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杀(2) - 神兵奶爸

第八百零四章:杀(2)

第八百零四章:杀(2) 林昆右手捂着胸口,左手紧紧的握着鬼畜,整个人半坐在地上,胸口伤口的疼痛越来越钻心,像是在燃烧,又像是有一万只蜘蛛在上面趴,在上面啃噬着…… 林昆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青蛛,眼神中杀气凛冽,左手握紧的鬼畜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即便今天他要身死于此,在最后的关头他也要干掉青蛛替熊天仁报仇! 青蛛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在距离林昆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地上的鬼畜上,冷冷的一笑,笑容里透着说不出的阴森,像是有无数亡死的灵魂在她的脸上挣扎,“这就是传说中的漠北第一凶器吧,今天之后,它就是我的了!” “呵呵……” 青蛛阴森的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一阵刀片剐在骨头上的阴森,令人毛骨悚然。 “呵呵……” 林昆也冷笑起来,不屑的道:“胜负还没有分出来呢,你也有点太过心急了吧。” “没分出来?” 青蛛得意的笑道:“我们之间的比试,几年前就已经分出来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能活到今天,能在这花花都市里有美酒有美女相陪,应该感谢我当时没杀了你,但是今天不同了,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这个混蛋!” “哼!” 林昆冷哼一声,讥诮的说:“几年前?几年前我虽然没能杀的了你,但你就有把握能杀的了我?我承认当时你可能更技高一筹,硬拼下去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我的后背有伤,如果不是你用喂过毒液的匕首,咱们今天这一战最终谁胜谁负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现在,你趁着我受伤,又用喂了毒液的匕首来对付我,胜的不光彩也就算了,还在这耀武扬威,哪怕你今天变成了一个一女人,你就不觉得害臊么?” “呸!” 林昆向着青蛛吐了口痰过去,一脸的鄙夷不屑,仰起头冷笑一声说:“别磨蹭了,要杀的话赶紧吧,你们这群藏在中越边境大山里的臭虫,只配用这些雕虫小技,有来世的话,我还要穿上军装,到时候就是踏平整座山也要屠尽你们!” 林昆一脸的慷慨凛然,眼神里亦是充满了决绝,但这些都是假象,他的左手紧紧的握着鬼畜,就等青蛛再上前两步,距离他剩三步距离的时候,他好一跃而起,跟青蛛同归于尽。 此时,林昆的身上尽管有伤,胸口上的伤口又中了毒,但他有把握和青蛛同归于尽,两步,只要青蛛再往前走两步,他就会跳起来用鬼畜刺穿他的心脏。 “你!!!” 青蛛脸上的表情陡然间狰狞起来,她本就是一个自负而又高傲的人,死在她手下的人无数,其中不乏江湖上名震一方的高手,她喜欢杀人,喜欢用各种方式杀人,尤其喜欢杀林昆这样名声大的高手,堂堂的漠北狼王,令无数的犯罪分子闻风丧胆两腿哆嗦的牛人,如果死在她青蛛的手上,绝对是一份不错的谈资。 “哼!” 青蛛脸上的表情忽然又平静了下来,一双眼睛讥诮的看着林昆,语气阴森的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么?你在等我走到你身前,再有两步的距离,你就可以突然跳起来跟我同归于尽,那把嗜血无数的鬼畜邪兵,到时候会穿透我的心脏,嘶……我好像听到了它刺穿我心脏的声音,噗……好疼啊,血水会顺着它的血槽流出来,我那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淌了下来……不过,你的这种困兽之斗对于我来说好像没什么用,因为我看透了你的心思,你想激怒我,好啊,我让你激怒了,但我绝对不会掉进你的圈套里,哈哈!” “你这个变态!”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整个人陡然间从地上弹了起来,忍着浑身的伤痛,整个人尤如一把利剑一样,左手挥着鬼畜就向青蛛扎了过来,周围的空气呼啸一声,以林昆为中心,爆发出一股实质般的杀气,向青蛛笼罩了过去…… 如果青蛛再往前走两步,林昆有绝对的把握用鬼畜洞穿她的心脏,但就是差了这两步的距离,给了青蛛绝对的应对时间,青蛛从容不迫的挥舞着手中的一双短刃匕首,其中一把匕首撞上鬼畜,铛的一声脆响,火星迸溅,鬼畜被弹开,与此同时,林昆绷紧全身凝聚起的力道也跟着溃散,胸口和后背的伤痛更加的疼痛起来,青蛛这时挥起了手中的另一把匕首,横的就向林昆的脖子抹过来。 “去死吧!” 青蛛狰狞猖狂的大喝一声。 林昆身体向一旁趔趄倒去,回过头瞥着那一把极速掠过来的匕首,匕刃上的寒光与冰冷的杀气令人寒颤,他想要躲闪,也想要挥起鬼畜过来格挡,若是在他身体正常的情况下,这一击不论是格挡还是躲闪,他都能轻松的躲过,奈何身体本来就有伤,胸口又中了毒,那盲蛛的毒不但有侵蚀人体的毒作用,还有会令人的身体渐渐麻痹,林昆此时完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匕首向自己的脖子抹过来,甚至已经提前感知到了脖子被抹断的冰冷。 