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分礼物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一十三章:分礼物

第八百一十三章:分礼物 收款小票掉的一刹那,楚静瑶、陆婷、章小雅的目光全都不由的落在了上面,或许三个人只是好奇,但看清了上面那娟秀的三个字后,内心反应不一。 不得不说,宋歆艺的字写的很漂亮,而且宋歆艺精通好几种书法,从小大家闺秀,父母对她的要求很严格,再加上她本身就很喜欢写字,所以练的一手好字,收款小票只是买完东西后习惯性的随手放进去的,当时真没想太多,上面的三个字还是用楷体写的,所以一目了然看的真真切切。 章小雅这丫头神经比较大条,本能的就咦了一声,“宋歆艺是谁呀?” 楚静瑶平静的目光落在林昆的脸上,陆婷也看着林昆,陆婷是好奇心作祟,楚静瑶则像是在‘审讯’一样,林昆尴尬的笑了笑:“就是一个朋友。” 澄澄拣起收款小票,仔细的辨别了一下上面的三个字,他现在已经开始识字了,前面的‘宋’和后面‘艺’勉强认出,中间‘歆’却是怎么也认不出。 澄澄忽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林昆说:“爸爸,你不会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吧?”说着,小脸上的表情一阵的神情落寞,“你有没有私生子,会不会不要我和妈妈?” 林昆顿时一脑门子的小黑线垂下,看着自己可爱而又单纯的儿子,苦笑着解释说:“这位宋阿姨真的只是爸爸的一个普通朋友,爸爸怎么会……” 澄澄小脸一仰,瘪着嘴角,一副我不信的表情,说:“普通朋友怎么会给你儿子买衣服,肯定是对你图谋不轨,爸爸,你可要当心了,别被陌生女人骗了去,我们班有一个同学的爸爸,就是被陌生女人骗走了,都不要他和她妈妈了。” 林昆苦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活宝儿子,说:“儿子你放心,爸爸一定不会被骗走的。” “真的么,爸爸?” “真的!” 小家伙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那我就放心了。” 小孩子毕竟是单纯的,楚静瑶、陆婷、章小雅的心里可就不像澄澄那么想了,章小雅皱着眉头有一股醋醋的味道,小丫头习惯了什么情绪都不隐藏,陆婷平静的笑了笑,楚静瑶脸色非常平静,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那两套衣服本来林昆要付钱的,结果被宋歆艺抢着付了,宋歆艺完全是好心,想要送澄澄点礼物,结果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习惯性的动作,给林昆惹来了误会。 林昆又把两个玩具拿出来给澄澄,一个是熊宝贝的公仔,另一个是大号的变形金刚,澄澄见了马上爱不释手的捧在怀里,拆开变形刚就开始玩了起来。 都有礼物,一旁的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小家伙都是极具灵气的,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那小眼神透露出两个小家伙也渴望能有礼物。 林昆看着两个小家伙说:“怎么,你们也想要礼物是不是?” 两个小家伙竟似听懂了他的话一般,小眼神那渴望的表情更加浓了,林昆笑着从一旁的大包裹里拿出了两个玩具给两个小家伙,给小海冬青的是一对小铃铛,可以挂在栏杆上,它站在上面的时候可以玩,本来这是专门给鹦鹉配备的,海东青这种动物太过特殊,加上又是国家的保护动物,放眼全华夏也不见得有几个人敢把它当成宠物,所以也就没有专门为海东青定制的玩具,林昆只好买一个比较类似的,最终选定了这个鹦鹉专用的小铃铛。 从小海冬青的反应来看,小家伙还是很喜欢这个小铃铛的,抬起小爪子在上面碰了之后,马上显得一副很兴奋的表情,仰起小脑袋冲林昆叫了一声,似乎是在对林昆表示感谢。 给小会会的是一个小皮球,同样华夏也没几个人敢把狼当做宠物养着,林昆给小灰灰买的这个礼物是从狗狗的宠物店买来的,林昆把球抛给小灰灰,这小家伙马上一个劲跳起来,两只小爪子敏捷的抱住了小球,在地上滚了一圈,玩的不亦乐乎,抬起头冲林昆看过来,小眼神里满满的欢喜与感谢。 晚上,林昆还睡在三楼的阁楼,澄澄吵着闹着非要拉楚静瑶一起去阁楼上睡,楚静瑶拗不过儿子,只好抱着枕头上来,林昆这时已经换上了睡衣,平时林大兵王可没有穿睡衣的习惯,这一下是因为身上有伤,但被儿子看到担心,结果没想到小家伙居然也把他妈拽上来了,当然了,林昆也不是没和楚静瑶在一张床上睡过,不过还是觉得会有些尴尬,楚静瑶也是同样,被澄澄拽上来之后,脸颊羞红了一大片的红晕,甚至低着头不敢去看林昆的眼神。 熄了灯,阁楼里安静了下来,小灰灰和小海冬青都悄然的睡着了,这两个小家伙的作息时间很稳定,到了时间几乎就睡,到了时间自然就醒过来。 林昆在给澄澄讲了足足一个小时的这次去保卫地球的经历故事后,小家伙终于睡着了。 林昆轻轻的把胳膊从澄澄的脑袋下抽出来,笑着问隔着澄澄的楚静瑶:“睡了么?” 楚静瑶道:“没睡。你……你身上的伤没事吧?今天谢谢你,本来为你不能来参加澄澄联欢会了。下午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春生还告诉我你重伤昏迷了。” 