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永远不分开 - 神兵奶爸

第八百零八章:永远不分开

第八百零八章:永远不分开 演唱刚刚开始,作为五个小家伙组合中的领唱,澄澄站在台上的情绪明显不够兴奋,如果说是唱普通的抒情歌曲,情绪不兴奋也没什么,关键这首歌经过叶青的改版以后,加入了摇滚的因素,情绪不兴奋怎么摇滚的起来? 澄澄不够兴奋,是因为直到登台也没有看见爸爸的身影,小家伙内心失落,心情自然就兴奋不起来,开头的几句唱的都无精打采的,好在孙洋和苏有朋反应够机灵,两人提前一个音拍合唱了起来,这一下才把歌曲的情绪带动起来一点。 叶青坐在台下,眉头却是着急的皱了起来,澄澄今天的表演和排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澄澄可是很有唱歌天赋的,别看年纪不大,唱歌所应具备的精气神一样也不差,比她当初小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另外小家伙对舞蹈的感觉也非常的好,她教给几个小家伙的是机械舞,澄澄跳的可带劲儿了。 林昆走进剧院的一刹那,台上的澄澄马上就看到了,小家伙的目光一直盯着剧院门口的方向看,见到久违的爸爸的身影,小家伙马上兴奋的热泪盈眶,结果出乎众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小家伙居然直接丢掉了迈克,从台上跳了下来,向着剧场门口的方向就跑了过来,嘴里头兴奋的喊着:“爸爸!” 林昆看到澄澄的这一刹那,心也似被融化了一般,澄澄在他心里的位置就像一轮小太阳一般,他愿意守护、照顾这轮小太阳,哪怕他不是自己的亲…… 林昆也快两步的向前走去,他身上还带着伤,此时不能跑起来剧烈运动,那会使他胸口的伤口撕裂,伤口愈合再撕裂叫伤口迸裂,最容易大出血死人的。 砰! 澄澄跑了过来,一把撞进了林昆的怀里,这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小家伙已经长高了,可为什么这小子的脑袋还是撞在了…… 林昆脸上那被幸福融化了一般的笑容,瞬间僵硬的如同混凝土一般凝固,澄澄那坚硬的小脑门,精准无误的撞在了他的人中部位,这场景就好似他第一次和澄澄正式见面,澄澄向他扑过来的时候一样,但撞击的力道更大了,小家伙这快一年多来可是长壮实了不少,就连脑门好像都比以前硬了…… ——嗷哦! 林昆的心里头发出一声漠北的狼吼…… “爸爸,你怎么了?” 澄澄仰起小脑袋,一脸兴奋疑惑的小表情,道:“你看起来好像不舒服。” 林昆嘴角颤抖了两下,脸上那混凝土一般的表情赶紧舒缓下来,笑着说:“爸爸没事……” 此时,剧院里的家长和孩子们全都向这爷俩看过来,眼神中多是惊讶和疑惑,碍于胸口的伤,林昆没有把澄澄抱起来,而是蹲下来亲了一下小家伙的脑门,说:“这么多人都等着看你表演,赶紧回到台上去,别让大家等着急了。” “嗯!” 澄澄拉着林昆到了楚静瑶的跟前,指着空位说:“爸爸,你坐这里!这是澄澄专门为你留的!” 林昆笑着摸摸小家伙的头:“那爸爸谢谢澄澄,澄澄快上去表演吧!” “嗯!” 澄澄高兴的答应一声,“爸爸送我去台上!” 林昆被众人聚焦的目光有些尴尬,冲周围的孩子和家长们歉意的笑了笑,拉着澄澄的小手就往台上走,澄澄转过头又对楚静瑶说:“妈妈,你也送我!” 小家伙向楚静瑶伸出了手,楚静瑶笑着站了起来,拉住澄澄的手,目光深邃而又透着一抹说不出的温柔看了林昆一眼,林昆咧开嘴角笑了笑,一切似乎尽在不言中。 林昆回过头笑着向楚相国打了声招呼:“楚叔叔。” 楚相国微笑着点头:“快把澄澄送上去吧!” 林昆和楚静瑶把澄澄送到了舞台上,众人目光聚焦落在这一家三口的身上,目光中多是羡慕和祝福,羡慕一对郎才女貌,祝福这温馨幸福的一刻。 但场中难免会有目光迥异之人,首先要说的就是潘剑,潘剑此时坐在座位上,屁股下像是生了一万根刺似得坐立不安,心里那仇恨的火焰节节攀升,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恶毒的目光看着林昆,恨不得此一时立马将其千刀万剐。 “小潘呀,你好像不舒服?”楚相国的声音隔着两个空位传来,楚相国见多识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就潘剑脸上的那副模样会猜不透他什么心思? “没,没有。”潘剑马上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 “小潘呀,你看静瑶他们一家三口怎么样?是不是很幸福啊!”楚相国笑着说。 “呵呵……”潘剑干笑两声没说话,他此时满心的不满与怨恨,却是丝毫不敢在楚相国的面前表现出来,若是真的惹怒了楚相国,后果绝对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楚相国又笑着说:“既然静瑶现在很幸福,你也刚适当的退出了,你们并不合适,或许当初上学的时候,你和静瑶的关系很好,但那都是过去了。” 潘剑暗暗咬牙,脸上的笑容难看的说:“楚叔叔,这还是要看静瑶自己的选择。” 楚相国笑着说:“小潘呀,你也是个聪明人,难道你就看不出静瑶现在对你的态度?静瑶什么都没跟我说过,但从今天你在这陪了一天,静瑶对你不温不火的态度来看,她心里有没有你,你应该感觉的到吧,她并不喜欢你,你对于她来说只是过去的一段未完的回忆,现在这段回忆已经画上句号了。” 