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官腔 - 神兵奶爸

第八十一章:官腔

第八十一章:官腔 沈曼了解完了儿童拐骗案的最新情报后,就匆匆的返回了审讯室,才刚刚过了十几分钟,按说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哪知她刚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痛彻心扉的嚎叫…… “啊!” “啊哟!” …… 沈曼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也顾不上敲门了,显然里面已经打起来了,她不担心林昆被打,只担心他把人家打的太重,袭警本来就是重罪,要是重伤袭警,那罪名更是重上加重,严重到一点程度枪毙都有可能! 沈曼刚要破门而入,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她两只手僵硬的擎在了半空,就见林昆大摇大摆的从里面出来,嘴里歪嗒嗒的叼着烟卷,一只手冲他挥手打招呼,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对着话筒说:“姜市长……” 姜市长? 中港市只有一个姜市长,那就是姜峰,这几乎是中港市每一个老百姓都知道的事儿,更何况在编制内的沈曼了,沈曼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眼神愕然的看向林昆,这个一身痞气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认识姜市长? “沈曼同志,快叫人来!”屋里传来了声音,沈曼回过了神,赶紧循声看去,就看见伸手捂着嘴巴的金柯正看着她,刚才的声音显然就是他发出的,在审讯室的地上,两个警察横竖的躺在那儿咿呀的痛吟着。 这场景完全在沈曼的预料之内,沈曼快速的用眼神检查了金柯一遍,好在他只是捂着嘴,身上暂时看不出其他惨不忍睹的硬伤,回响起当初那几个被生生割掉手指头的西域扒手,沈曼至今仍感觉到毛骨悚然。 “嗯。”沈曼冲金柯点了下头,紧接着就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喊道:“快来人啊,金局长和两名同事受伤了,大家快过来帮忙把他们送到医院!” 走廊笔直而又空旷,声音的传播效果极好,沈曼喊完了一嗓子之后,马上就蜂拥过来了一群警察,大家伙把金柯从审讯室里扶出来,把那两个警察同事给抬了出来,本来是要送三个人去医院的,但金柯执意留下来,并命令人把正在打电话的林昆给团团围住了,指着林昆冲身边的属下们下命令道:“快……快把他给我控制起来,这个人袭警!” 新局长一声令下,周围簇拥的这些警察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愤怒的往上冲,都想争取第一时间给新来的局长留下个好印象,以便日后在警局里的发展。 被一群十几个警察围着,明晃晃的手铐晃荡在眼前,林昆却是依旧风淡云轻的,脸上丝毫紧张的表情都没有,最后对着电话笑着说了句:“好的姜市长,那我就在警察局等你。”然后从容的挂了电话,冲周围的警察们咧嘴一笑。 这些警察不是聋子,当然听到了林昆末尾的那句话,当听到‘姜市长’的时候,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均是一颤,也包括金柯在内,看向林昆的目光也变的谨慎起来,如果电话属实,那他就绝不是一个普通无赖那么简单。 除了给姜峰打电话,林昆还有别的解决办法,最直接的就是逃出他那007特工证,只不过他不想那么张扬,再说了之前姜峰主动给他打过电话,说有什么事儿尽可以找他,放着这么好的一个条件不用的话,那就是浪费了,浪费是可耻的,咱们林昆大兵王一向崇尚节约的好习惯。 林昆大大咧咧的走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围着他的警察们马上让开了一条道路,并将犹豫不决的目光看向了金柯,金柯捂着嘴目光阴鸷,却什么都没有说。 姜峰接到了电话之后,马上就让司机开车载着他亲自到了南城区警察局,正常来说他完全不用亲自出面,只要给中港市中心警察局局长张天正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中心警察局兼管着中港市四大区警察局的统管权,市中心警察局局长的地位更是远在其他四大城区警察局局长之上。 姜峰那辆黑色的奥迪座驾停在了南城区警察局的大门口,姜峰表情严肃的从车上下来,秘书张彦跟在身边,正在警察局大门口出入的警察们见到了副市长,心里头马上惊讶起来,都礼貌的喊了声:“姜市长……” 姜峰虽然是副市长,但更多人喜欢喊他姜市长,一来有阿谀讨好的意思,二来姜峰在中港市的政绩有目共睹,比起中港市的正派市长陈定,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还是更希望姜峰能成为中港市的一把手,带领着中港市快速发展。 