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三选一 - 神兵奶爸

第八百一十章:三选一

第八百一十章:三选一 听到声音,楚静瑶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握在车门把手上的手也停下来了,她的心底一抹熟悉的回忆被这声音勾动了起来,只是那回忆太久,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褪去颜色,剩下的唯有那斑驳的遗憾留在心间。 “静瑶!” 声音又一次传来,爽朗中带着一丝激动,像是相别许久的情人终于重逢。 楚静瑶整个人怔住,她不敢相信这声音是真实的,似乎就在昨天,又好像各了许多年,那个回忆深处里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仿佛从来没离开过,又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好像真的回来了。 不是情人诀别般的哀伤,而是好友分别已久般的触动,楚静瑶平静的脸上一抹微笑浮现,转过头,望着已经走到近前的那张熟悉的脸颊,眼神中有惊喜,嘴角的笑容生动,好像只是几天不见一样,道:“庆宗,你回来了?” 宋庆宗脸上的笑容,在楚静瑶回过头的这一刹那,便彻底的沦陷了下去,眼神里那平静而又温暖的目光,顿时蒙上了一层氤氲的光芒,在这夜色中,在这路灯下,一股浓然的忧伤袭来,他忽然发现自己面对她还是不能自已。 爱…… 到底要爱到如何的程度,才能如此。 “好久不见,你挺好的么?”楚静瑶温婉的笑着说,从宋庆宗突然消失至今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里楚静瑶常常深夜里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或许他就不会突然消失了,不是没想过他遭到意外的不测,但警方一直没有给出确切的线索证明宋庆宗是遭遇不测,她就一直祈祷有一天他能完好的回来。 对于宋庆宗来说,楚静瑶是他这一生都要去呵护的爱人,得不到她,是他毕生最大的遗憾,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和她在一起。 而对于楚静瑶来说,宋庆宗是她的好朋友,是一个用真心对她好的朋友,她知道宋庆宗对她的感情,她也曾想过要试着去接受他,只是爱情这东西不是想要怎样就能怎样的,你对一个人没有感觉,不论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当初,楚静瑶也很想找一个理由和宋庆宗在一起,劝自己和他相爱,劝自己和他有一个家,他答应会一心一意的对澄澄好,也一心一意的对她好,她相信他,可终究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她不爱他,只有朋友间的喜欢。 宋庆宗回过神,笑着说:“我挺好的,你呢?”看了车另一边的林昆一眼,“那是你先生么?”又看向一旁站着的一脸萌萌的澄澄,“澄澄都长这么大了,来,让叔叔抱抱!” 宋庆宗笑着就向澄澄走过来,蹲下身来要抱澄澄,澄澄却是本能的退后,站到林昆的身旁,目光警惕的看着宋庆宗,“爸爸,这位叔叔是谁呀?” 林昆笑着冲宋庆宗伸出手,“你好,我叫林昆,静瑶的……”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楚静瑶笑着说:“他是我先生。” 宋庆宗内心唯一的一点希望瞬间破灭了,伴随着一阵嘁哩喀喳心跳破碎的声音,他嘴角的笑容抽搐了一下,看着楚静瑶,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自然,“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成家了……”说完,嘴角的笑容说不出的苦涩。 “你呢,成家了么?”楚静瑶微笑着说,就像对待一个许久不见的好朋友,也确实是一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你回家了么,宋叔叔这几年一直担心你。” “没有,我刚回来,打听到你在这里,就赶过来了。”宋庆宗笑着说。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楚静瑶笑着说:“你快回家看看宋叔叔吧。” “哦……” 宋庆宗木讷的应了一声,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几年前,面对楚静瑶他还是那么无所适从。 林昆笑着对宋庆宗说:“宋先生,再见!”并摸着澄澄小脑袋说:“跟叔叔说再见。” 澄澄仰着小脸,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宋庆宗说:“宋叔叔再见。” 宋庆宗笑了小,“澄澄再见。”抬起头,目光平静的落在林昆的脸上,“再见。” 楚静瑶刚要拉开车门,这时旁边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静瑶,等等……” 这一声是潘剑喊的,潘剑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多出一个男人,仔细的一看认出是宋庆宗后,脸上一抹惊讶闪过,过去他和宋庆宗是认识的,也知道宋庆宗一直都喜欢楚静瑶,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彼此都没有什么联系,如今在这突然又遇见,潘剑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五味陈杂,他本来是不怎么喜欢宋庆宗的,就如宋庆宗也不喜欢他一样,他是打骨子里瞧不起宋庆宗,认为宋庆宗整天缠着楚静瑶,但最终楚静瑶不还是待在他的身边。 