不甘! 林昆心中有一千万个不甘,他不甘自己就这么死在青蛛的刀下,不甘自己就这么就死了,他还有好多事情没做,他还没参加儿子的晚会,他还没搬回七号别墅,他还没杀死眼前这个杀人魔头替熊天仁大哥报仇!他的人生目标还远没有完成…… “不!” 林昆大吼一声,这一声怒吼震天响彻,似乎将满心的不甘于愤怒统统爆发了出来,同时骨子里一直隐匿的漠北狼王的霸气与杀戮之气猛然爆发了出来,随着体内的力量猛然间滋生,身上的肌肉猛然的绷紧起来,暴凸起一片青筋。 “杀!” 又是一声震天怒吼,林昆左手中握着的鬼畜猛然的就向青蛛的面门劈了过来,一瞬间速度快到了极致,最后的关头,林昆没有用鬼畜格挡,而是用鬼畜去攻击,这完全是在一命搏命,只是瞬息间的变化,就完全改变了整个局势。 青蛛如果继续用匕首抹向林昆的脖子,那她自己的面本恐怕要被漠北第一凶器劈碎,她不想和眼前这只困兽做最后的决斗,在她看来,眼前的这头困兽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挣扎得了一时,最终还是逃不过自己的手心,今天他死定了! 青蛛快速的向后倒退,林昆一劈过后,整个人紧跟着又高高的跃了起来,两只手紧握着鬼畜,鬼畜的匕尖乡下,凝聚着无可匹练的杀气就向青蛛的天灵盖扎了下来。 青蛛大惊失色,这只漠北的狼王果然是拼了,此时不好正面迎其锋,她也不是不懂得审时度势的傻子,脚底下接连的两个撤步后退,和林昆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后手中的两把匕首快速的离手,向着林昆飞了过去……嗖嗖! 这边匕首刚刚飞出去,紧接着就听铛铛的两声响自空气中传来,青蛛的眉头顿时一皱,脸上不由的露出一阵紧张的表情,眼前的林昆已经彻底过了强弩之末的挣扎,整个人单膝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刚才横空飞来的两记飞刀弹开了她的两把匕首,能将飞刀使到此等境界的,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谁!” 青蛛紧蹙着眉头,眼神四下的搜索,周围的树林静悄悄的,只有风声灌入。 林昆单膝跪在地上,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他已经虚弱到了力竭的地步,再加上体内的盲蛛毒在不停的蔓延,实在撑不久了,再这样下去,即便不被青蛛杀死,也会毒发身亡。 不过,看到有两把飞刀将青蛛的两把匕首弹飞出去,林昆的嘴角咧开了一抹笑容,旋即更是哈哈的大笑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死不了了,救兵来了。 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从一排大树后走了出来,身上衣着破烂,头发也是乱蓬蓬的,长长的头发遮在眼前,看不清他的面容,但能看清那满脸的胡子拉渣,这是一个给任何人的感觉都像是一个拾荒老头的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杀气,但这个时候突然的从大树后走了出来,多少给人一股难言的诡异感觉。 青蛛眯起了眼睛,冷冷的目光实质化的射在这人的脸上,问道:“你是谁?” 老人没有理会青蛛,而是慢悠悠的走到了林昆身边,乱蓬蓬的头发遮掩下,咧嘴冲林昆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你小子也不行啊,被一个娘们干成这德行?” 林昆苦笑,“这娘们不是普通的娘们好不好,是黑蜘蛛里的三当家,再说我这身上本来就有伤,要不是昨天被大鳄鱼扫了一下,至于干不过一个娘们?” 老人对林昆的话表示不屑,“你小子不行就是不行,找什么理由,不过你刚才说什么?这娘们是青蛛?黑蜘蛛里的那个青蜘蛛?青蜘蛛不是个男的么?” 林昆笑着说:“变性了呗。”说着,嘴巴疼痛的一咧,胸口的伤口在发作。 老人抬起头鄙夷的看了青蛛一眼,揶揄的冷笑道:“好好的一个大男人非变成个娘们,这心里头也真是够重口味的,兄弟,没听说你这么变态啊?” “去死!” 青蛛愤怒的一声怒吼,变性成了女人是他这辈子心里头最大的结,两把匕首应声又甩了出来,嗖嗖的两道寒光,向着老头的胸口和额头就飞了过来…… 咣咣! 两声爆裂般的枪响,枪声几乎同时发出,那两把飞在空气中的匕首,应声被崩飞了,铛铛的两声脆响,插进了一旁的两棵树杆上。 青蛛脸上的表情变的更加难看起来,她目光巡视着周围,又是大喝一声:“谁!” “你八爷!” 一个身体高大的疤脸大汉从树林里走了过来,这大汉双手分别握着两杆短筒猎枪,枪筒里正冒着烟,毫无疑问刚才的那两枪就是他开的,能开枪射中飞行中的匕首,这枪法神的可以说没谁了。 跟着大汉走过来的还有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相貌俊朗,女人貌相怡人,两人手挽着手,一副小情侣的模样,女的看见林昆重伤跪地,赶紧跑了过去,男的却是随着疤脸大汉站在了一边,和青蛛形成了遥遥的对峙之势……