姜峰冲打招呼的几名警察点了点头,就阔步的走进了警察局大厅,刚一走进大厅,马上就有一个肩上扛着职务的警察迎了过来,“姜市长……” “新来的局长在哪?”姜峰表情严肃的问。 “在楼上。”警察诚惶诚恐的道:“局里不知道姜市长来,我现在就上去通报金局长,让他马上下来迎接您!” “不用那么官僚,你直接带我上去。”姜峰道。 “好的,姜市长。”这名警察应了一声,就前面带路带着姜峰上了二楼,二楼的走廊里此时人群未散,倒是聚满了更多的人,都是局里的警察,这些警察一些是过来凑热闹的,另一些是存心想要讨好新局长的。 林昆走在走廊的椅子上抽着烟,却没有人敢轻易的上去铐他,金柯皱着眉头黑着脸,嘴里的疼痛令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始终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要是他刚才打的电话是假的,今个儿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怎么回事!”姜峰严肃的喊了一声,所有人闻声回过头,看到姜峰的一瞬间,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全都凛然起来,姜市长果然真的来了,有的人再侧目看向林昆,一时间对这个无赖一样的男人的三观立马刷新了,能一个电话就把姜市长给亲自请来的主儿,怎么可能是无赖,只能说人家藏的太深了。 林昆吊儿郎当归吊儿郎当,他对姜峰却是很有礼貌的,一来姜峰的年龄摆在那,绝对够当他大哥的了,二来人家堂堂副市长,他一个电话就把人家给叫来了,这份情面不管怎么说都足够大的,礼貌是应该的。 “姜市长。”林昆礼貌笑道的。 “嗯。”姜峰标志性的点点头,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不能表现的跟林昆的关系太过亲近,不过看向林昆的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一丝亲近。 林昆不明白官场上的那些细节,但基本的情商他还是极高的,尤其善于察言观色,也知道做人不能太张扬了,打过招呼之后就表现的很低调,如果周围的这些警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倒真会以为他只是出于正常的礼貌才和姜峰打招呼。 姜峰没打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处理这件事,就让周围的人都散开,市长和新上任的局长摆在这儿,周围的这些警察当然是听市长的了。 姜峰冲林昆递了个眼神,就带着秘书张彦就近走进了审讯室,金柯脸上表情阴沉,带着两名下属警察也跟着进了审讯室,人家姜市长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这么一来对于他金柯来说是好事,不管结果如何,都可以维护他这位新局长的威严。沈曼站在审讯室外犹豫了一下,最终也跟着进来。 审讯室的门关上,屋里的灯光明亮,灯下坐着几个人,分别是姜峰、张彦、林昆、金柯和他的两个下属,以及最后跟进来的沈曼,沈曼跟进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想看一看林昆的底细,不知不觉的她已经对林昆产生了足够的好奇。 姜峰看着金柯,脸上露出一丝舒缓的笑容,政治向来讲究的是笑面杀人,他佯装关心的说:“小金啊,你的嘴没事吧,要不先去处理一下,咱们再谈工作,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得先把身体养好了才行啊。” “我没事。”金柯淡淡的道,说话的态度说不上违逆,也说不上多尊敬,始终一只手遮着嘴巴,他的两颗门牙磕碎了,嘴巴现在也肿起来了,他不想让姜峰看到他的笑话,要知道他可是站在市长陈定那一边的。 “好,那我们就谈工作吧。”姜峰微笑着打着官腔道,目光又转向林昆,“林昆,你先把事情详细的说一下,我们大家都认真的听一听。” 这一番话说的,就像是市政府的例行会议一样,林昆不习惯这节奏,但他也不能违逆了姜峰的意思,于是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中间金柯一声不吭没有出口反驳,等到林昆说完之后,金柯马上就说道:“姜市长,他说我表弟砸饭店这事我不清楚,但他袭警的证据却是摆在眼前,我希望姜市长能公平处理,否则的话我还得惊动陈市长。” 示威,绝对赤裸裸得示威,姜峰的眉头稍微的一皱,但脸色马上就恢复了过来,笑着道:“小金啊,如果你怕我处事不公平,你可以给陈市长打电话嘛,这件事涉及可不小,我也不想一个人就做了主张。” 金柯哼了一声,黑着脸不说话了,他也就是嘴上那么说说,就他现在这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还有今天这破事,真把陈定叫来了他丢不起那人。 短暂的沉默过后,姜峰主动开口道:“小金啊,既然你不表态,那这件事就只好由我处理了,咱先不说你表弟砸饭店的事,就说说林昆袭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