如果是放在以前,潘剑遇到宋庆宗一定是满心的优越感,只是现在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有优越感了,如今的楚静瑶站在林昆的旁边,他也成了一个局外的人,换句话来说,他如今在楚静瑶的心里地位,不一定就比宋庆宗高,尤其楚静瑶近来对他的冷淡,让他已经彻底的感觉到楚静瑶对他已经毫无眷恋了,正如楚相国今天晚上说的,楚静瑶在乎的只是一段过去的回忆。 但是,尽管如此,潘剑还是决定要放手一搏,哪怕最终搏不来楚静瑶的放心,他至少还有另外一套计划,到时候可就不要怪他撕破脸皮不认人了! “静瑶,还记得这个么?” 潘剑捧着一个东西来到了楚静瑶的面前,那是一个精致的玻璃瓶子,款式是七八年前的,小瓶子不大,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小星星,那小星星叫幸运星,传说能给人带来幸运,也能给人带来爱情,一些青春时期的男孩女孩,都喜欢读书之余叠这些小星星,然后把它们装进瓶子里送给喜欢的人。 楚静瑶看到这个小瓶子,脸上的表情顿时陷入到了回忆中,她也曾和多数的少女一样,喜欢在明媚的午后或是课间的时间叠幸运星,然后装进买来的幸运星的瓶子里,叠够一个特殊的数字,蕴含着特殊的意义,然后送给自己心里的那个他。 在她情窦初开的时候,她心目中的那个他就是潘剑,潘剑此时手中捧着的那个盛满幸运星的瓶子,就是楚静瑶当时送他的,里面一共是999颗幸运星,寓意着天长地久。 在那个青葱岁月的年纪,潘剑就是楚静瑶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愿意长大以后嫁给他,只是那时候的潘剑虽然贪恋楚静瑶的美貌,却因不知道楚静瑶真实的家庭背景,而始终没有接受她,楚静瑶和母亲当时和楚相国冷战,整个学校里没有人知道当时那个在中港市已经算的上时商业巨头的楚相国就是楚静瑶的父亲,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们都以为楚静瑶是单亲家的孩子,母亲是一个普通的服装厂工人,父亲入伍从军的时候为国捐躯了。 潘剑从小就受父母的熏陶,凭他的外貌长相以及优异的学习成绩,将来一定要娶一个‘贵族’的姑娘,所谓的‘贵族’就是那些名门望族里的姑娘,潘剑在整个高中时期都没有谈恋爱,不是他的心性有多清高凛然,而是他不愿意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任何多余的感情经历,男人都喜欢女人没有感情史,反过来女人不也是同样,想要符合那些‘贵族’千金的胃口,他必须让自己近乎完美,哪怕是一点小小的瑕疵都不能有,感情史更不能有。 楚静瑶应该庆幸当初潘剑的这种心理想法,否则的话她说不定已经被他给xx,虽然当初可能是出于爱情的美好,可多年后回想难免会为自己遗憾不值。 潘剑见楚静瑶看着自己手中的幸运星瓶似乎动情了,趁势便发起了感情攻势道:“静瑶,这是你当初送给我的,我一直保留在身边,在国外的时候,想你我就拿出它来看一看,里面有九百九十九颗,寓意着长长久久,当初我们错过了,我这次不远万里的回来,就是不想再和你错过了,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会一辈子去珍惜你,去好好的对你,去好好的爱护你和澄澄……” 潘剑情至深处,单膝跪在地上,眼神里满满的对爱的渴望,深情的看着楚静瑶,就像是那求婚的准新郎一样,只不过新郎的手上是钻戒或者鲜花,他手里是意义更深刻的幸运星瓶,里面装满着年少时期她对他的爱慕倾心。 只是,楚静瑶此时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没有像正常的被‘求婚’的女孩那样捂着嘴巴满脸激动,她的目光清澈,从幸运星瓶移到了潘剑的脸上,嘴角勾起一抹追忆过后的温暖笑容,“学长,谢谢你这么多年还把它保存的这么完好,这里面装着的曾是我当初最美好的愿望,只是那都是过去了……” “静瑶,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好好的对澄澄,我愿意用一辈子照顾你们!”潘剑深情动人的说,周围无数的孩子和家长都投来疑惑异样的目光,这场景似乎有点意思,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三个男人…… “静瑶!” 宋庆宗这时也忍不住开口了,双眼深情的看着楚静瑶,眼中仿佛有太多这么多年未说出口的情话,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到底要从哪儿说起。 “妈妈……” 见楚静瑶平静没有回答,澄澄走到了她的身边,拉了一下楚静瑶的手,说:“妈妈,我们回家吧,我想看看爸爸给我带的礼物是什么,我想听爸爸讲故事。” 楚静瑶平静的脸上微微一笑,低下头看着儿子说:“好,我们回家。”转而向林昆看过来,把车钥匙抛给林昆,“你开车,我和儿子坐后面。” 林昆笑了笑,说了声好,走到正驾座旁边拉开车门,回过头看了一眼宋庆宗,又看了一眼单膝跪在地上的潘剑,坐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