林昆笑着说:“我没事了,以前比这更严重的伤都受过,也没见的能把我怎么样,这点伤对于我来说只是皮外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我身体的恢复力强着呢。” 说是这么说,这一次要不是有司蓉儿在,就他身上中的盲蛛毒就足以要他的命了。 楚静瑶说:“那这几天你好好养着,也别出去做什么剧烈的运动了,早上也别起来那么早了,多睡一会儿,我们最近早上都是订餐,味道也挺好的。” 林昆笑着说:“你这是在关心我?” 楚静瑶说:“你要觉得是,那就是吧。” 林昆笑了笑,气氛马上有陷入了平静中,两人都不说话了,过了大约几分钟的时间,林昆以为楚静瑶睡了,枕边却突然又传来了楚静瑶平静悦耳的声音:“那位姑娘……应该很漂亮吧。” “嗯?”林昆疑惑一声,接着反应过来,笑着说:“还行吧,一般人。” 他当然要说‘还行吧,一般人’,否则还能跟楚静瑶实话实说,说那姑娘也是个大美女,和你比起来各有千秋不相上下?那不成了没事找事么。 “你不用骗我,都说人如其字,能写出那么一手漂亮好字的,相貌肯定不会差。” 楚静瑶笃定,林昆也不好说什么,笑着说:“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朱老你还记得吧,就是上次春生结婚的时候,燕京来的那位老人,是他介绍我们认识的,只见过一次面,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而且以后也不会有见面机会的。” 楚静瑶语气平静的说:“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我又不会吃醋。”不过这话说出来,怎么听都像是有一点掩耳盗铃的意思,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没有其他任何的原因,只为了澄澄。”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不会离开澄澄的。” 楚静瑶说:“我爸跟我说过,中港市未来肯定留不住你,你会去更广阔的地方,我想那应该就是燕京吧。” 林昆笑着说:“如果你和澄澄不想让我去,那我就老老实实的待在中港市。” 楚静瑶心里一阵感动,嘴上却平静的说:“我不会拦着你,男人志向远大是好事,我不想成为你的绊脚石,只是……算了,一切都等到时候再说吧。” 林昆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宋庆宗怎么会突然回来?他之前找过你么?” 回到家后,楚静瑶的心思一直也没往宋庆宗的身上想,更多的是放在了林昆身上,尤其知道林昆身上有伤,她嘴上虽然什么都不说,但心里却一直担心着,被林昆这么一提醒,她才猛然的想起了自己的这位朋友,道:“没有。” 林昆道:“从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一股不一样的感觉,具体的说不出来。” 楚静瑶道:“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不管怎么样,他能平安的回来就好。” 林昆道:“恕我多一句嘴,你暂时最好还是小心一些他,他恐怕和你过去认识的那个宋庆宗不太一样了。” 楚静瑶没有反驳,哦了一声,然后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睡吧。” …… 深夜,宋家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他今天在医院里做了一个手术,这手术很重要,对技术性的要求非常高,手下的那些主任医师都束手无策,最终只好他出手,救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女孩,宋家城依旧义无反顾,已经一把年纪了,在手术台前一站就是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简直就像脱了他一层皮一样,现在浑身上下的骨头缝都透着酸痛。 他今天晚上原打算是要在医院里凑合一晚上的,可也不知道怎么的,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就特别想回家,老伴离世的早,他这么多年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自从儿子人间蒸发了以后,他就很少回这个家了,总感觉这个大房子冷冰冰的,冷冰冰的令人难以承受。 推开房门,屋里亮着灯光,宋家城眉毛一蹙,马上紧张了起来,这莫不是家里招贼了?厨房里有声音传来,这小偷难不成是饿坏了,跑到自己家里来做饭了?嗅嗅……餐厅里飘出的味道很香,而且闻起来好像是他最爱吃的菜。 许是听到了开门声,厨房里的声音安静了一下,接着试探的问:“爸,你回来了?” 宋家城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整个人呆立在门口,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爸?” 脚步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