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回家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一十一章:回家

第八百一十一章:回家 望着车尾灯消失在茫然的夜色中,潘剑脸上的表情渐渐的难看,尤其当着围观众人的指指点点,他的脸很快就臭的尤如一碗隔了夜的高汤,他堂堂的潘大帅哥,昔日的潘大公子,何时遭过这样无情的冷落,和这样的指指点点,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极度的失衡,眼神中一抹凶戾而又怨毒的光芒闪过。 比起潘剑,宋庆宗脸上的表情要平静的多,他向潘剑走了过来,弯下身伸出手将潘剑手里的幸运星瓶拿了过来,潘剑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装满了999颗幸运星的瓶子已经在宋庆宗的手里了,潘剑马上疯狗一样的冲宋庆宗咆哮道:“你这个从来只会缠着静瑶的loser,你妈没教过你别人的东西不许乱拿么!这瓶子是静瑶送给我的,你给我拿来!” 潘剑满脸的愤怒,他正一肚子怨气无处发作呢,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统统发作到了宋庆宗的身上。 比起潘剑的疯狗咆哮,宋庆宗就要有风度的多,嘴角淡淡的一笑,一脸不屑的冲潘剑说:“还单膝跪在地上?你以为这是求婚么,人都已经走了。” 潘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跪着呢,马上气急的跳了起来,并伸手就向宋庆宗抢了过来,“你给我拿来!” 宋庆宗脚下敏捷的向后一躲闪,潘剑抢的太过生猛,直接向前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本来就已经够出丑的了,这一下更是糗大了,潘剑满心的怨怒更盛,还不等脚下站稳,直接挥着拳头就向宋庆宗的面门砸来,伴随着一声愤恨叫骂:“让你特么的站在这风凉话,你这个永远也靠近不了静瑶的loser!” 宋庆宗的眉头顿时一皱,旋即嘴角戏谑的一笑:“这就沉不住气要动手了?”同时右脚突然抬了起来,向着扑将过来的潘剑的小腹就踹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潘剑的拳头距离宋庆宗的门面至少还有一只拳头的距离,顿时,潘剑应声吃痛的叫唤了一声,身体躬成了虾米状,捂着小肚子连连倒退。 宋庆宗冷冷的笑着说:“潘剑,你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其实你就是一个废物,这个瓶子以后就是我的了,我警告你别再和我动手,你不是对手。你说我是靠近不了静瑶的loser,你呢?现在不也和我一样,呵呵。” 潘剑冷冷的盯着宋庆宗,怒道:“宋庆宗,你少特么跟我在这说些没用的,你特么赶紧把瓶子还给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宋庆宗冷笑,目光里满是不屑鄙夷,摇摇头,似乎在否定这个对手的不值一提,然后他也不再和潘剑多墨迹,转过身潇潇洒洒的就要扬长而去。 “姓宋的,你特么给老子站住!” 潘剑努力,忍着肚子上的疼痛,大步的就向宋庆宗追了过来,还不等到宋庆宗的跟前,围观的人群里突然冲出一个壮硕的身影,直接拦在了潘剑的身前,不等潘剑反应过来,直接扬起了蒲扇般的大手,一个大耳刮子抽下。 啪!!! 声音清脆凛冽…… 啊!!! 惨叫痛彻心扉…… 宋庆宗背对着突然将手中的幸运星瓶子向后一抛,落在了摔倒在地的潘剑身旁,幸运星瓶啪的一声摔碎,里面装满的999颗幸运星蹦蹦跳跳的散落。 …… 中港市某豪华五星级酒店内,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侧卧在沙发上,她闭着眼睛一脸慈祥,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房间的茶几上摆着一个香炉,里面正飘出袅袅的白烟,白烟深处是一团团浓浓的馨香,闻了令人陶醉。 在沙发上的后面站着两个黑衣人,两个黑衣人身形笔直,脸上的表情不怒自威,静静的矗立在沙发的后面,就像是两尊亘古不变的杀神雕像一般。 在沙发对面的一个单人沙发上,一个浑身狼狈的女人靠在那儿,她头发蓬乱,脸上带伤,身上的衣服破烂,几处露出皮肉的地方正往外渗着血丝。 侧卧在沙发上的女人开口了,声音气若游丝,仿佛沉睡的梦呓,但却能让每一个人听清,“你是说,漠北的那只狼叫来了四个帮手,还都是高手?” 单人沙发上靠着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树林里想要击杀林昆未遂,反而惹的一身伤的青蛛,青蛛一脸愤恨,咬牙切齿的说:“要不是那四个人突然出现,我恐怕已经得手了,这会儿已经把那匹漠北小狼的脑袋割下了!” “你就是不听我的劝,我们这次来中港市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找那个姑娘交给俄方的军火大佬,这次的买卖出价可不低,干成了这一票我们几年不开张都行,你可倒好,私自的就去找那匹漠北狼拼命,坏了好事怎么办?” “他!!!” 青蛛咬牙切齿,情绪激动的道:“他睡了顾微,他睡了你妹妹,我要报仇!” 沙发上的女人轻佻一笑,语气里似乎又隐隐的替青蛛难过,“你呀,哪里都好,就是爱的太傻太执着了,当初小薇的一句话,你就能去把自己变成女人,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小薇根本不喜欢你,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你说要报仇,报什么仇,小薇和他睡了是他强迫的?