潘剑默不吭声,脸上笑容难看,楚相国的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还抱有着一丝侥幸的心理。 楚相国不再和潘剑搭话,眼下林昆回来了,女儿和林昆又要和好了,这是他最愿意看到的,澄澄只有在林昆的身边才是最开心的,这或许都是命中注定的吧,没想到自己从老胡那要个人过来,居然要对了,看来春节的时候有必要邀请者老家伙来中港市喝酒了,就喝他最喜欢窖藏的茅台,管醉! 另外一个目光异样的人是叶青,叶青此时满眼的惊讶,娇嫩美丽的小脸煞白,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再看看楚静瑶,目光最后落在了澄澄脸上,然后有跳到了林昆的身上,她甚至抬起手揉了揉眼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居然就是澄澄的爸爸! 他居然…… 他他他!!! …… 叶青的内心除了震惊,还有着一堆说不出的五味陈杂,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的鼻尖一酸,竟然有着一股要哭的冲动,就好像自己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喜欢的宝贝,就在自己做好了准备,准备全力以赴去争得到的时候,结果却发现……它已经是别的人了!而且它身边的那个人,比自己更优秀,优秀的令自己一点竞争的勇气都没有,这是现实太残酷了,还是自己太不幸了。 哭…… 真的很想哭! 可为什么又哭不出来? 因为…… 眼前的这个男人向她走了过来,并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小叶子,你也在啊!” 小叶子? 干嘛叫的这么亲密! 叶青冷冰冰着一张脸,没给林昆好脸色,林昆疑惑的笑着说:“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怕影响到别人,林昆猫下了腰,并压低声音问:“阿姨的病情怎么样了?我听蒋姐说应该是今天手术吧,手术成功么?” “不要你管。” 叶青冷冰冰的说,林昆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这小妮子又搞什么名堂,既然她这会儿这么不待见自己,那自己还是消停的回到座位上,别自讨没趣了。 林昆紧挨着楚相国和楚静瑶坐下,他坐的是刚刚澄澄坐着的位置,楚相国笑着说:“听说你去燕京了,怎么样,事情办的还算顺利吧?” 林昆笑着说:“挺顺利的。” 楚相国笑着说:“最近我也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姜峰最近的动作有点大,赵南目前已经被纪检委带走了,十有八九是放不出来了,中港市市委书记的这个位子基本上是空下来了,陈定希望能党政一块抓,将市委书记的位子也揽下,再剩下具备竞争实力的,只有姜峰和副市长杨成了,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姜峰似乎攀上了某棵大树,如今的势头似乎对这个位子势在必得。另外他身边最近一直频频出现一个女的,本来是开高档女子会所的,听说最近要涉足南城区的诸多产业,你名下的那场子好像也受到波及。” 林昆笑着说:“谢谢楚叔关心,不瞒楚叔,我这次去燕京就是为了这件事。民与官斗向来是斗不过的,既然姜峰靠上了大树,我也得想点办法不是。” 楚相国笑着说:“去见朱老了?” 林昆毫无避讳,点头道:“嗯。” 楚相国坦然道:“那我就放心了,否则眼看着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被人做了主,我这心里头也不得劲儿啊,你若是从商我倒能帮扶你,可你现在的情况,我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林昆笑着说:“谢谢楚叔。” 楚相国笑着说:“谢什么谢,咱们不都是一家人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目光向一旁的楚静瑶看了一眼。 楚静瑶这会儿正在看台上澄澄的演出,小家伙又唱又跳的,全然一副摇滚小天王的派头,楚相国和林昆说完话,也看台上的表演,楚相国笑着说:“这孩子的艺术天赋完全是遗传了静瑶啊!” 林昆在一旁也被澄澄的表演感染了,也不光是他,整个小剧院里的孩子和家长们,目光中全都闪烁着惊艳的光芒,不少的家长和孩子甚至已经随着节拍摆动起了身体,甚至有一些孩子和家长还站了起来为台上的五个孩子喝彩叫好! 一曲歌舞表演落罢,最后澄澄握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望着台下的林昆和楚静瑶,大声的喊道:“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我们一家人永远也不分开!” 小家伙声音稚嫩,但气势十足,并且处于此时的环境氛围下,顿时又引燃了台下观众们的热情,不管孩子还是家长,这一刻全都被氛围感染的尖叫起来,台下一片热烈的欢呼声,大家异口同声的喊道:“……永远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