来要挟林昆让出百凤门的控制权,好落在姘头谭燕的手里。 可结果却应了那句古话,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这个大市长如今被那个流氓给揍成了现在这副德行,回到家估计亲妈都认不出是自己了,他这副市长的脸也真是没地儿隔了。 不过,比脸面更严重的,谭燕一直引以为傲的背景靠山现在似乎不灵了,现在虽然抓住了林昆公然伙同手下殴打执法人员,可没有了那些大佬靠山的支持,想要重重的治林昆的罪怕是困难不小,别的先不说,就是余宗华那一关就有些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