小薇自愿的就证明她喜欢他,你如果真的爱小薇,就不该非要去杀了他,杀了他小薇会开心么?” “我不管!” 青蛛猛的站了起来,一身的杀气凛然,目光里满是怨毒的愤恨,“黑蜘蛛,我这一次一定要让那小子死,我要割下他的头颅,你到底帮不帮我!” 沙发上侧卧的女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美丽而又狭长的眸子,眸子中间眸仁臻黑,和她白皙的脸颊泾渭分明,她闭着眼睛很美,睁开眼睛更美,此时她的一张漂亮的脸颊上,陡然间一抹杀气萦绕,眸子里更是两道寒光射出。 青蜘蛛脸上的表情一颤,内心不由的一慌,语气依旧强硬,但也是色厉内荏了,道:“黑蜘蛛,你什么意思,我一心为了你妹妹,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们姐妹俩怎么样,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外人来针对我!?” 黑蜘蛛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看着青蛛说:“青蛛,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不想你去和那匹漠北狼拼,是为了我们这次的行动,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对于我们黑蜘蛛来说是多大的损失你知道么?这样吧,我答应你,只要这次的任务结束,我会帮着你把那匹漠北狼干掉,但你要向我保证,这件事不能让我妹妹知道,另外你爱我妹妹我不管,但不能伤害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青蛛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道:“好,有你黑蜘蛛这句话就行了!” 海辰别墅区,七号别墅。 知道林昆今天要回来,章小雅和陆婷亲自张罗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说是夜宵更为恰当一点,林昆走进七号别墅,已经是十点多钟了,嗅着餐厅里飘来的香味,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听到脚步声和澄澄的欢笑声,章小雅第一个从厨房里冲了出来,紧接着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也跟着冲了出来,两个小家伙鼻子很灵,都嗅到了林昆身上的气味。 “林昆哥,你回来了!”章小雅高兴的说,小丫头一直很盼着林昆回来呢,每天没事的时候可以欺负欺负他,早上的时候还有丰盛的早餐吃,要是有人欺负她,他还可以替她出头,这么好的小伙伴,当然希望天天在一起了,更何况小丫头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可是一直都牵挂着她的林昆哥呢。 林昆笑着跟章小雅说了声是啊,小海冬青已经飞上了他的肩头,小灰灰也一下子跳到了他的怀里,林昆蹲下伸来揽着小灰灰,这小家伙用它那湿漉漉的小舌头在林昆的脸上舔啊舔,小海东青则用它的小脑袋在林昆的脸上蹭啊蹭,把林昆痒的忍不住的咯咯直笑。 澄澄仰起可爱的小脸,看着章小雅说:“小雅姐姐,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章小雅笑着说:“嗯,你终于肯叫我小雅姐姐了。” 澄澄马上改口说:“小雅阿姨。” 章小雅灿烂的小脸上顿时垂下三道黑线:“不是说过了么,是小雅姐姐。” 澄澄一脸认真的小表情说:“可是,我觉得叫你阿姨更合适呀,你又不比我妈妈年轻几岁,而且你比我大那么多那么多,叫你姐姐好像很不合适哎!” “你,你你你你!” 章小雅气的直跺脚,两只手掐着小蛮腰,要不是看在这个小家伙只有五岁的份儿上,她肯定是要冲上去和对方拼命的,不过马上她就换上了一副鬼灵精的笑脸,冲澄澄阴谋诡计的一笑:“澄澄,想不想去游乐场玩呀?” 澄澄一脸富贵不能屈的架势,“不想去,小雅阿姨。” 章小雅强忍着发飙的冲动,还真是拿你一个小屁孩没辙了?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又阴险的笑道:“我之前好像看到过某个小家伙写的情书哦,要不我背出来给你爸爸听听?” “小雅……”澄澄急着道,章小雅马上果断的笑着打断道:“是姐姐还是阿姨呢?” 澄澄瘪了下嘴,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说:“小雅姐姐。” 章小雅得意的咯咯的笑了起来,“嗯,这还差不多呢,看在你乖乖的份儿上,小雅姐姐就暂时帮你保密那封情书的事情,你要是再有下次叫姐姐阿姨的话,姐姐可就要把它公布出来喽,告诉你爸爸,再告诉你妈妈。” 澄澄瘪着嘴,一副受委屈的小模样看向林昆,林昆安抚下了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看着澄澄说:“行呀,小家伙,你居然都会写情书了,给乐乐的?” 澄澄马上不承认:“才没有呢。” 楚静瑶这时走进屋来,闻到餐厅里传来的香气,笑着说:“真香,做什么好吃的了?” 话音刚落,厨房里就传来了余志坚响亮的声音:“最后一道菜,酱闷肘子,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